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863|回复: 0

做个书匠又何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22 08: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做木工的叫木匠,打石头的叫石匠,在民间谁能得到这样的称呼,应该是引以为自豪的,至少证明他有一技之长,叫着的、听着的没人觉着不合适。相反,你要叫他建筑大师,他反倒会认为在取笑他。可写书法的,你可千万不能叫人家书匠,说人家的字匠气,那是贬人,人家听了肯定会不高兴,因为搞书法与做木匠、石匠毕竟大不一样,书法是有品位的雅事,与纯技术活明显不同,它是与清风明月、吟诗唱词、轻歌曼舞一个体系,叫书法家、书家、大师都行,分个一二三级也行,唯独不能叫“书匠”,谁叫跟谁急。
  “匠”字在新华字典里做“工匠”时的解释为“有专门手艺的人”,我想它至少应该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从事这活时间长。二是时间长导致的技术熟练和技法重复。那个“(油)从钱孔入,而钱不湿”的卖油翁就是个典型的“油匠”,他自己也承认——“无他,但手熟尔”。拿到书法上,与“匠”字沾边的,大抵也具备这两个条件。时间长、技术熟练应该不是缺点,缺点在于只有熟练而没有创新,或者是没有持续地创新,这样技术越熟练就越“匠”,这才是致命的。
  人说书法难,太聪明的做不了,不聪明的也不行。想想也有道理,太聪明的大多不愿出死力,不爱坐冷板凳,他要用巧劲,蜻蜓点水,走马观花,一夜成名最好。可“字无百日功”,书法有书法的规律,做到分布平正,没有个三年五载的工夫恐怕也做不到,至于再处理好书法里颇为讲究的浓与淡、干与湿、疏与密、巧与拙、正与欹诸关系,墨还要再分出五彩,也确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类聪明的自然与“匠”字无缘,但要玉成大器也难。不聪明如我辈,往往只会出死力,不会用巧劲,这类人日后多成了“书匠”的中坚力量。小时候受“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的教育太深,人磨墨墨亦磨人,从点画到结构到章法,从简体到繁体,从楷而隶而篆,从青丝变白发……这一些磨得差不多了,如春蚕吐丝作茧自缚。能变而化之,一朝出茧还成,如若总是出不了茧,也就具备了前述“匠”的两个条件。一旦沾上这个“匠”字,要去掉它恐怕比得到它还难。
  书法真是一门了不得的艺术,从小学开始老师就说要把字写好,写了几十年,回过头来看字还是没写好。看似简单,难在简单。书法,从远古一路走来,从甲骨文一直刻写到了今天,字体的演变、工具的更替、薪火的传承,生命力却如一个孩童,蓬勃而鲜活。王羲之酒后作《兰亭》,日后复为而不能;张旭醉后作草,醒来惊为神笔,“字”不惊人死不休,创新是推动这门古老艺术走到今天而昌盛不衰的源泉。所有写字的人恐怕没人不想在前人的肩膀上更上一层,可是聪明的先人们已把汉字写得美到了极致,诸体皆备,流派纷呈,没有给我们后人留下多少创新的空间,我们似乎只有俯首学习的份儿,哪怕是一点点的创新都是难能可贵的,而要做到持续不断地创新,“一日有一日之境界”(吴昌硕语)更为我辈望尘莫及。难怪从古到今,写字大军浩浩荡荡,能开宗立派、个性独立的却寥若晨星。多少人日积月累练书,到头来事与愿违,书家未成却不小心落了个“书匠”的称号,创新与突破非不想也,实不能也。值得尊敬的书法家比起同样值得尊敬的书匠们永远是少之又少,他们在众书匠的群星拱月中显得更为光彩照人。
  选择了你就得受着,别不愿意听这个“匠”字,既然你的智商、情商不够高,不能从公孙大娘舞剑悟出笔法,不能见到白云立马想到苍狗,要想成书法家怕是没戏了。不过,也没必要泄气,换个角度就能找到心理平衡,在电脑日趋普及,写钢笔字都越来越少的今天,你能拿起毛笔,熟练而准确地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也羡慕死人了,何必去计较匠与不匠。鲁迅先生说,倘若不能创新,我们仍要学习。说白了,不管别人怎么说,有了感觉你就写,管它书匠不书匠,到时候量的积累引起质的飞跃,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也没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