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403|回复: 0

武术与书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7 08: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宣和书画苑 于 2016-6-23 10:02 编辑

蒋骥在《续书法论》讲其“尝观米老书,落笔飞动,运管常如跳丸舞器,故灵妙不测,矫变异常,绝不规矩正格,然至末笔,必收到中锋”,这里的“米老”即宋四家之一的米芾。米芾自己说“学书贵弄翰,谓把笔轻,自然手心虚,振迅天真,出于意外”(《自叙帖》)。从跳丸、舞器到弄翰,都是技术活儿,必须勤学苦练,来不得半点虚假。钢琴是弹出来的,功夫是练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游泳教练理论上的素养上足以指导运动员训练,但拿冠军是还要运动员出马。拿最简单的骑自行车来说,试问谁有本事讲一顿原则要领就可以让没有接触过自行车的人可以直接骑上就走?
据说沈尹默当年教人家写字,不喜欢引经据典,只是说“但看我写”。“真传一张纸,假传万卷书”,再恰当的语言,毕竟是“语言”,无法取代动作本身,也无法把动作的细微奥妙之处讲清楚,多少语言也不如示范来得直接。自然,模仿不是依样画葫芦那么简单,其中要领非明师手把手引导调整很难真正领悟。更何况,其中的妙处,很多时候只能“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民间流传杨露禅偷拳的故事,故事毕竟是故事,认不得真的。公园里不少打太极拳的朋友,绝大部分不比“太极操”高明多少。尽管轻柔的躯体运动也可以如一般体育运动一样起到健身作用,但与极拳真义相去霄壤了。其实,太极拳“由着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然非用功之久,不能豁然贯通焉”,以至于有“太极十年不出门”的说法:十年苦练,非天赋过人,很可能连门都摸不到呢,遑论登堂入室!设想一下,如果只是看看动作招式,就能理解其中的妙处,那只能说是功夫本身太肤浅,没有第二种可能。
画家习武与武术家习字,古往今来均不乏其人,但绝大部分是作为爱好来从事的,堪称武术家的书画家与堪称书画家的武术家,古往今来,凤毛麟角。虽然在某方面的获得的学习经验对从事其他方面学习有帮助,但总无法取代专门的学习训练。技术能力与水平的提高,总要靠实践来获得。宋代苏轼书法位列“宋四家”之首,他曾说“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又说“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这“无法”岂是真“无法”、“不善书”岂是真“不善书”!其子苏过谓“吾先君子……少喜二王书,晚乃喜颜平原,故时有二家风气”,苏轼本人也有“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献之;笔秃千管,墨磨万锭,不作张芝作索靖”之论,可见苏轼于书法是写过扎扎实实的功夫的,所谓“本无法”、“不学可”云云,只是强调理解的重要,他讲的“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也应该这样理解。大名鼎鼎的康有为,著有《广艺舟双楫》,对书法可谓颇有见识,其字也自成一格,可他还是慨叹“吾眼有神,吾腕有鬼”,可见写字也是如此,做到得心应手确实是不容易的。若不假思索地断章取义、望文生义,以为凭着天赋和见识对书法能不学而能,真是“尽信书则不如无书”了。
书法学习过程中,对各种书体经典之作的临摹与研究,是必不可少的,不要求精,但必须有了解有体会,这样才不至于“营养不良”。事实上,古来大家也无一例外的以一种或几种书体最擅胜场,书工诸体的尽管也有,但不同书体达到的高度参差不齐也是毋庸讳言的,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小说中那些被夸赞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人物,哪一位不是“术业有专攻”!不惟小说,实际当中也是如此。
人们常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器利”对“事善”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至于“善书不择笔”,只是说对毛笔有较强的驾驭能力罢了。事实上,工具材料的性能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作品的效果,甚至关乎作品的成败,而艺术家也往往有自己习惯使用的工具材料。作为练习,尝试多种不同性能特点的工具材料是从难要求,非常必要也非常有好处,而“实战”就不应该自己难为自己了。对于一位武术家,固然有相对顺手的兵器,但触类旁通,对不同的武器往往都能很好地理解与把握其特点加以合理的运用,真正的武林高手更是万物皆武器。与“善书不择笔”一样,都表明对工具材料具有良好的驾驭能力,以至于“发帚俱可”。武术理论中认为器械是手臂的延长,所以有“拳成家什就”的说法,也有一通百通的意思。
在书法学习上,从历代经典中选择一件或几件有代表性自己又喜欢的,作为日课,坚持临习不辍,久之必有收获。赵孟頫在《兰亭十三跋》中所说:“昔人得古刻数行,专心而学之,便可名世。”单从技术训练角度看,“数行”应有十几几十个字了,这些字无疑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笔法、结字规律,真正搞明白了,触类旁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有效学习,关键不是写了多少字(工作量),也不是写了多长时间(工作时间),而是切实的收效(工作效率),“废纸三千”也好,夜以继日也好,都不足以说明水平高下。如此这般看似简单,实则不然,因为每日操练并不等于简单的重复。对照范本,每临摹一遍,都如打一趟拳,看似重复,其实用笔结字诸多方面都得到锻炼,久久功深,自能运用自如。
武术训练讲究“会、对、好、妙、绝”,就是说一个技术动作或某种功夫,会练了不一定练得对,练对了还可以练得好,练好了不一定练到妙处,能练到妙处可能还没有登峰造极。“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古训不能只停留在口头禅。况且,这句话本身不单是在提倡勤奋,更是指明了保持和提高技术水准的最根本的方式,那就是练。清末内家拳家黄百家所说:“在乎练,练既熟,不必顾盼拟合,信手皆成妙谛。”民国时期少林寺方丈妙兴大和尚也讲:“久练自化,熟极自神。”这段扎扎实实的功夫是绝对少不得的,是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概莫能外的规律。杨露禅悉心运太极数十年,功臻化境,战无不胜,遂领“杨无敌”之誉。一件经典作品如武术套路示范,临帖如依法演练,吴昌硕临石鼓文“一日有一日之境界”,只有常写常新,才能不断深入,否则流于形式,难免收效甚微。选一件几件经典作品或局部勤加练习,熟能生巧,有望收获,也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吴昌硕致力于《石鼓文》,临摹不辍,数十年如一日,自谓“一日有一日之境界”,足见其理解之深。
《中庸》讲“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诚哉斯言。清末形意拳巨匠郭云深曾以事入狱,期间不辍习武,以空间及镣铐所限,只得因地制宜地操练“半步崩拳”(无法跨出整步),功臻绝顶,后来人称“半步崩拳打遍天下”。崩拳可谓人人会练,可只有郭云深以之蜚声武林,所以说“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精”,又有“招没绝,功夫有绝”的说法。书法也有拿手功夫,如写得顺手的字或诗词联文,如林散之的“细雨骑驴入剑门”、沙孟海的“岱宗夫如何”等,都是看家本领,流布之广,几乎不可计数。有了这样的本领,笔会应酬之际可以驾轻就熟,保证质量,而且不会因为内容生疏而做更多的构思,可谓事半功倍。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