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850|回复: 5

沈尹默的书学思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6 07: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神 于 2011-2-6 07:36 编辑

       沈尹默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有三十多个春秋了。回想起来,他是近现代中国书坛上最大的书家,是我们的骄傲。沈尹默的书学思想和创作实践对当代书坛有举足轻重的影响,甚至产生连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作用,这已成为事实。稍晚于他的许多书家以他探索的方法为标准,直接或间接受他的启发取得成就。近十多年来.也有人试图摆脱他的思想.再从汉、魏碑刻,甚至在本书道中寻求发展,但由于缺乏严谨的理论依据和实践基础,收效甚微。过去对沈尹默的研究着重于他的执笔、运笔法式,有失片面。近来,笔者再次翻阅沈先生昔日的文集。想根据他的书学思想和艺术追求目标就以下诸方面谈谈自己的认识和见解。
书学渊源
       这位当代权威性的书家.早先并未接受过什么名家指导。据沈尹默自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是一个独学并且几乎无师友指导、帮助的人。他接受的是最古老的传统教育。幼年受家庭熏陶,祖父和父亲都善于书写,祖父的字学颜真卿行书并参照董其昌风格.因故世较早,未能对他直接产生影响。父亲学欧阳询,参北朝碑版和赵孟颁法则.平日公务繁忙。年幼的沈尹默也未能得到他过多的手把手教育。
       沈尹默在书法方面的启蒙教育,最初来自于私塾。塾师是浙江宁乡的一位吴姓老先生。他教习的是科举考试中作为范本的字体,即黄敬舆摹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当然.以后来较好的艺术教育标准来衡量.这种教学方式算不得高明。
       沈尹默对黄敬舆字体的怀疑最初受父亲的影响,据他自己回忆:夏天某夜,弟兄们“在祖母房里温课,写大楷,父亲忽然走进来, 很高兴地看我们写字,他便拿起笔来在仿纸上写了几个字,我看他的字挺劲道丽.和欧阳询《醴泉铭》很相近,不像黄太史体,我就问:为什么不照他的样子写父亲很简单地回答:我不必照他的样子。这才领会到黄字有问题。”沈尹默又从众多碑帖中选取了叶蔗田刻的 〈耕霞馆帖》,内容涉及晋唐至明清诸家,通过这本碑帖,引导他对书学进行探索和研究,知识渐渐广博。
碑学自清初中叶以来,经阮元、包世臣等人提倡。流风所及,少年时代的沈尹默也不能避免。 沈尹默的碑学知识起初也受父亲的启发。年十五,始习邓石如篆书,并能书写扇面。感到那是件很风雅的事。20岁以后,在西 安,几位并没有什么知名度的人物向他大肆宣传碑学方面包世臣的理论,先是蔡师愚,后王鲁生又赠爨《龙颜碑》 ,但真正受影响的是仇沫之的字,因为用笔流利生动,以长颖羊毫书写。当时很得沈尹默的推崇。尽管日后所走的艺术道路与此完全不同,沈尹默对 碑学还是下过一定功夫的。按他自己的话说,对包世臣 《艺舟双楫》论书部分。“仔仔细细地看一番。能懂的地方,就照着做,尤其爱写 《张猛龙碑,.今能见到他为著名画家吴湖帆书写的巨幅对联,就是这种字体。但沈尹默学习北碑,只是为了做到运笔时“腕下有力”,并非艺术上的最终目标。 沈尹默25岁时.由西安移居杭州。一位安徽籍的朋友称赞他的诗文,却毫不留情地批评他的字“其俗在骨”。真是当头棒喝。 这位友人就是中国现代史上赫赫有名的陈独秀。通过这件事。促使沈尹默进一步发奋学书。这不禁使我们联想起:明代的大书画家文徵明早岁也不够聪慧;董其昌考秀才时因字不够好而屈居第二,古今贤哲都曾具有相近似的经历.足以促使我们后人进一步力。
沈尹默思想中的帖学理论和追求
