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637|回复: 0

当一流画家遇到一流藏家的时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27 08: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年10月10日,故宫建院90周年,近日,收到一则消息:《两岸故宫将办多项活动,共庆故宫博物院成立90周年》。消息称:今年,“台北故宫”将推出“明四大家特展——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错觉艺术大师——艾雪的魔幻世界画展”、“明清文房珍玩常设展”、“院藏宋辽金元玉器”、“院藏明清花器展”等一系列展览。

  明四家的真迹,这些年在这个展那个展上也看了不少。

  不记得哪年哪月哪日哪时了,只记得在一个密封甚严的框中初见仇英真迹,竟目瞪口呆,久久不肯离去。画中“小人”儿甚众,或围炉、或读书、或对镜、或观画,个个衣衫艳丽,姿态各异,笔笔纤细,丝丝入扣,活脱脱要从画中跃出一般。《明画录》谓其:“发翠豪金,丝丹缕素,精丽艳逸,无惭古人。”当真评价得不差毫分啊。

  明四家中,沈周满腹诗书、文徵明寿至九十、唐寅风流倜傥,此三家皆系一代文人,唯仇英以漆工入行,没念过书,亦不通八股,更不会画中题诗。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代名家,与他三人并驾齐驱。

  《无声诗史》记曰:“英之画秀雅纤丽,豪素之工,侔于叶玉。凡唐宋名笔无不临摹,皆有稿本。其规仿之迹自能夺真,尤工仕女,神采生动,随昉复起,未能过也。”

  请注意这段史实,这里面讲了仇英仇实父除自身的勤奋外,最根本的是得以饱览历代精品,陈年累月沉浸在经典的绘画中,弥补了自己诗文造诣方面的不足。

  明末鉴定家顾复亦云:“远师顾、陆、阎、周,近学马陈、诸、赵,即降笔仿苑中人,必淘汰拙俗而采掇英华。吾见其心师意匠,新新不穷,可谓用志不纷,乃凝于神者乎。人以其享年不永致惜,而余有说焉以为实父,至今未死可也。”

  “而余有说焉以为实父,至今未死可也。”此语正中我心坎,仅这一句,便可单立一篇文章,这里不再絮叨,言归正传。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仇英也肯定不是一日练成的。仇英之所以成为仇英,因缘很多,但今天我要说说让仇英“凡唐宋名笔无不临摹”的项元汴。

  项元汴的“天籁阁”,曾让多情的乾隆帝仰慕不已。他曾六下江南,八游南湖,登览烟雨楼,专访天籁阁旧址。“天籁阁”深深地吸引着这位皇上,总还是欣赏不够,非要“带回”京师不可。于是下旨,在承德避暑山庄新建“天籁书屋”一座,将收集来的“天籁阁”部分旧物移藏其中并先后赋诗七首。

  乾隆四十九年,乾隆帝最后一次南巡,再度来到嘉兴,可惜“天籁阁”与所藏均杳然而失,遂作诗《天籁阁》:

  携李文人数子京,阁收遗迹欲充楹。云烟散似飘天籁,明史怜他独挂名。

  不怪乾隆帝如此痴迷,浙江嘉兴人项元汴,是名满明朝及后世的大藏家,他藏家之名远甚于他画家之名。可以不夸张地说,明代之后,凡稍涉猎收藏者,无不知项元汴。他的追随者,远有乾隆皇帝,近有众多世界一流博物馆。他所收藏的明朝和明以前的中国书画数量之大,价值之巨,当今没有任何博物馆与之可比。而在现存顶级书画珍品上面的收藏印中,除了乾隆帝,就数他的钤印最多,所以有专家戏言:“从这一点上来说,皇帝的境界,本来也和那位亦儒亦商的嘉兴人差不多。”

  项元汴还著有一本《蕉窗九录》,“唐伯虎点秋香”之佳话便出自他手。

  关于仇英的出生年份,说法各一,有说1504年的,有说1505年的,有说1509年的,但我更愿意相信他出生于1498年,这样距他去世的年龄1552年,至少要晚好些年。

  但项元汴的出生年份很明确:1525年,卒于1590年。

  年龄的距离,并不影响两人的相遇。

  当仇英遇到项元汴时,就碰撞出璀璨的焰火,这焰火足以照亮此后五百余年的画坛天空。

  不知是何年何月何日,在画坛“小荷才露尖尖角”的仇英带着女儿仇珠住进项宅,这一住就是十余年。从此,家道贫寒的仇英便可以不再为生活所忧,从此,他便可以自由地出入让乾隆帝痴迷不已的“天籁阁”,尽情地观赏,尽性地临摹项元汴收藏的历代书画精品。我们可以想象仇英当时是多么“富有”,他所涉猎的名品,仅以宋元前为例,便有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王羲之《兰亭序》(冯承素本)、王献之《中秋帖》、李白《上阳台帖》、唐人韩■《五牛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唐怀素《自叙帖》卷,唐韩干《牧马图轴》,以及现藏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的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卷》,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唐韩干《照夜白图卷》等。

  于是,十余年后,一代大家仇英横空出世,名满明朝。

  成名后仇英的画作,又被项元汴高价收购,一时间,仇英成了当时市价最高的画家。

  在项元汴的藏品中,仇英的“汉宫春晓长卷”价值两百金,略逊于王羲之书帖的“三百金”。而与仇英齐名的唐寅的《嵩山十景册》“计原值二十四金”,钱选的《山居图卷》也不过三十金。
  价格悬殊之大,不知是项元汴成就了仇英还是仇英成就了项元汴。

  据台湾学者杜联■编撰的《明人自传文钞》一书中所录,常往来于“天籁阁”的苏州画家便有:文徵明、文嘉、文彭、仇英、董其昌、陈淳。据传,董其昌在项宅长住过,身份是项家的家庭教师。

  于仇英而言,项元汴曾经是他的全部。

  于项元汴而言,仇英只是他的N分之一。

  所以,项元汴成就了仇英,而N个仇英成就了项元汴。

  用现在的话说,这叫双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