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491|回复: 0

书画界的烂苹果如何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1: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往今来,历朝历代,文艺率先吹响时代前进的号角,浩荡延绵数千年。而艺术范畴的书画,总给人一种高大上的错觉,殊不知,如今的书画圈犹如混乱不堪的娱乐圈,乱象极多,难以胜数。而在10月15日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了“剜烂苹果”的讲话,引起了众多文艺家热议。 
  当下,亟待拯救的书画界到底是进入了柳暗花明的境地,还是穷途末路?  
  一。艺术圈一波未平一波起 
  事件回顾1:周一波主动辞陕西书协主席一职  
  近日,陕西书协主席周一波两次引爆书画界,先是在人民日报撰写《让书画家协会少一些“官气”》一文,指出当前各种艺术家协会都有许多领导干部兼 职当“领导”的事实,并谴责某些领导,打着协会领导的幌子中饱私囊,最后提议让领导干部带头退出协会领导岗位,以此推动建立书画事业发展的新机制、新常 态,共同携手构筑起没有“雾霾”的艺术天空。此言论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12月7日,他又一马当先,毅然决然地退出陕西书协主席一职,希望换来一个新的 协会机制,更是把自己推上舆论的风头浪尖。  
  事件回顾2:赵丹认为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
  周一波的提议让我想起著名电影演员赵丹的“遗言”。赵丹(1915-1980),原名赵凤翱,中国著名电影演员。去世的前两天,他在《人民日 报》上发表了关于如何改善文艺的评论,其中提到“外行领导内行”的问题。他说:“试问,世界上有哪几个国家,像我国这般,文艺领域中的非业务干部占如此大 的比例?咱们这社会,不兴说谁养活谁,因为除农民和青年(以及部分老年和妇女)外,总算各有‘铁饭碗’一只。但是,为什么要死死拽住那么多非艺术干部来管 住艺术家们呢?有些非艺术干部在别的工作岗位上也许会有所作为的。可是,如今那么多‘游泳健将’都挤到一个‘游泳池’里,就只能‘插蜡烛’了。每一位‘领 导艺术’的干部,为了忠于职守,总要就艺术创作发言,各有一套见解,难于求得统一。”此言一出,足见赵先生的先见之明。  
  事件回顾3:吴冠中痛陈美术体系的弊端和现状  
  2007年4月,吴冠中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提出“取消画院,取消美协”的言论,并指出,美协是个衙门,文联也是这样。谁都来管文艺,结果文艺上不去!可谓是切中时弊。  
  7月18日,吴冠中在《文汇报》发表文章《奖与养》,严重质疑国内美协等艺术家协会,并倡议“以养代养”的发展模式。  
  7月23日,吴冠中在接受《青年周末》记者采访时,再次揭露美协、画院、文联、作协等单位存在的问题。他说,国家养的一批艺术家,就像养了“一群不下蛋的鸡”,并指出,美协权力太大,严重制约了画家创作,而“协会已经成了艺术家的进身之阶!”
  2008年1月10日,吴冠中在《南方周末》的访谈中直指中国美术界存在的弊端,他认为,所有问题的根源“其实就是一个体制问题!”甚至直言:中国当代艺术水准落后于非洲。
  事件回顾4:广东华人书法院院长刘佑局怒揭书画圈黑幕
  刘佑局,早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曾出任第四届创作委员、第五届全国书法展评委。现为广东华人书法院院长、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主席、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副总经理。  
  2008年年初,他曾在《华夏书画报》发表了《官管协会转制势在必行》一文,在书画界引起轩然大波。11月份在《人民文摘》撰写了《文化体制改 革首先要给协会转制》,他认为,协会官方化容易被一些投机钻营的人所利用,主张协会由从官办转为民办。11月底,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怒揭作品参展和入会 存在的众多黑幕,更指出,当前书画界简直是“一锅粥”。2011年1月1日又向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团呈书退出中国书法家协会,同时,一并辞去广东省书协理 事之职,引发了对协会体制改革长达一年的讨论。  
  二。书画界的“烂苹果”如何“剜” 
  上述这些看似艺术界不和谐的音符,实质上说明了当前艺术界存在的诸多问题。鲁迅曾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而如今,这火光、灯火依旧在,可惜暗淡了前进的路。  
  1.书画教育的悲剧  
  艺术品,为作者全人格的呈现。试想古代能书善画者,那个不具有深湛之学问,再看看当前中国艺术教育体系,艺术类院校文化课分数要求极低。胸中无 墨,怎能下笔如神?文化课和作品创作高下应该是相一致的,而现在艺术教育体系更看中的是作品。如果文化素养不高,怎能画出高内涵的艺术品?可以说,当前的 艺术教育体系,培养的更多是工匠,而不是纯粹的艺术家。换言之,中国的艺术传承,从根基上就存在严重的缺陷,我们又怎能指望它健康的发展?  
