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192|回复: 7

回归传统 提升学养——从“大家·名作”品鉴系列说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6-25 07: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西日报》从4月8日开始,推出“大家·名作”品鉴系列,陆续以大版面介绍山西重量级书画家们的作品,是一件十分令人高兴的事。说到书画,长时期以来,书画都只像是时政衣衫上的碎花边,起个装点作用。近30年,书画家们的神经总算是“曾经秋肃临天下,敢遣春温上笔端”地渐渐松弛下来,书画不再被作为一种宣传形式,书画家们也不再被作为宣传工具——很长时间以来,书画家一直被当做宣传工具在那里宣传着时政相关联的东西。把全世界的画家都算在内,画过《原子弹发射图》的画家想必不会有几个,也许只有一位,那就是画家吴湖帆先生。吴湖帆先生不但画原子弹发射,还画过一幅《又红又专图》,画面着实太简单,一支弯弯的墨竹,上边压了一块儿猛看上去像是一本书的红砖头,现在看,有些幽默在里边,我想当年吴先生是认真的,绝不敢幽默,那是个不容许随便幽默的时代,那是个艺术家和作家动辄“噤若寒蝉”不太敢发声的时代。但我永远不会因为这两幅画而不再喜欢吴湖帆先生,我觉得他可爱,从某种角度讲,他的艺术胆略已经远远超越了毕加索先生和达利先生。毕加索的著名幽默在于苏联红色政权请他给他们的红色领袖斯大林画一幅肖像,虽然当时毕加索已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但他的艺术底盘儿毕竟还是艺术家,他对着斯大林的照片不知怎么千思百想,也不知道他构思了有多久?总之斯大林先生的肖像送到莫斯科的时候引起了好一阵骚动。肖像上的斯大林先生的额头上多了一撮儿小青年或艺术家额头上才会有的飞扬的发卷儿,这额外多出的发卷儿是毕加索先生给加上去的。他或许认为,斯大林先生太过严肃了,这是真正的幽默,由于这是国际性的大幽默,这幅伟人像最终还是没能挂出来。
       毕加索挺幽默,但他再幽默也没有画过原子弹爆炸。达利的目标是天堂,他一次次通过画笔让他的夫人飞起来,飞向天主长期居住的地方。我们在达利画过的著名教堂里,仰起头来只能看到他夫人那两只已经飞离陆地的大脚,即使这样,达利也没有画过原子弹。

       我以为中国书画有两条路可走,山西也不能例外。一是想创新且去创新,一是意在恪守,不妨继续恪守。如二者可以相接合而且能接合的好的话也是一大善事——如傅抱石先生,出洋学画,而其艺术风范仍是东方面目,据说傅先生很能喝酒,酒量也好。我见过他几幅画,上边落款即为“酒后作”,或“喝了半斤后画此幅”云云。我总喜欢拿傅先生和徐悲鸿先生相比,因为他们两个人的经历差不多,都出国学画,虽方向有别,一东一西,但我个人还是喜欢傅先生。徐悲鸿的画我不太喜欢,我以为中国画就不可以与西画嫁接,苹果和梨嫁接在一起叫苹果梨,我最不爱吃这种怪东西。我个人的态度是:要吃梨就吃梨,要吃苹果就吃苹果,味道最好纯粹一些。
       傅先生的名气之大,可能与当年他和关山月合作那幅人民大会堂里的《江山如此多娇》分不开,那幅画可真是大,据说光花青就用了几十斛!但那幅画也是“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看也”,本来中国画就有中国画自身的尺幅要求,画那么大幅的画是时代要求使然,而不是国画自身的要求。那年我去大会堂,说什么都要离近了看看原作,朋友带我看了一下李苦禅的大幅,离远了看好,离近了看可真不好,我这么说也许也不对,那样的大画本来就不是让你离近了看的东西,又离近了看傅先生和关先生的《江山如此多娇》,怎么说,也觉得不好,感觉是颜色都浮在上边。还有一次,在中国美术馆看刘海粟的《荷花》,可真令人失望!而那次同时看钱松岩的《红岩》,却真好,令人感动。有些画是印刷出来像回事,看原作太差,有些画是印出来好,看原作更好!钱松岩先生就这样,钱松岩只一幅《红岩》便压倒众家,抽去它的政治因素,还是好。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喜欢钱松岩先生。
       傅抱石先生的山水在技法上有独创,是感觉特别好,是中国人的感觉,换句话,是中国画的感觉。他笔下的芭蕉、松树、竹子,他笔下的烟岚雾气,都是从中国画深处吹来的习习清风。说到用笔,傅先生真是写意高手,意到即止,大气磅礴,而且愈是小品愈显大气,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傅先生于1948年画的《赤壁舟游》真是简得不能再简,一叶小舟,三个人物,远处几笔山石把画的上部几乎全部占去,再加上几个大浓墨点,苏东坡游赤壁这个题材真不知道有多少人画过,画面多是远山近山再加上那一个圈儿——月亮。而傅先生这幅东坡游赤壁图几乎把可以减去的都减了,但是真好!东坡游赤壁傅先生画过不止一次,数这一幅最好。傅先生的好,更好在人物。傅先生的《虎溪三笑》,站在中间的道士陆修静,你看看他那张嘴,一个淡黑点,只那么一点,换个人就是画不来,《虎溪三笑》傅抱石先生生前画过不止一次两次,我以为最数1944年这一幅精彩!画古典人物,或古典人物作画,我最喜欢两个人,一是陈老莲,另一位就是傅抱石先生。这二位相隔300多年的大画家的人物都画得令人叹绝。傅先生的人物每个都很古,是古人的脸,古人的神情,谁见过古人的神情?谁也没见过,但你觉得古人的神情就应该是傅先生笔下的人物那样!说到人物画,能把人物画古了太不容易,傅抱石先生的《九歌》《屈子》《司马迁》《陶渊明》还有《竹林七贤》,那一张张脸!都憔悴惆怅!让你觉得他们的心绪或许都有那么点不佳,他们的身体都有那么点营养不良,画于1945年的《蕉阴煮茶图》,我们知道一个人有闲心闲情才会坐在那里煮茶品茗,但画中的人物神情依然是惆怅憔悴。我常想,傅先生笔下的人物也许是傅抱石先生当年情绪之写照。也许是那个时代人们的心绪写照。论到傅抱石先生人物之“古”,好像同代的画家无出其右者。
