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777|回复: 0

杨凝式及其意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9 07: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凝式字景度,别号癸巳人、虚白、希维居士、关西老农、杨风子等。生于唐咸通十四年癸巳(873),终于后周显德元年(954)。历经梁、唐、晋、汉、周五朝。因装疯卖傻,且随世应付,不仅苟全性命于乱世,而且每经一朝,官位依旧升迁,最后竟至左、右仆射,太子少师之职。
杨凝式父涉为唐宰相,太祖(后梁朱温)之篡唐祚也,涉当送传国玺,时凝式方弱冠(误,时35岁),谏曰:“大人为宰相,而国家至此,不可谓之无过,而更手持天子印绶以付他人,保富贵,其如千载之后云云何?其宜辞免之。”时太祖恐唐室大臣不利于己,往往阴使人探访群议,缙绅之士,及祸甚众。涉常不自保,忽闻凝式言,大骇曰:“汝灭吾族。”于是审色沮丧者数日。凝式恐事泄,即日遂佯狂,时人谓之“杨风子也。”      (陶岳《五代史补》)
黄秘书长睿父之子诏,纪其尊人建炎庚戌在平江围城中失去杨凝式书一册,并其先人手书杨传,以别本,念念不忘。是岁四月,复寓饶之德兴太甯资福寺,偶録遗文,遂见之,喜甚。予偶得其本,恐终失坠,今纪其年谱、家谱、传赞于此:唐咸通十四年癸巳,凝式是年生,故题识多自称“癸巳人”。唐天祐四年丁卯,是年夏朱全忠篡唐,凝式谏其父唐相涉,宜辞押宝使。涉惧事泄,凝式自此遂阳狂,是年三十。五代史补言时年方弱冠,误也。晋天福四年已亥三月,有洛阳风景四绝句,时年六十七。据诗云:“到此今经三纪春”,盖自丁卯至巳亥,实三十年,则自全忠之篡,凝式即居洛矣。真迹今在西都唐故大圣善寺胜果院东壁,字画尚完,亦有石刻,书侧有画像,亦当时画。又广爱寺西律院有壁题云:“后岁六十九”,亦当是此年所题。此书凡两壁,行草大小甚多,真迹今存,但多漫暗,故无石刻。天福六年辛丑,是年六月有天宫寺题名,称太子宾客,时年六十九,真迹今在此寺东序题维摩诘后。又吏部郎荣辑家有石刻一帖,无年,但云“太子宾客杨凝式,暮春奉板舆,至自真原”等语,其末云“清和之月复到,当是此年前后也。天福七年壬寅,是年有真定智大师诗二首,时年七十,真迹在文潞公家,刻石在从事郎苏太宁家。晋开运六年甲辰,是年岁在甲辰,四月十五有看花八韵,时年七十二,题于洛阳一僧舍书胜上,后云“维晋九载”,今刻石在湖州前殿中侍御史刘焘家。开运二年乙巳,是年五月,于天宫寺题壁,论维摩诘经等语,八月再题太子少保,时年七十三,真迹今在此寺东序,并辛丑题同刻石。开运四年丁未,是年二月,前七月有寄惠才大师左郎中诗三首,称会同丁未岁。会同,即契丹入晋改元之号也。时年七十五,称太子少傅,真迹在文潞公家,刻石在苏太宁家。周广顺三年癸丑,是年于长寿寺华彦东壁题名,时年八十一,后又题“院似称心静”等二诗,称太子少师,亦应是此年,真迹今为人移去,石刻亦不存,人或得旧本耳。    (王土祯《五代诗话》)
由此可见:其一,杨凝式劝谏其父,目的有于维护封建正统,犹不失刚正之气,足以引得后人尊敬;其二,杨凝式之佯狂实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掩人耳目,以求自保的手段;其三,杨凝式一生闲居洛阳达三十年之久;其四,当年杨凝式的真迹,石刻遍洛阳,特别是寺院几题殆遍。黄长睿即黄伯思(1079—1118)与杨仅差百余年,当有机会目睹其真迹、石刻;见闻杨凝式的生平故事。况且其本人就是位“研究字画体制,悉能辨正是非,道其本未”的金石书画家。所以其云当属可信。
“凝式诗什亦多,杂以诙谐,少从张全义辟……”    (王土祯《五代诗话》)
凝式仕后唐、晋、汉间,落魄不自检束,自号“杨风子”,终能以智自脱。书法高妙,杰出五代,今洛中僧寺,尚多有其遗迹。题华严院一诗云:“院似禅心静,花如觉性圆,自然知了义,争肯学神仙。”用笔尤奔放奇逸。    (王土祯《五代诗话》
凝式虽仕历五代,以心疾闲居,故时人目以“风子”,其笔迹遒放,宗师欧阳询与颜真卿而加以纵逸,既久居洛,多遨游佛道祠,遇山水胜迹,辄留连赏咏,有垣墙画缺处,顾视引笔,且吟且书,若与神会。    (《旧五代史》本传注)
西洛寺观二百余所,题写几遍。    (陈思《书小史》)
居洛下十年,几琳宫佛祠墙壁间,题记殆遍。    (《宣和书谱》)
杨凝式以诗书翰墨游戏人间,竟然赢得了世人的普遍赞赏。他笔墨雄杰,超凡脱俗的书法在当时被世人誉为可以媲美“画圣”吴道子的壁画,并且珍如拱璧。在张齐贤《洛阳缙绅旧闻记》卷一中载:
杨少师凝式……能文工书,其笔力健,自成一家体,……在洛多游僧寺道观,遇小石松竹清凉幽胜之地必逍遥畅适,吟咏而归。故寺观墙壁上,笔迹多满,僧道等护而宝之。院僧有少师未留题咏之处,必先粉饰其壁,洁其下,俟其至。若入院见壁上光洁可爱,即箕踞顾视,似若发狂,引笔挥洒,且吟且书,笔与神会,书其壁尽,方罢,略无倦怠之色。游客睹之,无不叹赏。   
这里向我们展示了一位解衣般礴的艺术家的形象,他旁若无人,忘情于艺。杨凝式如此热衷于吟咏题字,晋孙绰的《三月三日兰亭诗序》可以借作最好的诠释:
情因所习而迁移,物触所遇而兴感。故振辔于朝市,则充屈之心生;闲步于林野,则辽落之志兴。仰瞻羲唐,邈已远矣,近咏台阁,顾深增怀。为复于暖味之中,思萦拂之道,屈借山水,以化其郁结,永一日之足,当百年之溢。    (《全晋文》)
孙绰以山水化其郁结,而杨凝式正是借以书法来化解其心中的郁结。二人是时代虽不同,但境况却极其相似:晋、五代都是战乱频发,朝不保夕的颠沛时代,言论不能自由,于是只能借助山水、书法来销忧解恨,如阮籍之穷途而返,稽康之锻铁为乐,俱是如是。同感之叹,千古同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