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766|回复: 4

学书碎语(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4-13 06: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间有大美,山川之美,草木鸟兽之美,圣贤之美,英雄之美。书法亦有大美,不懂世间大美,作书便不能得其大美。且以所谓第六感官而论,居一处,见一人,第一眼有的望之生敬畏,有的望之生爱慕,有的望之生厌恶。观书亦然。究其理大不出三个字:真善美。很通俗的三个字却是大有深意。关于真,有个集联说的好: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豪杰自风流。所谓本色就是真的一面。不加修饰,没有造作的美是永久的美,由真及善,善由心生,断非形式主义,达摩与梁武帝关于功德的对话很能说明这个道理。像孔子,老子,佛陀有悲悯天地悲悯世人的情怀,就是大善,大真大善即大美。观书作书亦当从此处着眼。虽然未必每人都能成圣成贤,从字里行间能看到真善的成分有多少。所谓技巧只是初步。若一生困于技巧,必无大成。写字便是写心,亦是磨练胸怀。体道悟真作书必是一种享受,方得大美。
                                       《学书碎语》之一                                          

     我喜欢酒,常常有朋友问候,嘛呢?我说喝酒。久之成了酒鬼。其实我喜欢的是嗅觉的酒香,而不是胃缺酒式的豪饮。每餐必酒,也仅仅是一二杯,不过是满足“对酒”的欲望。知道我写字的人总爱提问,是不是每次都趁着酒兴挥毫呢?听起来很潇洒,但我却没有这个习惯,因为我喜欢在极静的状态下创作,而不是重复。因此酒在体内只能给我起到负面作用。不过为了满足对酒香的依赖,我常常把酒掺到墨汁里。这个方法当然不是我的首创,小的时候老师经常这样做,他说为了增加浸墨效果。但这种酒墨相融的芳香对神经的触及确实给了我一种别致的感觉。朋友来访,见我砚边有二锅头半瓶,以为我有什么秘诀,半夜打电话说他也买了一瓶,却写不出我那样的味道。我说这是习惯却不是方法。
                                       
《学书碎语》之二

    四体书中我独喜草书,性情使然,大概是因为“不治他技”,或“不善他技”之故。此语非是夸口即是借口。惭愧如是,操笔数年,四体不工,八法半解。不羁之处,多多海口。尝观近现代书家,善草书以为能入目者惟于右任,林散之,王蘧常三家而已。于右任以魏碑入草,了无痕迹。恢弘之气,得自天成;林散之精于墨法,锋毫之间,自带灵气,似大仆归于自然;王蘧常笔墨之间有高古气象,无一笔入时俗。以上三家,非高怀磊落所不能至此也。         
                                       
《学书碎语》之三

    数年前曾受益于《草书导引》一书,阅读其文想见其人。今有缘拜会可算是一件幸事。月下抚琴,灯下对弈,乃是人生最惬意之时。古人说与公瑾交如饮美酒,我说与严老交谈如饮甘霖。一如其书风,虚怀高致,酣畅淋漓,有欲罢不能的感觉。
    观其作品行气确似大王中走来,十七帖的风致可略见一斑。然用笔多姿,挺拔俊俏,八面出锋可见于米元章借的不少笔意。严老虽然一路出入于传统之中,在《草书导引》一书中可见其扎实的功力,然近几年一变为气势飞扬,泼辣老练,纯任自然的的书风,此非功力到时人书俱老。
    严老善草,对草书的理解自有其精到之处,分类之法一语道破,不由惊叹不已。原始的草书今已不可见,唯阁帖所录已非本来面目,始肇于何时众说不一,张芝之前有崔瑗杜度以草书名世,但亦绝非始于此二人,其实西汉简牍帛书民间书法已见草书端倪……谈至尽兴之时,再观严老泼墨作书,所受裨益自难复言。
古人所谓‘匆匆不暇草书’作文亦是如此。感怀之处书录于此,自难尽意。若对严老师的书法有更深体会之时,当再作专文。
                                       
