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884|回复: 0

[柳体书法] 柳体楷书点画与结构的渊源初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20 16: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柳公权字诚悬,京兆华原人,生于公元778年,逝于公元865年,享年88岁。刘公权侍书于唐穆宗以下3位皇帝,一生中经历了唐朝9个皇帝。并遗留下“心正则笔正”千古不移的真言。柳体书法中国古代四大楷书书体之一,在中国书法艺术史上,柳体字享有崇高的地位。千百年以来,学习柳体字和研究柳体字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不乏写得好的人,但真正能够得其柳体真髓的人,恐怕聊无一人,在笔者看来,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就在于所有研习柳体书法的人,都没有弄明白柳体书法的笔画与结体原理源于何处,因此学习柳体书法只能是模仿其笔画结构特点,得其形而不能得其神。以下,笔者就以自己粗浅的知识,对柳公权书法艺术特点的形成原理,进行粗浅的分析。

一、博学多识是柳公权书法艺术形成的主要条件

  大唐王朝二百多年,通过殿试,共产生了二百多位科举状元,虽然这些状元多出于王公贵族家庭,但是,封建的科举考试,毕竟也要选拔出一些出类拔萃的人才出仕官场,为大唐王朝的政权服务。柳公权就是这二百多个状元之一。封建王朝选拔官吏,一要文章好,二要书法好,更何况从唐太宗李世民开始,就对书法十分重视,这种传统,毫无疑问的要影响到李世民以后的历代君王。

  柳公权一生虽然没有做过宰相,但是他在三个皇帝身边做过侍书近臣,临终之时,官至太子少保。柳的文章做得好,对诗的水平也很高。有一次,他随文宗去未央宫花园游玩,文宗停下车子对柳公权说,“过去赐给边兵的服装,常常不能及时下发,现在二月就把春衣发放完毕。”柳公权上前祝贺,文宗说:“只是祝贺一下,还不能将你的心意表达清楚,你应做首诗向我祝贺。”柳公权应声念道:“去岁虽无粘,今年未得归。皇恩何以报,春日得春衣。”文宗听了很高兴,赞赏了好大一会儿。

  柳公权一生官虽至二、三品,但不论从自家的出身,还是最后做皇帝的近臣,主要还是研究学问和书法,儒佛道的学说和先秦诸子百家的学说,都是封建士大夫的必修课。莫道正统的儒家学说,仅大乘佛教的《金刚经》,柳公权就不知抄写了多少遍。现存于世的柳公权小楷《金刚经》拓片,成为历代喜爱柳体书法之人的楷模。

  柳公权热爱书法,自然对唐代以前和本朝著名书法家的作品进行研究,更何况天下的珍宝多集于王宫,柳公权生活于唐王朝的后期,自唐太宗李世民到唐穆宗时,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大唐帝国书法珍品不计其数,这些珍品多存于皇宫之中,供帝王们御览,作为帝王的近臣,尤其是从事于专职书写工作的近臣,柳公权毫无疑义的览尽天下的墨宝。从一般意义上讲,这是柳公权书法艺术成就的基本条件。作为一代宗师的柳公权,他还必然是一个勤学苦练、博采百家之长的大师。

二、柳体书法斗形点成因探讨

  作为书法爱好者,我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开始研究学习柳公权的《玄秘塔碑》和《神策军碑》,一段时间甚至对这两个碑的拓片复印件残缺部分内容进行修补,并把这些经过复印放大的玄秘塔碑的拓片复印件,压在办公桌玻璃板下面。闲暇之余对它进行揣摩。柳体书法有一个极其鲜明的特点,就是几乎所有的点画,都是古代量谷物的斗形。

  由于古代的计量谷物的斗,一般都是上大而下小,而汉字的点,也会随着点所在位置的变动而有所变化。不管是横画、竖画、横竖折、以及撇捺的各种变化,我们都能看到斗形点的痕迹,特别是柳公权楷书中的坐车旁最底下那一横笔就是一个典型的扁斗。

