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260|回复: 2

写字杂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0 07: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字,从上小学开始,怎么也过了三十五年了。因为工作的关系,离不开笔,闲了也练练字,装点装点门面。人们把字写得好的叫作书法,算是艺术的一种。本来也想把题目拔高一点,叫做书法杂谈的,但想想自己,除了练字时间比较长以外,写得太过随意,不合古法,每年只能给朋友写几幅对联,别的一无所用。懂书法的朋友曾委婉地说:你的字真是写性情。我揣摩这话后面的意思是,你的字不合规矩、不合传统。况且我于书法理论并无所学,只是在漫长的习字过程中,有一些自己的直观感悟,以书法命名,恐贻笑大方,所以,就叫写字吧。
   上师范时,字写得太差,为了当老师写字不丢人,就开始练字。要写好字,必得临帖。当时字帖不像现在这么多,只有少数几种,最喜爱的是《中学生字帖》,将碑刻转化为墨迹,有点画用笔的图解,很适合初学者临习。楷书中有颜、柳、欧、赵几体。赵体总觉得笔画不够精到,而且缺乏力度,似行非行,最不喜欢。中意的,要数柳体,觉得横如扁担竖如骨,点如垂露撇如刀,给人以铮铮铁骨的感觉。临了一段,学了一些笔画,后来通篇看,感觉柳体字与字之间互相排斥,不如颜体的互相吸引包容,便转而练颜体。看颜体顺眼时,觉得笔画变化大,有一种丰腴美,但有时心气不顺,又觉得颜体总难逃臃肿之病,因此,我将楷书的桂冠戴在了欧体头上。认为欧体笔画精到,结构严谨,而且富于变化,古今楷书无出其右者。但认识归认识,因为后来忙乱,心思飘忽不定,一直没练过欧体。
    后来,见到了中国最有名的字帖《兰亭序》,我却总不喜欢。觉得它既不严谨,洒脱也不够。只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等少数几处,顾盼映带,摇曳生姿,其他的乏善可陈,与“天下第一行书”的美誉相去甚远。倒是声名不太响亮的杨凝式的“韭花帖”写得疏朗峭拔,严谨脱俗,很合乎我的审美口味。
    上教育学院的时候,有个老师叫杨立言。他讲书法的时候,谈到点画的内涵、韵味,提出古人论书的观点“如锥画沙”, “似屋漏痕”。我细细体味,觉得锥画沙还不够明显,而屋漏痕,与书法讲究的中锋运笔,逆起涩行,笔笔藏锋确是严丝合缝,对用笔作了最佳诠释。看来造化也是得了书法真谛,在粉墙上流下些雨水来,让练字的有心人观摩玩味,给他以启示。我觉得这是很高的审美境界,有几分认同。
    多数时候,我以为,审美是一个客观见之于主观的过程。因而对美的认识,既有一致性,又有可变性。每个人因知识经验的不同,对美的感悟也不同,即使同一个人,在不同的生活阶段,认识也存在差异。如邹忌,多数人认为他没有城北徐公美,但他的妻子却认为他美于徐公。我想这并不是妻子在敷衍丈夫,而是感情的认同,导致审美的差异。梵高的作品,当时人不以为然,而现代人却奉为至宝;专家们对齐白石的画评价很高,我却没有发现美的眼睛,一直不喜欢他的画。书法也是这样,一开始感觉好的,后来却觉得不行;一开始看不顺眼的,现在却很是喜欢。审美因时因境而变,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宁拙毋巧, 宁方勿圆,宁丑勿媚,是对写字“格”的要求,我渐渐认同。沈尹默先生是我非常佩服的书法大家。据说他年轻时,字写得很漂亮,常给人题字。有一次,被陈独秀看到,给的评价是“其俗在骨”。沈先生闭门揣摩,觉得陈独秀说中要害,从此不敢再动笔,闭门苦练了好多年基本功,有了自己的面目之后,这才重新写字示人。推沈先生早年书法,恐多有媚俗之态,其格必下,故为陈独秀所不齿。
    现在,学二王书法的已经很烂了,到处都是。过去觉得学二王有传承、有骨力,见得多了,就觉得俗,缺少金石气,缺少耐人寻味的古拙气息。
    当然,自己临帖少而率性为,常常笔力不逮,写出的字几乎没有满意的。只能是对着古迹和别人的作品,做一番纸上谈兵的评价。轮到挥写,只能退避三舍,拱手作辞谢状。此所谓“嘴上君子”也。
近年偶尔写字,偏重于笔画的意蕴,章法布局列第二位,对字的结构倒不很重视了。这样的心态,必然导致在评价书法作品时有所偏向,进而有失公允。好在我不是大家,对字的褒贬,仅是一家之言,美芹之论,大家(此大家非彼大家)尽可以弃之如泥沙。初学者尽可以以自己的好恶去取舍,也不必迷信什么权威,挑自己喜爱的字帖去练,在实践中慢慢练就自己的眼光。
    有人说,写字能磨性子,这话我信。有时,没来由的烦闷,便取一张纸,平铺几案,挥毫乱写一气,常常是七八张纸画完以后,心情也就平静下来,像喝酒后的狂歌,把郁闷之气统统倾吐出去,字这时也就变得平顺了。
    记不清是谁曾说过一句话:“非人磨墨墨磨人”。这应该是一句痛彻心骨而无可奈何的总结。磨了一辈子墨,写了一辈子字,最后,霜染双鬓,气息奄奄的时候才明白,不单是自己磨墨,也是墨磨自己,当洗墨之水盈满暗池,写字力道足够的时候,身体已经佝偻,气息已若游丝,真真是人书俱老矣。
     想到这一层,我便不在写字上下功夫,只在兴致高时随意挥洒,而于章法笔画全都不计较了。写到高兴处,还胡诌几句诗:

写字不为成书家,寄情翰墨乱涂鸦。
挥毫全凭心好恶,临池不辨鱼与虾。
痕如屋漏虽称善,笔以情御更堪夸。
但求解得胸中闷,随意方家弃如沙。

      当然,这也是给自己写不好字找一个台阶。字不合法书,诗不合格律,只求解得胸中烦闷,便达到了目的,其他的,且放一边。  
发表于 2011-11-23 10: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个帖子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1-11-23 10: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