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105|回复: 3

论西泠印社之渐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1 07: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东方早报网、杭州网、凤凰网、浙江在线、新华网等多家网媒报道,2011年12月13日上午,西泠印社八届六次理事会在杭州纳德大酒店举行。经全体理事投票表决,饶宗颐当选第七任社长,刘江当选执行社长。因年事已高,饶氏未能到场。
    相关报道称,此次理事会由杭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西泠印社社委会主任、副社长魏皓奔主持。在会议现场播放了社长候选人饶宗颐的相关视频资料之后,与会理事对社长、执行社长以及第八届理事会增补理事人选进行了表决。表决通过后,会议正式宣布饶宗颐当选西泠印社第七任社长,刘江当选执行社长。中共杭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翁卫军为刘江颁发证书。
      随后,12月16日,在香港潮州商会俱乐部举行的西泠印社第七任社长颁证仪式上,学界泰斗饶宗颐正式接过社长证书。至此,95岁高龄的选堂先生正式执掌厥社。
在一片欢呼声中,我倒嗅出了此事背后所飘出的滑稽、悲凉味道。不客气地说,硬拉扯上一位行将就木的香港老者出任西泠印社社长,简直就是对这一百年学术社团的残忍“戏弄”。纵便饶氏学识包天、影响涂地,但他匪特于印学无涉、书画也仅为业余爱好,最重要的是,地域距离与年事体力,决定了他不大可能为印社发展提供什么实质性的佽助。既然自启功(第六任社长)2005年殁后,社长一职迄已空缺六载,那么,继续让它高贵地落灰去又何妨呢?或者干脆就地取材,举贤荐能,在社内物色一位,比如韩天衡,或者徐正濂,印刻得好,又不乏责任心,我看当社长就都不错。何必在“窝里斗”与“撑面子”的双重心理绑架之下,非要水千条山万座地去撩拨一位春心未泯的老朽不可呢?
有媒体具文说,据西泠印社副社长、秘书长陈振濂介绍,早在启功辞世当年,饶宗颐即成社长候选人之一,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最终确定,“印社将迎来110周年庆典,社长职位毕竟不可能长期空缺,为此,杭州市和西泠印社多方征求意见,寻找合适人选,最终虚席以待饶先生。”至于眼下这次选任,陈说,其实在此之前,他就和有关人员赴港,发出“社长”之请,饶先生欣然接受。至于今后饶氏是否参与社务工作,陈云:“从某种程度而言,西泠印社社长职务更多的是一种象征。”
       假使上述报道属实,则我个人对饶氏所下的“春心未泯”之结论,便不致有荒唐之失。被屡屡誉为“会通中西、熔铸古今的一代通儒、学术大师”的饶先生宗颐,在自顾不暇的风烛残年,面迎一个与自己的主业并不对口的金石社团抛过来的“社长”绣球,竟然按捺不住奔涌的名利之心,“欣然接受”,纳入枯怀,这该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啊!而与西泠印社立社四子(王禔、丁仁、叶为铭、吴隐)以及吴昌硕(见著名的缶翁所撰“印讵无源社何敢长”联)、沙孟海等极力逊攘社长之职相比,又是多么巨大的反差啊!
与其说“社长职务更多是一种象征”,毋宁说社长根本就是一种摆设。在我看来,西泠印社的社长如果不谙金石篆刻,无论其他学问如何渊博、修养如何丰厚,都是令人暗自惊诧的。苛刻点讲,该社此前的历任社长中,赵朴初、启功即有滥竽之嫌。关于这个话题,陈振濂副社长兼秘书长有云:倘以印社的主业“篆刻(印学)”论,则吴昌硕成就为最,沙孟海继其后,马衡、张宗祥随之;但若论印社希望将篆刻与印学引向大文化层面,则马衡、张宗祥、赵朴初、启功先生的作用并非常人可以取代。因为正是他们的存在,才使政界、学界以及广义上的文化界,诸多人士开始把视线聚焦到西泠印社,开始关注西泠印社。
       依陈之见,西泠印社之所以敢于选置“印”外之“长”,主要是为了吸引眼球,谋求广告效应最大化。如果是这样,那么推赵本山大叔为第七任掌门,大概是最恰当不过了。令我吃惊的还有,饶社竟然毫不脸红地说,“西泠近几任的社长,都不是刻印的。虽然叫印社,但应该有世界性的视野,扩大影响。”也许我的理念在林子大了啥鸟都有的今天,显得迂执与狭隘,但我依然不无狂妄地相信,每一位依靠真刀真石加盟西泠印社的印人,以及尚未入社但握有金石崇拜的刀客,都会情不自禁地“给力”我的。
        饶社曰,他希望西泠印社能不仅仅限于刻印,而是经过开拓与努力,提升到学术层面,让全世界都能够了解中国的文化艺术。这话说得绝对正确,但也相当废话,君不见百年以还,西泠印社一直都是努力这么做的吗?!再说了,一个印社的分内之事,是要做好金石篆刻艺术的创作、研究工作,在此基础上,旁及书、画、收藏、出版等业务,已经够“集团化”,够让社员同志们终年劳碌了。非要躐等越级,好为大言,让一个原本朴实而明净的民间社团组织,蝜蝂般荷重日甚,乃至要将“让全世界都能够了解中国的文化艺术”之泰山责任覆压其背,令其“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用柳宗元的话说,真是“亦足哀夫”!
