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3800|回复: 0

【闲情小雅】下午两点(原创长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20 20: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午两点
     作者:老寒腿7979
作者声明,事属虚构
沙影无嫌,公众侃秀
第一卷
一、都市情人节的各个角落
下午两点是茶时辰。
同样的时辰也是酒文化开始的时候。
茶分正邪。一是君子谦谦清淡仁信;二是狐媚妖娆浓香邪恶。
这是一天当中最为懒散困顿之时,雀栖蝉息,鹰倦虎怠。是天下最为太平的时间,而正是这太平滋生并纵容了滥欲与乱性。
下午两点在中国民俗中属于羊时辰,羊逸南山。
这个时辰以后,工薪族的腐败者与夜生活的经营者们都开始蠢蠢欲动。
天过午,享受的是舒服、安逸,而走向的是如血残阳晚霞,
腐味的散发与蚊蝇的叮咬就是在这时交接的。故事发生在中国北方重镇凇林市,时间是二十一世纪初多半在下午两点。
   凇林市是国家重要的煤炭及化工基地,另有纺织、汽车制造、金属冶炼、造纸等大型轻工企业,规模化的水稻、玉米等农业优质产粮区,林业和畜牧业也很发达。人文与自然景观浓重悠厚,资源丰厚。                                            
凇林地处长白山北脉,天池玉带化一条蜿蜒巨蟒呈硕大“S”型游移市区,巧、朴、古、洋各式桥梁造型及其灯光效果疑似其身上的斑斓条纹夺人眼目。这里是满清乌拉部族的发祥地。
满人崇奉佛道,极其看重风水,自古视凇林为宝地并冠以各种名讳及曰辞。
东青龙西白虎北朱雀南玄武乃四方神圣。
青龙指双虬山,雌雄双谭互通相应深不可测;白虎为原始部落遗址,葬群深茂城垣尤立;朱雀古刹半隐幽林,阶级青石错落攀援参差而灵动,香火烟气缭绕飘浮几断而不绝;玄武炮台于半山层叠平削,其内部竖井横洞连延复杂,后有外地游民依势造舍,旧货营生,四海口音,临风观景且别色繁华。
凇林之“凇”,源于那条“大蟒”。因天池水性温热,又有流向各段为农业灌溉或发电而蓄水为库,不时增减流量,所以冬季里的这条江,偶冻乍化热气腾腾。那水气渐附于沿岸树丛之上,做散状冰晶,通白剔透,超尘入仙。此时江的数条支流因白彰显,像爪足舞动,蟒又变成了龙。它叫白凌江。
白凌江流经凇林地区,因其地势平缓开阔而汇成主干腹流。清朝沿江建有造船厂,火器厂,铸币厂,依托航运优势,使渔业、商贸、兵枢等充分享受地利。
“龙爪”掌控外五县:兰吉,丰吉,花甸,螭河,盘台。
兰吉早在伪满时期,落有华境最大煤矿,建国后改造扩建,六、七十年代,碴山煤山黑白互映;公、铁路纵横,货列隆隆昼夜不止。其矿产褐煤乃史前巨木进化而成,块大乌黑锃亮质轻燃点低,可食(少量),且常伴有猛犸象骸出土(大量)。
丰吉抱“龙珠”,球球蛋蛋,以松油湖为最大。至今,那里仍有传统的冬季捕鱼方式:冰上开洞,水下拦网,木轮机搅,靑壮拉纤。本地世袭开江鱼膳食大补,闹市小街鱼馆很多,主打松油湖冷水鱼,据传有一年捕得一条大鱼近三十公斤并留有称重照片为证,又传那湖里有吨级黑精且一直在传。
花甸有广垠泽沼,却布满藕荷。借风望去,浮沉悠荡,八角莲叶,蜻蝶闻香。更为奇妙的是,其中有数座漂移小岛。鹤雁巢居,或仰颈长歌或耳鬓厮磨,好不逍遥。
螭河地势复杂,盛产野味。多原始密林,楞入者极易迷路兜圈,神差鬼使,此地原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大本营。山葡萄酒与野生林蛙油为当地特产。
