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2830|回复: 5

沈鹏:中国书法的罪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16 06: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沈鹏:中国书法的罪人按语:
拙帖如有不实、不妥、过分或如张海所说的“恶意”之处,敬请方家以维护民族文化、彰显社会文明、公正为重,从严驳斥与指教!
期待覃志刚沈鹏们开诚布公的辩护,
当然,咱们也坚决捍卫你苟且、苟同或保持沉默的权利!



沈鹏:中国书法的罪人
(根据“中国书法在线”网2011年3月7日
发帖《忽悠?投机?荒唐?》整理)


“原创.艺术.诗意.人本——沈鹏书法艺术学术研讨会”2011年2月26日在北京中国文联“文艺家之家”报告厅举行。这次研讨会,中国文联、中国书协以“原创、艺术、诗意、人本”为主题,“肯定”了沈鹏书法创作和书法理论研究以及对当代书法事业发展的“突出贡献”。

中国文联副主席覃志刚和中国书协主席张海这样评价沈鹏:
“像沈鹏同志这样的一批文化大家,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骄傲,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宝贵财富。”
“沈鹏先生就是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中,以他的艺术创作和艺术实践,丰富和拓展了书法艺术表现手段,将时代的风云变幻、时代的精神风貌微妙而细致地熔铸进了自己的作品之中,是我们这个时代精神的记录和宝贵的精神财富。他的创作,代表了书法艺术家对时代的精神表达”。
“他的默默奉献精神伴随着时代的文化脚步,反映着一个文艺工作者豪迈的使命感和强烈的时代精神”。
“沈鹏先生就是我们书法界的重要代表性人物,他以博大的文化襟怀,深刻的思想,张弛有度和谐相间的书法创作,为当代中国书法史谱写了新的篇章”。
“建立起了独立的审美思维与审美理论,建立了在遵循传统基础上的学术标准”。
“沈鹏先生站在历史与时代的高度提出了书法可持续发展观念”。
“沈鹏先生提出‘弘扬原创,尊重个性,书内书外,艺道并进’是站在文化高度上提出的具有实践意义的教学方针”。
“他将书法作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从实用文词中剥离出来,以纯粹书法的艺术性,凸显书法的本体性”。



十分遗憾,“文化大家”、“书法界的重要代表性人物”沈鹏恰恰是一个“著名”的“纯粹论”、“本体论”、“多元论”鼓吹者!“纯粹论”、“本体论”、“多元论”是照耀中国书法前进的指路明灯吗?所谓的“原创、艺术、诗意、人本”掩盖着与历史事实严重不符的谎言,“人”不对题,文过饰非,神马都是浮云!分明是少有的学术腐败,艺术暴力!严重误导、干扰、破坏了人们的正常思维和中国书法文化的进程!
这不是一件小事!





事实是不容篡改的:


一  从《中国书法》1997年第六期的《荡气回肠——沈鹏先生巨幅草书〈兰亭序〉卷访谈》不难看出,书风本是“不激不厉”的《兰亭序》,被他改用不伦不类的草书一抄写,怎么就成了他的“创作”?就成了中国书法史的“新篇章”?一件生吞活剥的“文抄体”,一缕被郭沫若先生讥为“悲得太没有道理”的,一千多年前王羲之苟且偷生、长吁短叹的回音,难道就这样成了今天的“时代精神”,就是“伴随着时代的文化脚步”? 与同样是诗人、军人、书法家,同样面对国难当头、“死生亦大矣”,却为壮志未酬痛心疾首,“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日夜盼望重返前线,喋血沙场,“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的陆游相比,与从“郁孤台下清江水”却看到了“中间多少行人泪”的辛弃疾相比,《兰亭序》里什么宝贵的东西使沈鹏如此“荡气回肠” ?虽说写什么、怎样写是作者的“自由”,你可以在满目疮痍的地震灾区选择一处茂林修竹尚存之地邀请几个知己“流觞曲水”,你也有权利放弃良心与良知对这种“自由精神”拍手叫好,大唱赞歌,但是,既然要将《兰亭序》置于我们的文化生活之中,这就不是小事,就不能不分是与非、不分光荣与羞耻,就不能不用当代中国人的价值观来考量考量,就不能不既要知道这“悲得太没有道理”的《兰亭序》在当初的语境中究竟要表达什么,还要让这个文本“现实化”,即与当代人的生活相关联,让它应答当代人的提问!再看看沈鹏为什么要“创作”这幅“巨幅草书《兰亭序》”的?他说:“开始接受的时候有些犹豫,但后来一想,有这么大的一幅东西留下来也很有意思,所以就下决心写了”——这就是沈鹏创作“巨幅草书《兰亭序》”实在很不“纯粹”、实在叫人脸红的动机!这难道就是“文化大家”了不起的“文化”目的?
二  《中国书法》2009年第4期,沈鹏在《书法,在比较中索解》一文中,明确地断言:“书法是纯形式的”,“书法艺术同书写的文词无关”,“书写文词不是书法内容”,“书法的形式即书法的全部”。