《学书碎语》之四

    探索草书的源头似乎和探索其他事物的源头一样,往往近似于徒劳。最后牵强成一种解释。我的朋友抱着很认真的态度在研究草书的历史,而今天我们所见到的资料就是阁帖,但已被人怀疑不可置信,能给人带来想象空间的就是地下出土的文字。他说汉初草书形成的资料已经掌握了,关键是在努力收集汉以前的的资料,我们能见到的我记得有西北的秦简和郭店的楚简是规模比较大的。但对于这些东西一定牵强成有了草意也自由他们的理由。甚至可以说成有了文字就有了草书。不过我认为书法有两大潜流,尤其在秦汉最明显。一是官方常用的字体,一是民间常用的字体。当民间的队伍渐渐壮大,最后取代官方,从大篆小篆到隶书的演进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草书就是流行在民间而没有被官方采用的一种民间字体最后演化成今天的草书。西晋书法家卫恒说:汉兴有草书,不知作者姓名。东汉的辞赋家赵壹也说过:夫草书之兴也,其于近古乎。姑且就相信这些演化的过程。但同时也确认有非常之士的功绩。
                                       
《学书碎语》之五

    记得多少年前老师有这样几句话:“写字不能太老实了”“写字不等同于书法”。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某一点上,我至今感到佩服。因此,在某个阶段也曾经受这两句话影响过。但我越来觉得写字能做到老老实实则不容易,《书谱》所谓“既能险峻,复归平正”。看现代书法最大的特点就是作者有五分的能量发十分的力。至于写字等不等同与书法,我想起佛家一则公案:“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就是山”。这是人的境界,人境书境本应相通,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经历过了三个境界,这是他的超凡之处,因为能经历三个境界的人实在太少了
                                       
《学书碎语》之六

    好久不曾写出什么满意的作品.虽然天天提笔,但不过是为了五斗米而重复以往的成规.不想再说利弊得失.朋友催促,希望创作一些满意的东西发表.这对某个阶段确实是一件好事,但如今却是百倍的艰难.一次次的否定,已经被自己剥蚀的一无所有.在褒贬的背后毕竟有巨大的隐痛.多少年来的苦苦探索与追求.如今越来越不入于世道的风格强烈的统治着我的思维,不想再为谋生而践踏自己最原始的追求.可能放弃这个职业,但无法违背对此道的理解.从最近在探索中残存下大批的废纸中,我深深的感觉到最原始的萌动,可能就是你平生追求的至高境界,世道褒贬,不过是让本始蒙尘.除非玩弄于此道于进门的阶梯.当下即是何须是非论定。古人有言“家有南威之容,乃可论于淑媛;有龙泉之利,然后议于决断”信言尔。
                                      
《学书碎语》之七
    在今天,书法一词铺天盖地。无论是毛笔还是硬笔,落纸便是一口同声,有甚者把书法和艺术一词相连更觉得奈人寻味。日本人叫“书道”。大概是因为他们不懂大道,所以处处叫嚷“道”。“法”与今天的中国也有着微妙的关系。在古代直到民国“书法”一词的解释仍然是书写的初步法则,所以阅遍两千年的书论,这一词是不多用的,贯穿整个书写史的最本质的一个字,就是“书”,无论是书道、书艺、法书、书法,每一个词的广泛运用,都能体现出每一个时代思想和风格的倾向,“大道废仁义出”,近几十年的书法一词作为书写的主导,也不足为奇了。
                                       
