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第八届“羲之杯”全国诗书画家邀请赛征稿通知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993|回复: 0

“现代书法”论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7 06:5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怪影—现代书法的怪影,在中国书坛上游移。它像狂傲不驯的幽灵酝酿着难以遏止的躁动。于是乎,惊叹者有之,蔑视者有之,鼓吹者有之,愤然漫骂者亦有之。石破天惊,舆沦哗然,甚至“现代书法”的创作群体本身也没有来得及作以深刻的反思。笔者深知,对这样一种尚未定型的艺术现象作以理沦辨析必然困难重重,也难免引起人们的各种非议。然而,“谁害怕那围绕着思想宫殿的密林,谁不用利剑去开辟道路和去吻醒那睡着的公主,谁就不配得到公主和王国……”为了回答现实的呼唤,笔者只好以自己的浅陋学识,进行一次无知的冒险。
一是叛逆还是骄子
    面对这一新的艺术潮流,“丢了传统,,忘了祖宗”是它的否定者最为尖刻的咒语。许多现代书法的开创者也以传统的叛逆者自居。因此,要想说明什么是现代书法,就必须首先通过对书法艺术共有本质的美学探讨,来说明它与传统书法的相互关系。
    困难恰恰在于特定对象需要特定的范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门艺术能够与中国的书法艺术相类比,任何通用的艺术定义范畴,诸如抽象与具象、时间与空间、表现与再现等等,都会在对书法定义过程中感到无能为力。正像科学的生理学和医学曾经把中国的气功和中医划入伪科学的行列中一样,运用一般文艺学的通用原理,同样会把书法这门独特的艺术搞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先贤说文字之所起,与八卦同作。”《周易》作为中国文化史上集哲学、美学、书论和书法雏形为一炉的第一部著作,奠定了汉字构造的基础与规模。它不但包含着书法艺术必备的美学要素,同时也对书法艺术的实质作出了精辟的界定与论析。“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后人以为,“太极”即道,“易”为宇宙变化之历程,“两仪”即阴阳,“四象”即四时,“八卦”为一切现象之基本,即宇宙本体及其发展变化的符号体现。张怀罐在《书断》中对此又作出了更为具体的深刻阐发。“形相见日象,书者法象也。心不能妙探于物,墨不能曲尽于心。虑以团之,势以生之,气以和之,神以素之,合尔裁成。……可以默识,不可言宣。亦犹冥宫鬼神有关,不可见而以之。启其言矣,令其至理,即与大道不殊。夫经是圣父,尚传而不秘;书是妙道,乃秘而不传。”在这来自茫茫太古的历史回声之中,先哲以其顿悟与思辨的睿智告诉我们,书法是“道”的体现,“气”的流贯和“神”的赋予。这种以符号为本体的审美创造,以东方文化特有的内省智慧跨越符号的语义和具象的描摹,“廓四方,析八极”,“舒之幎于六合,卷之不盈干一握”,却又启宇宙之玄矣,至人生之奥境。近年曾有人献出通过彻底的观念更新来挽救中国画灭亡命运的良方,而对于中国书法来说,这种彻底的更新无异于要致其于死命,因为这种观念是书法艺术的内在本质和美学精髓,创新绝不是西方加国粹,失去本质也就失去了自身。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值得庆幸的是“现代书法”的观念更新还不曾那样“彻底”。与此相反,它在革新的旗帜下对传统书法的美学精神进行不遗余力的弘扬光大,在沉抑千年的书坛上投人了一个震耳的惊雷,企图把那些腐朽没落的反美学的东西从这块本应属于创造和自由的领地上驱逐出去。它要强调“道”的玄妙和“气”的磅礴,通过时代精神的注人给中国书法这位古老的巨人带来盎然的生机和蓬勃的生命。尽管“现代书法”在今天还显得稚嫩、弱小,然而,它向书法本体裸露逼近的精神,不愧为是中国书法的新生骄子。那飘摇启程的点点扁舟,必定把人们目光引向了吾之国艺更为辉煌的彼岸。
    山于众人看惯了那种千人一面的东西,对任何形式的变异都会产生反感,这实在是一种可悲的惰性。有人把书法局限在毛笔写汉字的狭小范围以内,有人把“现代书法”看做口本书法的翻版。殊不知“少字数派”、“墨韵书法”等等,实为中国所固有,无以数计的摩崖刻石很少能够成章,董其昌便是一位以善用淡墨著称千古的书法大师。不用说陶尊甲骨文字,就是陆机的平复帖,张旭的古诗四帖也缺少语义方面的可读性。实际上,书法作品所使用的符号可以是文字,也可以不是文字;可以是汉字,也可以不是汉字。比如甲骨文中的许多无法辨认契刻符号、图徽与中国书法同宗的日本书法所使用的假名。一个不懂汉字的外国人看到中国书法作品之后,他不可能从中得到任何语义信息,但并不能由此否认这是艺术。至于书法创作所使用的材料,自占以来就没有一致的规定,甲骨、陶尊、砖瓦、竹简以至崇山石壁都曾为之,对今人又何必强求划一?即便对古人有点突破,对洋人有一些“吸收”也未尝不可。割裂传统而又闭目塞听,无疑于断送传统,那才是对祖宗的真正不肖。