       2011年3月2日《书法导报》第七版,沈鹏在《书法,回归“心画”本体》一文中,再次强调书法是“一门纯形式的艺术”,“书法仍是独立的存在”。
向前推,发表在《中国书法》1997年第三期的,也是沈鹏向韩国国际书法学术研讨会提交的论文《探索诗意——书法本质的追求》中,他早就把“书法本质”概括为:“书法是一种纯艺术”了。

       接着,发表在《中国书法》1999年第一期的,也是沈鹏向巴黎国际书法学术研讨会提交的论文《探索书法的本体与多元》中,他开门见山第一句就断言“中国书法是纯粹艺术”。

       沈鹏在《探索书法的本体与多元》中说:“书法的多元化是伟大源流的波澜壮阔的由内而外的体现”。他鼓吹的“多元论”,实质上就是多中心论、多核心论,与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显然是对立的。

       既然讲“人本”,人的存在就应该是书法的“存在前提”。可是沈鹏在《创造的高度、情感的浓度、技巧的纯度》(《中国书法》1989年第三期)一文中却武断地说:“书法艺术以书法本体的独立为存在前提”。沈鹏《探索书法的本体与多元》这篇专门探索“本体与多元”的论文本该谈一谈“人本”了却始终未提“人本”,而是大讲“线”,大讲“并不否定书法艺术的独立性存在。书法可以脱离文词”。他在哪里讲过“人本”?

       沈鹏最喜爱高谈阔论的话题是“审美”。在《创造的高度、情感的浓度、技巧的纯度》一文中,沈鹏说:“书法从世俗的纠纷中解脱出来,才能提高自身的审美价值”。在论文《探索书法的本体与多元》中,沈鹏又说:“对书法的欣赏,应当回到无利害关系与自由的那种愉快”。 现在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还在为摆脱灾难、饥荒、腐败、危机、失业、贫穷和各种压力而拼命抗争,为生存、自由、民主、公平与正义而不息奋斗,怎么叫他们忘记自己的忧患、苦难、生计,到没有日期的真空中去创造“纯粹”书法,在毫不相干的“纯形式”中傻笑着“审美”?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众所周知,“艺术”(包括书法)与“美”都是“人”出现后的产物。显而易见,这“从世俗的纠纷中解脱出来”,这“无利害关系”,这无“自由”,都是排斥人、否定人的!没有了人,谁去“审美”?怎么“审美”?

       文字是构成书法不可或缺的基本元素。怎么到了沈鹏“纯形式”这里,明明写了文字为何又不要“文词”了?书法怎么成了“与文词无关”的“纯形式”?说穿了, 这种“纯形式”、“纯粹艺术”也是否定人(人民)的,是根本不存在的谬论!正如老一辈剧作家夏衍先生当年所鄙夷的:“单单形式的美,充其量,在作品,不过是一时的流行物,在作家,不过是一时的流行儿”。

三  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指出:“要充分发挥人民在文化建设中的主体作用”。 有责任感、使命感的“文化大家”理应为人民大众创造更多的选择机会。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方向也应该是主体从知识精英向人民大众转移,将自古以来只属于上层阶级少数人的文化权力向底层劳动者开放,应该是新的文化权力系统的建立。与此相反,沈鹏却依然紧抱落后过时的知识精英和蒙昧大众二元对立结构不放,依然站在伪贵族立场,不断举办“精英班”,热中对“精英”的培养与提高,侧重致力于“精英”文化权力,“精英”主体地位的巩固与提高,难道这就是科学发展观?