  柳体字极其独特的斗形点,源于何处,一方面我们可以从唐以前的魏碑体书法中找到痕迹,但是,魏碑体书法作品中,从现有可以看到的作品中,绝难看到这种极为标准的斗形点。

  在这里,我要从另一条思路来探索分析柳体斗形点的起源。

  颜真卿在谈到书写汉字的笔画时,曾说过“折股杈何如屋漏痕”,意思是说,字写得刚健有力不如写得自然随意,如同折断的干树杈不如屋顶上雨水渗下的痕迹自然一样。在这里,颜真卿强调的是用笔的自然性,但是,不论颜真卿如何强调用笔的自然随意,汉字从隶书开始,已由圆折变为方折,加之魏碑体对唐初书法的影响,楷书到了唐代,就变成几乎绝对方正的字体颜体字的大气与字体的方正截然难分,字的点画分布在一个方框内基本是均匀的。

  柳公权的书法在广泛继承前人书法艺术的基础上,其中毫无疑问的要从颜体书法中吸取营养成分,但是,柳体字的代表作《神策军碑》与《玄秘塔碑》的点画却不像屋漏痕那样的自然,而是刻意追求的结果。柳体字点画折笔棱角十分鲜明,结体呈内紧外松的局面,这显然与大唐以来形成的书法艺术趋势不相吻合。如果把大唐三大楷书一一进行比较的话,我们可以说,欧阳询结体谨严,颜真卿大气磅礴,而柳公权就显得刚健有力,欧体用笔以隶书为重,颜体用笔更显篆书笔意,那么柳公权的雄健笔锋则应渊源于魏碑体书法了,从书法的发展看来,这样说不无道理。但是,是否还有第二种渊源呢?这正是本文要进行的探讨。

  《易经》乾卦篆词曰:“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柳公权生活于大唐王朝的后期阶段,此时的唐王朝,已经逐渐走向衰落,柳的一生经历了9个皇帝,柳公权在朝曾经亲自陪伴过3个君王。长久地呆在君王的近旁,不论谁都可能变得圆滑世故,柳公权也难出其外。

  封建时代,帝王是国家的政治核心,频繁的帝王更替,使得国家时常处于不安定的状态下。此时作为君王的近臣,其心态始终处于紧张小心之中。如何长久地保住自身的政治地位,是王朝内每一个大臣,时刻都在想的问题。这种紧张小心的心理状态,如何会在柳公权的书法中体现出来,这就是我要讲的原因。我们知道,柳体书法最讲骨力,尤其是那个最有力度的方形点。这个点与天空中的北斗星的斗形,几乎完全相同。

  点是万事万物的源头,北极星就是一个点。北极星从地边上看去,绝不是天空中最明亮的星辰,但是,天空中最伟大的自然奇观北斗七星,却是绕着它年复一年地旋转,从这一天象看,足见得这个点的重要性。我们知道恒星也在运动,即使是北斗七星的勺子造型,在几万年前也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但是,它们却有相对的稳定性。所以,柳体字这个极其独特的斗形点,应该是柳公权从天的运行之道悟到了人道,更进一步悟出了书法之道。

  中国楷书的每一个字都像一个刚直中正的中国人。柳公权的楷书,把中国人的人品修养与天道的关系体现到了极致。我想,这也是从唐朝以后的中国楷书很难进一步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大唐王朝是中国封建时代的鼎盛时期,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都走在世界最前列。国家的鼎盛造就了一大批各类人才书法艺术人才也在其列。

  唐以后近1000年的时间,中国楷书始终没有出现真正意义的大家,并非不是后人不勤奋,而在于要想超越出古人在这个领域的思想境界,是极其不容易的。元朝时期的赵孟頫,虽然他的书法也是一个划时代的创造,但是,细观赵的书法作品,并不能深刻地震撼人心,这除了赵孟頫在书法上直追二王以外,还可以看出赵体书法的隶书味道,赵孟頫的楷书其结体基本是扁形的,用笔显得圆润,楷书写得极其熟练,后人多称赵孟頫书法媚气十足,骨力不足。我想这种媚气应该与赵孟頫作为大宋王室的后裔,在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元朝中,不可能有自己显赫的地位,能够有一个安身之处就已经很不错了。

  赵孟頫虽然多才多艺,但不可能像柳公权那样敢于议论国家大事,成吉思汗的大元朝对待赵孟頫绝不可能像大唐王朝的君王对待柳公权那样的信任。赵若不圆滑处世,必有灭顶之灾。他也不可能将中原儒家”修身济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讲给成吉思汗来听。象成吉思汗这样只讲武功不讲文治的马上天子,赵即便讲得出来,大元功臣们也肯定听不进去。元朝的历史只有短短的几十年,这足以说明元朝在思想文化领域的不足。