盘台方方正正。道路方正,水田方正,树列方正,村居方正,像一宽广棋盘。东北和西南边界处,各自陡起高丘,一大一小,大棕而小绿,形如翁童对弈,天然妙趣。而更玄妙的是公元一九七六年,中共开国领袖辞世之际天降巨陨于此盘之上,这颗沉重棋子曾引发人们无限的遐想,不久此石被官方博物馆收藏陈列。盘台是农业大县主产水稻,此稻明清时期为贡米,伪满禁售,现有国际优质品牌。
万类聚首,百象归一,食心发欲生世界,达横造序起事端。
情人节的下午两点。
江峣慵懒地拉开窗幔,将阳光纳入进来。这是一套临江高层上下复合居,时尚风格,多金属玻璃几何形体构造,通透明快,少石木,无烟火迹。
此人女性,年纪不明,似那种花开正艳喷薄而出芳香扑袭的情势,真假不明。她打开窗户,凭栏舒肢侧倚,其松散发丝与轻薄纱帷亲合即招风光拂弄,柔缓荡动中全身涂一层细腻浓厚玉晕。
她形体束绺,唯胸臀胀圆宽厚。颧骨略高隐含冷峻,眉眼齐长下垂逼耳,耳窄、薄、长,额侧复增双鬓飘逸灵动,鼻细、高、直至尖处内弯,嘴唇上厚下翻角锐如菱,细直长颈葱白鹅浑,溜肩顺背一把腰,腹沟脐井肌两条,股比悬凌内敛,足弓高拱点弹,臂指嫩润象牙甲,膜裙羞掩佳人画。活脱其名:江雾弥漫,嶕峣偶现。
外面天色很好,景色也就很好。北方的二月,一般仍是冻风时作余寒尤厉的节气,而眼下这白凌江的热雾,却造出了玉树琼花而暖风扑面、雪堤冰崖而柔水绵涟的奇境      。今遇晴朗,形状各异的白,正折射出七色炫彩,熠熠迷离,雾与风和化为云气夺窗绕身,悠悠漫曼。心情自然很好。
手机响了好一阵儿。她漫不经心地轻打一长长哈欠,肆意伸了伸懒腰,那腰蛇逦般金鱼摆尾揉驭马颠腾。
“喂,——刚子——,在哪儿呢?”
“——臭不要脸吧你,又补啥了,这顿嘚瑟,——”
“哦,——还双飞呢。我还是劝你把肚子练下去再说,就你那点能水儿,让人家把你玩了吧——”
“——嘁,想我呀,忘了你死肉一块骨头渣子都不剩那时候了——”
“对——,当老公你是干不动了,乖乖给我作大胖儿子吧——”
“呸——,我警告你啊,艾拉你绝不能碰,——当姑爷你不够格!”
“——有谁份儿也没你份儿,——谁干也不让你干!”
“情人节?——哦忘了,今天几号?——噢——,吃你消化食儿忘的!”
她又来到窗前,探头望了望楼下街市。
“哦——对,花都摆出来了,——聚聚呗。
几点?——      哪儿?     ——我还是那个时间到,你们玩好。——行,好——,——用你保驾护航?——不趁火打劫就不错了。”
“——球子也来,——他可真是屎壳郎滚狗头金,这几年算是交上狗屎运了,——谁?寇六,黑蛋,麻老大——还有谁?——”
“嗯——好,剋死you,bye”。
电话那头的“刚子”,是本市公安一把局长。此刻他正烂仰在床上,那床在一家商务会馆的包房里,会馆是他真正办公的地方。
在他的身边,猥偎着江峣的女儿艾拉。
他叫刘刚,四十多岁,鹤顶头,嘴方而其他溜圆。
艾拉在读大三,二十出头。翘拗鼻涡抿嘴儿,眼仁儿大,刘海儿齐眉,卷发撩肩,圆脸粉茸似桃,长体丰健如鱼。赤条匐在刘刚肚皮上。
刘刚一手顺毛摩挲着艾拉的后脑勺儿,一手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哎!——,球子——”
“——行行行!好好好!行行好!——金大董事长,金总裁,金大老板,克朗兄!可以了吧——哎,我跟你说,刚才我和峣姐通完电话,——准来——准准准——怎么样?有面子吧?——什么“窑姐”!叫江总、江姐都行——对,叫江姐好,巾帼豪杰嘛哈——”
“怎么能没人陪呢?——美眉肯定在场——什么熟大劲儿了,再怎么着那也是明星,腕儿——行!好!找处女!让你小子今晚鸿运当头!哈——,美眉——哦,你还不知道叫啥呀?就叫美眉,昵称美眉,大名杨眉,——你说你啊,说你土还不承认,知道什么叫”四大土“吗?”
