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581|回复: 5

书法艺术本体的唯美体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 06: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一直认为,音乐与书法是观照关系最为密切的两个不同类别的艺术形式。

最近,李斌权先生音乐书法在维也纳霍夫堡皇宫隆重举办,活动引起了中国书坛的关注,当然也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因为这是关乎书法艺术状态的一个维新空间,值得思索,于书法本体也有省视作用。

我认为至少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的关系对音乐与书法进行观照:

一、音乐律动与书法状态。音乐的律动是音乐的生命,其中的抑、扬、长、短、连、断、顿、挫、快、慢、轻、重等等要素,均可以在书法里找到相应的点、线和面,这些发于心的点、线、面同样也是书法的生命。清代画家唐岱言:“用笔在于心……,存心要恭,落笔要松。存心不恭,则下笔散漫,格法不具。落笔不松,则无生动气势。以恭写松,以松应恭,始得收放用笔之诀也。”清代画家布颜图言:“笔有气谓之活笔,无气谓之死笔。”明末清初书画家恽南田言:“笔墨本无情,不可使运笔墨者无情。”罗列三家言论,是想说明“律动”与“状态”这一关系的递进。仅就笔墨而言,“意”是一种艺术精神,而“气”则是艺术生命的关键所在,此尤以恽南田所言最为精妙。据此,我们似乎已经在斌权先生笔墨状态下体味那份音乐律动了,音乐的渗透使得“运笔墨者”的斌权先生的“气场”里充满情韵,故谓之“音乐书法”的理论依据是详实而坚定的,也足以说明音乐书法绝非音乐与书法的简单“嫁接”,更不是类似元素的无序“堆积”。

二、音乐情感与书法构成。每个人的时间情感是不同的,无论兴奋、喜悦、忧伤,抑或安静、喧闹、烦闷等等,都是时间情感的“镜像”表现。姑且不论书法情境与点画痕迹、内心情感与笔墨表现互为因果关系如何,但至少我们早已在王羲之《兰亭序》里感觉到了悠闲,在颜真卿《祭侄文稿》里感受到了愤懑,在苏东坡《寒食帖》里感悟到了悲壮......。无疑,这些情感体验是从其作品构成中得到的。因此,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只要能称得上书法艺术的,那么自然是进入了一种规范、一种品位,绝不可能是信笔涂鸦。也就是说,如果音乐寻求的是特定的旋律,那么笔墨寻求的就是特定的构成了。 在此不妨列出斌权先生音乐书法场景二三来呼应我的观点:

《出水莲》与《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出水莲》是客家筝曲代表作之一,意境古朴且淡雅,描写了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情操。斌权先生在这首乐曲的伴奏下书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尽管书体为草书,但笔墨中已明显散发出“出污泥”、“濯清涟”的神明境界,笔墨表现完全依附于音乐情感,行笔速度快慢有致,脉络十分清晰。我们知道,《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禅院高僧诵读的经典经文之一,如果简单地用古筝曲《禅院钟声》来做背景音乐,也似乎最合乎常理,更无可厚非,但斌权先生没有这样设计,足见其在处理“情感”与“构成”这一关系时的高明之处。

歌曲《天净沙》与词句抄录。在沙宝亮略带沙哑的、近乎飘渺的歌声中书抄录歌词,情境结构是自然的,然斌权先生的状态却是超然的,笔触略显纤细,但蕴藉有味,行笔速度也相对慢了下来,线条质感更加彰显,笔墨在情感的带动下有序推进,最终在歌声即将结束时完成创作。整个抒情达意的过程是完整的,是悠远的,是回味无穷的。

《命运交响曲》与《沁园春·雪》。这两者的对应更是达到一种完美境界,贝多芬《命运交响曲》所表达的坚定意志、顽强斗争和热烈希望的境界与毛泽东以景抒发革命的必胜信心的词作内容在当时的场景中融汇得浑然天成、天衣无缝。在创作这件作品时,无论是书写状态、肢体语言、笔触长短、墨色枯湿,斌权先生的全部表达都是激昂而洒脱的,作品的整体空间感和结字的张力达到了极致,其独特的成就方式,使笔墨和情感语言负载了一种精神蕴含,带有了多重生命力度。

三、音乐形态与书法意境。从风格、感情、曲式、旋律、节奏等角度分析,音乐的形态可谓丰富多彩,民族的、美声的、古典的、流行的、乡村的、爵士的、民谣的、摇滚的等等等等,不胜枚举;从真、草、隶、篆、行等书体探究,笔墨方法也是变化无穷,典雅的、狂放的、传统的、现代的、古拙的、经典的、大气的、秀美的等等等等,数不胜数。尽管如此,任何形式的艺术作品也就只有两个最为重要的构成部分——一个是感性化的表现形态,这是作品的表象;另一个是支撑这些表现形态,并通过这些形态展示出的作品的本体。西方艺术的本体趋于意义状态,趋向于理智,中国艺术的本体趋于生命状态,趋向于直觉。简单地说,西方艺术的生命状态注重“形”的方面,而中国艺术的生命状态则注重“神”的方面。就中国书法艺术而言,所用的工具毛笔富有弹性,很容易在线条和笔触中透出韵律和节奏,每一根线条、每一块墨迹都是一个旋律,甚至是一首乐曲。可以想见,有音乐情怀的书法家,其笔墨本来就是超脱的、净化的,更容易体现“韵律和节奏”这一毛笔的内在特质。斌权先生正是充分利用了这一点,进行着音乐与书法之间的“神”的生命状态写意,传递着中国书法艺术审美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感、品、悟”三个重要环节,彰显着“形态”与“意境”这一相辅相承的关系。而事实上,“传神写意”早已是中国传统艺术理论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术语和命题,对于书法艺术本体来说,斌权先生关于音乐书法的一切实践都具有新的象征意义,也赋予了新的历史意义。

通过以上音乐与书法的三个方面关系的观照,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音乐书法是书法艺术本体的唯美体验,应该欢呼。那么,就请记住李斌权这个名字,记住“音乐书法”这个名称吧。

发表于 2012-3-7 08: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楼的位置好啊..  
若有缘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2-3-7 08: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书画有约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2-10-21 10: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2-10-21 10: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下再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