有句诗是“著书都为稻粱谋”,针对时下画坛似乎可以改之为“作画都为稻粱谋”。在某些画家看来,临案作画,一笔一笔都是钱,是在画钱,如果说中国画有命的话,这足以要了中国画的命。某些画家之所以是这样,一是他们拥有毫无审美眼光的大买家,二是有专事炒作的市场,二者相加坏了一大批书画家。没有好食客就没有好厨子,没有好鉴赏家就不会有好画家,这话不假。
       面对山西书画,我以为能守住已属不易,中国画是农耕时代的产物,你要在信息时代创它的新,你怎么创?用什么语言?用什么符号?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大问题。中国书画是可以独立于各种时期之外的一种形式,用色用墨,点线符号,几乎是不可改动或不可嫁接的形式。这不能不让人想到八怪之一的金农,金农之好,就好在他的文化修养上。一枝枇杷,可以说一点点意思也没有,但一经品题,整幅画的精神就出来了。他有一幅著名的画,画面是一堵墙,有树,一个和尚在敲门。画面极简,但一经品题,意境便一下子开阔,题画诗是:“树阴叩门悄不应,岂是寻常粥饭僧,今日重来空手立,看山昨失一枝藤。”文化修养问题,一直是画界的大问题,尝见某画家随身带一个小本子,每每画毕,辄打开小本子在上边找有什么词可以用来落款,或是找一找该题什么诗,真是让人发笑。书法好,旧体诗好,落款能文理通顺,在当代画家中鲜见。当代画家,往往是画得还不错,但一落款,马上就丢人现眼。当代书画家趣味日薄,究其根本,文化修养太差。中国画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十分完美的一套理论和点线符号,到了宋代达到了无可比拟的高峰。有画家说“血拼宋人”,那怎么能够拼得过?你只可以绕着走,向它学习,从而找到你自己,艺术的高度不是拼出来的,是养而就的,养——学养,这学养又是综合的,像是一整棵大树,书画只不过是这棵树上开出的花朵。中国画的传统文化精神,实实在在应该是在于它对人们审美的引领和提高,真正的艺术从来都不可能迎合世人趣味,做买卖才迎合,为了金钱而迎合金钱,为了权势而迎合权势。中国书画的传统精神在于它的从不屈就,从不迎合,在于它对你审美的提高,在于它让你懂得什么是大美。当代的思想和观念是包容在传统文化精神这一大体系之中,两者不是并列的关系,是包容与被包容的关系。思想是有针对性的,观念也同样,各个时期有各个时期的思想,各个时期有各个时期的观念,而过了这个时期,思想将不再是什么思想,观念也将不是什么观念,而精神却接近永恒。传统文化精神之宏大一如长河流水,当代的思想和观念只是长河中的几朵浪花。
       山西书画界扩而广之乃至文学界,最最欠缺的就是文化素养。看一个书画家和作家是否会长远地走下去,其底气就是文化修养,山西近百年以来也只出过一位董寿平先生,近些年来,山西既没出过黄秋园,也没出过金陵八家那样的人物,更不要说数一数二的开宗立派的大师,其根本,与文化修养分不开。我始终认为,山西这个地面出小说,是小说的省份。
       中国书画要发展,山西书画要发展,我以为一是要回到传统中去,二是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学养。一般人以为发展就一定要向前,或者向西方学习。中国画向西方学习,前人有之,均难得正果,刘海粟先生,徐悲鸿先生,放眼世界,远赴重洋,是那个时代使之然。郎士宁中西杂糅以媚清宫,或有人说好,但自有公论。中国书画的前景要好,就是要再次走回到传统,这话听上去像是有倒退的味道,孰不知走回去是迷途而知返,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回到传统中去,努力提高文化学养,山西书画的希望也许就在这里。
发表于 2011-2-20 00: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感谢楼主,感谢书画互动论坛(www.bs2005.com/bbs/)
发表于 2011-2-20 00: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时间没来看了 ~~  
发表于 2011-5-5 00: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答了那么多,没有加分了,郁闷。。  
发表于 2011-5-5 00: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