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369|回复: 5

书里书外“戏说”郑一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15 13: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郑一粟草书馆 于 2010-11-15 13:15 编辑

□ 黄 裟


郑一粟者,原名忠烈,笔名钟言,别名老郑,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于广东汕头。自幼酷爱书法,刻苦临池,十三岁时已成为十里八乡人见人爱、车见车载、连“金溪神童”方仲永见之都避让三分的少年书法家。青年从军,虽军事技能一般,未称得上训练尖子,却以写得一手好字而“称霸”军营。服役期满,解甲归田,乐得逍遥,成为自由艺术家,更是赢得“粉丝”无数,每每出门,必有不少拥护者追随左右。屈指算来,老郑“混迹江湖”已三十余载,名气虽无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般如雷贯耳,却以“豪”、“爽”、“刚”、“烈”之个性和“痴”、“狂”、“怪”、“癫”之品行在“江湖”上留下一段段“佳话”和“美名”。


“痴人”郑一粟

认识老郑的人都知道,老郑性情豪爽,嗜酒如命,这仿佛与传说中的“绿林好汉”颇为相似。不同的是,“好汉”们热衷的是十八般武艺,把玩的是刀剑棍枪,而老郑痴迷的是诗书画印,“舞弄”的是羊毫、狼毫、紫毫、鸡毫等等。老郑对书画的痴迷程度,几近到了宁可三日不食,不可一日无书的地步。话说老郑年少时,因物资匮乏,为了省点买纸钱,居然把家里的墙壁当成练笔的“画墙”,甚至连白色的蚊帐和窗帘都无一幸免。幸而老父老母觉悟高,明大义,识大体,不仅不怪罪于他“鬼画符”般的杰作,反而对他这一兴趣爱好加以重视和培养。一株良好的幼苗得到了阳光雨露的滋养,便越发茁壮地成长。在老郑十五六岁时,已经临习碑贴无数,篆、隶、楷、行、草等各种书体均能挥洒自如,还有不少乡里乡亲请他书写门匾和中堂。参军入伍后,白天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夜晚在油灯下苦练书法,有时部队在外训练,找不到笔墨纸砚的老郑,还拿树枝当笔在沙地上练字。每逢连队搞各种文体节目,各种标语、条幅、对联、黑板报等书写任务,自然全由老郑包干。为此,在战友们眼里,老郑早已是“痴人”一个。据老郑一位友人透露,他在练书入迷时,还曾经用馒头蘸着墨汁吃,结果吃得满嘴是墨水,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每每他的“书瘾”发作之时,因脑部神经处于高度亢奋状态,连续几天几夜奋笔疾书也不觉得困,正可谓“废纸三千秀清书,精彩连篇墨石痕。”


“狂人”郑一粟

说到老郑的“狂”,不得不费些笔墨“八一八”老郑“骂街”的几件事。老郑性格刚烈,喜欢骂人,并且骂起人来不留情面,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他骂的不是一般的人,被他骂过的,不是企业大老板,便是身居要职的达官贵人。某日,一个老板开着宝马前来拜望老郑,老郑闭门不迎客。来人甚觉奇怪,再次求见,再遭拒绝。最后,该老板只得说明有事相求之来意,恳请老郑见一面。老郑一见到他,便指着他鼻子开骂起来。骂完之后,老郑是解气了,老板却哭了。原来老郑正骂到他的痛处,“骂”出了他为人、为事、为商的方式不对和不足,因而注定他的事业做不大。经老郑这么一骂,该老板大梦初醒,改过自新,终于把事业顺利拓展开来,并且越做越大,越做越强。还有一次,一位官员向老郑求一幅书法,老郑不但不赏脸,反而把那位官员骂得狗血淋头。奇怪的是,那位被骂的官员几年后竟亲自登门道谢,感谢老郑把他骂醒……诸如此类的骂人事件,在老郑看来,确实如家常便饭般平常,也有不少人因挨了老郑的骂而“改邪归正”,因而老郑也直接或间接地挽救了不少濒临失足的人。由此可见,老郑之所以“狂”,不是因为他有多“牛”,也不是因为他有多“拽”,而是因为他本身有一身正气,有足够的底气,因而他“狂”得清高,也“狂”得凛然。