       再看沈鹏在“精英班”提出的16字教学方针“弘扬原创、尊重个性、书内书外、艺道并进”究竟是什么东东?

       讲“原创”本没有错,但是,讲“弘扬原创”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了。弘扬有放大、撒播的意思,原创是保持、坚持的问题。这“原创”怎样放大、撒播?沈鹏是这样解释的:原创“就是要在整合前人传统基础上,调动自己潜意识深处的积极因素,把我们的创作意识,提到高度,提到独立性这样一个高度进行创作”。他还举例说:“米芾说自己是集古字,但他的集古字是在不断接近书法的源头,采各家之长,所以他的集古字也有原创性”(“精英班”学员张旭光:《高举原创性旗帜前行》)。可见沈鹏所谓的“原创”不过是把古已有之的诗文复制出来,“提到独立性这样一个高度进行创作”,“整合”成“集古字”,他认为这样做就“也有原创性”了。何况,形形色色的现代派、后现代派艺术也讲“原创”,不同“主义”的艺术家都可以讲“原创”,这“集古字”式的“原创”还有什么了不起的意义?

       “书内书外”也不是沈鹏的“原创”,而是过去早被批烂了的“内部规律”、“外部规律”说的拙劣搬用。在沈鹏看来,“纯形式”是“书内”,是书法的“存在前提”;书法与生活、历史、时代、人民的关系这个书法真正的“存在前提”反倒是是“书外”,与“纯形式”书法是“无关”的。这是什么话?书法作品是一个不可以分割,不可以剥离的有机整体,怎么可以分为“书内”与 “书外”两个部分?要谈“书内”,书法与生活、历史、时代、人民的关系就是最重要的“书内”!

       讲“尊重个性”、“艺道并进”本没有错,但是出自一个竭力主张“纯形式”的“文化大家”之口,被“尊重”、 被“并进”的就不是一般的“个性”、 一般的“道”了。试想,“纯形式” 能够容忍的“个性” 该是什么“个性”? 能够与“纯形式”并进的“道”该是什么 “道”?先进的“文化”认为:不是一切“个性”、一切“道”都有深刻的意义,都值得“审美”,值得“尊重”,值得与书法“并进”的!尊重一切“个性”等于没有“个性”,能够与一切“道” 并进的书法没有“道”可言!

四  六十九年前,毛泽东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早就指出,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六十九年来已经成为艺术家们进行艺术创造的共识!沈鹏在《中国书法》1989年第三期发表的论文《创造的高度、情感的浓度、技巧的纯度》中却偏偏要说“传统的碑与帖,诗与画,为书法自身的观念更新所提供的源泉永远不会枯竭”,“‘帖’与‘碑’一样,提供的创造源泉永远不会枯竭”。2003年在《传统与“一画”》中还是讲:“二王”“典范”“在当时为流者,于后来则是不竭的‘源头活水’”。大家都知道“碑与帖”不过是过去书法家们创造的作品,好比“豆浆”,怎么可以说过去人制作的“豆浆”是现在人制作“豆浆”的原料呢?过去时的“碑与帖”怎么能够包罗和代替现在和未来无限的一切呢?