  楷书在大唐已经走到了极点,这并不是一个纯艺术问题,而是一个书法大师的思想境界问题。相对于柳公权,赵孟頫的学识也一定不会很差,但政治身份根本不可能与柳相比,也不敢在书法中显示出对元朝的不满。中国书法不仅是文字艺术,也是书者人品的体现。虽然柳赵都处于国家动荡的边际,但柳公权的的哥哥是大唐王朝的兵部尚书,而赵孟頫却是南宋八贤王的后代,和大宋王室关系密切。赵孟頫在思想深处与成吉思汗的元朝是格格不入的,在骨子里,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敌对的。两个人的身份截然不同,处世的态度也完全不一样。在艺术上的体现,自然形成完全相反的风格。

  柳公权是大唐王朝的状元之一,深通儒家的学说,对佛教、道教的经典,也很精通,在国家处于动乱的边沿,如何做到明哲保身,是任何一个封建士大夫最为关心的问题。有一句老话,天动地动只要我心不动即可,保持内心的宁静,是保持地位稳定的第一要素。只要我们仰脸探望天空,就会看到,只有北斗星始终在天空中旋转,而北斗星勺头的第一个星向前延伸7倍,就是北极星。北极星又叫天枢星,它高高地挂在北方的天空,古往今来,始终是北方的极点。而北斗星始终地绕着北极星旋转,年复一年,始终如一。我在耀县生活了32年,此处是柳公权的家乡,一年四季中,我们经常遥望天空,观看北斗星的旋转,只要能够准确知道勺子把指的方向,就基本可以知道今天是农历的某月某日。

  中国的古人也是把中国、中原大地作为天下的核心,这里还谈不到《地球中心说》和《太阳中心说》的问题。中国的古人始终认为天比地大,否则君王不会叫作天子,《易经》里也不先有乾而后有坤了历代的封建士大夫也不会说让人效法天的运行法则了。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这句《易经》里的话语,毫无疑问地教育后人要以天的运行法则作为修身处世的最高准则。我们知道天空中有日月星辰,日月除了运行外,月亮还有圆缺的变化,天空中的星辰也在运行之中,最著名的银河,也就是古人所说的天河,一年中也在时时改变自身的方向,而北斗七星,他的勺子星的形态,始终不变,并且始终不渝的绕着北极星旋转。北极星的至高无上,静止不动的自然特点,对中国古人,尤其是知识分子,产生了巨大地吸引力,成为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为人处世的最高准则。如何保持内心的宁静,是每一个人修身养性时首先应该解决的问题,中国古人在讲求修身济家治国平天下的为人之道中,曾提到要想修其身,必先静其心,那么,心之态必取法于天地万象,《道德经》中曾说道:“人法道,道法自然。”天地的运行法则,是人效法的最高楷模。

  《周易》里,乾为天、为君、为首。柳公权对唐穆宗讲,心正则笔正,应该说讲的是为君之道。在封建社会里,君为天子,所以,柳公权讲的为君之道自然是天道了。在北京故宫太和殿里,高高悬挂着清朝康熙皇帝御笔手书的“正大光明”四个字。为君之道讲的就是正大光明,柳公权用自己的书法体现出正大光明的特点。

  君王要无为,只有做到了无为,才能够无不为,才能够把国家治理好。所谓无为,就是要保持一个平静的心态,柳公权一生活了88岁,如果没有良好的心态,就不会如此高寿。他给君王讲为君之道,他自己必须先要做好为臣之道,君王为人要中正,他为臣必须自身先要中正,否则,柳公权是万万不敢对君王如此说话的。

  心静则心正,心正则身正,身正才可以处世方正。颜真卿讲究书法的笔画自然,而柳公权则讲求笔划的刚健有力,这种刚健有力,正是柳公权的处世之道。而这种斗形点,正是柳公权从方正的勺子星中感悟出来的。当然,我在这里说柳体书法的斗形点出于此处,人们会说这是一种臆测,不足为据。因此,我再讲柳体字的结构特点。

