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652|回复: 4

论书丛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6-27 07: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正的武林高手,万物皆武器,正如“书家不择笔”,然总有应手的家伙,不然就不必弄出恁多种类的武器了。书家也总有爱用之笔,本领高是一回事,实惠是又一回事,所以才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磨刀不误砍柴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工具本身的质量固然重要,而对工具的驾驭能力也是“器利”的重要因素,如庖丁解牛,久用如新,善用刀也。善于驾驭,则能一定程度上弥补工具本身的弊病,“善书不择笔”,此之谓也。


“大道至简”——很多事情看起来实在简单,射箭只要一撒手,唱歌只要一张口,你尽可模仿,但人家百步穿杨、绕梁三日,你也能吗?——“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苍老、古拙的风貌,其实是“不期然而然,莫知至而至”的,生理条件的改变,“人书俱老”是没的选择的——装“嫩”不必,装“老”又何苦呢?



同一内容的多次书写,往往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一式几份的重复操作,多件作品如出一辙,另一种是风格一致,但具体处理手法各有不同。同一内容的多次书写而力避雷同,一是手段丰富,二是自信,三是知难而进,自己给自己出难题。对创作而言,惯性是大忌,那些文字内容不同而效果“千篇一律”的东西我们见得还少吗?



王右军写兰亭“一挥而就”,正如李太白的“斗酒诗百篇”,非其才何以当之!既然我们还在必然王国里奋斗,就应该清楚地意识到与自由王国的距离。如果顿悟是那么轻松,佛就不值钱了。



创作应该是理性与感性的完美结合,就像绘画的主题性创作。只能画小品,不是真正的画家,同样,只能信马由缰地挥洒,寄望于“无意于佳乃佳”,也难说是真正的书家。



所谓“展厅效应”,归根结底,应该是“评审效应”——既然“评出什么展什么”,那么“怎么评就怎么写”也就顺理成章了,展厅何辜!现代化美术馆、博物馆,展示今人的巨作,而黄宾虹、齐白石的东西多数四尺左右,在展厅里并不觉其小。简单地以幅面大小来做文章,多大是大?其结果,难免走向吉尼斯——都说大眼睛好看,那也要看多大。



初学应该从风格鲜明、个性强烈的范本入手,这样,可以有效地与日常实用的写字拉开距离,与旧的书写习惯拉开距离,与视觉习惯拉开距离,有矫枉过正的意思。或说日后不易摆脱云云,实则个人风格越是鲜明,技术语言越是简单,更好把握,对学习而言,符合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连这都能学得习气满纸,估计写二王也难得好处。



近年书法在形式上翻新都是在“写”之外,不少学校和各种训练班都把作品的书写之外的形式和制作作为创作课程的一部分,其受重视程度可见一斑。就如歌手倾力于演出服装、舞台的灯光布景,自是无可厚非,但其中的度要把握好。尽管“淡妆浓抹总相宜”,盖“浓抹”之下已经到极致,不如“淡妆”,留有余地。“大味必淡”——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境界,总是更耐人寻味,正所谓过犹不及。至于不安心书法本体的学习与训练而把心思更多用在材料选择与设计装潢上,更是舍本逐末。


我们不能要求画家都成书法家,其实历史上真正称得上书法家的画家也并不多,但要求中国画家具备起码的书法修养,却是非常必要的。画家要在画面题字,那么书法最起码要“入流”嘛,总不能“自我作古”,想当然地以画画的造型方式去摆弄字。就如京剧,对经典唱腔毫不涉猎,而要立地成佛,想不入野狐禅也难。选一家特征鲜明、易于变化的书家作品下些功夫,起码让人看出出处,方能不落俗套。不临帖而敢写字,无知者无畏。



题款文辞的酝酿,最简便的方法是多读经典作品的题款,到时旧瓶新酒,改头换面,依样画葫芦,总能看得过去。熟能生巧,积淀日久,“自说自话”也不是很难的事。若能有自知之明,长篇大论还是慎用,扬长避短还是明智的。



