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164|回复: 5

要信仰、要思想,不要学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5 07: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要信仰、要思想,不要学养
文/韩少玄
与多数论者的相反,我并不认为对书画家来说,学养是必不可少的——其实,信仰、思想,比学养更重要、更值得提倡——当然,我的思索是着眼于当下社会文化现状展开的。因此,首先需要声明的是,我在这里说“不要学养”,并不代表我不承认学养在传统书画艺术史的发展过程中所起到的的作用。
提出这样的观点,我有我的理由。
应该承认,相对于传统的书画家,生活于当下社会的书画艺术创作者,其社会角色、身份、责任乃至价值理想、终极追求等等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简言之,传统的文人士大夫式的书画家,在当下转变为公共分子式的书画创作者。要知道,文人并不等于知识分子,尽管我们在很多时候会将两者做无谓的混淆。
所谓文人,考察我们的文化史、艺术史便不难得知,无不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信奉者、无一不把忠君报国放在首位。在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无一不是集权专制的维护者、同时也是受害者。在“家国”一变而为“国家”的当下,文人一阶层便荡然无存,由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取而代之。知识分子,最不同于文人士大夫的是,他们始终是以(或者说是应该)以清醒的理性和社会责任感观察、思索、批判着自己生存于其中的社会现实,披其拙陋、进而为世人畅想更加合理的未来。一言以蔽之,传统文人是没有独立品格的、他们始终依附于“君”而存在,现代知识分子则不然,独立和自由,即是他们存在于世的全部理由。
进言之,当下的书画创作者,首先应该(或者说必须)意识到自己身份的转变。不是以文人的高雅自矜,而是以现代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为己任、勇于但当自己应该担当的。
再言之,作为书画家的知识分子(也包括其他专业的知识分子)应该在那些方面展开工作?或者说,当下的社会文化需要提供些什么?我认为,是信仰和思想。
先说信仰。
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传统的国度。相应的,我们的文化里也就先天的缺少了信仰。这里的信仰,是相对于一个不同于此岸世界的超验世界而言的,中国并不缺乏现世信仰,缺乏的是如基督教那样对一个绝对超然于现世之外的、足可为现世立法的超验世界的信仰。因着这种信仰,西方社会先于我们完成了由黑暗而漫长的中世纪宗教社会文明到资本主义社会文明的转变,韦伯业已指出,在基督教精神和资本主义精神之间,存在着天然的、不可否认的血缘关系。遗憾的是,20世纪百年来,我们从西方现代文明中引进了科学与民主,却将西方现代文明中更根本、也是我们文化中最为薄弱的那部分内容——信仰——拒之千里之外。殊不知,没有了信仰的科学与民主,恐怕也就很难是本然意义上的科学与民主了。于是,没有科学精神的科学,在我们这里变成了“形而下”的技术,民主的命运也是如此。再征之于社会现象,我们的煤矿为什么一塌再牠、我们的油为什么是地沟油、我们奶粉为什么总不叫人放心等等,其实造成这一切的,只是因为我们没有信仰、没有博大的信仰之爱,我们只在乎一己之私。所以,我认为当下的知识分子、文化工作者、艺术工作者首先应该思索的问题应该是我们为什么没有信仰?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信仰?我们如何才能够获得信仰?等等,诸如此来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一直是悬而未决的。
再说思想。
霍克海默尔认为,“哲学的真正社会功能在于对流行的东西进行批判”、“这种批判的主要目的在于防止人类在现存社会组织慢慢灌输给它的成员的观点和行为中迷失方向”。其实不仅仅是哲学、哲学家,我想霍克海默尔所提出的应该是每一位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也是当下文化艺术共同面对、共同担当的问题。事实上,这样的思想在我们的知识分子身上一直是缺乏的,或许是因为来自于传统文化的过于强大的传统所致,我们的知识分子终究不曾有鲁迅先生一度疾呼的“硬骨头”。就整个的社会而言,政治、经济、文化的即联系又抗衡才是一个稳定、平衡而富有活力的结构,政治为我们提供必需的社会秩序、经济为我们提供必备的物质基础,而文化则在监督反思政治经济的基础上为我们提供一种更值得去生活的精神图景。而事实上,我们的知识分子是不太称职的,我们没有能改告诉世人,这个世界应该怎样?面对种种的不公正,我们也没能告诉世人为什么会这样?在一个现代化的世界中,他们没有找到自己应有的位置,相反,他们却天才的练就了一副刀枪不入的奴颜媚骨(我不是在指责别人,我同时也在指责自己)。书画家也不例外。比如,面对经济大潮,书画家应该做些什么呢?他应该考量的是,全社会的经济化、商品化对理想人性的培养带来了什么样的障碍?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书法和绘画的创作,在这样的境况中应该坚持什么、抵制什么?但是,大约我们的书画家是没有心思考虑这些的,他们,要么搏击于艺术市场敢做弄潮儿、要么视市场为洪水猛兽退而独善其身。面对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型,或许他们除了不以为然和一筹莫展,大约再不会有别的表情了。
所以,我认为,信仰和思想对当下的我们是重要的。
所以,我也认为,作为书画家的知识分子应该给于我们这些。
但是我也知道,推崇学样的书画家们不可能给与我们所需要的。因为,所谓学养,根本无法提供现代意义上的思想与信仰。
那么究竟何为学养(这里就其狭义而言)?