“土老帽儿进城,腰扎草绳;先上厕所后进饭馆儿,干豆腐就行;喝完汽水,不知道退瓶;看完电影,不知道啥名儿。——你就属于‘不知道啥名那主儿,哈——骚蕊Sorry”
“行——!玩多大的都行,反正都是你输——哦,那玩意儿呀,有——!过一会儿我把王全号码给你发过去,你直接给他打电话——王全呀——现在是缉毒大队老一呀”
“哎,哎——老金呐,您还有什么吩咐的没有?——那好,我这儿又有一个电话进来——好嘞——,好好,好的,讴剋Ok,bye”
喂——生子,怎么的?——什么时候响的?
“什么‘港湾’?——是‘金色港湾’还是‘银色港湾’?”
“噢,直接下来的,——省厅谁呀?’’
“哦,我X,就是这大学生怎么都喂不熟——,下套弄死他!
“他姨夫是谁?——套住再说!”
“把人整哪去了?——衣服都不让穿?太损了!——哪去录的像?那记者叫什么?——哦,‘无须’,‘无——须’——哦,还是个女的!”
“好了,这事儿我知道了,你这么的,告诉他们晚上正常开业,这几天先别让小姐出门,对外贴上‘钟点包房’——”
还有,你先联系老薛,让他打电话给电视台老魏,——今晚上我这儿有个活动,让老魏把那女的整来,我倒要见识见识她是真无须还是假无需。好了,——挂了吧。”
“那记者真猛”艾拉说。
“大学生都猛”,刘刚说,“要不怎么说‘后生可畏’呢,包括你”。
“只有死士才能推动社会发展,”艾拉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有一天我会把你引爆?”
“想过,而且这种感觉一直非常清晰,你一直在征服我,”刘刚说,“你对我的好,里面有许多憎恶的成分,这很刺激并且使我越发的离不开你。和你在一起,我时常有一种年轻人的冲动,我感觉到了兴奋、力量与活力。”
“你真的就不怕?就那么自信?”
“不怕,我有底牌”。
“什么?”
“咱妈。”
“我妈!”
“我和她在同一条船上,她就像老佛爷一样罩着我”。
“你们都将成为物欲时代的殉葬品。”艾拉说。
“那你呢?”刘刚问。
“我是先驱,”艾拉说,“在急流中横渡,死而不悔”。
我看是傻子,刘刚说,“却因此而可爱,来吧宝贝儿,我现在迫切想横渡你的急流。”他猛地翻身压住艾拉。
“急流中有漩涡,让你万劫不复——啊——,淹死你——”艾拉舒张四肢,然后像海母的触角一样把他缠住。
“嗯——,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写字楼里。格子间就无须一个人,她在打电脑做活儿,身边的座机响起。
“喂——,领导——说——,”她用腮把电话夹在肩上,没有停下手来。
“——都不在,——各忙各的,我哪儿知道我又不是领导——”
“——快做完了,一小时后给你发过去——,什么?!——为什么暂停?”她突然抓起电话大喊道。
“——净干这些堂朗子活儿,——这不叫‘策略’叫‘略厕——厕所的‘厕’,——也不叫‘谋略’叫‘茅略’,茅坑的‘茅’!”
