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565|回复: 0

中国特色题字,笔墨捆绑仕途命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17 07: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石油大学比较忙,作为周永康的母校,它曾在2013年10月校庆的时候因周永康的现身而风光无限。
  可自打这位“著名的校友”落马以来,学校展开了一系列“去周行动”,据14日的《北京青年报》报道,学校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挡住了“落马校 友”的题词署名,后又将学校新闻网上与其有关的报道悉数删除。到15日,网络媒体曝光现下校园里的实拍照片,周永康在2013年10月回母校参加校庆时亲 笔所提的“厚积薄发,开物成务”已经被校方拆除不见踪影,墙壁也重新粉刷已看不出曾经悬挂粘贴的痕迹。
  风光时题字、落马时铲字,背后是大学和校友之间被权力扭曲的关系,这种事情发生在倡导平等的大学里,尤为令人痛心,你大学都跪拜权力至此,面对学子时,你拿什么教育他们?
从“求字”到“铲字”,笔墨与仕途的捆绑
石油大学忙“去周”刷白题字
  中国的题字文化源远流长,本始于古代文人骚客之间,常以诗书画作题字互赠以助雅兴,也有皇帝及达官贵人题字以显尊荣的。
  可到了现代,题字的文人艺术家越来越少见,越来越多领导人的题字变成了一种风尚和影响力的标签,从80年代开始,各大刊物竞邀名人题写刊名,逐渐发展到城市的建筑名称,高校里的校训,但凡能见到字的地方,官员题字现象几乎无孔不透。
  官员们的“书法”价值究竟几何呢?山东法官刘建国在15日的《北京青年报》发表的评论文章《清除权力崇拜比铲除“墨宝”更重要》里分析道:某些人热衷于求得高官笔墨,并不是官员的文笔有多么出色,而是试图以官员的影响力,来实现自身的目的。
  刘建国以高官在高校内题词为例:(题字)说明了学校具有一定的声望和影响力,必然会为高校人才培养、未来发展等,打造出最具有吸引力的名片。
  想到去年周永康出现在石油大学的校庆活动上,母校也是何等的荣耀,周所提笔的“厚积薄发,开物成务”也印满了学校各处,当时的风光墨宝所眷顾之处便也是后来的“铲字”行动所到之处。
  与其说这是大家对于官员“字迹”的崇拜倒不如说是对权力的崇拜,让笔墨与官员的仕途命运绑架在一起,这也是真实的官场生态。
  其实并非所有的官员都爱题字,在中国无论现任还是历任,都有很多高官的笔迹你只能在他们行使公务权力的时候才可见到。而有些位居高位的人却是“不惜笔墨”地处处留名。
  了解行情的人大多也知道,字不是白题的,《广州日报》评论文章《落马官员“墨宝”堪为反面教材》里透露:有的甚至开出价格不菲的“润笔费”。
  那领导人们题的字有没有什么特点呢?
  “这些书法的一个普遍特点是,字都写得特别难看。大概在求字者眼里,字的好坏不重要,落款上的名字才值钱。”《京华时报》评论员顾昀在评论文章 《依附于权力的题词终究是浮云》里对高官们的书法评价也毫不客气:千万别以为自己当不成苏黄米蔡,好歹还能成为秦桧,留得一手好书法让人惦记。所谓人走茶 凉,正是为那些热衷于题词留墨的官员量身定制。这可说是一个不变的规律。
  官员题的字多了,难免有疏漏,便也有了“错别字”被高高挂起的“奇观”。反正值钱的是名字,名字没错就行。所以当“周老虎”落马,学校首当其冲要遮的便是“周永康”这三字。
  这人走茶凉的悲伤周永康是无暇品尝了,可石油大学的铲字行为还要在舆论的洪流中颠簸些时日。而无论舆论如何指向石油大学的“墙倒母校推”,也拦不住这学府要洗白了题词的决心。
题字也有高风险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书法”曾受追捧
  类似石油大学的“铲字”行动并非国内第一遭,比较典型的是“书法家”胡长清落马后的境遇。一夜之间,南昌市兴起“铲字运动”,原高价获取的胡大书法家的墨宝,成为众单位众商家弃之唯恐不及的垃圾。
  处处求字提影响力的商家单位也不禁要摸摸胸口想想这题字的风险了。题字人一旦落马,“招牌”一夜变“坏牌”砸手里咋整?题字时所花费的“润笔费”,装裱的打印费装修费不提,铲字可又是花销,白忙一场最后图个消停。
  而如果这大费周章铲除的仅仅是表面的“墨迹”,隐藏在心中的权力崇拜情结,如何能够根除呢?
  说是崇拜,又何尝不是“你买我卖”的商业交易。
  诸如周永康,胡长清这些题词人自己,身为公众的政治人物,自己的名字是公务权力的象征。把职位所赋予的公务权力转化成商业影响力售卖,卖的可不是自己的“书法”,更是权力的“盈利”,久而久之,自己的名字遍地开花,公信力却在无形中缩水。
  别怪商家和单位的人走茶凉,你把自己当艺人“耍宝”卖字,你的名气臭了,也就不怪当初的买家翻脸不认人,不找你拿回当时的润笔费也实属无奈之举,不代表心里不想。
政治人物,你的名字只应出现在履行公权力时
2013年10月周永康现身石油大学校庆
  不知石油大学在铲字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周永康和石油大学的关系就能随之铲掉了么?恐怕是不行的。
  15日,《环球时报》发表评论《官员题词,求了就铲不掉了》,同在高校工作的唐任伍在文中列举了劳民伤财,败坏风气,变相行贿的“题字”罪状,认为:功夫不必下在这种事后消除痕迹上。但功夫一定要下在杜绝这种现象的产生上。
  《中国青年报》评论部主任曹林也在博客中写道:其实周的母校完全可以不这样做,无论你承认不承认,他都是自己的校友。位居高位时是,落马了还是。
  校友与母校的关系在这场“求字”与“铲字”之间变得扭曲。在当初题字之时,周永康并未将自己放在学生的角度去敬仰母校,而是高姿态的题字点拨。到了周永康落马之时,母校显示出的也不是对其入歧途的惋惜痛惜之情,而是速速铲除当时高调求来的纽带标志。
  母校与校友关系有一种特殊的伦理性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显然有点看不过去,发微博写到:校友风光时,母校引为自豪;校友落难日,母校伸 出援手。即便校友涉嫌政治错误甚至犯罪,母校至少应做到尊重历史,因为两者关系不可改变。在位时大肆宣扬,备极尊荣,被查后却删除历史、抹掉痕迹,无道 义,势利眼!
  微博被迅速转发过千。在权力的崇拜下,校友与母校之间的伦理关系是扭曲而奇特的,这只是官员与整个社会关系的冰山一角。
  说到底,石油大学铲去的只是表面的“周老虎”印迹,而周老虎留下的只是在石油大学写的几个字么?
  曹林的文章《中国应该如何深层“去周化”》写到“去周”的问题:从体制完善上消除滋生周的漏洞,避免出现第二个周老虎,才是真正的“去周化”。真正落实“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就是最好的去周化。
  把权力关进笼子,拥有权力的官员和社会的正常关系才不会被扭曲。
  而至于题字这样的事情,并非让官员们都摒弃书法的爱好,而是要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如顾昀所说:老百姓不会因为一个官员字写得好而惦记他,但只要真心实意为民办事,即便墙上不留名,老百姓也会在心中为他立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