“怪人”郑一粟

老郑很“怪”,怪处有三:第一,思想怪。人生在世,大都免不了功名利禄的诱惑和纠缠,而老郑却一副对世事无所谓、不在乎的样子,只专注于搞他的书法艺术,心无杂念,无欲无求。第二,行为怪。古语云,做大事者,往往不拘小节。而老郑不仅不拘小节,有时候还不拘大节。出门不带钱,吃饭忘“买单”,走起路来时而大摇大摆,时而蹑手蹑脚,兴起之时,还即兴高歌一两曲以抒发豪迈的情怀。因而兴之所致,率性而为,是老郑最怪异的一个特点。第三,性格怪。如果说,性格决定命运是唯物辩证的,那么老郑的命运与他的性格似乎完全无关。他可以蔑视贵权的存在,对他们丰厚的物质不屑一顾,也可以和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保安、保姆和农民工打成一片,并把他认为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和他们分享;他多次拒绝他认为品质不好的有钱人购买他的书法作品,却屡次将自己认为可以代表他最高水平的书作赠送给普通老百姓……总而言之,老郑确实比较“怪”,他这种种看似怪异的习性与品性,不正是从各个不同的侧面反映了他的学识与修养、世界观与历史观、人生观与价值观吗?


“癫人”郑一粟

“癫”在新华字典里的解释是精神错乱失常,这也是它的本意。然而,笔者在本文引用的“癫”,是指老郑的为人、为事、为学和为艺的风格已经超越了许多世俗的偏见,真正进入到超凡脱俗的境界。暂且不说他为人、为事的方式,单单说他的书法造诣,已经超出了一般的条条框框的限制,完全突破了传统套路的拘泥,却又每一笔每一画都能在传统的书贴里找到出处。老郑以写狂草著称,而狂到深处,便达到了“癫”的境界。有一次,他在喝酒喝到颠狂的时侯,把工作室的白墙壁当作宣纸,在墙上狂书了一幅长2米多、宽1米多的狂草作品,很多搞书法的朋友来到他的工作室看了以后,都一致称赞精彩绝纶。还有一次,老郑和一个朋友在工作室里喝酒,喝到兴起时,老郑让助手拿来笔墨纸砚,饱蘸墨汁后,拿起一个墩子在门上写了一个瘦长的“寿”字,然后拿起三支笔挥手往上掷,“唰、唰、唰”三点跃然而出,与“寿”组成了一个很飘逸和潇洒的狂草“涛”字……于是,凡是他酒后写出的字,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狂草了,而是比狂草更狂的“癫草”,于是,便有人给老郑冠了一个“癫人”的美誉。

……

如此种种,老郑的“光辉事迹”已经数不胜数了。若是硬要再讲几个老郑的“关中往事”,那请各位看官们留意一下身边的人和事。如果有一天,你在白云山脚下看见一个身穿黑色西服并留着半长不短的头发且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那个人有可能是郑一粟。如果有一天,你在白云区一带看见一个走路姿势跟一般人不一样且喜欢边走边唱的中年男子,那个人有可能是郑一粟。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喜欢骂人且被骂的人又非常恭谦谨诚的中年男子,那个人有可能是郑一粟。如果有一天,你在云泉居大门口看见一个跟小区保安或清洁工相聊甚至欢甚至给他们派烟点烟的中年男子,那个人也有可能并且肯定是郑一粟。

发表于 2011-4-18 00: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晕死也不加点分  
发表于 2011-4-18 00: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汗啊  我的帖子好少啊,我要加油,加油  
发表于 2011-4-18 00: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个先  
荒年税务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1-4-18 00: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