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475|回复: 0

人文视野下的萧耘春书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21 11: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确立起书法批评的人文视野,是鉴赏一位书法家书法艺术特征、艺术价值的关键。用人文视野去观察书法、观察书法人,需要有整体系统的观念,把书法放置于人生、学养、书法历史、时代风气那样一个阔大的背景之下,而不是就笔墨论笔墨,就风格论风格。按照这样的理念,我们试着打开萧耘春先生的书法密码,破解他的书法思想与风格成因,可能是一种有意思的角度与方式。
一、把生活磨砺当作人生财富
萧先生人生经历有3个特征,一是命运虽有小的起伏但没有大的跌宕,总算值得庆幸,但生活的磨砺总能让他感今怀昔,命运给他的每一分赐予也总会当作福祉来珍惜,让他常念厌足,安贫守道。二是一直从事教书、搞文化、做编纂等文化传承传播工作,养成了安于精神层面追求的生活理想和以入世精神做事业的品性。三是长期居守乡梓,没有离开过瓯南山水,使得他把对外部世界的美好向往,转移为对历史文化传统的纵向开掘,锤炼出一种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美好隽永心境。所有这些,从生活哲学层面对他的书法观念和书法艺术气质确立,起到了良好的酝酿与催发作用。
如果历史上分“居”的艺术状态和“游”的艺术状态,那么书法肯定偏重于“居”。因为守望,就有了更多的沉潜与开掘、耕耘与浇灌、期盼与遐想。萧耘春守望乡梓,守望文化、守望书法,把自然家园的守望与精神家园的守望交融得浑然一体。“处江湖之远”的萧耘春,思的是中国书法精神那座“庙堂之高”。
人间有味是清欢。生活为他营造了一种“宁静”景象,而他的“致远”步伐可以迈得无限开阔。
二、把读书当作人生乐趣
腹有诗书气自华。书法是读书人人格的外化,是读书人胸襟、气质、旨趣的自然表露。这是书法人文性的最核心特征。萧耘春先生把读书当作最大的人生主题和乐趣。14岁时拜诗人、书法家张鹏翼先生为师。让萧耘春几十年恪守不易、受用无尽的教诲,就是张鹏翼先生当年对他提到的两个“读”字。第一要读书,特别是把古诗文学习好。第二要读帖,张先生认为学书法关键在能辨清浊,而学会清浊之辨的关键于能将古代名家书法反复细读。这两个“读”字萧先生铭记至今,用了60多年时间去实践,把生活逻辑、学习逻辑、审美逻辑通过读书贯穿起来,铸造了他富有内涵的人生阅历与书法品格。
萧先生的读书领域十分宽泛,自幼在张先生指点下研读了大量古代诗文,打下了扎实的国学根柢。后来从事文化工作过程中,他结合工作需要,通读了《鲁迅全集》、钱锺书著作、各类唐宋文史笔记、温州乡邦文献、历代书法文献等。
除了读书广泛,专精阅读、读写结合又是他的读书特点。他在对宋代文献阅读研讨基础上,汇集出版了宋代文史研究集《男人簪花》,经过十多年积累扩充,又出版了《苏东坡的帽子》。书法方面出版过《萧耘春谈章草》和几种书法作品集,另外还主编或整理出版过《苍南县志》、《苍南诗征》、《苍南女诗人诗集》等。读萧先生的文章,能感受到宋人笔记的趣味、清人朴学的严谨和钱锺书的淹博贯通。在《苏东坡帽子》后记中他坦言:“我觉得需要找点乐趣,便把几十年来的札记、卡片、索引、纸条儿翻出来,归归类,排排队,开始试写一些笔记。”读书已经成为他自觉的生活方式,研究思考与写作又是他读书之乐的自然延伸。
三、把书法当作人生修炼
萧先生系统的论书文字不多见,每当问及对自己书法的看法时,总是那么谦让,说自己始终没有写好过,也没有什么理论可说。当希望他给年轻人学书法有些提示的时候,也总是像当年张先生对他说的那样:“我要他们一定多读书,这点我念念不忘。”曾经沧海难为水。越有丰富的体验,越会感觉不可名说。人文传统中的书法未必没有技巧、没有概念、没有理论,只是更加注重把对书法之道的参悟渗透于实践之中,把实践中得来的体悟与前人的经验概括相印证。萧先生对书法的看法,不作玄奥之语,都是大白话式的表达,谦恭儒雅是一个方面,而删繁就简之后的鞭辟入里,是值得深入玩味思索的。
萧耘春先生在给自己的中学同学、书法家谢云先生的一封信中,算是比较系统地谈到了自己的书法经历:“张先生主要精力写今草,从《书谱》上溯二王,他不喜欢学生学他的字,我随他学几年二王,便喜欢章草了。凡是章草,不论大家小家都临,或有偶尔写几个字的如蔡襄,也临一临。或很少有墨迹流传,但确写得好的如方方壶,我也不时临写。我的楷行转学钟繇。我较长时间学习的是皇象、钟繇、索靖、黄道周、沈曾植。写章草是颇为寂寞的,那就让他寂寞吧。”这一书法研习的轨迹可以看到,萧耘春先生在把握中国书法正脉的前提下,把章草当用了自己的主攻。

集大成,以学力胜,是萧先生学习章草的策略定位。他把历代草章经典网罗殆尽,逐家加以研习探究,比勘异同,吸取适应自己的艺术元素,铸成自己的艺术风格。正好比顾炎武“采铜于山”,善于举一反三,把一种书体上的经验技法及艺术格调,推及到更多的书体形式上去,演绎出多元的形式外延。萧先生的选择,以学力胜,而不是以智巧胜,庶几更接近《孟子·万章》中所谓孔子的“集大成”也。他始终以敬畏的态度对待书法语言的掌握、书法精神的涵养,与把书法作为恣肆飚行、率尔操觚的笔墨工具,是传统书法与当今书坛的本质不同。萧先生看似处在书坛的边缘,实质居于人文书法传统的正脉。他的《论书》绝句“狂歌箕踞醉千觞,进退雍容书卷香。悟到古人精绝处,也无二爨也无王”,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书法风格自出机杼的主动追求。他学习书法的程序好比将一段书法史通过剪辑,把淳古雄健的汉魏六朝与神明变化的黄道周等进行对接,悉心熔铸简古、沉雄、宽博、圆融、险峻、奇崛、飘举、跌宕、流转的章草之美。
萧耘春在与古为徒、陶钧文思的过程中确立了书法个性,他的笔墨之间充盈着古淡虚灵、气定神闲的书卷之气。特别要看到,他不因为追求雍容古丽而沾染丝毫裘马轻肥之气,也不因为长年深居乡梓而沉积些许村儒陬见的寒俭之气。这是萧先生书法最值得称赏的方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