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第八届“羲之杯”全国诗书画家邀请赛征稿通知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317|回复: 0

以书入画、涂墨成趣、布虚表理——浅谈黄宾虹大师山水之艺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7 07: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邃苍茫万点墨,惟看笔下起风雷。心中元自有丘壑,吐纳乾坤万象飞。”在中国近现代画史上,予观日逝月移,时位交错,更迭不己,茫茫然万象岳立。经纬人、事两端,凡成就真大象者,必似乎实二字注其灵魂,贯以行为伴其终身也。其所谓极高明者道中庸,非常者,乃平常至极者也。黄宾虹先生山水艺术,作为中国画的一个伟大存在,已日益文章炳焕,墨彩重光,虽斯人已去半个世纪,是此大象之人也。谓之为宾翁,是其已羽化升仙,逍遥于天庭龙宫。
宾翁(1865~1955),名质,字朴存,号村岑、虹庐、虹叟等,安徽省歙县西乡潭渡村人。擅绘画、诗词、书法篆刻,他的山水画重师法造化,浑厚华滋、意境深远。《山水图》全以笔墨胜,苍茫浑厚,郁郁葱葱,于平中出奇,于实中见虚,足见他于构图中的过人之处。本文拟就宾翁山水之艺术略行探讨。
以书入画
宾翁生前多次强调书法入画的重要性。
“画之道在书法中”、“欲明画法,先究书法”、“笔墨之妙,画法精理,幽微变化,全含于书法之中”①,这样类似的论说,均见于宾翁的题跋、著述、话语之中,关键词是他十分提倡运用书法之功入于画道之中。
以书入画,始于唐宋,其道在元。自元而下,书画相参,非四全则三绝,于是乎中国艺术讲究“通感”、“以书入画”兴盛于元明清数百年间,至晚清民国之中期,新画风出现而此传统式微。宾翁是力争书法入画的一位中兴人物。他提出了画学至清代道咸同年间,有金石家复兴中国画学之说。
宾翁曰:“国画民族性,非笔墨之中无所见”②,笔墨是从书法中产生,舍去书法无从议论笔墨美,例如历代名迹名象之作,均合乎书法入画之要求。而宾翁之山水,用笔悉如书法。转折藏露、映带顾盼、中侧方圆无不合道中矩,积点成线,一波三叠,笔呈波澜。宾翁常以书法之眼论画,如“唐宋人画积叶,千百遍而成层层,深厚有条不紊。《栖霞小景》③,”今人在盛誉宾翁山水之艺术时,往往置书法于不顾,弊端在于以偏概全,一叶障目。宾翁的衰年变法,画风为之一“黑”,莫不其来自此。无论怎样放笔,宾翁的笔法都未脱规矩,与他幼年的书法锤炼与笔墨功深至为契合无间的。
《各处旅游册12开》④为宾翁“笔笔宜分明”的浅绛作品,《山水8开》⑤为宾翁疏体水墨作品,从其笔划的起承转合、方圆顺逆、藏露向背、刚柔虚实之间,看到了一种生命的郁勃之气,一种行云流水又抑扬顿挫的笔线节律,一种纯化之极的笔墨韵味,如果没有非常的书法功力,这裸露分明、清爽无遗的墨线哪有这般魅力,怎能慑住当今已物欲横流的目光?那是“豪华落尽”后的真淳,是“凉风起天末”般的灵思,是“清水出芙蓉”似的自然。今人为之感到,是因为熨贴了高华质朴的心灵律动,不为之动容,是因为还没看到一个生命的从容自在。而这种审美活动的展开与实现,一个最重要的助动力是书法,而其媒介是由书法功技淬炼而成的笔墨之美。如果一个人对书法艺术得不到入处,又怎能深入体会到中国画的青眯?宾翁因之被误读便一点也不足为奇了。
所以,没有宾翁的书法功力与才识,就不会有宾翁的山水之艺术。
涂墨成趣
宾翁的山水画晚年涂“墨”成趣,以示观众,人称“黑宾虹”,成为山水之艺术一个显著特征。
宾翁山水的“黑”风,在他艺术道路上,自有其内在的发展脉络,有一个演绎过程,是在他70岁前后入川渝,才知画意浓后的一次蜕变的结果。80岁后山水才真正变“黑”,而“黑”到极致是在他88岁至91岁的年间。
