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127|回复: 4

书法艺术的两个标准和一点注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9 07: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法艺术应有两个最基本、定义式的标准,其一是书法,其二是艺术。
    首先是什么叫书法。其实书法在古代就叫“书”,如传为王羲之的《书论》、王僧虔的《论书》、陶弘景的《与梁武帝论书启》、孙过庭的《书谱》,而后叫《书法论》、《书法谱》。书法家叫“书人”或“能书人”。到了宋代,董迪在《广川书跋·徐浩<开河碑>》中,才提出“书家”的称谓,他说书家贵在得笔意,也未称“书法家”。
    古代的“书法”多指“写”的方法技巧。现在的“书法”也包含书写的方法技巧,但更多指书法作品、书法艺术。书也好,书法也好,必须是书写汉字,不能把绘画或诗歌叫做书法。说好的绘画叫“无声诗”,那只是比喻,画毕竟不是诗,书法也不是画。既然是书写汉字,那么汉字就必须标准。甲骨、大小篆、隶、楷、草,都要符合标准(但不是于右任的“标准草书”),绝不可“独创”。“标准”就是古人规定这个字怎么写,必须怎么写,不可写牛作马,也不可把三点水写成四点水。或者有人问,古人可以创造,把篆改为隶,把楷改为草,甚至书写时多一点少一点,今人为什么不可独创?答曰:古人可以,今人不可以。其原因有二,一是因为原始时代无字,人必须创造文字,文字一旦创造出来,约定俗成,大家必须遵守,才一能传达交流。如果有人再创造,必有人不认识,必定影响交流,那就失去文字的意义。书写不方便,于是要改,到汉末魏晋时的“正书”出现,书写已方便,也好辨,便已定型。正如《宣和书谱》上说的“在汉建初有王次仲者,始以隶书作楷法。所谓楷法者,今之正书也。人既便之,世遂行焉。三国钟繇,乃有《贺克捷表》,备尽法度,为正书之祖。晋王羲之作《乐毅论》、《黄庭经》,一书于世,遂为今昔不货之宝”。汉字到了钟瓢、王羲之手中,已完全定型。这正如国界,一开始马跑到哪里,碑树到哪里,哪里就是国界。但到了后来,国与国之间的边界一确立,就不能天天变。近几十年前,汉字改革委员会根据草书简化了繁体字,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一是东南亚很多国家本来使用汉字,不认识简化字.对此大为恼火。我去做过调查,人家说:“我们学你们的汉字,你们自己变了,我们怎么办……”很多人对中国文化失去了学习的信心。二是古文献上的繁体,今之年轻人不认识,他们要学繁体和简体两种文字,这就加大了难度。所以,汉字从汉末魏晋的正书出现后一直不变,稍“变”就有大损失。至干草书、篆书、隶书、行书都早有标准,都不能变。如果变了,就是胡来,就会造成混乱。
    于是可以得出结论:书法最基本的标准是书写标准的汉字,否则便不是书法。至于是不是艺术,还当别论。我们无权阻止你“创造”,但你“创造”的如果不同于汉末魏晋以来的汉字,就无权叫“书法”,也不必叫“书法”。为了显示你独创的“伟大”,也应在书法之外确立一门艺术或什么学科,你就是创始人。可是,你的“创造”又何必叫“书法”呢?如果你叫它“书法”,那就必须学好汉字,写规矩的汉字。
    再谈艺术。共实书法本包含艺术的成分,书法不等干写字。谈艺术,即突出其艺术成分。外国人写他们的字也有美丑优劣之分,有的写英文、俄文,也相当漂亮,但那不是这里讨论的“艺术”,它们仅是形式上的漂亮。凡物若仅求形式上的美,那是不是艺术还成问题,若是艺术,也是浅薄的,其美仅是一种花样而已。沈宗鸯在《芥舟学画编》卷二中说:“凡事物是能垂久远者,必不徒尚华美之观(即形式美),而要有切实之体。”“切实之体”才是艺术家要追求和努力达到的。书法作为艺术,若无“切实之体”,绝不可称为艺术。若再追求花样,那才叫丑、恶、怪、俗、赖。
