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401|回复: 0

禅意书法的学术基础初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5 17: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宣和书画苑 于 2016-6-23 10:02 编辑

禅宗的发展肇始于南北朝时期齐梁,印度第二十八代祖师达摩把释迦摩尼佛的“拈花正法”传入中国。“禅”“禅那”是印度佛教在中国发展的产物,更因为中国文化人的介入而变得愈加丰满和鲜活。而禅宗本土化的重要阶段是在安徽的安庆完成的,皖山禅文化的代表三祖禅师《信心铭》所主张的“心性为本,心性不二,不二法门,即心是佛”,可以说是禅宗本土化的精神发轫。
禅学思想中直觉体验的表达、悟性与理解力、机缘遇合的灵感显现、实践与修行并重、讲究自我突破传统的范式对于书法艺术有着深深的影响。本文所研究的禅意书法,在传统书论对禅学思想的借鉴中时有体现,如对“心本体”的诠释、对“破法执”的推崇。书法对生命的张扬和辐射,表现了与生命同质同构的艺术状态。书者必须参悟禅理,才能体禅心、得禅趣,笔下的线条才能清净洒脱,富有禅意。书法作品也以能展现禅理、表现禅意为上乘。宗白华先生在《中国艺术艺境之诞生》一文中曾经指出:“禅是中国人接触佛教大乘义后体认到自己心灵的深处而灿烂地发挥到哲学境界与艺术境界,静穆的观照和飞跃的生命构成艺术的两元,也是构成‘禅’的心灵状态。”因而,我们从书法艺术风格形成的边缘性格,来探究禅学与书法的历史渊源,进而研究禅意书法的学术基础,对于书法艺术的当代发展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一、禅宗的本土化进程,其实质是与中国文化的完美融合
诞生于印度的佛教,在西汉末东汉初传入中国。拥有高度文化自觉的中国人,是以自己的文化思想来接受适合自己需要的佛教。汉民族的心态让佛教在中国的发展由“佛”入“禅”,由“法”入“心”。同时,因为佛教的传入,使得中华传统文化无论是书法、绘画、雕塑、音乐、诗歌等等开始注入新的元素,可以说就再也没有和佛法禅宗分开过。因此胡适写中国哲学史的时候说:“不了解佛教就没法写中国哲学史”,季羡林也说:“不研究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就无法写出真正的中国文化史”。表现在书法创作上,书与禅可谓是异路同源,貌离神合。历史上许多书家近禅,而禅家喜书者更甚。从王羲之、支遁、张旭、怀素、东坡、佛印、黄庭坚、米芾、董其昌、八大,到现代的曼殊、弘一、赵朴初,再到各种名碑名帖及碑铭造像题记,许多书写的内容不是佛教本身,就是与佛法有关,从佛教教义的传播到书法艺术个性的宗教表达都深深地打上了禅意书法的烙印。
二、书法是中华文化的精神外化,本体是表象,文化是内涵
书法,是以文字的书写作为形式来表现情感的艺术。法是规范,书是表现,文化意义上的传承才是其本质内涵。书法作为汉民族几千年传承的本土艺术,在其生成和发展的过程中,始终保存着纯正的中国作风与中国气派,是中国传统文化精华中的精华。
在当代书法趋向形式化与表面化的今天,我们应该知道“法”与“道”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那就是本性。印度把“法”称做“空”和“如”,中国则更进一步把它称做“心斋”。中国禅宗高扬人人本有的“心”,禅宗以为“有念即有心,有心即乖道。无念即无心,无心即真道。”不见本性的书法作品,可以是“法”,而未必是“书”是“道”。既然把书贯之于“法”和“道”,在这里“法”就并非单指方法、法度,“道”也并非单指道理、门道。艺术是以有心而体验无心,借助于物象而体验空性的一种心性修炼。所谓“书法”、“书道”乃是借助于“书”而显现“法”与“道”,以笔墨而显示生机。书圣王羲之行书奇正相倚,疏密得宜,怀中和之美,体自然之妙,法贵天真,力屈万夫。禅王慈能虽不识字,而析全刚之理,了菩提之玄,借曹溪之净,兴顿教之门。皆因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豁然开朗,方成就一代之宗。东坡居士化禅法为书法,“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书法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之所以成为艺术,关键在于显现其文化属性。书法的形式存在因为具备了禅宗文化的本性,才愈发展现其生命的活力。
