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364|回复: 3

书画若讨回,可能继续变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8 10: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月15日,2011年中国嘉德秋拍“季羡林藏书”专场举行,季羡林先生的旧藏104种拍品总成交价高达1620.7万元,为估价300多万元的5倍左右,成交比率达98%,创古籍拍卖罕见成交率。作为季羡林先生的故乡人,众多读者看了本报的报道,都想知道这次拍卖的古籍在季羡林先生的遗产中究竟占有怎样的比重?拍卖所得的1620多万元巨款季承又将怎样处理?向北京大学索要季羡林先生遗物之事是否有了最新进展?昨晚,季承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拍卖所得将与外甥平分

  电话中季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对于拍卖所得的1600多万元的巨款如何安排,季承非常肯定地告诉记者:“虽然现在还没有具体安排,但肯定是将和外甥平分啊,基本上就是一人一半。”

  “那这1600多万元你能拿多少?”季承回答说:“拍卖的手续费大约在10%—15%左右,还要交税,去除这些,大体到我手里有多少我还没算过。这笔款项到我们手里还要有个过程,大约要几个月的时间。”

  所拍古籍仅是遗产一小部分

  谈起季老的遗产,季承告诉记者,目前拍卖的这些古籍善本以2009年12月在北大朗润园旧居季家失窃后寻回的古籍善本为主,这仅是季羡林遗产的一小部分,余下的遗产才是大头。他介绍说,“余下的又分为两部分,最重要的目前都在北大手里,其余部分我已经捐献给山东临清老家的季羡林纪念馆和西安的季羡林国学院了。”

  季承说:“北大手里的577件光古书画就有207件,非常珍贵,我举个例子说吧,这其中就包括苏东坡的《御书颂》。”

  北大两年多来就是不接招

  本报记者本月初采访季承时,他曾透露律师李继泉曾给北大发了两次律师函,敦促北大归还季羡林先生的遗物,两周时间了,事情有何进展?

  季承有些气愤地说:“目前双方还在就此交涉。第一封律师函发出后,我们得到了北大的回复。他们‘很不讲道理’地认为父亲当年的捐赠协议是合理有效的,但是还答应‘协商解决’。他们的原话是‘愿与家属友好协商’。但我们第二封律师函要求他们派出代表具体协商时,至今我们催了多次,他们也不给任何具体答复,总是采取拖延战术。”季承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说:“我非常希望这次会谈能够谈出个结果,北大也老说对我的要求‘非常重视,会研究解决’,但已经两年多了,总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解决意见和方案拿出来,让人觉得他们非常没有诚意。”

  38件“暂管”文物成为焦点

  季承越说越激动,他告诉记者:“我手里还有张北大写的‘暂管’字据,是当年在父亲北大蓝旗营的家里被李玉洁偷出来藏在自己房间的38件贵重文物的代为保管清单。这其中就有苏东坡的《御书颂》。”

  季承说:“当时北大派了办公室、宣传部、保卫部等部门的10个人上我们家进行清点。我们这边只有我和李小军(季老原秘书李铮的儿子)两个人。他们翻箱倒柜地在蓝旗营家里清点了四天,临走时给我们留下这个‘暂为保管’的收据。我觉得既然承认是‘暂为保管’,就应该首先归还给我们啊。”

  称北大是强占私人财产

  说起这38件文物,季承说,这其实是最初季老所捐北大577件中的一部分,这些珍贵的书画作品中,不乏八大山人、郑板桥等人的画作。在蓝旗营李玉洁房间内发现的这38件贵重文物,是李玉洁私自偷回来藏起来想占为己有的。这些珍贵文物丢失,北大竟然都没有发现,其中北大有推卸不掉的保管不力的责任。

  “我认为这次北大上门清点财产本身就是违法的。跟‘文革’期间的上门查抄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借助我们对北大的信任,因为当时我们觉得自己保管不安全,所以委托他们保管。我现在都有上当受骗之感。我认为他们当时的行为就是上门查抄,是恶意侵占我们的私有财产,以弥补他们保管不当的过失。可以说他们的动机不纯。”

  “父亲的捐赠协议北大退给了我”

  谈起父亲对遗产的安排,季承回忆说:“2009年1月,北大相关领导人来到我父亲病房,他们说,季老,您愿意捐就捐,不愿意就不捐,我父亲说不捐。当时他们将8年前签订的捐赠协议退给我了,我的理解就是拉倒了,而且在这之后他们也没有再强调季先生捐献过。当时我跟他们要目录清单,他们说可以给我。后来我到北大找他们,他们说季先生的事情很重要,我们很重视,我们要好好研究,一定处理好这个事情,但是就是一直拖,拖到现在。文物清单一直都没有给,退回来的捐赠协议书在我这儿保存着。”

  季承告诉记者:“我所说的这些,我不但有人证和物证,当时都还录了像。将来有合适的机会,我会拿出来公示的。”

  设立季羡林奖学金不会变

  去年季承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经信誓旦旦地表示将拿出一亿元设立季羡林奖学金,但一年时间过去了至今没见有什么具体行动。对此,季承肯定地回答记者说:“设立季羡林奖学金的事情我一定会遵守承诺,绝不会有任何变化。但现在条件还不够,虽然这次拍卖了1620万元,但还远远达不到一亿的目标。如果这次向北大追讨成功,我不排除将这些书画也变现的可能。作为遗产继承人,我有这个权利。”

  季承称,目前光被动等待北大的回应也不是办法,已经有近三年的时间了,北大也没有给予明确答复,他与律师商量过,再给北大点时间,若北大再不表态,他将会采用法律程序解决。

  在与季承的交流过程中,季承告诉记者,北大负责与他接洽的是办公室的俞浚,“他也配合商谈,就是不表态,他是具体办事的,只是听着我们说,不回答任何具体问题。”记者通过北大总机往俞浚的办公室打过几次电话,想听听北大方面的意见,但每次总机转过去后都是忙音。

张经理的公司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2-4-29 10: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2-4-29 10: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努力,努力,再努力!!!!!!!!!!!  
发表于 2012-4-29 10: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