《学书碎语》之八
    荣老驾鹤已十有余年。寿过九旬,德及乡里,书传后世,可谓圆满。然一生居陋室数十载,清正自守,淡泊名利,豁达开朗,此等人生虽美言无以可加。
    常念及余幼时,启蒙之初,不以余之不肖,尚谆谆教诲,今无一片纸留念,深以为憾。
    小城中心有一准公园,苍松翠柏,风景宜人。常见一鹤发老者漫步此间。虽然数次擦肩,但不以为然。后于书展之时,老者被众人相拥,方知是书届前辈。自此便生投于门下之意。待再会于松林之下,以直言求师,老者却欣然相诺,并邀家中授课。狂喜之余,竟忘问明街巷门号。后谈及此事,自以为佳话。
    去岁回乡,见古壁旧阁上有剥落的残字,字高数尺,气势恢弘,凛凛然有一股正气。此必是荣老所书,但今已经不复存在。所幸乡人早已视其书为宝,这也算是对老人德行和艺事的肯定吧。
                                       
《学书碎语》之九
    文字改革最大的功绩就是让更多的人变成文盲,汉初在孔子故宅发现了尚书,居然没人认得。秦始皇统一文字,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了文字强权性和掠夺性。如果意识到这代人读繁体的艰难,那么父辈们远远比我们可怜的多,这是让文化断层的最好的办法,也是让两代人引起冲突的最佳途径。
   文字是伴随着语言而生的,给喋喋不休的人以释放的工具。从‘敏于行,讷于言’到“巧言令色”正是一部文字史的缩写。如果依稀于上古发明文字的初衷,充其量只是记忆的符号。
                                       
《学书碎语》之十
    老马,吾之亦师亦友。名炎增,自号半个印丁,清江布衣。河北南宫人,年六旬。早年毕业于天津美院,受业于张其翼,溥佐,王颂余,孙其峰等门下。回乡后曾名动一方。
  当地的年画,图标多出自他之手。后专功书艺,真草隶篆莫不精妙,字如其人,法度之外自成一家,于谈笑风声中常显大气磅礴。
  为人作书不拘一格,作大字常赤脚踏纸,手中之管运用自如。自书:呼我一马,居天为龙。平生极尽荣冕,皆视若身外之物,书画之外,亦擅琴棋歌赋,抱琴看鹤,枕石待云,神仙之外,无他乐也。
                                       
《学书碎语》之十一

    作文犹如书法,亦当笔笔要活,笔笔有弹性,虽一句话,一个线条自见有峥嵘气象。小处看才气,大处观胸怀。二者虽难概全,自当各见千秋。所谓“唯大英雄能本色”,好的文章必显其本色。唯唯诺诺,遮遮掩掩,高腔低调,不但为丑札恶文,甚或读之令人生厌。浅浅见地,如此而已。
                                       
《学书碎语》之十二

    书不可失其真率,如幼儿蹒跚,形态可掬。书必见自性方显天奇趣。莫不见兰亭祭侄之真率,非徒求其形者所能识。
  用笔之法,不过入收行运,若拘于整齐而失乖,刻意多姿而失质。
  作书若只纵观整篇布局,往往使单字牵强;只纵观整字结构,易使点划附会。若谓点划服务于整字,单字服务于作品,此俗论也。作书当意在笔先[尖],随意而止,虽看似不合法,然正合古法也。
  书之变当知用笔和解体之妙,非求变而能变。不知用笔,总不出长短正斜之变,如根根枯木,终无灵气。不知解体如笼中舞剑,虽有利器,而无所施,虽小节多姿,难求大象之形。
  上上品之书,便是笔笔无所求,笔笔无所意,方得空灵之气。若求雅求俗,求苍劲求秀,求规整求错落,莫不知着意处已落下尘。若去此。虽有小疵无伤大形。
  书通大道。内容心境,天人合一,故为国人所特有,非执艺论者所能知。然囿于艺术论者持“美”之异端,苦心安排,营经造纬。使书虽居高阁,实已沦为末流。
  注:以上碎语乃数年前习书所得,年少轻狂,今已不堪入目。然数年后又焉知今日之言不是轻狂之言。现摘录数条于上,算是岁月留痕,以记当年苦劳尔。
                                       