五  书法家们因为积重难返,一时尚未找到处理书法与政治、书法与新生活联结的创作方法是可以理解的,而沈鹏在《探索书法的本体与多元》一文中却得出结论:“中国书法在一九四九年后有过一段沉寂的原因:(一)书法艺术的纯粹性使它不能直接为现实政治服务……”他想当然地认为这是书法的“纯粹性”特点,这种说法有什么根据?“天下三大行书”哪一件不是政治,哪一件不翻腾着当年的“时代风云”?具体地说,从颜真卿写的《祭侄稿》,“著名”“书法大家”沈鹏难道就看不出一个爱国者的民族气节和满腔热血吗?难道《祭侄稿》仅仅是一个什么内容都没有,什么话都没有说的“纯形式”吗?他没有从主观方面找原因,转变观念,改革体制机制,跟上时代的节拍,相反地总是认为书法是“纯粹的”,是政治、生活该给“纯粹的”书法让路的问题!我们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一九八○年一月十八日在《目前的形势和任务》中讲:“文艺是不可能脱离政治的。任何进步的、革命的文艺工作者都不能不考虑作品的社会影响,不能不考虑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党的利益”,这“社会影响”,这“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党的利益”都是政治,伟大的中国书法怎么能置之度外仅仅是一个单纯的、狭隘的“纯形式”呢?最吊诡的是,沈鹏一面在《书法,在比较中索解》(2009年)中讲“书法是纯形式的”,“书法艺术同书写的文词无关”,一面又在《书法,回归“心画”本体》(2011年)中讲“我们阅读《祭侄稿》受到深度感染,文词的表意作用与书法的形式美感在欣赏过程中都获得共鸣”。与“文词无关”怎么又忽然滑稽地与“文词的表意作用”“都获得共鸣”? 恐怕再有想象力的人也想象不到同一个“文词”在 同一个沈鹏之口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除了不打自招所谓的“纯粹论”不过是一派胡言,还能说明什么?

六  沈鹏在《书法,回归“心画”本体》一文中还说道:“书法的核心价值还要围绕书法本体,书法本体既是研究问题的归宿也是出发点”,已经说明沈鹏早就知道“纯粹论”、“本体论”、“多元论”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两套截然不同的价值观了!

       真正的“文化大家”是一个时代的高峰,首先应该“铁肩担道义”,具有忧患意识、批判意识、超越意识,然后才谈得上“妙手著文章”,决不是写几个字或抄几句诗文就能获得的廉价称号而已。沈鹏一贯主张“纯艺术”,即不关心人间的疾苦与痛痒,只知在“回到无利害关系与自由的那种愉快”中傻笑着“审美”,遑论忧患?沈鹏一贯主张“从世俗的纠纷中解脱出来”,将已经被批判过的错误论点不知好歹地再次推出(一些论点在六十九年前发表的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批判过,识者不妨查对),不懂装懂,大言欺世,语病迭出,卑之无甚高论,只有自说自话的论点,没有有理有据的论证,处处不能自圆其说,自己都难以成立,遑论批判?沈鹏一贯唯“碑”与“帖”马首是瞻,认为“碑”与“帖”是书法创作不竭的源泉,他夸夸其谈的“一画”是近两千年前东汉时期崔瑗在《草书势》中早就提出来的(“一画不可移”),而他在其得意之作《传统与‘一画’》中不提这个出处,俨如己创;他的书法作品充其量只是一个手抄本而已,乏善可陈。他口口声声“纯形式”,其作品恰恰很缺少“形式”,与历史上一般般文人的书法作品也难以相比,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遑论超越?虽说我们这个时代“文化大家”、“书法界的重要代表性人物”越多越好,但从沈鹏的书法理念与艺术实践看,他很缺少这三大意识,照理连真正意义的“知识分子”称号恐怕都挂不上,覃志刚沈鹏们如此一个离谱地溜须拍马、一个离奇地好大喜功怎不汗颜!