    二 是欺世还是骇俗
    中国美学的历史之河源远流长,而它又由泾渭分明的儒、道两条主流汇合而成。儒家强调“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刚健精神,在艺术中崇尚不以规矩不成方圆的温厚端庄;道家强调“无为而无不为”的阴柔精神,在艺术中崇尚放任自然的天真和静思的智慧。二者互相对立而又相互补充。自唐宋以来,学术界和艺术界逐步成为儒家思想的一统天下,以颜真卿为代表的法度严谨的“君子书法”也就自然占据了书坛的统治地位。几千年来,文人学上们沉浸在“乃不知有汉”的桃花源里。一方面觉得书法不过是真、草、隶、篆而已,另一方面专心致志地习柳学颜,世代相袭。他们无比笃信孟老夫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训诫,在青天蜀道之上艰难地攀缘。其结果是登峰造极者寥寥无几,成千上万的“范进”们却终生不名,徒劳其身……更为悲惨的是,馆阁体出现以后,书法艺术逐步沦为一种布置算子的雕虫小技,传统书法的美学意蕴及其个性精神几乎荡然无存。宋代四家,清代的金冬心、郑燮,近代的包世臣、康有为等人,都曾试图打破这种万马齐暗的沉闷局面,而他们的努力却随着封建社会日趋没落而付之东流。
    艺术的发展与政治、经济的发展并不一定总是平衡的。新中国成立后最初三十多年的中国书坛,基本上没有创造出新的艺术语言,依然是古代和近代书法的延续。当一种具有崭新面貌的书法形式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诞生于世的时候,被人们称为是“没有真功夫”的“瞎闹胡来”是必然的。这正像梵高的油画曾被人们看作是疯子的梦吃一样。
    正因如此,“现代书法”才被某些人视为一伙不端之徒“欺世盗名”的恶作剧。所谓“胡来”,是说它不合法度,所谓“欺世”,是说它缺少真功夫,没有价值。实际上这是由于立场与对象不相对应在鉴赏活动中所造成的美学错位。就其传统美学意义而言,现代书法的出现标志着审美潮流由儒家向道家的重大转变。那些在现代书法潮流中起到中坚作用的开拓者,大都具有传统书法的功力,其中有些人已经在传统书法中取得了可观的成就。不过,我们并没有把自己的功力作为加工“算子”的技艺,而是为自己设计了一个崭新的美学难题—将功力与审美创造在更高的层次上融为一体。可以说,传统书法的作者们还不曾进人这个荆棘丛生的荒凉之地,所以两者的高下也无从类比。一般来讲,传统书法具有“几何性”,现代书法具有“色彩性”,后者也就显得更加难以捉摸,正如庄子所说:“可以言论者,物之粗也;可以致意者,物之精也,言之所不能论,意之所不能察者,不期精粗焉。”正是珍家鸡而贱野鹜的思维惰性,使人们看不到现代书法的艺术价值,然而,“艺术对象创造出懂得艺术和具有审美能力的大众”。现代书法的贡献恰恰在于它以惊世骇俗的形式在感觉的破坏与确立之中突破了僵化的观念与现实,使人的审美感觉受到了强烈的摇撼和有效地提升。

三是绝路还是坦途
    现代书法的作者大都对古文字具有浓厚的兴趣。因此便招来了“复古”的罪名,推而广之,复古者必然倒退,倒退者必然短命,绝路一条。
    笔者认为,书法作为艺术有其特定的美学蕴含,决不能从其非美学的某一方面对它的价值和性质作出测定。我们不能认为毕加索出现以后达·芬奇的油画就不再是艺术,也不能认为现代人不能以古代的某些东西作为创作素材。这种“素材决定论”比“‘题材决定论”更为荒唐。它的提出者不能回答,如果说以古文字为索材的书法作品是复古的艺术,以今文字(简化字)为素材的书法作品是当代的艺术,那么是否可以说以未来文字(拼音汉字)为素材的书法作品就是末来的艺术?
    同时有必要指出,把利用古文字的象形性及其“书画结合”作为现代书法的惟一形式和根本特征是一种严重的误解。“象形”只是汉字构造的一种方式而绝非全部。即便是“象形”的文字,一旦成其为文字也就从根本上失去了绘画的特性。正因如此,以酷似图画的象形文字为素材的作品,完全可以具有“形而上”的性质,获得书法的本性。而那些不具备书法意味的胡涂乱抹,即便是一条最为“抽象”的墨线也可能非常具体,具体到就是这条黑线本身。
对于现代书法的作者群体来说,借助古代文字的象形性从事的书法创作,以至创造出“书画结合”的新型艺术都是无可非议的,也应当坚信在这方面能够造就不同凡响的书法艺术大师。另一方面也应当看到,追求书法艺术的“象形性”并不是书法创新的惟一道路,而且不是最主要的道路。倘若出于对“书画同源”的粗浅理解,把“书画同形”作为书法创作的最高境界,那么最终只能否定书法艺术本身,造成不愉快的后果。
    由于“楷书基础论”的历史影响,许多人看不到书法艺术根本基础和真正源头,以至把甲骨、篆隶、行草出现以后才臻于成熟的楷书作为书艺之路的惟一立足点和衡量一切书作的根本尺度。这是造成书道不振、古意渐失的重要原因。像康有为以碑学为后盾反对“馆阁体”一样,现代书法的开拓者们以古文字为依托来进行自己的创新,确实是针贬时弊的草见之举。同时,它也让远古的、当代的、文苑的、民间的,八面来风吹进了沉寂的书坛,为书法艺术的繁荣与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天地。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在占典书法的巨人面前,现代书法毕竟还是显得幼稚而又渺小.并且难免遭受挫折。然而“先驱者的特权是,用天才的错误能够比熟练的日常练习,用陈腐的真理更好地推动难题的解决”。坚信现代书法的开拓者们能够以自己的牺牲精神筑就一条通往未来的艺术坦途。而那些将来有幸跨人书法艺术的时代之门、在这条道路上自由徜徉的人,必定不会忘记脚下的铺路石和破碎的敲门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