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289|回复: 0

书法之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0 09: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代艺术被唱衰的如今,新水墨却扬眉吐气起来——纽约大都会居然展水墨了!有些人认为,这种盛况代表了中华文化复兴了。可是我们去看看大都会上展出的所谓“新水墨”,却不禁产生疑问,那些大家名士们,不都曾经是颠覆中国画的革命者吗?那么,到底是复兴,还是毁灭?
如果有人说:“毁灭就是创造”,但现状又是如何?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高级讲师刘国松首先创作出了“抽象+水墨”的具象水墨,而张羽却强调,水墨要走出平面绘画系统,进入了媒介实验领域,结合一些装置、视频,扩展到空间形式里传达创作者对“水墨和意念”的思考。艺术家徐冰,以一本无人能阅读的《天书》及号称不分国籍、年龄、受教育程度便都看得懂的《地书:从点到点》的出版,昭示创造了地球村文字,至今却未曾引起更多的重视……
问题是,纵使我们有勇气颠覆创新,却没有“沙特拒绝诺贝尔,杜尚拒绝贴标签地拒绝‘大都会水墨展’的气势,所以又全都成为雷声大雨点小的遗憾。反倒不如那些彻底拜倒在西方世界里的艺术家们,遵循了“洋人”的玩法,或许也能够弄到个“勋爵”“骑士”的册封。
在我看来,如今诸如书法汉字的创造,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诊断出书法真正的病灶。反观“小日本”,也是在水墨中不断钻研,其《墨象》《一字书》《现代书法》《前卫书法》《刻书》,甚至《成人书法》都出来了,蔚为壮观!但可惜其对书艺技法、工具、材料、书艺内容、书艺美学等方面的成果,除了造就出一位大师手岛右卿外,也没有更多建树!当然,对中华书艺,更没什么挹注!
中华书法,还是在原状并快速消退中?其实,书法只是生病了!
病灶一:大男人病。书法是男人创造的,他的美学(书学)、技艺、从业者,全都是男性。而古代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不读书识字,大多连名字都没有,自然都没机会参与书法的创造。到了今天,仍浑然不觉。连女性主义者也不察,就谈不上参与“女性书法”的建制与创作了。
病灶二:尚古病。尚古只是一时的“断魂绝续膏”,是“手段”而非“目的”。沉醉在古人笔墨、唐诗宋词中;自然无法前行,也无法应对文化的时代演变。
病灶三:倒退病。政治民主了,戏剧“e”化了,文学“网络大众”化了,连商业都“电”化了。只有“视觉艺术”,却越来越“小众、精英、独裁、排他”——书法尤盛。
病灶四:不肖病。我辈无能不肖!书法的官方派呈“老鹰生小鸡,一代不如一代”的态势,根本拿不出什么办法来,只会仿,无能创,甚至连日本都赶不上。而“崇洋派(当代艺术,新水墨)”又都在做书法杀手,只懂得帮美国人抢我们的“神主牌”,做“新话语权”的马前卒。
病灶五:冷感病。艺术本应作为一种刻画现实的手法,但对于书法来说,中华大地在近现代的被屠杀、被蹂躏、被侮辱,却仿佛从来不曾沾染气息半分。而当代的贪腐、贫困、不公、不道德,在书法里也全然无法“感光”。甚至连最基本的人性,例如热恋、失恋、性爱、孤独等,也完全不入镜!这简直连“大字报”都不如啊。
病灶六:简体字病。如今推崇简体字,汉字早就华语化,而非艺术化了。于书法的传承来说,“简体字”犹如毒药。
病灶七:失魂病。也就是所说的忘本的教育。我们从小习之的语文,早已经不再谈及汉字的衍生与中华文化中的伦理道德、人际关系等问题,久而久之,谁还能懂得汉字与中华文化的必然血缘关系蕴涵了民族文化的“象形文字”在现代教育中,却失去了文化。
书法之病,就是国魂之病。得知病,便得治好了病,才能谈文化,进而谈书法之创作。
其实,书法本身的用料功能皆尚未开发,这有如智能手机有千百种功能,但拿给很多年逾古稀的老人,就只有打电话的用途。
  可以先谈谈毛笔。毛笔在使用前需要浸水,以专业论,笔在使用前是干且净的,无论写字画画,都应先浸清水,用毕因笔根含有水分,较易洗净,以便还原,利于下次使用。但其实毛笔分有笔尖、笔肚、笔根、周圈方位,以及内外层(如兼毫)。如果在不同部位,施以不同湿度,甚至在某部位不施水,在某部位又施以胶、矾、水腊等,甚至一不做二不休地,全用水腊书写!想想看:会发现多少新功能?
