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235|回复: 6

书法与蛋的趣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8-22 21: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汉字是一种象形文字,这为书法的出现和发展提供了最有力的依靠。我们甚至可以说,汉字的产生便是书法的产生,或者说书法早在汉字之前就产生——产生于瑰丽神奇的大自然,所以有“取法自然”之说。《易经》说:“云行雨施,品物流形。”是的,大自然的每一样东西都有其形状,这为史官仓颉造字提供了依据。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叙》曰:“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初造书契……”唐代张怀瓘《书断》亦云:“(仓颉)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迹之象,博采众美,合而为字,是曰古文。”从这些言论中我们知道了汉字的起源,也看到了“龟”和“鸟(diǎo)”这两个字,它们都是象形字,是代表男性生殖器的。由此看来,汉字的创造是一种性冲动,难怪所有的汉字都有性的影子,只是朦胧与清晰的差别。另外,由这两则材料,我认为“龟”和“鸟(diǎo)”应是正宗的男性生殖器代表。虽然李敖在《且且且且且》一文中,从中国古人的性崇拜,考证到儒家文化中的“牌位”,比较清楚地说清了“且”代表男根的来龙去脉。没错,在金文中,“且”就是男根形状。但认为“且”字是正宗的男性生殖器代表,是鼻祖,我就不苟同了。


不过,“且”字的金文写法,除了有男根形状,也有毛笔形状,倘若不把毛笔笔锋裹紧成锥形,稍微松散开来,那就更像了。我们惠安有座名山叫“文笔山”,与云南丽江文笔山同名,此山风景秀丽,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怪石嶙峋,奇花异草凝露含香,佳木翠盖攒天,浓阴匝地,景点颇多,各显神姿异态。山上兀然挺立一座文笔峰,完全由石块垒起来的,其形状说得优雅一点是有文笔之状,但老百姓绝对是把它当成男根的。于是,我把书法与蛋扯在一起了,暂且叫“扯蛋”吧。


我想,汉字是性冲动的产物,书法作为艺术更离不开性冲动。性冲动是怎么来的?它来源于好奇、探求、苦闷等等,但压抑是其最本质的原因。压抑越深越多,冲动就越强。这也可以作为研究大多数伟人为什么性欲比常人强得多的根据。伟人之所以成为伟人那是因为他们太压抑了。王羲之通过兰亭喝酒,利用蚕茧纸鼠须笔,乘兴挥毫,“思逸神超”、“殆有神助”,一气呵成,才让那份压抑的情感疏导出去成为千古奇书;颜真卿为侄之死,痛心疾首,通过跌宕起伏的线条一泄悲愤之情;徐渭堪称“旷世奇才”,在兵法、道术、佛经、医学等方面均有相当深的造诣,然而他一生浸在苦海里不能自拔,他几次欲除男根而后快也源于这男根给他带来了太多的压抑……由此,不能不说压抑让书法走向高度,性让书法走向永恒!可以说,性没有艺术装饰就叫肉欲,而艺术若没有性的衍射则生机殆尽。毕加索曾明确地表达艺术与性的关系:“艺术和性是一码事。”毕加索一生创作超过3万幅,其中有不少情爱作品,它们提供了一种“看的性欲”。从一定意义上说,爱和性是他创作的原动力。有评论说,毕加索把自己给了魔鬼,把画笔给了上帝。此语甚妙!倘若人生失去了性,还有生的心情吗?1971年,90岁高龄的毕加索不无伤感地说:年龄迫使我们不再抽烟,但是烟瘾还是有的;做爱也是如此,虽然不做了,但是欲望还是有的。第二年,他即画了一些裸体男子,那是被岁月无情剥夺了鲜活肉体的衰老者。评论家认为,画家悲怆地画下了自己。19734月,毕加索因心脏病去世,享年92岁。《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有一句名言:爱情的问题都是床上解决的。继《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之后,他新近又出了一本《风流往事》。书中老人家坦承:做爱做的事是不分时代和年龄的。老年人的衰老其实是精神的衰老远远多于肉体的衰老:事实上人是可以做爱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的:人的欲望是不分年龄的.一个老人宁愿做爱而死,而不愿意等待衰老而亡。他们需要的只是另外一方的呼唤和刺激……因为爱能启示每个人的灵魂和肉体。从这些古今中外的伟人里,我们可以解读到这么一句话:不管是爱还是艺术都与性有直接的关系。没有性,绿枝变枯枝!性是一切活力的源泉!而性是由谁来掌管的?蛋呀!

如果我们把书法当作石头,把传统派、流行派、现代派都当成蛋的话来分析目前书坛状况便会有些趣味来。传统派深知石头之坚硬,所以他们明哲保身,与之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免受伤,其敬畏之心显而易见,亦有一见钟情,昏昏然嫁之乎,是谓傻蛋。流行派,有叛逆之心,他们敢以卵击石,可是力度很轻,他们破了点壳便止住了,忍痛观之,亦或破口大骂,是谓浑蛋。而现代派,绝对是冒险家,他们知道以卵击石压根儿是生殖冲动,但他们无知者无畏:你硬我不怕,也无所谓,大不了我破,脏了你一身!此举伟壮,视死如归,公曰之为“坏蛋”。三派各占山头,旗帜鲜明,都是“吃饱了撑的,闲得你丫蛋疼吧”。另外,虽然刘正成先生感叹说理论是灰色的,艺术之树常青,但我还是很景仰理论家们,他们好比咸鸭蛋,咸而有多味,令我百吃不厌。对于书法圈外人士而言,在多元时代的今日,他们大致都成化石蛋了。那我们还期待他们能孵化吗?


而真正的蛋应当是这样的:它善养浩然正气,不变质,风吹日晒,照样岿然不动,饥饮甘醇,闲来看云,如盘古开混沌如蛋之天地,一朝脱胎换骨,化羽成仙,便能搬动身边的巨石,而成顶天立地之英雄!

发表于 2011-1-5 01: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顶你了哦.  
发表于 2011-1-5 01: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啦嘿嘿  
发表于 2011-7-31 10: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啊!!!!顶哦!!!!!  
发表于 2011-7-31 10: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ding   支持,书画互动的楼主加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