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848|回复: 5

矫情书法与纯情汉字(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4-19 07: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笔友聚会歇息,抬头猛见壁上悬墨迹未干的一大“忍”字,似一气呵成,颇见功力,款题“与××小朋友共勉”。初疑眼花,定睛再看,没错!何故有此番“共勉”?急问左右,方知所书赠与的小儿才满周岁,生性好动,故家长欲以“忍”字训诫。闻罢,周身毛孔骤紧。顺望窗外,一派都市盛象,生生活泼,回看白纸黑字,冷刺刺的,真不忍多看这“忍”字。
  想必,这位极富想象力的家长嘱书家写“忍”字,意在显出对人心不古时风的蔑视,且以“忍”字依附先贤们崇尚的处世美德。只可怜了那不及三尺的孩童,想他正蹒跚学步摇摇晃晃,还不及爬行利索,怎就被一“忍”字相缚?更为可怖的是,他的未来,也预先以仅供炫耀的家庭文化方式强遭威慑。一个书写规范的汉字,以无比的强力,深深刺入了一颗幼嫩的心灵。不知若干年后,本应如花朵般成长的这小子,会不会以调侃甚至仇视的目光,盯着这个伴他度过了可能是没有天趣童年的“忍”字!
       用毛笔写出的汉字,让写的人和看的人不知谁在为谁煽情。想想,真替书法难为情。
       同样,也是给孩子看的汉字,时隔不久后亲睹的一个情景,给了我一击。那日,从博物馆中看完展览,我走出大厅,目光好不容易适应了室外明媚阳光的照射,便见有两个一眼可看出来自边远山乡的壮汉,背负襁褓,他们的女人挎着包裹随后。壮汉衣帽的蓝色已泛白,与“文革”记忆中人们经常穿着的样式无异。他们弓背大步向另一个展厅走去。我立着,同时揣想着他们的年龄他们的经历,缘何拖家带口参观博物馆,这是不是第一次……在博物馆里,他们是惊异于这些未曾见过埋于地下千百年的器物,还是觉得不解,咦?怎么这些与家中平日常用并无多大不同的器物摆在此处,还用玻璃罩住灯光照着,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排队观看?
      纯朴的脸庞,转瞬为渐行渐远的背影。壮汉们背负襁褓上的纹饰滞住了我的目光:满幅红花绿叶,一如我们能想象出乡村缠绕式的喜庆那样。再看上端绣有如拳大的四个汉字——花开富贵。识字的中国人都可以读出这四个汉字,端端正正。阳光下,褪色的丝线泛着不那么强烈的光泽。这不是挂在客厅悬在展厅,也不是用毛笔写出,而是万千道丝线缝缀在棉质的襁褓上。
      这是我们认为的书法吗?可又想不出她不是书法的理由。我只能说,这是我见过最纯朴的汉字!朴素祈愿用针线缀成了端庄汉字,就这样依在背脊拥在怀抱遮挡风雨,以阳光的热度和父母的体温,进入了襁褓中婴孩的眼睛和心灵,并伴他成长的岁月。
      想我们的先民,依着天光、阳光和篝火,凿刻甲骨、镌铭金文、书写竹简绢帛,笔耕在我们今天仍在使用的柔软的宣纸上,专心动情地记载着一切可以形成文字的人与事。传说中,造字的仓颉“龙颜侈侈,四目灵光,实有睿德,生而能书”。千百年来,华夏众生芸芸,天下得此灵性者,大有人在。
       汉字的功用借书写的舞动,一味地扩张成了今天的书法。厅室中就可常见挂有比谁都精明的主人嘱书家写下“难得糊涂”这类书法权充座右,自负的书家心不在焉地充当了这般矫情的角色。竟至,不知从哪一天起,我们几乎忘记了汉字还可以赐予襁褓中的婴孩以无比温暖。
      自古好书者众矣,今日尤甚。许多人写了一辈子书法,可算起来,写出的汉字并不太多。看眼前情景,想书展中满壁悬着两边翘起晃来晃去的字幅,不爽的心情,总是一忍再忍,多似没趣影曲的散场,无语。
  “花开富贵”——千般圆融百般大度。襁褓上纯情的汉字,阳光下,她的质感她的温度,几近心灵的质感和温度,令人眼红耳热心醉。
  侥幸,亲见了这两帧生活画面。连连摇头——书法易学,汉字难写。





发表于 2011-12-29 10: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ding   支持,书画互动的楼主加油  
发表于 2011-12-29 11: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啊.  
发表于 2011-12-29 10: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后看  
发表于 2011-12-29 10: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琴棋书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