传统文人所谓的养,即是心性之养。从老庄到禅宗,心性,日益成为了传统文人孜孜以求的理想终极。换句话说,文人士大夫所在意的,是如何自己的心性超越世俗的自我而与逍遥自在的庄禅境界相和,所谓天人合一。而天人合一的思想,很明显的表露出,文人士大夫对于世俗社会中种种困境的避让、退缩甚至是逃离的态度,他们宁愿悠游山林、与花鸟为伍也不愿真实的面对现实的社会人生,他们宁愿做旁观者而不愿做参与者。某种程度上,他们也就成为了只关心自己的人,他们只在乎“壶中天地”,而不在乎宇宙天地,人格凋敝、自我萎缩是他们最真实的形象刻画。此种心性境界的修为,是与对于超验世界信仰所不可同日而语的。区别在于,对超验世界的信仰,表明那个信仰的世界是我们永远无法到达的,在那个永远无法到达的超验世界面前,我们只能够怀有一种谦卑、敬畏的姿态。而这种谦卑和敬畏,则在最大程度上抑制了人性之恶而培养人性之善。而心性的修为的信仰者则相信一切都会在当下、在此岸世界实现,不需要谦卑、不需要敬畏,这也就无形中培养了一种不无虚伪的而且是膨胀着的唯我独尊、舍我其谁的人格假象。
传统文人所谓的学,严格的来说并不是我们我们当下所指称的某中学科门类,与养一脉相承的,文人所谓的学也并没有脱离开儒道佛的话语范畴。对大多数文人而言,注疏经典、寻章摘句是他们对学术全部的理解。他们所追求的,并非真理,而是圣人之言。事实上,以着如是的治学思路,千百年来中国的学术研究并没有为整个的人类文明提供应有的成果。我们应该承认,孔子、老子、庄子等等先贤无疑会有足够的信心和理由屹立于世界文明史,但与之相对的后世文人,也无疑要逊色的多暗淡得多。服膺圣人之言,他们忘却了自我、也忘却了自己应该有不同于圣人之言的不同的声音,或者鹦鹉学舌、或者人云亦云,总之,他们为中国的学术带来了一种循规蹈矩、缺乏创新精神也缺乏探索冒险精神的不太像样的风格。诚然闲谈误国,但,脱离了现实的象牙塔中的有洁癖的学问,似乎也同样误国。从功能的角度而言,传统文人的学问,除了能够在人前多些谈资、赢得生前身后名等等,于人类文明有何裨益呢?事实恐怕并不值得欣慰。而这样的学术、这样的治学思想和方法在面对纷繁的现代社会又会有何作为呢?恐怕,很难避免被淘汰的命运。
行文至此,我想我已经把想说的说清楚了。也无非就这么两句话——
当下文化,需要信仰、需要思想;也需要有信仰、有思想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这是一句。
传统文人的学养,孕育不出当下社会所需要的信仰与思想。这是第二句。
结论是:如果当下的书画创作者不想被淘汰、如果书画艺术还想在当下文化中存在且有所作为,那么,我们的书画家就应该从追求学养,转换到对信仰与思想的追求。
发表于 2012-6-16 10: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你一下下。。  
发表于 2012-6-16 10: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啊  
发表于 2012-10-8 10: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顶你了哦.  
发表于 2012-10-8 10: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努力,努力,再努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