《学书碎语》之十三

    魏晋时期是中国书法史的一个分水岭,毫无疑问王羲之是这个时代的佼佼者,从中国整个文化来讲,他们也是延续了先秦两汉一个特别的时代,南北朝是一个文化的断层,自此以下犹如站在大平原上观望青藏高原上的山峰,后人无法企及也是一个必然,因此用中国大文化角度去理解王羲之才能真正的打开他的思想和艺术水平的大门。
  观二王法帖,除兰亭外,平安 、快雪 、丧乱及中秋地黄诸帖,确乎风骨犹存有雄勃之气其“天然逸出,巍然端雅”岂是北碑所能比肩的,今人多以兰亭入手,使帖学之路而柔媚纤弱。
                                    
   《学书碎语》之十四

    时代的高度加思想的高度,才是他们真正的高度,不是技巧的娴熟,也不是结构的新奇,所谓一味的死临便进入以上两种表面形式的怪圈。虽然思想的高度和内在心性的功夫是无形的,但无论在诗文书画任何表现形式上都能体现出不同的艺术差异。
  魏晋时期名士之风也是一个中印大文化的融合,竹林七贤的诗文;王弼、何晏的玄学;王谢大家庭的书法,他们都有偏重也都有兼通,思想上他们是对生命的反思,和对大自然的渴求,追求长生并没有错,虽然丹药造成了一些负面作用,作为在内修上可谓思想高度的升华,体现在艺术上同样产生巨大影响。
                                       
《学书碎语》之十五
                                                        
    评论本来就是一个艰难的工作,往往能做的人不能说,能说的人不能做。笔墨之间,细微之处,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古人说:文章得失寸心知。但读沈鹏的评论欣赏和书法作品的创作,可见他的理论与实践之间的对比关系,协调和探索相互影响,感性和理性互为表里,他说“把书法写得像王右军第二不算有出息,把书法蜕变为抽象画的附庸,我以为也不能证明是成功的”。两者都是一种极端的方式,但他在二者之间选择了最中和的态度,只有仔细体会他的书法作品才能感觉的到,在他掌握最高写作技巧的情况下,其实他在有意的节制和收敛不让其笔墨过于的放纵。他似乎能深深体会到过犹不及这句话的含量。
   评论不是打杀也不是捧杀,其实应该是在努力唤醒创作者的自觉意识。这首先要看评论者的胸怀和态度,从《沈鹏书画谈》这几十篇文章看到,无论是长篇的史论和抽象的美学论著,还是一般的小品序跋,都能看到下笔便为千年想的认真态度,他没有为那些严肃的论题含糊概念,也没有为普通的序跋无辜的夸大和贬低,在提出自己观点的同时一直在用引导的口气娓娓道来。他说“对别人的创造一言以蔽之——‘看不惯’并不能代表自己的高明。道是在引进研究的同时反思自己的立场,看看如何扬长避短,独辟蹊径,这才是应有的态度。”
     学识和见解是相关联的,没有学识的见解是狭隘的偏见,沈鹏的基础还是扎根于传统的土壤,对本土美学的理解,是对已经固有的观念的一种提炼,虽然有的时候引用的国外术语和传统哲学逻辑语言并不一定起到应有的效果,但历代的书画理论其实已经包含在其哲学范畴之内。他在分析当代书法时说“书法史上这种写心的传统,在当代书法中得到继承和发扬,而现代意识的渗入,外来艺术的冲撞,实际上促使写心的内涵起着某种质的变异,这种变异还包括了对趣的理解与抒发”。这是很深刻的见地,无疑现代书法降低了写心的重要意义,脱离了原有的本质,残存下艺术的外壳。
    对于书可达情沈鹏也同样有着精辟见解:“重要的不是要不要抒情,倒是如何在努力强调抒情价值时还不断提高情本身的客观价值和浓度,使情具有一定的典型性与代表性”。其实这就是对现在盲目以抒情为借口的一种批判,就像古人说的心,究竟是个人私心还是家国之心还是天下之心。所谓情的共鸣,必须具备其情的纯度,也就是其胸怀的宽广和与狭隘,借助书法形式表现出格调的高低。
                           