  再说醮墨。自古以来,无论书画,笔尖一定先醮墨,尤其是写字——整枝笔只有一种墨色,没有第二种醮法!当然更不可能在同一枝笔上的不同部位醮以:油烟墨、松烟墨、青墨、岩彩黑色、水甘黑色、姜思序堂的色母等不同墨种与色相。灵活的使用各式墨种与色相,更可以在毛笔的各个部位,醮以浓、淡、干、湿、焦、宿、渴等不同墨色。
  按照顺序再来说用笔。有史以来,书画被西方认作“线条的雄辩”,也就是说,“笔尖”触纸行经的痕迹是唯一的真理!写字时,无论中、偏、侧锋(锋者,笔尖也)、使转、提按、捻管等,都是以笔尖为主导。可是想想看,为何不能用笔肚、笔根、笔的周边触纸?!甚至以滚、搓、揉、挤、压、摔、拍、鞑的话就不行吗?抑或是用左手,或者各种毛笔缚在一起用,笔与排笔皆可用,刷子与各类扫把更可以试试!
  试想一下,这三大类“创新”在一起排列组合,所产生的“或然率”,将会是多少个?笔墨技艺,来自心源——原本不可二分!
  对于手工纸(宣、绵、麻纸等)来说,中国的古法手工玉版宣纸,至今仍是全世界最好的纸——尤其对书画而言,无可取代!但对不肖子孙而言,又是最可惜的纸。因为功能万种的纸,子孙们只用了一种以水为溶剂的墨彩写画。
  色母所使用的胶黏剂,若溶于水者,也必溶于水腊、无患子汁、石花儿菜汁、海菜粉汁、蜂腊等等。这都是中国使用了五百年以上的无色透明介质,一如清水。
  以水腊为例,若在生宣纸上使用,再以原有墨彩绘写,一旦碰触到水腊所书写的“类白色”笔触,就会有轻、重、快、慢、干、湿、浓(较白)、淡,甚致飞白、渴笔等效果,一如墨彩的效果!若完全以水腊书画,干燥后,会出现“白中之白”的笔触,并显得较透明并反光发亮。理论上,水腊并未改变宣纸的颜色,但是视觉上有了明显的突出。若以浓重的水腊书写,再覆黄色于其上,它就变成了金色。
  若以水腊书画在熟纸上(矾宣),再刷一层墨汁于其背面,按理说矾较不吸水与墨,腊就更不吸了。但两者加起来,竟然透出了墨色,并能令并未触及的画面,完全不透墨!若以水腊写在生绵纸上呢?再以上述,如法炮制,则会一条线变三条线,而色彩部分又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幻!
  总之,越过阴阳界到了兜率宫,就会欣赏到好一番不同光景。
  除却上述笔墨纸砚的思考,就“法”意本身,我们是否可以有更进一步的思考?例如,书法本是男性专属美学,我们反其道写出女性如水美学,甚至写出“第三性美学”,谁曰不可!再如书法内容,以往跳脱不开名诗绝句、警世恒言,难道我们不可以书写自己的真情实感吗?
  我们思考书法的本源,但同时要知道,原地转即会山穷水尽,进一步便得海阔天空。记得流浪歌手王诚有一首歌:“走,走自己的路;唱,唱自己的歌;耕,耕自己的田……”若书法创新也能如此,当是书法有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