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3538|回复: 4

书法教学视频 范曾谈中国书法之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21 08: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宣和书画苑 于 2016-6-23 10:22 编辑

     范曾1955年考入南开大学历史系,1957年转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半年后转入中国画系。  范曾与恩师李可染论艺
1962年毕业,分配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随沈从文编绘中国历代服饰资料,并临摹优秀绘画作品多件。
    1978年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   
    1984年调天津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任系主任。曾捐款400多万元人民币建设该系。1979年他首访日本,被日本誉为“近代中国十大画家之一”。1982年获日中文化交流功劳纪念杯。范曾先生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擅长中国人物画,兼长诗文、书法。其作品《灵道歌啸图》等藏于日本冈山范曾美术馆,《八仙图》等藏于中国美术馆,《秋声赋》等藏于美国伯明翰博物馆
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期的中国人物画变革发展进程中,范曾是一位开风气之先的人物。当  范曾先生创作巨幅杨振宁与陈省身像时,范曾的画靡被画坛,影响波及东瀛,拥有大批追随者。
  范曾的人物画以其迥异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模式化、政治化的人物造型形象,以古代先贤和文化名人为题材,以传统文人画的笔墨为表现手段,率先冲破了笼罩中国画三十余年的意识形态化倾向,为中国人物画的审美转换提供了契机。而他的以线赋形,强调骨法用笔和笔墨表现的创作观念和实践更是打破了写实主义对现代中国人物画创作的绝对笼罩,将现代人物画由写实向写意推进了一大步。
  范曾早年也受过严格的写实训练。在绘画体系上,应该说,范曾属于徐悲鸿、蒋兆和的写实主义体系。“素描是一切造型的基础”是写实主义体系的最高信条,这一信条作为中国现代美术的基本价值理念也被整合贯彻到中国现代美术学院教育机制中,成为学院派美术教育的核心原则。作为新一代学院派画家,范曾不可能不受到写实主义观念的深刻影响。身为蒋兆和的学生,范曾在人物画创作上,也可谓得其衣钵真传。
  从20世纪50-90年代,中国现代国画人物画创作大约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为徐悲鸿时期。   徐悲鸿是写实主义的倡导者和领袖人物。因而他在学院教育体制中严格贯彻素描是一切造型基础的观念。“徐悲鸿向来在中国画改造方面下功夫,主张创新,反对陈规,反对文人画。他的改革点落在笔墨”,即将国画的用笔用墨与西式素描相结合。徐氏国画人物画的弊处在于线始终处于形的绝对统辖之下,因而线和笔墨的表现是被动的,缺乏传统写意人物画以线践形的韵味。此外,过于依赖强调素描结构造型,也使其人物画在造型上陷入线的写意与形的写实的矛盾中,顾此失彼。   第二个阶段为蒋兆和时期。
  作为徐氏学派的后继者,蒋兆和已充分认识到素描写实方法国画人物画创作的不利影响。因而他对素描写实创作方法提出全面批评意见,这可以说是对徐悲鸿“素描是一切造型基础”观念的纠偏和动摇。   在蒋兆和看来,素描与国画的造型规律是根本不同的,一为用线条捕捉概括物象的精神特征,即写意;一为根据光源反射于物体上的明暗调子分面去塑造物象的体积,即写实。在很大程度上,这两种方法具有不相融性。因而,蒋兆和主张以传统白描为基础,适当兼融素描的表现方法,以丰富其造型基础,并在此基础上追求写意画的水墨皴擦变化,这就从根本上打破了“素描是一切造型的基础”的教条,而在国画人物领域,将以西统中,改为以中统西,这种观念改变对现代国画人物画的创作的影响是巨大的。蒋兆和由此也成为继徐悲鸿之后,推动现代国画人物画变革的领袖人物。
  蒋兆和晚期创作,由过去注重明暗界面的变化和体积感而走向对线的营构和张扬,以及皴擦渲染变化,强化了笔墨韵味。这从他的晚期代表作《杜甫》可窥一斑。   第三个阶段范曾时期   范曾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的崛起,标志着国画人物画创作继文革红色美术运动之后,进入一个新的复兴阶段。此可视为现代国画人物画创作转变的第三个阶段。范曾国画人物画创作,作为当代美术史上的一个阶段性标志是不容忽视的。
  他较全面地汲取了蒋兆和的国画人物画创作观念,范曾在人物画创作上,也可谓得其衣钵真传。走出以“素描为一切造型基础”的误区,以线造型,广泛吸收传统白描的表现方法,强化线条的表现力,而基本放弃了水墨素描的创作方法。在蒋兆和的基础上又将现代国画人物画创作变革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范曾的人物画无疑更接受传统人物画的本源,同时又深具现代意味。   他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素描对线条表现的制约,而使现代国画人物画创作更具写意性。从范曾开始,国画人物画创作基本建立起以线和笔墨造型的观念,并由此进一步和西方素描拉开了距离。在这一方面,范曾在书法上的优长也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他的人物画,对徐氏学派大胆扬弃,强调骨法用笔,以线和水墨的变化来造型,在用线和笔墨的变化上,较之蒋兆和更为恣肆、放任,这与他对任伯年的取法大有关系——这一点对当代国画人物画创作影响尤大。
