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510|回复: 0

硅谷大佬杨致远的书法情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0 08: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弥散的墨迹、干枯的笔触、空灵的意境……中国书法的这些特点,令毕加索和马蒂斯这样的西方抽象派大师深深为之着迷,沉醉。如果他们现在在纽约,绝不会错过大都会博物馆的“法迹:观远山庄珍藏书法选”。这个展览的藏品,都来自硅谷互联网巨头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
  硅谷“第欧根尼”的
  精神追求
  杨致远,1968年11月生于中国台湾。在他刚刚蹒跚学步时,父亲亡故。身为英语和戏剧教授的母亲,1978年带着两个儿子前往美国。杨致远曾说:和弟弟刚到美国时,两个人唯一会说的英文单词就是“shoe(鞋)”。
  在斯坦福上学时,杨致远去日本京都做了6个月的交换生。这座千年古都,也是杨致远与自己后来的妻子———山崎明子的相遇之地。当时,山崎明子也在斯坦福上学,日本是她的故乡,但她生长于哥斯达黎加。此后,与其他在日本遇到的朋友一起,杨致远创办了雅虎公司,并为之放弃了斯坦福的博士学位,余下的都是我们熟知的传奇。
  伴随着互联网的快速成长,雅虎股价一飞冲天,而杨致远仍然过着相对简朴的生活:住的还是硅谷小镇帕洛阿图一所低调的房子,坐的还是公务舱,吃的还是墨西哥卷饼快餐或越南米粉。周日晚上,依旧雷打不动地在母亲家里吃饭。与如今一些硅谷新贵的潇洒相比,杨致远的生活方式简直可以算是当代的第欧根尼(古希腊犬儒哲学家)了。
  他和第欧根尼的相似之处不仅在于简单的物质生活。不囿于物质享受,使得杨致远有更多时间、精力和资源投入到自己的爱好———书法以及相关收藏上去。和书法的缘分,早在他小时候就已经开始。至今,他还藏有外公写的《桃花源记》。两年前,此次展览曾经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展出。那次展览的序言中,杨致远有如下回忆:
  “对于收藏的热情一开始是一件苦差事。在20世纪70年代末的台北,那时的我只是个小孩,身上背着书法工具包,坐着巴士去上书法课,不管是下雨还是顶着大烈日(下雨比晴天多)。我问自己:为什么要去学习这门单调而且乏味的传统艺术?重复笔画的练习似乎永无休止,仿抄古代典籍也是毫无意义,还要不断研磨砚台上的墨石,然后体会毛笔书写在宣纸上的感觉。”
  写书法,需要精神高度集中,身心协调一致。书写者要有强大的自控力,写完之后,又能体会到放松和缓解。因此,虽然来到美国彻底远离了传统书法,但杨致远在“压力山大”之时,还是会用笔墨在报纸上随兴写写画画,纾缓压力。
  有如水在流动、文字在歌唱
  1998年,在一个中国朋友的建议下,杨致远开始收藏中国书法。董其昌的行书《临古帖》,是他的第一件收藏,可能也是海外最早的董其昌作品
  他感动于作品中柔和的线条表现出的美感,久远的十六世纪文人墨客的书法,召唤回杨致远童年练习书法的回忆:“那不再是一件苦差事,而是对这种艺术形式的认可。因为这个机缘和这件作品,书法艺术对我的人生重新有了意义。”
  这意义是什么呢?
  杨致远的答案是:“理解和欣赏中国书法,成为我探索、寻找灵感和履行灵感的过程……中国书法让我接触不同时空的中国文化、更多元的人际关系,以及不同地点、时间和一群令人难以置信的人……就像其他伟大的艺术一样,最好的书法作品看起来有如水在流动、文字在歌唱。”
  自《临古帖》之后,杨致远不断扩大自己的收藏。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拥有三百多件书法精品,包括从元到晚清的众多书法名家的经典之作,赵孟頫、文徵明、董其昌、邓石如、王铎、张瑞图、金农、伊秉绶等书法大家皆名列其中,并且还在不断增加。杨致远夫妇为自己的藏品起了个名字:“观远山庄”。其中,“远”来自他的名字,“山”则选自他夫人的名字“山崎明子”。
  大都会博物馆这次展出的,除了《临古帖》,还有其他几件颇值得关注的作品。首当其冲的,是赵孟頫的《小楷大乘妙法莲华经》第三卷。这幅经卷长十余米,用清一色小楷录成。每字半厘米见方,共约万余字,从头至尾,每个字有同样的平衡、同样的力量,每个字都完美,毫无懈笔、信笔,更遑论败笔。
  文征明之子、明代书画家文彭的《千字文》册页,是本次展览的又一个亮点。古人习字,常以楷书、行书从《千字文》始。而文彭在天命之年,以隶书的“笨功夫”,结合他自己在篆刻方面的心得,写下这套册页。个个字都遒劲有力,皆有十厘米见方,每张册页12个字。展览中专门布了一道8米长、3米高的长墙,将85张千字文册页连续排开,气势恢弘。置身于前,颇有荡气回肠之感。