宾翁对巴蜀山水夜行的反复回味咀嚼,是大自然的真正启迪,是他生命记忆与审美的体悟。1932年宾翁67岁赴蜀、入川江、重庆、叙州、岷江、嘉州而上峨眉,又到成都游青城,后出龙泉驿、经射洪、广安等地至重庆而回。宾翁的“黑”山,主要是“外师造化”的结果,是他对山川深入观察看入骨髓的结果。宾翁在多处题跋中提到看夜山的感受,正是生活经验与生命感悟升华了他的美学境界,使他由川渝山水的草木华滋,由夜山的林岚氤氲,由雨后山的苍郁浑厚领略了一种山川的“内类”,因而用积墨、渍墨、破墨、泼墨、宿墨等墨法画出了独特感受中的“墨”山水之美。
宾翁并非一位形式技术语言的大师,他的山水艺术的空谷足音续接了唐宋元法脉,集传统山水之大成,确实达到了一种笔墨会际之长的境界,在本质上,宾翁仍然不是一个为语言而语言的画家,他是一位人文主人的画家,他胸怀着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文以致治,宜先图画的民族情操去画中华山川的幽邃浑黑之美韵华章的。
布虚表理
宾翁的绘画语言不同于一般山水画家之处,在于他擅长布虚成理。可谓是无实不显虚,用虚亦为实,实实虚虚,虚虚实实,阴阳黑白开合动静有无,所谓相辅相成。
中国画必以哲理、诗意、书骨、神气为基,才有好画。中国画是画家生命态度与文化积累之反映。质言之,有什么样的人生和文化,就有什么样的绘画。或有人以为此言涉虚玄阔大,实则不然,画上所显露之生命情调与文化气息往往是最直接、最本质的。
老子、庄子同为宾翁的乡觉,宾翁曰:“老子言:‘道法自然’,庄子谓:‘质进乎道’。学画者不可不读老、庄之书,论画者不可不见古今名画。”⑥。在中国哲学中,自然之一即以阴阳为两,于是以阴阳化生动静虚实刚柔之用。揆诸中国历代画论之著,无不以此为基础。
宾翁山水以近看线墨淋漓狼籍,仿佛不成物象,然一定距离赏之,则山峦林木俨然,层峦茂树,气象万千,真若遥睹佳山胜水,又兼云烟变幻,泉瀑飞悬,满纸生动,概乎言之,其用虚留白之功不可没也。
宾翁山水之凌驾于20世纪诸多山水名家之首,一在于笔墨浑厚深黑“干裂”秋风,润含春雨,一在于经营位置安排布势之黑白虚实开合通透,令人有不可端倪之概。
布虚成理,正是宾翁山水画的意匠惨淡所在,用其留白,山林之黑倍增深厚幽谧之趣,因其布虚,有笔墨处益显笔精墨妙之美。
总而言之,中国画作为中华民族文化的精粹,一百年来随着西方文化的介入,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打击和冲撞,这个“历史上最活跃的时代”,中国画面临着被同化、消解的严峻考验。一直以来,人们对中国画的革新与发展做了不同方向的尝试和努力,“折中的”、“全盘的”、“整合的”、“融合的”,以及各种彩墨、水墨实验的,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非凡,纷纷以自己的革新观念,紧跟时代的巨变争取刷新世人的视觉观念。中国传统文化价值体系的崩溃,使艺术的自律性在近代艺术的发展中失效。历经世纪风云,历史到了今天,我们已清楚地看到:从中国传统文化的内部挖掘,在传统自身求得革新与发展,坚持“传统出新”才是中国画发展的最佳出路。作为山水大师黄宾虹以传统的自信心和开放的姿态坚持走“传统出新”之路。我们应该自己站起来,发扬我们民学的精神,向世界伸开臂膀,准备着和任何来着握手!⑦。这就是宾翁的伟大胸襟和气魄。
(本文得到了黄宾虹先生的入室11年弟子,年高德邵且学问渊深似海的石谷风先生和入室5年弟子,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刘去病先生的大力帮助,在此深表谢忱。)
参考文献:①《黄宾虹文集》,上海书画出版社
    ②《黄宾虹文集》,上海书画出版社
    ③《黄宾虹画集》,福建美术出版社,第92页
    ④《黄宾虹画集》,福建美术出版社,第90页
    ⑤《黄宾虹画集》,福建美术出版社,第20页
    ⑥《黄宾虹文集》,上海书画出版社
    ⑦《黄宾虹谈艺录》,河南美术出版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