“——什么‘时代的主题’?!——你,我,他们,我们终将被时代打入地狱!”
“啥意见?没意见!——哪敢哪!”
——”,无须站了起来,习惯性地从裤兜里摸出两个玩得艳红的小核桃搓着,另一只手打着电话,身体在电话线的极长限范围内来回辵踱。
她留了一个假小子发型,刺刺闹闹的。面部五官棱角鲜明生动,其俊秀盖住了妩媚;休闲装宽松荡逸,不遮婷婷拔拔。
“——不去!车没油了——多少?——你说的啊,明天就找你报。”
市刑警大队三楼西侧最里边靠近会议室的一间办公室里。门半开,烟气重,墙上并挂着许多锦旗,旄旄烈烈,词曰:“警民一家”,“为民除害”,“钢铁卫士”,“正义无敌”等等。
宽大的写字台与高大的靠转椅稍后居中端放,桌子上除电脑与散乱纸张外,一副锃亮的手铐,入套枪支连武装皮带,其尤为醒目,前沿正中党、国两旗分开排列。
近窗的死角和窗台上,盆盆花草长势正旺。一名两耳朝怀的白净方正大汉,一边手拿一支中性笔给花儿松土,一边打电话。
“——肯定的,你想‘平安夜’那天,只是寇儿和黑蛋来就作成啥样?——这次臭球子咸鱼翻身还不得——,憋多少年了——”
“局座刚才说的明明白白,我就是给你传达一下——,对!抓!但是得薅住喽,别让人反咬一口——”
“——不是后发制人,是证据确凿——,啥‘雁过拔毛’,那叫‘剪羊毛’!光养羊还不吃肉,你图啥?”
“——对!必须有原告——”
“哎,昨晚上那帮小姐事后没起刺儿吧?——对!必须戴套儿,——没法儿查,啥事儿没有——那是!掉手里了还不玩个透——哼!平时你花钱了,还不让碰这不让碰那这么不行那样不行的,这回铐起来干——嗯,像套上个袜子——这可没招,知足吧你!”
“海王府洗浴中心”的墙体满是凸出毛茬花岗石方砖,多层欧式尖顶,古堡风格。隔街对面是“阿凡提烤涮城”,通体古铜色竖条板皮装饰,亦多层多尖顶,正中尤高,面额突出一狂牛半身雕塑。
双方各自场地都停了许多小汽车,公私参杂。这需仔细从车牌车款方面分辨,也有的车体标识一目了然。
道路东西为“路”街道南北为“街”,不甚通畅或方向弯曲者为胡同。
一款豪华越野自南向北开来,经食城门前稍作迟疑后径自拐入浴堡场地寻位停下。约一支烟功夫,车里出来一敦实男子,脸灰黑,寸平头,军训打扮,边通话边撒目周围环境。
“喂——,寇子,到了到了到了——我刚才和麻哥通话来着——我就不过去了,不怎么饿——我先冲个澡,放松放松,——哈——下面嘴饿了,先垫吧垫吧哈——”
“你先去安排,我还得换换衣服——对,记者——小姑娘——对,开车时候——对,告诉他俩,酒喝大点儿——对,刮一下就行然后拽上车拉这儿来——凭啥给他留着?他啥时候给别人留了?——让他吃剩的!——讴剋——Ok。”
白凌江由南向北再向东进入市区,沿途偏南偏北最后北向流出,呈反写“S”型。形成了西亏东盈的两半弧形北岸,史上因南岸地低且受水围困,故而风水藏聚北岸,人文亦依此发展。
上游的“亏弧”因码头而发商贸,如今已是高层鳞栉、灯红街绿的现代化大都市格局。下游的“盈弧”仍保持平稳和谐的气象,以多层古旧民居为普,文、教、卫纷落其间,公、铁路大站所在,隔江对面由东至北为大片厂区。