       所谓 “碑学”.是指阮元、包世臣等人开创的清代书学风气,提倡学习汉、魏、北朝碑版字体。所谓“帖学”.是将钟繇、“二王”(羲之和王献之)直至唐人的书风体系作为发展目标.宋、明刻帖产生在这一基础之上。碑学初始看到了帖学的积弊.翻本走样.局限于行草书的特点:后来几乎走向另一极端.即凡碑皆好.无视用笔规律。
沈尹默早年学习北碑是在不成熟的情况下受家庭教育的影响.受晚清书风的熏陶,但他很快背离碑学,重新认识和开拓宋、明以来的帖学思想。 沈尹默在书学方面是大家。各体书都能写,但 自认为不是全才,知识有局限性,谈及心得总结时谦虚地说:“我现在是着重为写楷行(楷书和行书.属帖学)的人说法,篆隶(篆书和隶书,清代属碑学)则不在范围之内.故不暇论及。”一语说出了他着力于帖学的思想。
沈尹默所说法的楷书.并不是碑学里的魏楷,而是唐楷,古代属于帖学范畴。他根据“一般文字都用楷书”,主张 “学书法,应从楷书学起”,古来名家很多.可随各人的偏好临习,并无成规。沈尹默致力于楷书.幼时从欧阳询<醴泉铭 、皇甫诞》等唐楷入手,35岁以后思想技艺渐趋成熟.对康有为影响当时书坛的论著 《广艺舟双楫》一书里的“卑唐”学说存有异议,不太赞同。在唐代诸多书家中,沈尹默尤其推崇褚遂良的书法.“以褚遂良能推陈出新,树立唐代新规范.乃遍临其传世诸碑.旁通各家。”举褚遂良《伊阙佛龛碑》为例,他临习有数百遍之多。所以,当后来有人在许多场合问他时.沈尹默坦率地说:“若果一定要我指出出于哪一家,只好说我对于褚河南(褚遂良)用力比较多些,就算是学褚字的吧。”有关 褚遂良《阴符经》墨迹本.许多学者疑为宋人仿造,因能见字体用笔的来龙去脉.沈尹默认为仍是临摹学习的好范本。在行草书方面.沈尹默主张由米芾、智永、虞世南、褚遂良等上溯“二王”.这是古代帖学中最为正统的一条线索。沈尹默尤其对北宋的米芾钻研极深,在许多文章里,一再对米芾表示钦佩。1930年.他购得了“米芾七帖”真迹的照相本,闲暇时刻苦临习.没有丝毫间断过。受米芾学书思想的启发,他不赞成学汉、魏碑刻.因为不能看到”点画动作的一面”.无法窥视这些字体用笔的来龙去脉。沈尹默曾自述:我平生笃信米海岳(米芾)“石刻不可学”及“惜无索靖真迹,观其下笔处”这两句话,所以,在这里不但不想涉及篆隶章草。即六朝碑版,亦不暇一一评说。这就是他主张学书最好从墨迹本入手。坚持帖学方向的理论依据。沈尹默在行草书方面的思想,主要是站在宋人的起点上追溯二王及其他魏晋人书。 沈尹默的理由是:唐宋诸书家真正见过前贤的手迹。他对元、  明人多不赞同,评定元代大书家赵孟顺的字多“正局”。不懂得“以奇为正”,认为近人学 兰亭序》多是赵孟烦的法度,赵虽精通笔法,但他的习气相去”二王”甚远,沈尹默自谓并不非难赵孟 但不提倡学赵字;对于明代人,认为他们往往参照经过翻刻的“阁帖”(以来习字的石刻拓本)。这正是最大的弊病,举著名书法家王宠的例子:学书甚勤.却连 “枣木板气息都能显现在纸上”,刻板得很。沈尹默对于明代大书家文徵明、董其昌也极少借鉴和学习。关于“二王”,唐初以来成l『行草书的正统,宋、明帖学更是坚信这些原则,沈尹默认为对”二王”的研究是古代书风的最高境界,故每每在他的文集中提起这种思想。
       1930年以后,他得到了王羲之丧乱帖》、《孔侍中帖》和王献之 《中秋帖》、王殉《伯远帖》等行草书的照片,这些资料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是极寻常的,按当时的情况却并不容易获得。在这段时间里,沈尹默还经常去成立不久的北平故宫博物院,尽可能仔细地观摩唐宋以来的书法真迹.这些古代大作家的展品。给他的启发和产生的飞跃是古贤者无法达到的,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才能具备的。
       沈尹默根据文献资料,证实王羲之也借鉴汉碑,对东汉蔡邕等人的隶书进行研究.知道单纯学老师卫夫人的字.过于姿媚,徒费年月。沈尹默认为王羲之不受老师束缚。“师事卫茂漪(夫人) 以及得见曹(曹喜)(蔡邕)(钟繇)(张昶)遗迹,及索靖等书。  亦必搜集临写,这是可信的事实。”对于王羲之这种广取博收的做法,指出“那是精勤学书的好学生,对于启蒙先生(夫人),很自然也是必然地演讲经过,无足怪者。”沈尹默还认为应该将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分别研究。“二王”继承与他们时代最近的钟繇、张芝书体。王献之在草书方面的成就,唐以前人甚至认为超过其父王羲之,而真书、行书稍见逊色,将献之包括在羲之以内,这是唐太宗以帝王的权威“过分地扬父抑子行为的影响”,有失片面,今人应客观冷静地分析对待。