           《学书碎语》之十六

    美是一个大的范畴:什么是美?似乎美与丑是相对应的,但艺术上的美丑又非绝对的对立。丑到极处也是美,记的小的时候老师以舞台人物作比较,说西施,王昭君固然美,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也是一种美。经常说的真-善-美,那当然是一种精神领域的更高一层的美,这里美与丑成了相对立。我们可以说英雄的美,但无法把奸臣败类归到美的领域。对书法的审美,要求其内在的精神远超过其外在的表现形式。所以历代以来书法的地位高于其他高于其他艺术的一个原因。甚至有的时候书法不能用美来解释。我们说王羲之,赵子昂的书法美,汉隶和金文的书法美,但仅仅用美是不能解释其精神风貌的。因此书法在美之上应该有一种更高的精神内涵。
   鲁迅说:“意美以感心,一也;音美以感身,二也;形美以感目,三也。”以此来解释书法的内在的精神气质和外在形体结构是最好的概括。因此,汉字的形美又总是同意美和音美难舍难分。沈鹏说:“形式上的变化,哪怕是毫厘之差,也必定于内在精神有所损益。”这就是在不忽视内在精神的情况下,形式也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在间架结构之上与精神气质之间架起的桥梁的,沈鹏首先强调的是骨力,“我国书法艺术一向以骨力作为主要的追求目标,它比间架结构具有更高一层的美学意义。骨力是书法艺术诸种表现因素中的主要因素,骨力与形式两个对立统一的因素中骨力起着主要作用,影响着书法作品的势与意。”然而骨的作用也不是孤立的,他说:“骨必肉相副,有肉无骨固然足为病垢,但有骨无肉也欠丰美。”这看似是一种矛盾的分化,其实是一种统一的解释。不过是从一个层面走到另一个层面的过度和提高。
                                   
    《学书碎语》之十七
    骨力的强化往往是作品整体走向僵硬死板的极端,清末民初即使一些大家也不乏其弊端,因此在保持凝重的前提下如何能使作品具有活泼性,这就是作品创作过程中的运动感,节奏感和韵律感,这是更高一境界的美学要求,沈鹏曾引用黑格尔所提到到的美学共性加以分析,“黑格尔认为整齐一律的美是较低级的形态,而形式美的高级形态应是对立统一的。”如何从创作的整齐美走向更高一层面的节律美,以古典诗词的格律加以引导,我们知道古典诗词为什么读起来琅琅上口,因为强化了四声的错落,就是平仄的搭配,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假如一平或一仄到底,自然失去了铿锵的节奏感。当然,如果这些观点更适用在行草书创作中的应用上,那么隶书和楷书在审美和创作上同样需要上面说的运动感,节律感和整体感,只不过那将需要更艰难的一步。王羲之强调避免创作中“状如算子”,虽然细微之处但能带动起整体的气氛,都能影响到最高层面的审美要求。
   另外构成书法审美因素的另一方面就是书写的内容,古代传世的名帖无不是书写和文辞并佳。像兰亭,寒食,祭侄都是很好的例子。但今天象古代这种高峰已经是很难突破了,死板的抄弄古诗词而不能容入和体味其中的含义,成了一种形式古板躯壳,不能令人激动和给人美感。
    构成美学的主要元素除了具有扎实的书学功力之外,更主要的是深厚的学术修养和超越世俗的思想境界,陆游说“工夫在诗外”。过去老师说练书先练眼。只有站的高才能看的远,固步自封,自以为是是绝对不会达到想对应的认识水平,与之相关的在形成自己美学观点的同时创作上也在同步的进行,因此在艺术世界里任何一点都不是孤立的。
                                       

发表于 2011-7-7 06: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谢楼主
发表于 2011-7-7 06: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楼主,楼主万岁万岁万万岁,书画互动论坛万岁万岁万万岁!  
发表于 2012-7-4 10: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书画互动(www.bs2005.com)越办越好~~~~~~~~~`  
发表于 2012-7-4 10: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看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