二“弧”交界处为地王级政区正位。清朝时期为老将军府和枪械总局衙门,府东衙西,中间隔一条通北大街。将军府是一套三层庙式古建,宽敞,典雅,历经百余年沧桑而不败,老而弥坚,宝气浓厚,新中国成立后一直是本市党委办公机关;总局衙门自民国始经伪满至今,几经扩建完善现已成为具有地标级的国际化办公大楼,此处为市政府。沿江上溯,西侧是古欧天主教堂,再西是政协大会堂,再西至林木幽深处为“大西门国际会议中心豪苑。
豪苑沿西离江临河。此河叫润德河,系白凌江上游支流,经近邻市区的丰吉县,曲曲弯弯联大小湖泊,过数道梯次水库,终穿豪苑处润德桥入江。
市政府办公大楼内的一间小会客厅里,市长王鼎才正在主持一次小型会议。因下午开会不是惯例,又未提前通知或是紧急通知,所以人员不齐,气氛显得松散悠闲。
王市长是一位男姓老者,年近花甲,属于资深级别的地方领导干部,他清瘦矍铄,儒雅亲和,学究风范,非北方人,讲起话来语轻清而气锤垂,给人感觉修养极深,品味极高,经历颇多,见识颇广,此人无论走到哪里,身处何境,怎样打扮,都是一位绅士无疑。
因为是在会客厅,又非正式会议,于是有了亲友聚会的意思。王市长亲手茶道,至满堂绿郁芬芳,十几位同事把盏品茗,聊叙之心悠然敞开。
王市长讲道:“我们所面临的这个时代,注定是一个民族文化大发展的时代,是一个立足于民族土壤底层但却是深层次的硬土层的崛起。”
他说:“人类文明发展的成果,体现为上层建筑,它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是巨大而深远的,是划时代的,是举足轻重的,是决定性的,首先是科技在先,继而文化后来居上再回头引领科技。”
“古国的文明早已毁于一旦,长埋于地下。然而,这种埋没恰是一种积淀与蕴藏,天地灵气演转迴衡,文化是天,是民族的精神穹窿,它是不朽的、萃出的、升华的、纯美而高尚的。”
他说:“经济建设从来都是首要的,但不是主要的。心怀家国天下、维护本民族自立自强与通贸合作、友好往来、共同发展相成又相辅,矛盾而进化。思想文化以利益为载体必然会渗透到各个领域,尤其是东西方文化互冲,尤其是亚欧文化的障碍,尤其是古今文化的对决。我们不能也不应以非此即彼两相权衡的态度去对待这一切,博古而知今,我们必须深深地探寻并扎根于历史,努力而有效地吸收现代文明的各种营养,才能植出国家未来的参天巨木。
他说:“历史的车轮正飞速发展,前辈们已为我们打下了江山,创造了良好的经济基础,这是由血泪和汗水凝聚起来的,是来之不易的,是拼过来、熬出来、堆起来的,我们理当珍惜并坚守自己的责任。”
“我们这一代人是处于社会的转型期,功过相伴,廉腐兼有,我们留给后人的将会是一块无字碑。但是不管怎样,在世界大发展的空间里,在人类文明的滚滚潮流中,我们是搏击者,是弄潮儿,我们没有落后于时代,我们也就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子孙。”
他又说:“未来在年轻人身上,在高素质人才身上,在有着高度民族兼历史责任感的、大魄力大胸怀高学识高修养并且能肩负起历史文明传承与发扬的栋梁们身上。”
“我们这些人啊,不贪天之功,也不冒天下之大不韪,掌握基本,平衡矛盾,这是一种努力也是一种局限,而这种局限终将会被自身所打破,就像鸡蛋会孵出小鸡,孩子总会长大一样。”
“今天上午,党委那边陆书记正式就职,晚上江城新闻会播出现场讲话。”
“法学和汉语言双博士,会七门外语”。
“你们猜他多大岁数?——二十二岁!”
