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973|回复: 0

"十届国展”:一场书法的“时装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4 07: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几日难得闲暇,夜深人静时翻阅起书案上厚厚的两册《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作品集》,虽然还是有一些新的收获,但目之所及,作品色彩斑斓、花样繁多,总让人觉得有些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不禁使我联想起近期看过的几场夏季时装秀,感触良多。
    捧读《作品集》,从获奖作品到入展作品,我细细端详、努力寻找,想从中找出一件完完全全在白色宣纸上书写黑色文字的作品,但这几乎不可能,在913件作品中这样的作品真的是比我国的大熊猫还稀少。在逐件品读获奖作品之后,我做了一个初略的统计,又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在52件获奖书法作品中(2件刻字和4件篆刻作品除外),用两种颜色以上纸张拼接的达到46件,占88.5%,其中用三种以上颜色纸张拼接的有16件,占35.6%,用4种以上颜色的纸张拼接的有9件,占23.8%,这个比率在入选作品中或许还会更高。而在6件仅用一种颜色纸张创作的作品中又有3件作品大量使用印章或题写不同颜色的长款。这又让我回想起去年在网上看到的几组十届国展评审现场的图片,图片上那一幅幅高挂在横线上的书法作品,组成一条条彩色的回廊,让人感觉那里似乎就是一个花布交易市场。
    笔者虽无暇到十届国展展览现场近距离观赏真迹,感受展览的盛况,但我似乎也能想象得到,这些色彩缤纷、花样百出的作品经装裱后在高大的展厅展出,无疑就是一台花俏艳丽的书法“时装秀”。我想,行进在熙来镶往的人群中,在匆匆忙忙的瞬间,人们看到更多的或许只是书法模特身上那些用各种不同颜色和材质组合成的色彩缤纷的时装,还有书法模特那脸上的浓妆淡抹。我相信,在走马观花之后,多数人感受到的更多的是书法“时装”设计的创意和“化妆”技艺的高超,根本很难直接从中体验到来自时装模特——书法本体的艺术魅力。对于书坛这样的一场盛况空前的精彩时装秀,我们又怎能不感到深深的忧虑呢?
    其实早在“八届国展”的评审中,中国书协副主席言恭达就注意到这种倾向,他指出:“艺术创作需要长期的技巧法度训练和对传统精神的把握,在书法创作中重形式,轻内涵,重包装,轻笔法,一味强化作品外在形式对读者的视觉冲击,无异于买椟还珠。”“九届国展”以来,关于书法作品中装饰色彩化、以“色”诱人的话题就一直是书坛关注的热门话题,不少人在各种媒体上对此也都有过反复的讨论。邹志生先生在《新意·率意·随意·难尽人意——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览<作品集>述评》(《美术大观》2008年第12期)一文中就曾谈到:“九届国展”在色彩形式上比前几届“国展”更加大胆、更加丰富且数量可观。除开最后一道程序装裱不说,仅在“画心”上动心思、下功夫的为数不少。同时他也指出:以“色”诱人的作品,偏离了书法艺术的本源,“色”能诱惑评委一时之目光,却万难留住观众恒久之注意力。但是几年过去了,情况却愈演愈烈,不是吗?让我们回头翻翻“九届国展”的作品集一看,与“十届国展”一比较,其实“九届国展’的作品倒显得有些朴实,虽然纯粹在白宣上写黑字的作品似乎也不多,但色调单纯多了,在31件书法获奖作品中,拼接的作品并不多,没有一件作品是用2种以上的色块组合成的。
    是的,书法艺术发展到今天已经很难有什么创新和突破了,注重书法作品的包装,从而在形式上吸引评委的目光、抢夺观众的目光本无可厚非,因为“好色”之心,人皆有之,这也是当今大众时尚化审美的体现。但是,“十届国展”作品中普遍存在着大量拼接、大胆用色,以“色”诱人的现象,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某种极致。这些制作精致、形式繁杂、色彩斑斓的书法作品,无疑使书法艺术创作展览演变成为了一场精美的书法 “时装秀”,偏离了书法展览的本源,使人极易产生视觉和审美的疲劳。
    当然,究其原因,不可否认这里有着当代审美尚趣的影响,但其最主要的还是受到当代书法展评机制下急功近利创作思潮的冲击。我们就以九届国展为例来说吧,该展览共收到应征稿件55319件,而入展作品只有902件,入展率仅为1.6%,获奖作品为34件,占投稿数的0.06%。如此低的入选和获奖率,书家要如何保证自己的作品能吸引住评委的眼球而不被淘汰呢?一方面他们认为过去的展览为大家提供了创作方向,会参照先前入展获奖的作品的风格样式来创作。另一方面他们知道面对成千上万的稿件,评委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对一件作品作出评判,必然决定了评委十分重视作品的视觉冲击力。于是许多书法家们费尽心机,大量用色纸、大胆拼接组合,就像嫁女儿一样,把自己的作品打扮得风风光光、飘飘亮亮的,大有貌不惊人死不休之决心,力争以“奇” 、“艳”来吸引评委和观众的眼球。于是评委集体“好色”之现象成为当今书坛人人皆知的普遍现象。正是居于这样的一种急功近利的创作心态,才使得所有的投稿作者无一不走上了这条“好色”之路,从而不断蔓延而流于泛滥,把这种“好色”的倾向发展到了某种极致,致使仅与“九届国展”相隔四年后的“十届国展”几乎成为一场精美的书法“时装秀”。
    大家都知道,每一次“国展”都是一个风向标,将对今后书法发展的走势产生极大的导向作用,尤其是获奖作品给人的启示是深刻的,它对未来书法发展的导向作用更是显而易见的。尽管“十届国展”已经渐渐远离我们的视线,但我们相信,他的影响还在继续,下一届“国展”还会延续或嫁接本届“国展”的某种经验和优势,甚至还可能带来更深层次、更大规模的传承。为此这无疑再次触动我们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不得不让我们再次感到忧心忡忡,我们无法预知,如果没有正确的引导,随着时间的推移,下一届“国展”或者说今后的某一场大型书法展会不会直接成为一场书法的盛装舞会。
    因此,这再次警醒我们:绝不能让书法的外在形式冲击书法艺术的本体,一切的书法艺术创作与实践,探索与创新,都要坚持从书法的本体出发,无论任何形式,都要服从和服务于书法的本体。为此首先我们建议:各级书法协会特别是中书协应该尽快制定相关投稿规则和评审标准,对投稿书法作品的制作和装饰进行必要的限制,从机制上防止此类现象进一步的蔓延;其次我们倡议:所有的书法媒体和书法理论家都要自觉做好正确的舆论宣传和理性批判,给书坛予正确的引导;最后我们强烈呼吁:为了书法更加美好的明天,请评委同志们、书法家们别再当好“色”之徒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