 楼主| 发表于 2011-2-6 07: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风神 的帖子

严格的法度
       若以法度论,沈尹默堪称为一个严谨的学者型的书家,表现在他创造性地划分出“书家(书法家)与善书者”两者之间的区别。沈尹默指出:所谓 “善书者”,自古以来可作为观赏的字都属于这一范围,书家和非书家,最初并未有什么区别,爱好写字的人多 了,就产生了一批“好奇立异”、不愿守法的人,特别是从唐代开始,有修持、有襟抱、有才略的人,往往依自己的方法写出一手可看的字,他认为这样的字虽然也有风致韵味,但不能学,只能作为习字的参考物。善书者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宋代的苏轼,艺术天分极高,却放任不羁,苏轼以食指单勾的方法执笔,明显是不可取的,曾自述:“我书意造本无法。”说明是一个典型的不拘法度的人。作为书家,沈尹默主张严格的五指执笔方法,认为写字虽是小技,但也应该有它自身的法则。称得上书法家的人,必须精通六法,无论任何字体.用笔须合于法度,不能苟且,也就是要强调笔法。笔法是什么? “是任何一种点画都要运用”的方法,“即所谓笔笔中锋” 沈尹默认为“笔法不是某个先圣先贤根据个人的意愿制定出来,要大家遵守的,而是本来就在字底本身的一点一画中间本能的存在着的,是在人体的手腕生理能够合理的动作和所用工具能够适应的发挥作用等两个条件相结合的原则下,才自然地形成,而在 字体上生动地表现出来的。”书法家要写好字,就应强调用笔法度,拿它作为根本大法,不 能违反,这样有别于善书者。

       魏晋人书法用笔,历来被人们视为“真正的法则”,但他们的真迹能见到的如凤毛麟角,北宋淳化年问翰林侍书王著根据帝王的旨意选刻的《淳化阁帖》,是当时最好的习字范本,内容涉及魏晋人和“二王”法书,但遭到米芾以来众多人的批评,沈尹默认为这种刻本“不识二王笔意,专得其形,故多正局,”如果要掌握笔法,唐宋人是 “真正见过前人手迹,又花了毕生精力学习过的”,“只能千方百计地向唐宋诸名家寻找通往的道路”,追本究源。
具体用笔时,必须掌握内撅、外拓两种方法。初学者先从 “内撅法”入手。沈尹默归纳为也就是王羲之的表现方法:用笔紧敛严谨,须凝神静气,“一心一意地注意到纸上的笔毫,在每一点画的中线上,不断地起伏顿挫着往来行动,使毫摄墨,不令溢出画外,务求骨气十足,刚劲不挠。”前人形容王羲之的字里行间用笔“一拓直下”,沈尹默认为这种方法写出的线条就像是古人所说的“如锥画沙”;“拓”字的含义,也不是一滑即过,而是取涩势的,写出点画的感觉往往不光而毛。要做到这一点,必须经过苦练,掌握灵活的“以腕运笔”方法,使笔提按自如,左右灵动,这符合宋代大书家黄庭坚所说的“腕随己左右”的含义。由于内振法过于谨严、含蓄,于是发展出“外拓法”,沈尹默归纳为也就是王献之的表现方法:作者运笔奔放自如,“情驰神怡”,“翰墨淋漓”,这比较适宜于行草书,写出的线条用形象化的语言来说就是“屋漏痕”。外拓法是在内撅法的基础上产生的.否则流于怪异,不足取法。“内撅是骨(骨气)胜之书.外拓是筋(筋力)胜之书。”“内撅近古.外拓趋今.古质今妍。”这是风尚不同所致,学习书法的人。不应用优劣两字作为标准来衡量这两种方法。 最后。沈尹默认为“笔法”不能和“笔势”、“笔意”混同对待。“笔法”是在字里本身存在的,不可变易。“笔势”是在笔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可以变更.笔势“因时代和人的性情而有古今、 肥瘦、长短、曲直、方圆、平侧、巧拙、和峻等各式各样的不同”。在前面两者的基础上,强调一幅字的“神情意趣”,就是“笔意”。自然界的山川、草木等各种生态变幻对人的启发,使写出的字赋予灵性。