“——”
“我和他讲啊,今天是情人节,按人情节过,我请你吃饭给你接风。”
“你们猜他咋说?——不去!中国的情人节是七月七。”
二、成功的女人
   江峣收拾停当,驱车由东关住所沿凇江路前往“大西门国际会议中心”,那是她的私产。
那是一大片别墅苑区。起于城市西关临江门大桥,经润德石拱桥沿润德河向西往北扇形辐射,至朱雀山半坡上,跨铁路隧道。                                                                                                  
不止这些。丰吉县润德河上游的凉铠湖水库及旁边的大型化工基地也是她的产业,凉铠湖因南宋岳飞抗金和薛氏征东而在此地晾晒甲胄饮马休整而得名,现存有古亭碑刻,江峣依其古迹扩建成山庄,是当地较为著名的旅游度假场所。因水库的泄洪量大,且多用于附近农田灌溉,所以堤坝的管理权归当地政府所有,江峣出资维修养护。
江峣的产业遍布周边各县。兰吉的煤矿股份,花甸的禽类养殖基地,漓河的野生林蛙园区,盘台的超级稻米加工厂等等。
这些投向本地的资产,还只是她的一部分。东南沿海的地产、金融,国内一线城市的对外开发及贸易,首都的艺术文化领域,以及海外准许大陆不准许或国内合法而海外不合法的一些特殊行业,她都有涉足,这是传闻。传闻还说她曾染指世界各国都严令禁止的买卖。
她是本地生长成人,这是可以肯定的,尽管她现在是法国国籍。她早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兰吉县国企煤矿一内设工厂,后来工厂与外企合并,由于业绩突出而跻入管理高层,再后来的事当地人则不得而知。
此后约十多年光景。几年前,她回到家乡,投资兴业,同时积极参与并发起公益和慈善事业,活动之频,投资之大,见效之快,令人瞠目,崇敬之余,人们涂与这个女人的传闻色彩,愈发浓艳玄妙而扑朔迷离。
闻之一:江峣的老家在盘台农村,出生时难产,忽天降巨陨,轰鸣震耳电光四射,房舍摇撼。恰落在她家房后,随后江峣降生,母亲死去。
父亲以之为祥,视作宝儿,精心呵护,未再娶。孩子倒也乖巧,聪明伶俐,嗜读书,父亲每每此时便搬一小板凳,在不远处,卷一支老旱烟边抽边眯缝着眼瞅着,笑着,陪着。如此寒来暑往,功夫不负,她果真考上了一所国家级名牌大学,这在方圆几个村落乃至盘台县城的当时,是一个奇迹。
后来江峣毕业分配工作,她主动坚持回到家乡。原想与老父共享天伦,膝前尽孝,不料好景不久父亲染病身亡。她伤心欲绝,到待嫁年龄时心中仍以慈父为范儿,眼界极高一直未见婚配。
闻之二:因硕陨天降,娘死娃生,邻人起疑而招来术士为其卜测。那术士煞然入境,口吐连环,良久,定后如此道出:此女乃我大唐武曌后身,前皇早年入寺修行,觉获弄权治国之道,遂成史上独家女王霸业。怎奈修身功力尚浅,以至晚年油尽灯空梦魇缠身,吾皇醒悟,即力行采阳补阴之法,却为时已晚。大去之后,其魂魄不散,附系庙宇闭关涅槃,千年大练终得功力。
此乃长盛不衰之功,亦历代帝王苦寻之长生不老之道。然而利弊共存,得此道者有一太大魔区,即下体如嘴日进三餐,否则必饥渴难奈,得食且食生吞活剥。
此女日后必权贵一方,亦必极尽淫荡。
闻之三:曌魄千年闭关,念念不忘大唐江山。临行入凡之际施一魔咒,憾动李家天下,不料却忘记千余年的时光错位且误将“大唐江山”四字简化为“唐山”。
闻之四:1976年,龙年,多灾多难的一年。
728日凌晨342分,冀东重镇唐山,发生强烈地震。震中东经11811分,北纬3938分。公布震级7.8级,震中烈度11度,震源深度11公里。死亡24万人,伤残16万人。