  号称“才压江南”的“天启进士”王铎王觉斯,在本次展览中有四件作品现身。“神笔王铎”也是开创一代书风之人,他的书法自出胸臆,楷、行、隶、草无不精妙,尤擅草书,曾被称为“自唐怀素后第一人”。
  此次展出的《临徐峤之帖》绢本立轴、《行书秋兴八首》长卷、《草书赠沈石友》绢本诗卷、《行书宿江上诗》绢本立轴,皆颇为可观,从各个角度展现王铎的深厚才华。
  手卷上的15世纪“社交网络”
  身为资深互联网大佬,在杨致远眼中,明代的《李梦阳等十三家行书屋舟篇》纸本手卷有着独特的意义:
  “身为科技分子,这个由15世纪一群苏州文人写下的文字手卷,令我入迷。这是没有社交网络时代的社群活动!经过这么多个世纪流传,手卷上出现许多书法家的评语,组成一个类似的社交网络,这个社群穿越了时间和空间。手卷是个理想的社交网络结构———它可以延展,并且让后世之人随时可将评语留在手卷上。”
  大都会博物馆是西方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这样的书法展览,在纽约这样的西方文化中心出现,当然要考虑西方人的接受程度。馆方用文房四宝、明信片等多种形式,尽力协助西方参展者理解、欣赏这些东方人都难得一见的书法精品。同时,还展出了中国当代艺术家徐冰的动画作品《汉字的性格》。作品融贯了东方书法和西方文字,他的“天书”曾令西方艺术界惊为天人。
  徐冰曾去杨致远家学过赵孟頫的长卷。这部17分钟的动画就是受到《妙法莲华经》启发,以各种现实生活中的形象元素,探讨了中国文字的渊源,让西方人熟悉中国书法的形成过程;用不同方法,打开中国传统。
  如此多的重要书法家,如此多的精彩书法作品,即便是在国内,也是难以躬逢的盛事,何况是位于地球另一边的北美。如果你想了解本次展览的全貌,想看看文征明、傅山、张瑞图、金农这些书法史上鼎鼎大名的人都写什么样的字,不妨去大都会博物馆网站看个究竟,也可以关注他们在国内刚刚开设的微博账号:@大都会博物馆MET_中国艺术。
  艺术,是最没有效率的事
  有了互联网,当然能够提升我们的效率。然而,我们正在慢慢走入一个误区:一切都讲求效率。但从纯效率、纯功利的目的论角度来看:艺术,却是最没有效率的事。
  想知道一个人长什么样?拿手机拍照就好,还要花几个月的时间去画肖像?(然而,如果周末去798艺术区看看,那些几十块钱就画一幅炭笔肖像的画匠们,客户络绎不绝。)想跟远方的朋友留个口信?微信语音留言就好。实在想多聊会,那就打个电话呗。
  恐怕再也不会有人像苏东坡那样,随手写的一个字条,留到现在变成价值5000多万人民币的《功甫帖》,还引得争议无数。
  科幻电影中反复出现这样的设计桥段:为了填饱肚子,未来人类只要吃颗胶囊或者一小份合成高能食物就好,根本不必像《饮食男女》中的老爷子那样,大费干戈。然而,其中的感情呢、经历呢?在一味追求效率的过程中,我们是不是遗忘了什么?
  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曾写道:人类需要艺术,就是因为我们太过健忘。艺术旨在提醒人们何为重要的东西,并指导我们:如果希望成为清醒、善良、心智健全的人,应当崇拜什么、鞭挞什么;它提醒我们:应当敬爱什么、感恩什么,回避什么、畏惧什么。
  艺术,是理念与美德的感性显现。中国书法,是艺术的最高形式之一。三大行书作品———王羲之《兰亭集序》、颜真卿《祭侄文稿》、苏东坡《寒食帖》,每一件中都包含书法家对这个世界的爱憎与哀愁。
  《一代宗师》编剧徐皓峰的新书《武人琴音》中,有这样一个笑话:上世纪八十年代,一警察抓住一小偷,要他表演开水里捉肥皂片,小偷烫伤了手也没成功,警察感慨道:“小偷不会捉肥皂片了,就离大学生不会写毛笔字的日子不远了。”不管你做什么,基本功丢失都是件不太妙的事情。
  美国文化学者简·雅各布在《集体失忆的黑暗年代》中写道:“文字、印刷以及互联网会给我们一种虚幻不实的安全感,以为文化是永恒的。其实,一个复杂的活文化中,绝大部分的大量细节都不是经由文字或图像流传的。不,文化是经由言传及身教而存活下去的。”
  杨致远曾在一个访谈中称自己为“守护者”———为下一代守护这些文化珍品。如果还想保留我们已经被多次打得七零八落的文化残绪,仅有像他这样、远在大洋彼岸的守护者是不够的。那么,我们又应该做些什么?
  “中国书法让我接触不同时空的中国文化、更多元的人际关系,以及不同地点、时间和一群令人难以置信的人……就像其他伟大的艺术一样,最好的书法作品看起来有如水在流动、文字在歌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