 楼主| 发表于 2011-6-16 06: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沈鹏讲“书法自身的观念更新”,书法不过是一种观念形态的形式,沈鹏却偏要说“书法自身“就是“观念”,有了“观念”的形式还能称为“纯形式”吗?怎么自圆其说?沈鹏用“探索诗意——书法本质的追求”为题著文,他是怎样阐述、论证“诗意”与“书法的本质”的?沈鹏一直将“纯形式”看成书法的本体,“纯形式”是书法的本体吗?沈鹏一直强调“纯形式”论,本身恰恰就是排斥别的书法观念、道道地地的“一元论”,怎么自圆其说?沈鹏讲“弘扬原创”,“原创”可以弘扬的吗?沈鹏讲“尊重个性”,“纯形式”中能容忍、尊重不同也不纯的“个性”吗? 沈鹏讲“书内书外”,一个书法整体可以剥离出书内与书外吗?沈鹏讲“艺道并进”,“纯形式”中也可以挟着见仁见智的“道”“并进”吗?这许多又怎么自圆其说?何况,说“书法是纯粹艺术”, 那“艺术”又是什么?这种表达式在逻辑上就很成问题!种种奇谈怪论只能说明:沈鹏尚未弄懂原创、观念、纯粹、本质、本体、人本、多元、艺术、核心价值等等概念,一个捏造出来的“文化大家”原来没文化!更令人困惑的是,苟且、苟同这些奇谈怪论,并且一起起哄者难道都没文化?毫不夸张地说,沈鹏这种以“纯形式论”为主打产品的书法“理论”不但亵渎、阉割了中国书法的本质,剥夺了书法艺术的重要功能,也意味着把书法折腾成与世界、与社会、与时代、与政治、与意识形态无关的,无滋无味、无功能的“纯形式”, 把书法打造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无人区”,意味着否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否定中国书法!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陆贵山、周忠厚主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研究生教材《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概论》明确指出:“纯艺术的主张所以是错误的,就因为这种文艺观及其审美活动禁锢在精神领域里,割断了它与外在客观世界、与社会、历史的联系,违背了科学的唯物史观”。今年九十一岁高龄、杰出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文学评论家和鲁迅研究专家陈涌先生在《在新时期面前》一书中严肃地指出:“不可能有真正的‘回到审美自身’的文艺批评”,“要想完全排除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联系去探究审美特点,最后只能走向绝境”。

       沈鹏不但在国内,而且跑到韩国、法国,殚精竭虑鼓吹不合时宜且违背艺术规律的“纯形式”,“对书法的欣赏,应当回到无利害关系与自由的那种愉快”等谬论只能证明他就是一个着意引导中国书法走向绝境的罪人!

       费尔巴哈有言:“一件东西有了没有任何前提的光荣,则它也就有什么都不是的光荣”。覃志刚张海们对沈鹏离谱的酷评和封号就是这种“什么都不是”的东西!!

文化学者余秋雨先生在有名的《笔墨祭》中说得好:我们“这个民族的生命力还需要在更宽广的天地中展开”。

中国书法应该有更大的抱负!

中国书法应该与中国人民一起与时俱进!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评价“文化大家”、“重要代表性人物”也应该与评价历史人物一样,“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列宁全集》第二卷第154页,人民出版社1988年出版)。大量事实证明,沈鹏的书法作品与理论见解比起前人丝毫没有提出什么有价值的“新的东西”。 覃志刚张海们居然凭着“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新编“故事”,甚至将明显的谬论当成真理的大旗旁若无人地挥舞,与沈鹏一起一忽儿“纯粹论”、“本体论”、“多元论”,一忽儿“原创、艺术、诗意、人本”,两种对立的书法理念十分滑稽地集于一身,交替进行,真让人捉摸不透!我们不禁要问一问:你们面对大量不可更改的,在全国各地都可以随时核对的事实,究竟根据什么原理、什么知识、什么标准这么大胆判断,究竟是用什么高科技手段将“纯粹论”、“本体论”、“多元论”等奇谈怪论,与风马牛不相及的“时代精神”、“科学发展观”、“原创、艺术、诗意、人本”、“文化大家”、“重要代表性人物”等等打通,神奇地对接在一起的?你们这样做究竟奉行什么指导思想,究竟推行哪一套价值观?究竟宣扬什么“先进文化”?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

发表于 2011-6-16 10: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言语有些激烈,呵呵。
发表于 2011-11-29 08: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7-17 09: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如此,各地书法协会纷纷写丑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