      请允许我继续不识时务地直陈芹见吧。在这次“印社里来了个饶社长”事件中,还有如下几个细节可供玩味:一是,13日的理事会现场,只播放了社长候选人饶宗颐的相关视频资料,然后就投票表决,看来是“等额选举”无疑了。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听招呼,不选现成准备好的饶先生,而是桀骜不驯地选了他人,那么阁下就该问问自己到底是干神马来了,还想不想把这个沉甸甸的印社理事继续做下去?二是,此次理事会主持人魏皓奔先生,乃是杭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西泠印社社委会主任、副社长。但任你网上查索殆遍,也发现不了魏先生与金石篆刻艺术有染的蛛丝马迹,看来,先生是个十足的“印官”耳!三是,在相关报道中,饶宗颐先生一会儿因年事已高未能亲幸理事会现场,一会儿又在2011年10月底在香港见到印社常务副秘书长包正彦时,“身体健旺、思路清晰,谈笑自如,表现出了惊人的记忆力”,谈次,还兴奋地与包握手比手劲,表示自己老而弥坚;一会儿邓伟雄(饶宗颐之婿)博士告诉记者,乃岳第一时间得知社长加身的消息后,非常高兴,云“出任西泠印社社长,是我的荣幸!”,一会儿又颇有顾虑地说,“年纪大了,就怕不一定能为印社做出多大贡献。”———鲜活而又立体地为我们呈现了一位“翻手为云覆手雨”的饶公形象。四是,在饶氏受聘社长之香港颁证仪式上,公开展示了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黄坤明“用毛笔按中国传统的竖行书写方式写就、长达九页”的亲笔信,“久闻饶公学域广博、创辟多方,更兼才情丰茂,……湖山灵秀,代挻鸿硕,清缘雅谊,金石切磋。吾辈久慕饶公大名,时怀渴想,特此专函,敬邀先生出任西泠印社第七任社长,……”查黄氏履历,未见有修习传统文化之屐痕,或可大略推定,兹札系出代庖。代庖者谁?抑终日厮混浸泡于宦海中之陈教授振濂与?五是,急赶着“摆设”个社长出来,盖因2013年印社要搞110周年庆典,群龙无首,不好交代。说白了还是个面子工程而已。垂涎社长宝座者众,于中振濂陈教授或其尤焉。但聪明的他又怕被这头把交椅烙痛了屁股,遭受千夫之指,只好拼命咽下这炽烈的渴想。兀的不憋杀人也么哥?兀的不气杀人也么哥?
      最后要说说饶宗颐的诗书画造诣。我读过几首饶氏的旧体诗,没什么问题。问题出在他回赠给西泠印社的八尺石鼓文集联中。斯五言联“好古游六艺,作草嗣二王”,内容对仗、末字平仄皆可,大体上说得过去,但“古、草、六、二”四字,平仄失对,不够完美。选堂先生大师如此,兹般不完美就显得相当刺眼。复观其所书石鼓,结势、笔法,均无甚出奇处。倒是他的小字行楷、草书,尽管技法并不丰富,入古算不上深,但糅入些篆隶元素,稍得六朝风致,自有一种瘦朗轻松味道。犹似秋山果蔬,朴野清新,久食而无厌时。
      有论者以为,饶氏书画已臻人天合一之境,这恐怕是要招致冷笑的。在我看来,饶氏笔墨虽无干俗浊,却也远未达到筌蹄顿忘的界地。而据说西泠印社的社长人选至少需要具备三个条件:艺术大师(书、画、印方面)、学术泰斗(有理论著述)及文化名人。对饶宗颐来说,艺术大师这顶桂冠,还是不戴为妙。那么,香江之畔,紫荆花放,积学游艺,静候期颐,多么神仙的日子,干嘛非要遥摄一个干巴巴、火躁躁的社长头衔,去自蹚浑水呢?
坚拒不允,固辞不就,才是选堂饶宗颐!
发表于 2012-8-6 10: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看看。  
发表于 2012-8-6 10: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书画互动(www.bs2005.com)越办越好~~~~~~~~~`  
发表于 2012-8-6 10: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看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