      “切实之体”的实现,首先要有从古至今而形成的一套具体而微的技法。书法艺术不是技术,但若无高超的技术,则无艺术。先要掌握技术,要花很多时间习练、研究、切磋到熟练掌握之后,再进一步则是忘掉技术。古人说的“无意干书则佳”,苏东坡说:“我书意造本无法”,傅山说:“期干如此而能如此者,工也;不期如此而能如此者,天也……”都是彻底掌握技术之后说的话。一开始学书时,若“无意”、“无法”就根本不行。到了一定境界,一提笔就想到“法”、“意”也不行。这个问题不谈,先谈标准。
      第一个是形而上的审美标准。从古至今,凡称书法者,必“正大”也。王羲之、颜真卿、虞世南、柳公权以及苏、黄、米、蔡,无一不如此。岂有邪小可称为艺术者也。然而当代风书就是邪而小,歪歪扭扭,描头画足,一股子邪气、小气。世界上的事,邪、小只能得逞于一时,不正而大,岂能长久。
    其次是风格。风格有雄浑、苍厚、古拙、秀雅、清润、潇洒、雄强等等。这问题本身为常人所知,析置而不论(但是也有很多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
    其三是“秀骨”。我已撰专文谈过这个问题。书法以及所有的艺术品,其文野之分、雅俗之别,推在有无“秀骨”。潇洒、秀润、清新一路书法固然必须有“秀骨”,雄厚、刚强、古拙一路书法也需有“秀骨”,否则便会流于恶俗。颜真卿的书法以雄强著称,然而古人评他的书“雄秀”、“雄媚”,骨子里仍是秀的。南京的书法家武中奇,其书雄浑、苍厚、大气都超过林散之,但其艺术总的价值远不及林散之,也就是因为林散之书法有一点“秀骨”,而武逊之。
    书法的标准很多,但只要在技巧掌握之后,具备“正大气象”和“秀骨”两方面,墓本上就行了。
    但是我要根醒当代有志千书法的人,也就是“一点注意”:切不要把“创新”看得太重,甚至可以完全不提“创新”。古人书论千千万、几乎不提创新,他们只谈“九势”、“八法”,谈“十二意”、“八诀”、“三十六法”,谈“心正气和”以及“神、气、骨、血、肉”。而且,甲骨文书法在殷代达到顶点,“正书”在魏晋达到顶点,后人皆无法逾越。唐不如晋,但唐人楷书仍有一点发展;宋不如唐,之后则一代不如一代,元以后几乎没有任何“新”意的书法家。赵孟頫是了不起的书法家,他的书法有创新吗?可以说毫无创新。他的书“根抵钟王,而出入晋唐”,如果说有的和钟、王不同,那是他学不像,而不是创新。他自己说的“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他没有变化,但他是历史上的大书法家。有人说清代金冬心书法有创新。创新在哪里?还不是从“二爨”来,顶多再加一点《天发神谶碑》。郑板桥书法自称“六分半书”,还是从古人那里凑来。元以后名家书法无一创新,今人更不要想“创新”,把字写好就行了。你把字写好,学钟、王、颜、柳、苏、黄、米、蔡,学得好,你就是当代大书法家。赖少其应该是当代很不错的书法家,功力很好的。有人说他的书法学过“二爨”和《天发神谶碑》,他说:“我没有学过‘二爨’,也没学过《天发神谶碑》,只学金冬心一家,而且只学金的七个字。”元以后,凡是想创新而又真的“创新”的写字人,尤其是当代写字人,他们不努力于传统书法的学习和锻炼,而“创出的新书法”,有人认为是“取悦于一时”,我看连一时也没“取悦”,只是“取恶”于一时,热闹于一时,只可列入“五花八门”之列,不可称之为“新书法”,更不可言“风格”。这“五花八门”,不久也就灰飞烟灭,进入垃圾堆了。如前所述,赵孟An书就是“王字”而已,毫无创新。但他的功力很深,结果,他不但是元代大书法家,也是千古大书法家,这还不值得深思吗?
发表于 2012-10-6 10: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你一下下。。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0-6 10: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2-10-6 10: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努力,努力,再努力!!!!!!!!!!!  
发表于 2012-10-6 10: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