陆俨少先生书法入古出新,当行本色,自是大家风范。近年其书法频繁出现在各展览会、拍卖会,并结集出版多种,然总体看,其质量不能令人满意。陆先生的书法,精品不在晚年。我们看各种集子上其晚年作品,目力、体力所限,虽偶有佳制,但总的看不无老迈衰颓之感,此不为贤者讳。其风格初定期作品,于二王苏米诸家融会贯通,翰不虚动,无论寥寥数语的题画,还是长卷立轴的大制作,均一气贯注,浑然一体,结构能随机应变,点画如绵里藏针,收放开合随心所欲,风生水起,气象万千,绝少败笔。风格成熟期着意于圆,精彩之作内劲十足,烟霞横溢,而过犹不及,其晚年作品用笔结字积习也时有显露。目下陆俨少先生的大部头的书法集子所收作品似仍遵循“人书俱老”的说法,或单纯追求数量,各时期作品比例不一,以晚年比重为大。所收作品尽管数量不少,但精彩之作不多,对人们理解陆先生的书法不能不说有一定的误导,客观上也对陆先生书法形象的塑造作了不尽客观的宣扬,总是遗憾。



徐悲鸿的书法生气勃勃,脱尽作家习气,大手笔。



子曰:“术业有专攻”,真至理名言。如今动辄提书外功,“外科”修养云云,实在是让人无语。“时代不同了”,“一切皆有可能”。如今,画画的、写作的、唱歌的,搞企业的、当官的,等等,纷纷动手,玩起了书法。喜欢书法,是好事,拿出的东西真是业余也可以理解,不能理解的是拿自己的东西过于当回事,老拿什么修养说事儿。名人、作家手札展之类,试图踵武古贤,展示书卷气,其初衷自是无可厚非。但毋庸讳言,展览里面可看的几件,无不是有一定写字基础的。书卷气是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连家伙什儿还摆弄不利索,却追求气息,勇气着实可嘉,仅此而已。书法之美对一般人而言,要有“观千剑而后识器”的感性认识,才能有望对作品有个基本的鉴赏能力感受尚成问题,遑论表达!气息之于作品,如刀的锋利与刀本身,技术不过关,过于强调对气息的追求,必至无从下手——“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美术圈里书法最好,跟画画的比唱歌,跟举重的比跳高,总之一句话,除了写字不行,啥都行,“行”自然可疑,“不行”倒是真的。



近年提倡“书法家学者化”、加强“字外功”很时髦,有的甚至认为书法家首先应该是文学家或画家,我觉得这些论调实在是感情用事,颇可商榷的。当然,艺术家要讲修养没有错,但毕竟“术业有专攻”,作家可以不画画,歌唱家可以不写字,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可到了书法家这里,却似乎非要能诗善画什么的才行,才是有修养,岂非咄咄怪事?“艺术是离不开技巧的”,“没有技巧,艺术品无从产生。从特定的角度说,艺术品创造的过程也是发挥技巧的过程”(沈鹏),如果一个书法作者“有技法欠修养”,那他起码可以算是“准书家”,而如果“有修养无技法”,他那他连做“准书家”都没有资格,难道不是吗?目前对于相当数量的书法作者,他们亟待解决的还是“技巧”问题,技法尚不够“专业”,“修养”又能帮多大的忙呢?“本体实而花萼振”,对于书法家而言,其“修养”只有在扎实的技巧基础上才可能有实际意义,如果离开技巧,那“修养”无异空中楼阁,而抛开技巧去谈修养,不啻舍本逐末——“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发表于 2011-1-1 00: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你一下下。。  
发表于 2011-1-1 00: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时间没来看了 ~~  
发表于 2011-1-1 00: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努力,努力,再努力!!!!!!!!!!!  
发表于 2011-1-1 00: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