三、柳体书法的结构成因

  中国汉字是方块字,这种方块特点从隶书到魏碑体再到楷书,其方正特点越来越显著。到了唐朝的欧阳询、颜真卿之时,以与后来的宋体字差不多。字的结构越来越规范,变化越来越小。

  可以说,唐欧阳询的楷书其规范性已经到了极致。所以,欧阳询以后的颜真卿,其书法追求的是大气,但是其结构特点仍然是上下左右的均衡,我们从中国宋朝最初出现的老宋体美术字上,可以看到颜真卿后期书法的显著特点。

  但是柳公权晚年楷书的结构呈现出内紧外松、上紧下松和一边取势的特点,也就是说,柳体书法并没有直接继承欧阳询、颜真卿书法结构特点,而是对字的结构进行了有意识的变革,

  唐朝初期,由于李世民的推崇,举国上下的人都在效法王羲之,柳公权也在其列。我们从王羲之遗留下来的楷书与行书作品都看到了字体的布局均衡特点,但是,柳公权晚年在保持这种均衡特点的同时,在布局上开始追求不均衡。而这种不均衡带有很明显的规律性。

  过去,带有隶书特点的楷书,横笔竖笔讲究蚕头燕额。起笔落笔讲究蚕头燕尾。但是,我们看柳公权代表性作品神策军碑、玄秘塔碑的特点却是刻意追求点画的方正有力。点的斗形特点几乎在横竖撇捺的任何一笔中都会表现出来。有些横画的结尾处,甚至故意造就出斗形点来。

  内紧外松。中国古代有一种九宫八卦格,其中间的一个格叫做中宫,中国汉字多数属于合体字,只有少数的独体字。即便是独体字,其笔画也可分解出上下左右中。我们发现柳体字只要处于或着接近处于中宫的笔划或者字旁,都处于收紧状态,即写的比较紧凑。

  其次,上紧下松,左收右放。

  如果出现上下结构组合字,例如炎热的“炎”字,上边的笔画一定处于收势,而且字的大小与笔划的粗细,都与下边相同的字旁,有明显的差异。左右结构的字,也有规律性。例如朋友的朋字,左边的月一定比右边月略小一些。

  一字突出一长横,或者一字突出一长竖。或着一字突出一长撇或者一长捺,我们可以把它统称为一侧取势。

  这种一侧取势的特点,我们从隶书和魏碑体书法中都能看到,这应该说,是柳公权从唐朝以前的书法中有所继承。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前边说的观点,即柳公权书法的斗形点,源于北斗星的造型,那么,根据中国古代以天象来分割大地的时空关系原理,勺子星把指向何方,何方即是某个季节。也是人们应该关注的重点,这就是说,古人有春生夏长秋敛冬藏的道理,哪里是重点,哪里就应该予以重视。那么斗形点,内紧外松、一侧取势,也可以说都是效法了北斗七星运转的天象了。

  《周易》坤卦第二爻卦辞“直方大,不习无不宜。”意思是说,为人处世只要始终坚持端庄正直大度,即便不去反复温习圣贤的教诲,也不会有任何差错。古人讲天圆地方,这种圆显然与北斗七星绕北极星旋转有关,也与一年的四季八节交替有关。但是这种“直方大”显然与北斗星的斗型有密切关系。这种斗形如果从天空中移到地面上,并且做成立体型,就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古代计量量具斗。中国历代君王的城堡,都把城堡修建成方形的,并且,城的四个角又要建成圆形的,就是要把天所显示的法则,体现到真命天子的建筑上。如果再按照天空中动与静的阴阳关系来讲,北极星是阴的话,则周而复始的北斗七星就是阳了。但是按照古代的乾坤关系也就是天地关系来看,天生地,地生万物,则地也是天的化身。因此,易经中把直方大放到坤卦中作为为人处事的基本原则,也是十分有道理的。

  人生在天地之间,就要以天地为楷模,所以,柳公权对唐穆宗说心正则笔正,他说的是写字的道理,也是说为人处世要以天地为楷模,大方正直。只有大方正直,才符合天的运行法则,这也是做人的最高准则。而做人的法则,同样是治国平天下的法则。把这种天道体现到做人上,进一步体现到书法艺术上,这就是柳体书法的最为成功的地方。天行健,万古不变。因此,柳体字刚健方正写到了极致。

