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511|回复: 0

书画家要有胸襟气度与人生境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0 07: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画是一门具有优良传统的宏阔高远而博大精深的高雅艺术,而书法家就应当是一个高雅的人,一个具有胸襟气度和人生境界的智者。非此则不足以书画家论之。
古人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夫我薄而彼轻之,则由我曲而彼直。我贤而彼不知,则见轻非我咎也。若彼贤而处我前,则我德之未至也。若德均而彼先我,则我德之近次也。夫何怨哉?且两贤未别,则能让者为隽矣。争隽未别,则用力者为惫矣。是故蔺相如以回车决胜于廉颇,寇恂以不斗取贤于贾复。物势之反,乃君子所谓道也。”
这段话翻译过来意思就是:“如果是自己不对而别人轻视,那么过在我而不在他。如果自己贤明而别人不知道,那么被轻视不是自己的过错。如果别人贤能在我前面,那是我的德能还不够。如果德行相当他也在我前面,那是我的德行稍次于他。这有什么可埋怨的呢?而且两人的贤能未见高低时,以能谦让的为明。贤能未曾分别时,用力去争胜的为下。因此蔺相如以引车回避胜过了廉颇,寇恂以不与贾复争斗超过了贾复,事物形势的反复变化,就是君子所谓的‘道’。”
胸襟气度宏阔高远的人,一定会有惊人成就。胸怀天下,心存济物者,也一定能取得骄人的业绩。因为一个人能容纳多大,他的成就也就有多大。
而现实生活当中,尤其是在书画圈,却很少能够有人做到这一点。有的人一旦在中国书协举办的展览上入展获奖,就紫雾绕身,飘飘欲仙,不知身在何处;有的人在协会里边当个什么主席、副主席或者理事之类,就昂首阔步,趾高气扬起来,在比自己身份地位低的人面前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另外,还有一种地域歧视,说上海人比较自负,他们看全国各地的人都是“乡巴佬”,这虽然有点以点带面,含有夸张的成分,但其中也的确存在这样的现象。那是因为他们自身拥有的优越感宠坏了自己。只不过,有的上海人还是不错的,不可一概而论。似乎现在比较牛的是北京的书画家,无论到哪里,你若问他是哪儿人,他们大多会昂起脑袋,拖着长长的尾音说:“北—京—的!”啊哦,你听听这声音,北京的书画家可真牛啊!连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哈哈!当然,也不是说来自北京的书画家都是如此,其中也不乏谦虚低调平易近人者。比如启功先生,一直以“中学生”自嘲,尽管别人都很敬仰他,但他却从来不给人拿架子。这就充分体现出他个人的境界修养。只不过有的来自北京的书画家确实很牛,你听他那说话的口气和走路的姿势都不一样。
一次,我应某单位的邀请去北京参加一个学术讲座,由于我去得比较早,当时主持人还没有来,来的似乎都是一些书画家,其中有几个着奇服异装留长胡子长头发者,貌似江湖大侠一般。落座之后,主席台位置有一位“大侠”问我,你是哪里来的?我弱弱地说,甘肃。他说,你们那里不行,穷啊!我说,那是地域和历史的原因,不是我的错。然后我问他,您是哪里人啊?他说:“北—京—的!”呵呵,又是北京的,我说,你们北京人很牛啊!生在皇城根下,地上的事情全知道,天上的事情知道一半!他听我这般言语,不仅没感到讥讽之意,反而更加得意起来。我心想,如此肤浅轻狂之辈,不理也罢。一会,主持人到来,说请今天的主讲嘉宾上座,然后让那位“大侠”让位,请我重新落座。“大侠”见此,一脸的不自在。在讲座当中,我说了一下这段话:人不能随便歧视他人,要懂得谦让。你没有真才实学和高尚的人品,搁哪儿都不行。年龄大的,更不能倚老卖老,瞧不起年轻人。同道之间,一定要互相尊重,互相爱护,才能达到一种和谐的状态,于人于己,都是好的。历史选择书画家,是以艺术成就和德行论高低的,而不是以地域和年龄、职位之类。
当下很多书画家,常常自视甚高,同道之间,互不相让。有的同在一个单位一个团体任职,但不懂得互相尊重,往往暗地里给对方使绊子,明里一套暗里一套,阴阳怪气,江湖气十足。更有甚者,会直接在会场上较起劲来,不仅逞口舌之能,还会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斯文扫地,颜面无存。同是读书人,但读书读到这个份上,真是莫大的悲哀。
书画家应该懂得“我敬人人,人人敬我”的道理。你想让别人怎么对你,你就要怎么对待别人。从来就没有你轻视他人而他人敬服你的道理,即便是在权势的淫威之下使人既不敢怒也不敢言,那也只是表面现象,其实人家内心中恨得要死,这就为未来埋下了祸根。很多以威势压人的刚愎自用者最终都因为这个原因遭受惨败,这样的历史教训还少吗?只有使人心悦诚服,才能为自己树立起崇高的威望。这个靠什么来达到?那就是一个人的才能和德行。而才德俱佳者,与之交往,才会有如饮甘露如沐春风之感。看一个人成功不成功,往往不在于他生前是否门庭若市,而要看他死后还有多少为他送葬以及深深怀念他的人。
一个真正自信的书画家,靠的是自己的才德,而那些过于自负者,一种是恃才放旷,因为确实有才,故而自视甚高,时有轻慢之语;一种是并无真才实学和德行,怕别人瞧不起自己,就在那里装腔作势,故作姿态,以掩盖自己内心的空虚。事实上,这种情况还是不自信的表现。
真正的书画大师,是不屑于那些浮名俗利的,他们只看重自己的艺术和人生境界的修炼。水平越高越谦虚,修养越好越低调。我们看那些武林高手,都是从容淡定,不慌不忙的。面对危险,一招制敌,尚且手下留情,不愿置人于死地。而那些习武未精者,往往张牙舞爪,大呼小叫,出手阴狠,暗算他人,最终落个可悲的下场。书画家也是如此,真正的高手懂得“大音希声,大智若愚”的道理,他只靠自己的艺术成就和高尚德行说话。
成熟的谷穗都是弯着头的,沉甸甸的,看上去就很有分量。而那些空瘪的谷穗和莠子都把头高高昂起,看上去就轻飘飘的,没有分量。不怒而威,不矜而重,无为之为才是人生的至高境界,任何装腔作势,自以为是,都会最终黔驴技穷,遗人笑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