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517|回复: 0

品味书法精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8 14: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众所周知,作书是一项技能,字多为右手写成。费新我先生右手残后,改用左手写字,风格独树一帜。又有用口叼笔者,用足持笔者,书作不会很好,称不上书家。刘熙载《艺概》称“书如其人”,如人的形貌还是如人的精神呢?扬雄道:“书乃心画”,书法是人的内心世界的现形。一个人的内心,体现在个性方面,审美观方面,是比较恒定的,这便为独特书风的养成提供了条件。书法形成了独特风格,方为书法家。蹈袭他人者,只能是模仿家。
字既然是人写的,人就得强化自己写字的能力,这就是要练习执笔,用笔,用墨,强化对腕、肘、臂的控制能力,使其遵依心灵的指挥,即所谓“得心应手”。其次是临摹碑帖,师法古人,熟谙古人作字法。临摹是对心灵的补益,丰富了内心,才会有好的书法。字为心画,对于得心应手者来说,写字是心中的字落到纸上的过程,写字者就像一架复印机,心中的字形变了,纸上的字随之变。
字的造型,章法,布白等取决于心灵的审美;气韵取决于写字时的精神状态。审美观不同,造成风格不同。就像有的人喜欢丰满如杨玉环者;有的人喜欢瘦弱如赵飞燕者。书作有雅俗之分,俗者为大众喜欢;雅者曲高和寡,为对书法有精深研究者所爱。雅者境界高。
字为心画,书家故须补益心灵,心灵补养法有:学习古人碑帖,借鉴今人书作;行万里路,受人世和大自然的陶冶;读万卷书,让内心强大;从事文学创作,锻炼形象思维能力,提高审美情趣。
补益心灵,为的是形成独特书风。风格的养成,非一朝一夕之功,是个渐变的过程。古来风格卓异者并不太多,楷四家风格迥异,行书我最爱二王、大米、子昂,现当代书坛,我最爱沈鹏、魏启后书作,此二老书艺慑魄惊魂,使人如饮美酒,如聆声乐,如咀珍馐,如嗅异香。
黄山谷道:“学书须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若其灵府无程,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道义不只学书者要有,大凡做人做事,都须讲道义。而圣哲之学,也非永恒的真理,孔子学说多已不被认同。黄先生承认“灵府无程”者亦能有“不减元常逸少”的笔墨,便是承认了书艺高低与人品无关,与地位无关。事实证明,人做得好,书艺未必高,如道德文章甲天下的欧阳修。而广受诟病者,如贪腐的蔡京,书艺高超。这就像灵魂丑陋者相貌未必丑,心灵高尚者形貌未必美。我不是不提倡习书者要有好的人品,其实我是极看重做人的。只是在书法理论层面展开讨论时,觉得人品与书品并无必然的联系,不是哪个决定哪个的关系。然而,做人首先要爱国,这是第一个台阶,再上一个台阶便是爱人类。无第一阶则无第二阶,有第一阶未必有第二阶。即不爱国者不爱人类,因为国民是人类之一部分;爱国者未必爱人类,如某些日本人爱国却崇尚侵略屠杀。这里谈爱国,是因为书法是国粹,为中国独有,不爱国者令汉字蒙羞。我国历来尚和平,强而不霸,故爱国即爱人类。法西斯和邪教虽然也是人,但他们反人类,所以,反对他们才称得上爱人类。
有了书法,之后便有了研究,进而成为理论。书法理论可谓丰富,概括之,无非两种:有法说和无法说。书法谓之书法,即已表明写字是有法的。而无法之说,始于苏东坡之“我书意造本无法”,至现当代,成为统治书坛的说教,从而导致书坛乱象,求险求怪蔚成风气,瞎画乱涂始得大奖。那些所谓的无法之作,毫无美感可言,令人厌恶。这是书法理论导致的堕落,是对书法艺术的伤害,如此下去,号称国粹的书法艺术将毁于一旦。本人郑重呼吁,该迷途知返了。
细观苏东坡及今人之所谓无法之作,亦非无法,其中有久习所得的运笔运墨之法。赵子昂有言:“结体因时而变,用笔千古不易”。用笔是法。从哲学角度思忖之,书法出于心,即出于意识。而意识是人脑对客观世界的反映,即客观世界的映像。意识虽然对物质有反作用,但这种反作用不能改变物质的客观规律。就书法而言亦如此。内心给字照了像,然后照这像写在纸上,便是书作。内心凭意识的反作用修改汉字的形象,形成了统一而独到的风格,便是有独创性的书法家。但意识的反作用、能动性受汉字本身客观规律的制约,首先你不能写出错字来;其次你得用毛笔写,顺应毛笔的特性。这些都是不能突破的。中锋运笔是普遍的提倡,但也有人用侧锋。若用侧锋,则侧锋也是法,法新而已。书法艺术的发展过程是一个创新法的过程,而不是臻于无法的过程。无法的境界是虚构的,在书法实践中并不存在。这好比人们幻想有神仙,其实谁都没见过。人们画出的神仙的模样,大体不离人的样子。国人的图腾——龙,虽然人世找不到同样的动物,但龙的造型,是诸多物种构件的组合,龙身上哪个物件不来自人们见过的动物呢?书法亦然,你不可能完全突破所观察过的字的局限,你不可能不运用用惯了的技法。即使你新创了一种技法,以这新技法为法,书还是有法的,法新而已。人是有记忆的,记住了字形,用笔用墨法,不是想忘就能忘记的。如果全忘了,你还能写出字来吗?苏东坡称己书无法,是夸张之说。他的记忆力非常之好,怎么会忘了书之法呢。看过字,心中便有了构字法;练过写字,心中便储备了写字之法。因此,能作无法书者只有没见过字的小孩或者冥顽不灵的畜类等。捉一只甲虫,濡以墨,使之在纸是爬,它留下的痕迹是无法的,但不是字。不识字的小孩瞎画而无法,所书也不是字。
书法无法之说是对书法客观规律的否定和放弃,是主张意识不受客观规律约束,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学说。书法不许写错字,便是不能突破的客观规律,这条规律导致唯心主义无法论的失败。倡无法说就像塑神像,他们仿照人的样子塑神,所塑神像不但不神异,而且还不如人,连动都不能动,话也不能说,岂非人的智能的降低?而拜倒在这远不如人的神像下者,分明愚昧至极。此种崇拜,导致了智能的人被泥塑木胎困住了身心,这是人类的自缚。无法之说是故弄玄虚的虚幻,是愚民主义在书坛的显现。那些丑陋的线条,缚住了书者的心灵,必然把书法拉入黑暗深渊。
至于书体由甲骨文到金文、篆、隶、楷、行、草的演变,也不是凭空捏造,而是在汉字原有意符与声符基础上的变更,是顺应了书法美与简的要求的变革。这就像川剧的变脸,演员还是那个。汉字的变迁是受象形表意的规律约束的,变作拼音文字,才是对此规律的突破,但那就不是汉字了,从此也便没有了书法。由此得出结论:无法说是消灭书法,是放弃书法总结出来的美的规律而追求令人生厌的丑,其背弃了艺术美的规律。书法的最高境界不是无法,而是变法造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