是年,1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511日,朱德委员长去世;99日,毛泽东主席去世。
闻之五:我国的吉林所降陨石,属当今世界之最,而这当今世界之最大陨石随之而降的大陨石雨也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之最。时间:197638日,15时许。
江峣进入苑区,在一座名曰:“凤来怡女士休闲馆”门前停下。
这是贵妇们常来的地方。里面几乎囊括女士所需的服务项目:美发,美容,减肥及健身,洗浴,按摩,麻将及各式包房等等,服务人员清一色青年英俊男生。江峣走了进去。
三、鸭子
     休闲娱乐会馆的特殊或特种服务人员,简称“特服”。或者女的被尊称为“小姐”,虐称为“鸡”;男的明着被唤作“少爷”,背地里叫“鸭子”。
     一间宽敞的包房,淡香脂粉气,灯光柔暗,电视在墙上,鲜花在桌上,一切布置明快简单。一张床,宽大、厚重、结实,铺着白色长绒毯,江峣全身赤裸趴在上面。
     今天为她服务的少爷叫“和尚”,未剃光头,因其腹部刺青一大肚弥勒佛而得名,和尚肚脐眼儿与佛的相吻合,很是生动。
     和尚正在为她作“冰火双浴”。此活儿难度较大,非经特殊艰苦训练是绝对做不来的。先是口含冰块儿,用唇吸住嘬紧肌肤,舌尖蠕舔,直线曲线几何图线均要走得,地势变化江河湖井丘陵峰崖乃至沙漠草地沼泽荆棘凡遇不能撒口;然后再换烫嘴热水如前这般,且行且换气,气与水滚动发出沸声咕噜,响亮得很。轻重张弛急缓简繁,一套下来一个半钟头。
第二套节目是“吊绳”,目的是让受者感觉强劲、力量之阳刚。此项服务对于男性要求颇高,需杂技和体操的双重结合。头上有双杠,杠上有铁环,环上有红布带,施授者或倒立,或横支,或俯冲或平仰,各种肢体动作复杂变化多端,这一切都是在悬空或点地半悬空状态下进行。其间,少爷青筋暴胀,肌肉突起,与受者的娇嫩体肤充分揉合,背扛抱挎拽,顶托推垫踩,在各种姿势当中使其强烈地体会到男性肌肉的跳动,血液的流动,筋腱骨骼的咯吱声,气冲火起的吼叫声。这一套下来又是一个半钟头。
第三套节目,一般按女士的要求是否需要并视少爷的体力状况而决定是否换人再进行。如果说第一套施的是耐力,第二套是暴力的话,那么第三套就是二者的结合。这一套似乎很重要。且听江峣理论:
“两性相交,在生物动物及人类当中,一直是生存繁衍之基本,其本身是一种自然现象,最为简单低级不过。然而由于社会的产生,文明的发展,公序良俗礼法纲常的成立,才有了欲盖弥彰言行禁而心思放的事情发生”,这是江峣的原话,“心思放了,研究的人就多,而研究的人多了就会式样累赘五花八门,功法玄虚三流九派,什么《黄帝内经》!什么《玉女心经》!那些都是骗青春期的正人君子和更年期的老来痴呆的!”
她还说有两种情况不可信:
“一种是录像光碟黄色片。明摆着那些奇奇怪怪的姿势和所触及的部位,不可能产生和带来快感,演员们那么辛苦地干,也不知道是想骗哪国人?!另外有的器官作假或加上装饰,这不活受罪嘛!其实仅就生理而言,人体能真正产生快感的生理部位,在此可以科学地坦率地讲——就那么一小溜儿。”她说。
“对!它如上天的穹隆之顶,是男性需要努力够及的地方,对,在上面,极高极顶处,对,好的,很好。”她讲得非常精彩。   
“不对!在前面,向前的一面,不是深度,是高度!掀开帽遮就能看见那个小鼻尖儿,你应努力地从里面从下面向外向上拱起撑开才是道理,对,像帽子,也像一把伞,但只能向前拱撑那半个弧.”
用手?!没那能耐就别臭不要脸!”
“第二种是言情爱情乱情滥情故事。这需要境界需要品味,品味——懂不懂?自古有道是食色性也。抓起来就吃吃饱了不饿,端起来就喝喝高了不想!”