       他强调学书须从临摹字帖入手,并作一很好的比喻说:“临帖的意义,正和读书一样。从书中吸取到前人为学的经验。”也就是讲求学有渊源,有根基。他强调书法具有文字的实际功用,认为“文字是社会交际工具的唯一作用。”必须让人读懂,决不杜撰,主张字应“写起来便捷容易,看起来又整洁明白。”凹所以书法表现出来的文字“在形体上要求端庄、大方、生动、健康的美,而不能追求怪异。”有变化也应符合长期以来的草书规律。对于书法线条的形象感和艺术性,沈尹默认为“字必须能够写到不是平躺在纸上,而呈现出飞动着的气势,才有艺术的价值。”并说“字须奇跌潇洒,时出新致,以奇为正,不主故常。”
      据谢稚柳先生回忆:三四十年代,沈尹默居重庆时,每天早晨起来就磨好一池墨,如没有客人,上午总是为人写字,他学书之勤,数十年如一日,这种治学精神.是成就一位大书家至关重要的因素。沈尹默约有两千度近视眼,对面不能见人,晚年离眼一尺远就看不清字了,他曾书写特长条幅,有二三十行方寸的行书,纯熟秀美,这已不是靠目力所致,而是全凭得心应手的功力,真令人敬佩!
   
       对于沈尹默的评价,前人文章零落散见各刊物,首肯者多,也有过激之辞。笔者认为:沈尹默的创作实践和书法理论开一代书学新风气。他在实践上是继吴昌硕以后影响当世最大的书家。吴昌硕的艺术仍属碑学的继续和发展。沈尹默的字相对于晚清书风而言有焕然一新的感觉,他并不追求苍劲、古拙和气势雄健的感觉。他的字,用笔圆润熟练,既通俗流便,又富于书卷气、艺术性,有文质彬彬的气度,在很长一段时问里,赢得了广泛的社会基础。他在理论上具有开拓性。
       沈尹默的艺术活动主要是在2O世纪初期和中期,在近现代书法发展过程中,这是一个相当黯淡的时期,沈尹默的艺术追求和探索,具有拓荒者的作用。他作为现代划时代的书家是当之无愧的,我们应学习他严谨的治学精神,“他关于笔法的理解与认识,划出了书法与非书法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不‘管今天人们站在什么角度评价沈尹默,也不管他的书法作品和书学思想中实际存在着多少不足之处,都无损于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他是2O世纪以来中国书坛上最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他的思想是对清初中叶以来阮元、包世臣等人碑学理论和实践的最大改变,是对古代帖学的重新认识和发展。清代碑学发展的最大弊端就是无视帖学的成就,造成笔法上的困惑。沈尹默对碑学和帖学都有深入的研究并亲身实践,他认为学帖可以掌握笔法,这是他书学思想重要的因素;学碑可以加强笔力。他能在当时碑学盛行的情况下重新师法帖学,对古代笔法重新认识,以数十年的心得加以阐述,去除古代笔法在人们心目中的神秘和虚幻性。我们今天看待沈尹默的思想,不应认为是对古代帖学研究简单的回归和复古。也不应认为是对碑学完全否定。他认为:“书法艺术家,既要学习前人的法度,又要创造自己的风格,尤其要有时代精神。’’在许多不同场合中.沈尹默说:“去从事革新的精神是每个书家所当重视的。”又说:“值得我们取法的是,前代杰出的书家,没有一个不是既要尽量师承前人优良的体制。又要适合现代,而且要提高现代的风尚.这就可以明白古为今用的实践意义了。
   所以他是一个有思想、有古、有今、有自己追求的真正大书家。
发表于 2011-3-23 00: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我喜欢  
发表于 2011-3-23 00: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书画互动(www.bs2005.com)~~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3-23 00: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