  柳体字显示出天道的不可变更,同时也要求为人处世要做到刚健中正。柳公权在临终前几年,能够成为太子的老师,如果没有高深的文化底蕴和过人的品质,仅凭字写得好,绝不可能得到多个君王的长久尊敬。

  柳体字的刚健方正,主要体现在点与横竖撇捺的笔画上。横竖笔画弯曲度很小,笔画呈直线状态。起笔落笔呈方形,横竖笔画反差极少。不论是横弯钩或着竖弯钩,转折均呈斗形态,弯钩大而硬。如果一个字有两个以上的点,则点的大小反差极为明显,这里体现出汉字笔画结构在哲学上的阴阳关系。但这里所说的阳泛指天空,而阴泛指大地。天的刚健对应于大地的阴柔,所以柳体字取其刚健而去其阴柔。柳体楷书一丝不苟,没有任何的行草笔意,这正是柳公权书法的一大特色,也是柳公权对天地人之道的深刻领悟。

  后代学习柳公权的人,不计其数,但是其刚健有力,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越的。我认为这不是写字的功夫不到,而是学养不足的问题。

  中国的古人以太阳为阳,以月亮为阴,而星星出现于夜晚像火一样,这就是阴中之阳,北极星高高的挂在天空,以静制动,而北斗七星又绕着北极星旋转,针对于北极星的不动,北斗星属阳,针对于夜晚的天空它更是属阳。北斗七星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它时刻都在运动,在无限的空间中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画圆圈。

  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古人讲君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中国古代农历24节气的确定对农业的生产有巨大的指导意义。所谓“清明前后点瓜种豆”、所谓“一九二九不伸手三九四九凌上走”、所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种与农业和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农谚,就是根据北斗七星勺子把在天空中指的方向来确定的。这种以天象来指导农业的七星运转图,对中国古人来说,具有至高无上的神圣意义。柳公权以北斗七星的造型特点和运行法则来指导自身的书法创作,具有伟大的现实意义。

  中国古代君王的建筑始终是门朝南开,这不仅因为建筑采光的需要,还有一个哲学观念,中国古人以北为上。北方是一年的结尾,也是一年的开头。起点和终点是重叠的。北极星高高挂在北方天空对古人来说,具有至高无上的启示意义。君王是国家的核心,而北极星是天下的核心。核心必须是静止不动的。君以天为心,而臣以君为心。保持内心的宁静和行为的方正,这就是中国封建社会所谓的天道和人道。

  对于柳公权个人而言,明哲才能保身。保持心静,保持自身端庄正直,始终以君王为核心,不要有任何的非分之想,非礼勿言、非礼勿听、非礼勿动,以这种处世方法,不论谁当皇帝,我都依然故我,所以,柳公权才能够做到亲身侍从三个皇帝,而地位安然无恙。这不仅成就了他的人生,荣华尽享,而且在书法艺术上,成为了一代宗师,万世楷模。

  为人方正,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也是楷书的基本准则,所以柳体字讲求点的斗形之方正。

  只有管好自己,才能管好别人,所以柳体书法讲求中宫收紧,四面宽松即内收外放的原则。

  在任何时候,做任何事情,都要有重点,所以柳体书法讲求一恻取势。

  中国汉字书法是中华五千年文明最杰出的产物之一,其中包含的深刻奥秘,不是一个人通过简简单单的汉字形式模仿,就可以深入其境的,非有极其深博的字外学养,很难做到登堂入室。要想在这个领域有更大的创新,更需要深刻研究古人的思想,只有深通中国书法的造型原理,才能够创作出伟大的书法艺术作品。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学习柳公权的楷书,但是又能有几人得其真髓?!我想并不是这些人下的功夫少,而在于不能理解柳公权的身心,也不能做到柳公权的处世之道。因此,在柳体书法的继承上不能得其真髓,更不能做到发扬光大了。

  柳公权的心正而笔正的道理,大家都知道,但是其字的笔画造型源于何处,恐怕很少有人说得清楚,也很难有人说的准确。笔者仅以此文抛砖引玉,作为研究柳公权楷书艺术特点的一块铺路石,对于笔者而言能够达此目的,内心已经足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