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824|回复: 0

孙伯翔的艺术春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28 07: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孙伯翔先生八十岁高龄,书龄自童年算起,也已有七十多年,不过,这一辈子,他总爱以“新人”自居。“今年又有两个新变化,眼镜摘了,裤带也不系了。”一开口,老头就逗得别人哈哈大笑。
  作为国内公认的北碑巨匠,孙伯翔有着笑傲书坛的雄厚资本。但他却说自己不吃老本,“为什么我不吃老本儿呢?因为我没本儿!底子很浅,再不往前拱就更浅了。”孙伯翔说,如今这个“拱”主要是纵向的,同古人对话,用自己全身的精神头往上追,追到哪算哪。之所以如此,全凭一种酷嗜,这种酷嗜从六七岁就跟着,已经跟了一辈子。
  对书法的酷嗜,在很多人看来是寂寞之道,但在孙伯翔那里却是快乐之道,解忧解痛之道。他甚至认为,自己的高寿,脑子清楚,眼和手灵活,都是拜长期伏案所赐。
  “进入艺术殿堂之后,发现这个殿堂太深了,比北京的皇家建筑群还深,走过一个大殿又是一个大殿,那里头全是宝,取之不尽。”回望艺术的“淘宝”之路,孙伯翔也真切感受到自己书法艺术的变化:“从方雄转向灵动,从灵动转向温润,从温润转向清凉,从清凉转到东涂西抹,随遇而安。”
  短短一句话,浓缩的是孙伯翔七十余年的书法生涯。“师魏斋”,这是孙伯翔早年的斋名,但几十年后,斋名也悄然换成了“自适居”。从当年的精诚师魏到今天的自由自在,孙伯翔一生勤奋,甘苦自知。他曾自作一首小诗:“我本一耕夫,砚田斯沃土。霖雨随天赐,但知笔下苦。”孙伯翔说,甘露是老天给的,给你多少你享用多少,老天不给你白搭;“但笔下苦我是摸到了,古人‘笔成冢墨成池’是真的,不是虚的,我走过这趟道了”。
  “我学书法这七十多年,65%的精力都在写魏碑,那35%用来追求温润的部分,而追求温润的时候,我已经60岁了。”而说到现在的心境,孙伯翔说,就是九个字,“平常心,平常人,平常字”。
  然而,真正的平常并不简单。孙伯翔说,“连孟非主持的《非诚勿扰》男嘉宾都说,我要看你的素颜照。素颜的美才是真的美,化妆化出来的,制造的美就不是真美了。老头子怎么了,老太婆怎么了,老有老的好处,老有老的美。我们搞艺术,最终追求的就是真、善、美。”
  一生为魏碑正名
  如今的孙伯翔喜欢自称“写书法的老头子”,但回顾这七十余年书法历程,可谓波澜壮阔,步步惊心。
  早年孙伯翔以唐楷起步,但很快便投入魏碑的怀抱,不可自拔。说到为何选择魏碑,孙伯翔说,他就喜欢魏碑那种方雄的气势,那种将军之气,健将之躯。他说,看到魏碑,就能想到白马秋风,感觉到那种高举弯刀,无坚不摧的力量。如果说唐楷是工作照,那魏碑就是生活照,鲜活生动,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都荡漾着随意,洒脱,甚至“不老实”。
  与魏碑一见钟情之后,便是一生的长相厮守。从《张猛龙》到《嵩高灵庙》,孙伯翔一路追过去,写魏碑,研究魏碑,他发现一千多年来人们对魏碑存在着很大偏见。“很多人,包括很多大书法家,甚至现在很多人,都认为魏碑是刻的,不能写。”持此观点的,不乏像沙孟海、启功这样的大书法家。但孙伯翔用自己的实践证明魏碑是可以写的,并且他坚定地认为,如刀劈斧刻般的《始平公》碑一定是先写后刻的,其书写者定是一位书法高手。
  孙伯翔认为,华夏文化的正统思想,从骨子里看不起胡人,所以魏碑也连带着被压制了1000多年。偏爱是自然的,偏见是狭隘的。孙伯翔说,“多少年以文人为上,看不起魏碑,认为这是草根的东西;还有人想把魏碑彻底否定,它已经成现实了,怎么可能抹杀呢?”