三、从书家的品评标准看,禅意书法是书法风格的边缘性格显现
从历史的标准来看,我们对于具有典型性意义的书家基本品评大致包括五个基本因素:首先要有对书法传统准确的把握和积累。其次是要有鲜明的艺术个性和独特的艺术表达。当代书法在全面的传统回归之中,更为关注的是技法和气息的泥古,这是一种当代风尚,然而我们纵观历代的书家圣手,能领风骚者往往是有大才而开山立派者,或是另辟蹊径,借鉴融合相关艺术形式而别开生面者。艺术语言的个性表达对于书家来说是第一位的。其三是要有与自己艺术实践相一致的学术主张。如当代黄宾虹的浑厚华滋,吴冠中的笔墨等于零,沈鹏的书意与诗意等等,都是把自己独立的学术主张贯穿在其艺术实践的始终的。其四要有广泛的社会认可,这包含学术体系和社会价值体系的双重认可。最后,优秀的书法家还需要善于把握和调整自己的创作情境,如王羲之书写《兰亭序》时的兴酣悠游、颜真卿书写《祭侄文稿》时的悲愤激越,书家对创作情境的自我把握能力也是极为重要的。
书法风格的边缘性格因为文化或艺术元素的介入,打破了各类书体艺术符号之间的森严壁垒,打破了各类书体笔法、结构、章法的程式和规范,在与各类艺术的结合中融入书家的审美追求,增加了书法的写意性和抒情性,使书法艺术的形象变化不可端倪,姿态各异,生发出相对陌生化的审美效果。禅意书法就是禅宗文化与书法契合而形成的以禅意表达为思想主旨的书法流派。书家或由禅入书,或因书悟禅,最终由渐而顿,性解心开,豁然无碍,达到心手双畅之禅境,从而表现禅宗文化独特的笔墨特征。宗白华曾说:“中国特有的艺术——书法,犹能传达这空灵动荡的意境,我们见到书法的妙境通于绘画,虚空中传出动荡,神明里透出幽深,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是中国艺术的一切造景。” “书法艺术可以被人们认为是完全打开了通向人类各种经验构成的大门。世界上唯有最抽象的艺术形式……如建筑,音乐,舞蹈姿态,中国书法,中国戏面谱,钟鼎彝器的形态花纹……乃最能象征人类不可言不可状之心灵姿式与生命的律动。”由此,我们可以说,禅意书法是书法风格边缘性格的生动体现。
四、从禅家的修行和接引方便,亦即禅风的不同看禅意书法表现形式上的差别
佛法与书法结缘,源于佛教的五明论,其中“工巧明”一章,即包含了对书法的学习和体悟。现代佛学中,更是把书法贯穿到宗教修行和佛学教育的各个方面。历代书法审美中,把书法分为神妙能三品,而对神品的标准是近乎禅境的平和简静、遒丽天成。近代书家与佛禅结缘较深的丰子恺先生,把王国维的人生三境界,比喻为禅意书法的三个阶段也是比较恰当的。禅宗与书法的结合,或“援书入禅”、或“援禅入书”,书法因为禅学思想的观照寻找到心灵的家园。笔者通过禅家接引方便的区别,也就是禅风的不同来观照禅意书法的学术基础,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自然观。由见性而得自由,不做作,不突兀,水流花开,自然而然,轻松自在。一切万物不离自性,禅宗讲求慧眼天赋,自证菩提。严羽在《沧浪诗话》中,以禅意喻诗意,“不涉理路,不落言诠”,如“镜中之象,水中之月,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皆发前人未发之语。所说的就是禅家、诗人自见本性后,在修行和创作中所体现的轻松自由、自然而然的禅意状态。禅道如是,书道亦如是。禅意书法就是在书法创作中表达作者对经典碑帖的直觉体验,突破理性逻辑的约束,表达难以言喻的轻松自由。突破了技术和形态的惯性,可谓是以机锋破知见,得意忘形。王羲之《兰亭序》的空灵静逸,董其昌《行书女萝绣石壁五言诗条幅》的反造疏淡,书论中苏轼的“书初无意于佳乃佳”,米芾《海岳名言》的“随意落笔”等等,皆表达书家明心见性后的娓娓道来,适意随性,自然而然自通禅,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