  2.体制下的协会亟待改革
  美协、书协,曾是多少书画家梦寐以求并为之奋斗的艺术殿堂,现在却成了备受质疑的腐败衙门。众所周知,美协、书协及各省分会,都是半官方群团组织;其领导由组织部门任命,并享受一定行政级别待遇。
  古代没有这类相关的管理机构,却有“以文会友”的雅集风气,这种雅集形式“实可谓无组织之组织,盖无所谓门户之章程,而以道义相契结。”如兰亭 雅集、西园雅集、玉山雅集等,大家“或十日一会,或月一寻盟”,自发形成。在雅集会上,众多文艺爱好者或游山玩水、诗酒唱和,或书画遣兴、文艺品鉴,这种 带有随意性的艺术状态,使得历代文人在雅集中产生了大量彪炳史册的文艺佳作,如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便是应雅集之景所作。  
  古代这种切磋文艺的自由交流方式,不仅佳作时而有之,还少了一些“雾霾”之气。而当今,美协、书协以及画院等机构俨然成了书画家的进身之阶。在 画家的潜意识里,只要有了这个头衔,就有了尊严、有了身份,有了面子,它就是自己走向成功的一张通行证,也就相当于走了一条捷径。这就使得画家将重心放在 如何取得头衔方面,而不专心于伏案搞创作。  
  不可否认,这些机构为中国艺术事业做出了不少贡献,但由于机构庞大,权力过大,把艺术牢牢的控制在一个框框里,“谁都来管文艺,结果文艺上不 去!”最后的结果只会如赵丹所说:“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笔者觉得,艺术机构只需起一个引领主流发展的作用即可,应该废除“头衔”体制,让市场决定 书画家的浮沉。  
  另外,很多人员都是跟书画没有关系的,却能够凭借手中权力或者金钱进入艺术机构,造成艺术机构的衙门化。过往历史,上之帝王,下之百姓,舞文弄 墨、能书善画者不在少数。如历代帝王中,魏武帝曹操善隶书,梁元帝萧绎善画肖像,唐太宗李世民善行草,宋徽宗赵佶书画均彪炳史册,清乾隆皇帝爱新觉罗·弘 历能诗善书画等等。再如古代的达官贵人,秦相李斯擅长书法,创秦篆,二王、颜真卿、苏轼、赵孟頫等也都曾担任过一官半职。他们虽是帝王或者高管,却在中国 的书画领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相较于他们的言行,当今爱好文艺的官员却是另一番景象,将一些本是“雅好”的习性,摇身一变成了“雅贿”的行径。周一波 事件、刘佑局事件等,他们能够以身作则,以此亮起当代中国书画界的红灯,精神可嘉。  
  3.中国书画已经当了市场的奴隶,怎不沾染铜臭气?
  吴冠中曾说:“艺术只有两条路:小路,娱己娱人;大路,震撼人心。”当前,更多的书画家走的是娱己娱人的“小路”,确切的说,是走功利化的商业 之路,他们将书画变成了牟利的商品。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他 又说:“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可惜现在大多数书画家注重的不是艺术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更多 的以市场取向为创作的出发点,追求的是市场效益,捞到的是画了就卖的money。有些书画家更是大笔一挥,一副作品完成,然后积累成捆,便成捆成捆的卖, 真可谓是以“字画为生”。虽然市场对书画家的成败关系重大,但那只是一时的。但凡留名的书画家,他引导着书画艺术的走向,决定着书画市场的起伏,而不像当 代的书画界几乎是市场主导了书画家。可以说,在市场利益的熏染下,一股股浮燥风、拜金风、争名逐利风侵袭着当代书画界。故中国书画在市场的奴役下,即将失 去真、善、美的艺术追求,沾染的更多是铜臭气。
  4。看不懂的字画,是玩了百姓,还是玩坏了书画家?
  文艺本应该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可看看当代的书画艺术,千奇百怪,不是看不懂的字,就是没有内涵 的画,“奇葩”二字最能概括这些所谓的“创新”,这到底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还是“百家哀”?此外,无论什么水平的作者都堪称大师,书画家。实际 上,能耳熟能详且顺口而出的书画家永远是那几个人,足见当代书画界平庸化的苗头。诸如种种问题,可以说,当今的书画界就是“一锅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