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651|回复: 0

徐悲鸿的《三鸡图》亮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6 16: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jpg
《三鸡图》轴 徐悲鸿作于1937年。
3.jpg
《女半身像》林风眠约作于20世纪40年代
他们是无人不晓的国画名家,可其部分作品却鲜为人知。诸如,众人皆知徐悲鸿钟爱画马,却少有人知道他还作过《三鸡图》。继去年底推出“馆藏国立北平艺专精品陈列”之“西画部分”后,“国画部分”今起再次亮相央美美术馆。展出作品创作年代自1918年至1949年,贯穿国立北平艺专整个时期;三十余创作者包括国立北平艺专各个时期的中国教学名家郑锦、陈师曾、王梦白、徐悲鸿、林风眠、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李可染、李苦禅等响当当人物。更具看点的是,展出的40余件作品里近八成为首次与公众见面。
  出于契合“北平艺专”这一主题考虑,这是一场严格“限身份,限年代”的展览。央美美术馆馆长、本次展览策展人王璜生解释说,“限身份”即必须要在北平艺专担任过教师;“限年代”即必须为北平艺专存续的30年间,二者缺一不可。由此,此番展出的李可染作品不是创作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其赢得鼎盛名声的“红色”山水,而是他作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布袋和尚》;作为国内收藏徐悲鸿作品较多的美术馆,此番展出的老校长作品也不是人皆熟知的奔马,而是其创作于1937年的《三鸡图》,这也是它首次“走”出央美地下藏品库。
  据了解,本次展览首次汇集了郑锦、林风眠、徐悲鸿等“北平艺专”历任校长的画作。其中,尤以首任校长郑锦的作品流传极少。由他创作于上世纪20年代的《狐狸》,此前也一直藏于深闺,甫一亮相便与展厅其他画作颇为格格不入。“中国画鲜有以‘狐狸’入题的,而且,画面还有清晰倒影,明显吸收了写实风格。”王璜生推测,这一主题应该取材于日本民间的神话或传说,因为郑锦早年曾在日本东京学习油画和日本画。
  记录下民国时期京城风貌的《天桥人物》册页,是李桦创作于1947年的作品。毕业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西画系的李桦,原是新兴木刻画的代表,在被徐悲鸿聘任到北平艺专后,对北京天桥市井生活情有独钟,遂以西画速写和中画简笔相结合的方式创作各式人物十余开,此次展出其中的四开。“徐悲鸿看后,题跋‘几个南腔北调人,各呈薄技度余生;无端落入画家眼,便有千秋不朽情’。”本次展览学术主持曹庆晖说。
  展出作品里,由宗其香创作于1947年的《嘉陵江上》,可谓最费周折。据王璜生介绍,由于入藏后从未展出过,作品由地库取出来后,花了约两个月才修复完毕。“在普通观众眼里,他的知名度的确不高,可他实实在在是徐悲鸿的高足,经常跟随徐悲鸿左右。”王璜生说,在当时年代创作如此大型国画,还是现实题材的,绝对属于凤毛麟角。据了解,这件作品是宗其香当年在重庆完成的第三稿,它沿用中国画“深山藏古寺”的传统,将纤夫们所拉之船隐于画外。到了1949年,作者进一步赋予这件作品以宏大政治寓意,题写“将革命进行到底,解放全中国人民”。尤为特殊的一件展品当属《花卉》,它不仅属于首次亮相,而且,它还出自革命烈士方伯务之手。据曹庆晖介绍,方伯务与李大钊同一天赴刑场就义。
  此外,本次展览还特别展出了两件齐白石的作品,一为其1924年作《花卉草虫册》(十二开册页),一为其1936年国立北平艺专藏《松鹰图》(立轴),“它们虽然不是首次展出,但却是见证了齐白石居京‘衰年变法’时期的重要物证。”曹庆晖介绍说,当年年逾5旬的齐白石来京后,很懊恼于自己追随八大山人的画风,北京人就是不买账。正是陈师曾向他建议“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齐白石才逐渐在内心筑起自己灵动郁勃的花鸟世界和精神家园。
  为了让观众在炎热夏季静心看展,展厅被涂成淡蓝色,而出于应和国画主题,展厅所有镜框都做成了圆角,连那些展览介绍的文字也被镶嵌进明清时期特有的雕花窗里。此外,由于展品数量尚不及同类藏品的一半,展厅还特意安装了两台大型屏幕,循环播映近百件同类藏品。据悉,本次展览将展至12月1日。
  延伸阅读

  两份旧报章揭秘

  艺专罢课风波
  由于教学理念存在差异,民国时期不少艺术家都曾发生过论争,北平艺专1947年的三教授罢课风波便是一例。曹庆晖在整理相关资料时,意外发现两份当年刊载这一事件原委的旧报章,还原出更多真相。
  1947年10月1日,在徐悲鸿履任北平艺专校长一年之际,国画组秦仲文、陈缘督、李智超三位兼任教员公开将其反对意见致函校长,并拟以停课的方式敦促校长予以纠正。对此,《北平时报》以《国画教授不满徐悲鸿,艺专昨日突起风波,国画组教授停授态度坚决,致函徐氏质询四点请答复》为题做了详细报道。
  内文提及主要质疑点有:国画组招收学生太少,“查本届招生,西画组录取二十余名,国画组仅录取五名”;预科期间国画学习时间太少,“学生在校之短短数年期间,悉被西画时间占去”;限令同仁教授方法,有辱讲师尊严,“先生以校长名义,令某人专教某树某人专教花,致令教者与学者啼笑皆非”。对此,《世界日报》曾以《徐悲鸿昨招待记者谈新国画建立步骤,并辩证北平美术会所发传单》为题做出回应:所举本校此次招生,国画组仅取五人,实则此次录取国画系学生系十三人,超过其所举之数一倍多;本校去年重办,定为五年制,国画、西画、雕塑、图案在第一、二年共同修习素描,第三年分班,且已呈教育部在案。
  “可以看出徐悲鸿对停课教员给予了回应和解答,并非此前传言‘全无理睬’。”曹庆晖说,“之所以令徐悲鸿感到愤怒,是‘官办’北平美术会积极介入,并以团体之名诋毁徐悲鸿摧残国画。”
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