“色香味俱全的未必可口,更别提什么营养。”
“弄虚作假的事儿太多,问题是你要假得有道理,假得入境,假得彻底,假得忘我,假得自由,假得真切!”
“调料多了未必好,海贵山珍胃不好。”
“什么萝卜翠绿带缨的,黄瓜挂霜水灵的,柿子半熟现揪的,韭菜头茬刚收的。你当自己是兔子还是羊啊?!”
“您也别跟我说您守着一道菜矢志不渝,吃心不改,这辈子下辈子就好这口儿。关键是您这口菜是否具有精细加工的升级可能,问题还不在于这道菜的本身,我指的是品尝佳肴时候的意境,是思想境界。”
“交响乐和演奏大师,几人能懂?名人字画,几人真懂?食亦艺,术高低,性简单,情太难!谁人真能懂?”
第三套节目分场次回合,中间带歇气儿且配角儿频换,插介解说和主持及演员上、下台。主演则横竖坐庄,一枝独秀。
这一套节目,按江峣的说法,“简单”。但时间却长,已超过三个钟头。
最后是第四套节目,时间不太长——两个钟头。节目也不多,包括侍浴,护发美发,护肤美容和护指美甲。江峣可以在这段时间里小憩或聊天。
侍浴在大堂内进行。第一套节目开始之前已先进行一半,即冲,泡,蒸,再冲,然后搓,再冲,涂抹,再揉,再冲。
当下作服侍的是“阿春”。高个儿,白净,戴眼镜,书卷气,腼腆,指长。阿春在为江峣作“理毛儿”。就是修剪或剃除体毛或为其造型。先是冲洗,然后涂抹,揉,捋,再冲洗之后用暖风吹干。然后扶江峣上了一张条式床,为其打理。
江峣问阿春来了有半年了吧?收入怎样?是否适应?
阿春说:“还行吧,只是还有些不太习惯”。
江峣说:“你在意念之中别把躺在这床上的人当人,权当是白条猪煺毛,就可以了”,她说,“此外你也可以想象医院或火化厂,反正必须要抑制住杂念,才能把工作干好。”
阿春说:“我平时倒是往您说的相反的地方去想,他说,“因为有的人本来就很恶心,再那么去想就更恶心了”。
江峣说:“那倒也是”,她想了一下又说,“你倒不如这样,往好的地方去想,想盆景,想雕塑,想蓝天大海和音乐,想一切艺术和唯美”。
她说:“你的审美眼光,极有可能通过此项工作被激发出来并逐渐升华到一个很高的水平,你由此会产生一定的创作才能”。
阿春说:“江总,我面对现在的您,什么都不用想,内心就早已充满了创作的渴望。”
“谢谢”,江峣说。
护发美发与护肤美容,和外界一般,此处简略。
护指美甲中,修脚也属寻常,自不必说。
美甲值得一提。江峣的手指甲与手指盖的比例是二比一,即肉粉部分与玉白部分的比例为一比一。上面不涂油膏,不上任何花色,纯净天然。指尖缝处随甲凸起伸出,不纳星点污垢,指肚儿亦随之受到牵拉而呈薄皮竖褶,花边儿裙摆一样。
那玉甲呈两侧弧并上下弧双重曲线,边沿处一圈儿淡淡柔和的晕光。用玉的温润品质来形容它,并不很确切,因为玉的细腻与浓厚很难折衷,而象牙的惨白亦不生动。那是元宝曲线,跳跃灵动的尤象,使人油然向往天空。
江峣的美甲护甲服务,很单调,只是锉去一些不至于太长即可。然而对于她的这项服务并不容易,因为那指甲看似不厚,却异常硬,鹿角牛角羚羊角及象牙等骨质物的硬度与之相比简直差得太远。
又不能用夹剪铰,因为是弧形易出折痕。粗锉来得快,会有毛茬或锉过锉偏。
好在江峣弄得勤,几天一锉,才不至于一次耗费太多时间。
                             (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