  写碑的道路上,充满荆棘和坎坷。一路走来,有过保守,有过冲刺,也有过胡乱撞头。先是石开写文章,说孙伯翔写字像“小脚女人,不敢越雷池半步”,听完这句话,他审视自己,还真是那样,生怕写走了样,不敢迈步。于是开始冲刺,这一冲便过了头,写的字开始“张牙舞爪,呲牙咧嘴,跑得没边”。于是马啸在《书法门诊室》中说孙伯翔写的是“痛苦的魏碑”。孙伯翔说,“人家说得对,那时写的真是‘痛苦’,不是自然的,而是强为的,拼凑的,很不舒服。”
  几十年来,虽然不乏“丑书”“怪书”的批评声,但孙伯翔用他的坚忍,也用他的睿智,终于将魏碑书法带上一座高峰。从方正走向温润和清凉境界,使魏碑书法登入大雅之堂。
  白焦先生说写帖的同时还要写碑,而清代大力鼓吹碑学的康有为在晚年也说,只是写碑还不行,学书仍宜临阁帖。孙伯翔说,他们说的都对,以后书法的道路,必然是碑帖结合。写帖的要学碑,写碑的也要学帖,这就是未来的方向。
  八〇前的孙伯翔从未止步,八〇后的孙伯翔依旧向前。他说:“至于以后写成什么样,还在探求。因为心里这团火还在拱着,仍然不减,而且没有厌倦,不腻,越走越快乐。快乐,价值万金……”
  展讯
  孙伯翔书法艺术展将于2013年11月1 日至11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2013年11月15日至21日在杭州浙江美术馆巡回展出。
  对话孙伯翔
  新金融:有人提出,要让13亿中国人都成书法家,您怎么看?
  孙伯翔:那是不可能的事。如果13亿人都成书法家,那科技进步怎么办?我倒是希望13亿人都能写好中国字,那就很了不起了,书法家只是很少一部分。
  现在的大学生讹字错字连续不断,这都是打印的弊端,我提倡手写作业,手写论文。陕西省办了件拙事,书协换届,弄了好几十个副主席出来;也做了件巧事,大学录取通知书全用毛笔来写。想想看,如果全国的大学都由老先生手写通知书,那是什么气场?!
  新金融:您的书法作品常常表现出一种生命力,甚至每个字都充满生机,这一点如何做到?
  孙伯翔:核心就是精到。每个字的零件就是点线,每个点线都具备一定的含金量,组合起来就特别好看,有力量。对待一整幅作品,写字也好,画画也好,写文章也好,作者要挑起矛盾,要做一个挑事的坏家伙,但挑起事来摆不平了,没招了,这是艺术家的失败;挑起矛盾,平和矛盾,最后达到统一,谈来谈去,就是一分为二,合二为一。我虽然不会讲,但我能感觉到这里面有哲学的东西,除了哲学,还有物理,还有数学。
  除了字内功,还要向大自然学习。所谓自然,就是大街小巷熙熙攘攘的人群,天上下着小雨,人们擎着各式各样的雨伞,各有各的神态,这就是自然美;再如钱塘江的一字潮,这就是大自然写的横;从飞机上俯瞰地上的河流,那就是天然的草书。古人就是这么悟出来的。
  新金融:能否具体谈谈“清凉境界”?
  孙伯翔:还是打比方吧。多年前我去汾酒厂参观,问厂长什么酒最好喝。厂长说,新酒最甜最香,也最烈;陈酒最醇最柔,但仅有余香。怎么好喝,把两者兑起来最好喝。
  再有,当年对魏碑最钟爱时,我喜欢康有为那种霸气,山林气;但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不知不觉地,开始喜爱梁启超了。把康有为的字挂起来看着,它让你亢奋,有精神,但也让你睡不着觉,太霸气了,甚至有点闹心;但挂上梁启超的,越看越清凉,越看越安静,可以解疲乏。
  新金融:最近一两年,您对画画的兴趣不亚于书法,写了几十年魏碑书法,又把画画拾了起来,而且画得还挺有味道,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吗?
  孙伯翔:玄机就俩字,瞎蒙(笑)。其实画了这么多,感觉画得有把握的就是松树和竹子。古人说书画同源,书法和画画很多都是一致的。前一阵在书上看徐悲鸿讲画荷,说荷叶是隶书笔,茎是篆书,花是楷书,周围长的草是草书,非常有道理。现在很多画家只在乎外形,性情加不进去,为什么,他笔下没根。
  根怎么来?就是谢赫六法说的“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特别是“骨法”二字,非常重要。中国书法的点线面,根基就是线条,线条的含金量越高越好。这就需要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的积累。
  新金融:很多书法家在功成名就的时候,都喜欢与古人相比。比如林散之曾说自己能追到祝允明,董其昌晚年一直拿自己和赵孟頫对比,如果让您和前人做一个比较,您怎么安排自己?
  孙伯翔: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贬低,也不夸大。如果非要给自己一个肯定,我和清道人(李瑞清,清末民初书画家)不相上下,但是清道人画画比我强。他变涩为颤,我没颤,一直起伏性地随意书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