(二)、直入禅观。禅宗对于佛教戒定慧的认知,首次把净土纳入禅意的范围之内来解读,确定了戒定慧和慧戒定的依存关系,把慧所产生的理解力和决断力提到了首要位置。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其禅道唯在妙悟。禅宗把因妙悟而生的果敢决断,自作主张,清晰地表达在禅学思想之中,并一以贯之。《诗辨》说:夫学诗者以识为主,入门须正,立志须高。以汉魏晋盛唐为师……久之自然悟入。虽学之不至,亦不失正路。此乃是从顶上做来,谓之向上一路,谓之直截根源,谓之顿门,谓之单刀直入也。禅宗万法皆如的学术思想,将障碍与觉悟、得失与成破、无明与真知、有性与无性等相对的思维观念,以一把般若利剑一挥两断。纵观历代书法经典,直入禅风对书法创作影响巨大,许多书法名作中也把悟性提高到首要的地位。如张即之书法的快意劲挺、黄庭坚《诸上座帖》的率意任运、米芾《蜀素帖》的随意“刷字”、中峰明本《行书与济侍者警策》的“柳叶飞舞”等等,元明清书论中董其昌《画禅室随笔》的“直欲脱去右军老子习气”、周星莲《临池管见》的“心空笔脱”,都是体现了这种单刀直入、决然不羁的禅学思想。
(三)、止观禅观。禅家讲究认识本心,体悟自性。止是认识清净自性,驱除染污,了却生死大事。观是要知道禅宗的思维变化,是识见。心性不二,止观亦不二。禅修中也因开示的方法不同,禅家各有机缘,以“变”为根,以“悟”为本,达到自性清净心的本体远离一切妄念。禅悟的所求变得非常简单,因止观而生出变化机巧,关键只在能识与不能识的一念之差。《五灯会元》记载:本邑罗汉寺出家……幼岁依资州唐和尚(处寂)落发,受具于渝州圆律师。开元中有沙门道一,在衡岳山常习坐禅。师知是法器,往问曰:“大德坐禅图甚么?”一曰:“图作佛。”师乃取一砖,于彼庵前石上磨。一曰:“磨作甚么?”师曰:“磨作镜。”一曰:“磨砖岂能成镜邪?”师曰:“磨砖既不成镜,坐禅岂得作佛?”……一蒙开悟,心意超然。侍奉十秋,日益玄奥。《指月录》中关于吃茶去的著名公案,更是清晰地表达了开式方法的变化,解答了对于禅悟机缘的根本追问。禅意书法的风格形成,也是十分讲究技术上的妙悟的。值得说明的是,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书写佛教禅宗语录就是禅意书法,更不能片面地以为弘一、八大的枯寂静默是禅意书法的唯一表现。怀素《自叙帖》的无住心、苏轼《黄州寒食诗帖》的稳健沉雄、憨山德清《行书证道歌》的超尘脱俗都是禅意书法的代表之作。蔡邕《笔论》中所言“默坐静思”、黄庭坚《论书》的“字中有笔,如禅句中有眼”等等,无不体现了禅意书法结构的奇巧蕴藉、笔法的丰富变化,所谓有规律而无定法。
(四)、超越极限观。禅家讲究最大限度地开发自身的智慧,突破自我的惯性极限,进入到一个澄明广大的无量境界。禅门公案中,禅家这类接引的方便比比皆是。宋景岑招贤大师有偈语:“百尺竿头不动人,虽然得入未为真。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是全身。”禅师们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口吸尽西江水、桶底脱尽大地宽等比喻形容顿悟的艰辛,同时也表达了自我超越和凤凰涅槃后心性的大自在。历代禅意书法表现中也是十分讲究灵光独耀与对传统和自我的突破。讲究自我反叛和超越,这往往是因机缘遇合而产生的灵感迸发,也有书家自我质变到量变的欣然愉悦。宋大慧宗果《与无相居士尺牍》的率真写意、八大山人在家国沦陷后的心性倔强、弘一法师出家之后的肃穆清寂等等,都是对自我否定后的全新蜕变,羽化成仙。书论中韩愈《送高闲上人序》的“不胶于心”、巧光《论书法》的“书法犹释氏心印”、康有为《广艺舟双楫》的“书法亦犹佛法”等等。也是从实践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对禅意书法自我突破境界的生动表述。
纵观几千年的书法发展史,禅与书法的结合表现由来已久而又各具面目。禅家思想由开悟到自见光明,豁然开朗的心性觉悟,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学修实践都对书法艺术创作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书法因为禅学思想而带来的思维方式的变化,形成了禅意书法这一独特的书法流派。从魏晋以降,基本上伴随着书法创作和书论注解的各个层面,绝非一语以盖之。禅意书法书学思想中所体现的自然观、直入禅观、止观禅观、超越极限观等等,为书法的传统继承开辟了一条崭新的路径。对于禅意书法学术基础的研究和开拓,在注重形式炫目和技法表现盛行的当代书法,我们让书法重新回归文化自觉,应该是一种十分积极的导向。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