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714|回复: 6

什么样人能做书坛当家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3-30 15: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些日子,我写了两篇有关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文章,我抛开了人们的习惯做法,直指赵长青先生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罪魁祸首,并把问题归结为腐败,把这种腐败直接归罪于赵长青先生,现在看来,我这样的说法是不妥当的!
批评是什么?
    最近,我老问自己这样一个没有多大意思的问题!
    限于我的学识、见解、所处的社会环境,我给出的定义是:批评,是对过去式的一种回忆,并把这种回忆彰显给未来!
    我不喜欢概念化的东西,在这个概念专制的时代,我用这样一个糊涂的概念语式来给批评做定义,显然,是不能为有才识的朋友所接受的!好在我是一个愿意惑而向学的人,再加上我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的目的,是为了制约自己。
    有不少网友就在我写的帖子中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你见到的、听到的就是对的?老实说,我也在问我自己!
    毛主席说,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我对前贤这句话的理解为,正是左中右的观点的先天存在,就会给事物的定义、认识发生不同的歧义!
    比如:
    一、从法律的角度来看,疑罪从无!在我没有法子向公众交出铁的证据时,我对赵长青先生的所有指控式的批评,仅限是一种评说,而这样的评说是否公正?
    二、从世俗的角度看,我对赵长青先生的批评可有可无。1 、我与赵长青没有上下级的关系;2 、我与赵先生没有任何个人的冲突;3 、赵先生的所作所为没有对我形成任何的危害,而我的所作所为却对赵先生形成了危害。
    鉴于上述两点,我问我自己,我有必要对赵长青先生做这样的批评?
    书坛的是非多了,会给书坛抹黑;丑闻出来了,就会让大家觉得书坛蒙羞;任其病毒滋生,书坛就会霉变!病毒的根源在哪里?是赵长青吗?不是!
    我想先了解一个问题,自张飙以来,是通过什么样的组织渠道把张飙、赵长青相继推到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党组书记、驻会秘书长这样的岗位?
    在中国文联团体会员中以专业设置的委员会有:中国作家协会(行政独立单位)、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曲艺家协会、中国舞蹈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杂技家协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唯有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党组书记、秘书长是100%的外行担任。由100%的外行来坐班,这本身就奇怪了,更奇怪的是连续为中国书法家协会找了两任十足的外行!张飙先生在中国书法家协会做了那么久,有两个最基本的问题都没有搞清楚:一、“中国人”和“中国刀”三字有什么不同?二、黑头体是美术字还是书法?而赵长青呢,练的隶书就是把字扁过来写,要说两人的共同点,不遗余力的卖字!
    由此,我想到一句题外话,这两位当代中国书法的当家人难道在书法圈子里没有一个朋友?就没有一个懂行的对他们说句实心话?
    外行领导内外,已经有无数的教训告诉大家,行不通!行不通,为什么偏要行?
    一、书法在领导的眼中,就是个写字好坏问题。而字的好坏是由每个人的口味来定的!给领导写个报告,一手流利的钢笔字,会被误以为是一手“好书法”。在中国,一度,仿宋体钢笔字不是独领了好几年的风骚?
    二、不就是个给协会派出个主持工作的人吗?只要能说会道、会鼓会拍,有什么不行?
    三、书法家协会就是个照顾人搞点钱花花的地方!
    老同志退休了,想到书协挂个职玩玩,无可无不可。当然,能搞到钱花就更好。比如邵秉仁先生。以他的人望做个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常务理事足矣!有名有利有位子,别人也不会谈他的权、钱。但是,一旦突破了玩的框框,真的通过某种路子坐上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有几个问题就会摆在他面前:
    一、艺是不是服众?
    二、邵秉仁先生为了报答社会,再搞捐赠,多了,别人就会问,邵秉仁先生的这一百万是从哪来的?别人这样问,并不是眼红邵秉仁先生的钱,而是因为邵秉仁先生是半路出家的“书法家”,说钱是纯碎卖字得来的,没有几个人信。还有一点,邵秉仁先生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主政一方的官员!
    三、书法家协会究竟是艺术家协会还是爱好者协会?
    四、霉变的开始!
    认真的说一句:邵秉仁先生和张赵比,算是大家了!
    由张飙、赵长青身上,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在当下的中国书法界就出不了一个党组书记,就非要如张、赵之流的人去做?像鲍贤伦、陈振濂、言公达、孙晓云、宋华平等等一大批才俊,就不入高官的眼?非要为中国书法家协会找这样一些人?
    所以,病毒的根不在赵长青!
    表面上,在我们的用人、识人、待人的眼光。其实,是官本位思想在艺术界的彻头彻尾的澎涨。而这种思想,为什么在文联的其他专业协会中却没有体现?关键在于钱!书法家协会太好来钱了!从省到国家的,书法家协会引来了清一水的官员的介入。
    水至清,则无鱼!为自己谋点私利,在于人情的可与,正常!赵长青先生走穴卖字挣钱,我以为不必指责。书法家能卖字挣钱有什么不好?就是如赵书记这样的“书法家”,能“为艺”挣钱也是好事,市场有需求,就卖呗。用咱老百姓的话来说,这是吃的碗里的!
    我由衷的感慨,有关主管部门再考虑给中国书法家协会找婆婆时,一定要找个懂书法、只吃碗里的主,不能玩的太过份。
    从张飙、赵长青主政中国书法这件事,我们就能知道,在当下的中国,为什么出不了书法大师!我为张海先生难过,在他做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期间,碰上了这样的人,真不幸!我也为张飙、赵长青难过,现代书法史会拿你们做反面的说辞!
发表于 2010-4-2 15: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论坛的级别是副市长,我看我行,能做长门。
毓卫严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0-11-15 10: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1-7-1 06: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看看。  
发表于 2011-7-1 07: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汗啊  我的帖子好少啊,我要加油,加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