  在1966—1976年十年中,红色美术运动——红卫兵美术,工农兵美术笼罩画坛并以其大众化面席卷整个社会,美术成为高度意识形态的东西,“高大全的形象,公式化的构图,革命化的题材,政治化的隐语(如标题、有关人物动作、背景、道具等说明性的造型语言)等等,构成了‘文革’美术创作的模式特征。”(郑工《演进与运动》)“文革”时期的美术模式是将“中国画的现代化,西洋画的中国化,改造成中国画的西方化(西方传统的写实化),西洋画的革命化。”其语言范式变革的基础是西化。强调空间层次,明暗造型和现实主义的典型形象和生活主题,特别是素描大行其道。在这个前提下,自设语境的中国画创作已走向异化或不存在了。
  范曾的国画人物画创作,也只有放在“文革”红色美术的背景下,才能够凸现出它的价值和意义。这主要表现在:一、打破“文革”红色美术的创作模式,一扫高大全、假大空,红光亮的绘画套路和造型语言,重新接续上20世纪50年代中西融合的国画人物画创作传统。二、他较全面地汲取了蒋兆和的国画人物画创作观念,走出以“素描为一切造型基础”的误区,以线造型,广泛吸收传统白描的表现方法,强化线条的表现力,而基本放弃了水墨素描的创作方法。在蒋兆和的基础上又将现代国画人物画创作变革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范曾以古代人物造像名震画坛。他的人物画,对徐氏学派大胆扬弃,强调骨法用笔,以线和水墨的变化来造型,在用线和笔墨的变化上,较之蒋兆和更为恣肆、放任,这与他对任伯年的取法大有关系——这一点对当代国画人物画创作影响尤大。范曾在其人物画创作中,已显出较强烈的变形和现代意识——笔力强悍,线条劲折,试图用线的写意来打破写实对形的辖制,而范曾在很大程度上已做到了这一点。从范曾开始,国画人物画创作基本建立起以线和笔墨造型的观念,并由此进一步和西方素描拉开了距离。在这一方面,范曾在书法上的优长也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范曾的人物画无疑更接受传统人物画的本源,同时又深具现代意味。他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素描对线条表现的制约,而使现代国画人物画创作更具写意性。他的代表作《一行和尚观象图》、《济公》、《达摩》、《陶潜》等作品,都充分发挥了传统笔墨和线的写意性,将素描对笔墨的影响降低到最低点。他的一些意笔人物《乐夫天命复奚疑》、《简笔达摩》、《亦崎岖而径丘》,即使现在看来也是深具魅力的。同时,这些作品也深刻地影响到当代国画人物画创作,其笔墨和造型精蕴,已作为文本资源整合到当代国画新变中。
  无论如何,范曾国画人物画创作,作为当代美术史上的一个阶段性标志是不容忽视的。   范曾的作品在笔墨和线的表现上,无疑是具有创造性的,但他的作品本身也存在着由时代局限所造成的不可克服的弊端。他的作品由于一味强调骨法用笔,因而线条刻板僵滞、用笔过实,人物形态无不呈强直争折状。这种笔法上的弊端在他的书法创作中也具有同样的反映。如果他能弱化一下用笔的强度,用笔虚和萧散一些,象他的为数不多的意笔人物那样,则他的人物画创作无疑会臻于更高水平。此外,他的作品之失,还表现在人物画著色方面,其人物画著色或偏暗、或偏亮,色彩艳俗,用色未跳出彩墨人物画的窠臼,甚至带有进一步俗化的发展,这应该说也是范曾人物画的一大弊端。   范曾的人物画创作在20世纪70年代末臻于高峰之后,便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而这之后,短短几年却是中国现代美术进入新一轮中西融合和多元化发展时期。进入20世纪80年代,“美术创作模式从多样走向多元,民族精神和现代观念开始自足向前发展”,各种模式都在现代化立轴上滚动。至85’新潮时期,与中国画坛隔绝近半个世纪的西方现代美术思潮又汹涌涌入本土,以至中国当代美术用短短十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现代美术用100年才走完的现代历程。西方现代美术对中国当代美术的冲击是巨大的。它促使中国当代美术在新一轮中西绘画融合这一更高阶段,寻求更新更全面的突破和发展。人物画创作也不例外。由此,当代中国人物画开始步入第四个发展阶段。   第四个发展国画多元化阶段。
在很大程度上,当代国画人物画创作主流仍是徐悲鸿、蒋兆和徐氏学派的深化和多元化发展,并在写实主义的基础上又融汇进西方现代主义因素。如后印象派、野兽派、立体主义的变形构成制作方法。由于西方现代主义绘画,更为强调画家的主观性,因而较之写实主义,与传统文人画的写意精神更易结合,这是当代国画人物画创作更具传统写意精神和现代精神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个时期的代表性画家如周思聪、卢沉等,无不经历过严格的学院派训练,而且从承传上,他们无不是徐氏学派的传人。但在创作上,他们大都摒弃了早期水墨素描的写实主义创作方法,而开始大量吸收西方现代主义的表现因素,如夸张、变形、构成、肌理效果等笔墨、风格表现。但无论如何,从创作本源上,学院派的素描写实造型能力,却是他们所共同具备的。离开了这一点,当代国画人物画创作的宏大叙事,便是无从想像的了。   相对于在中西绘画新一轮融合中,已进入多元化和更高阶段发展的当代国画人物画创作来说,范曾无疑是落伍了。但范曾对中国当代人物画曾经发展的重大影响和作为第三阶段国画人物画发展的代表人物,却是不能被忽视和忘却的。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ワ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ワ提现即时到账SO.CC

范曾谈中国书法之美

范曾谈中国书法之美
发表于 2011-1-7 00: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7 00: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7 00: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7 00: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