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3014|回复: 0

李刚田谈书法的豪华和真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 14: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刚田,1946年3月生,河南洛阳人,号仓叟。多次被聘为全国重要书法篆刻活动的评审委员,书法篆刻作品及论文多次入选国内外重要的专业活动并获多种奖项,出版专业著作30余种。为西泠印社副社长,中国国家画院院委、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院研究员、篆刻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篆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等。获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曾任《中国书法》主编。
    展览时代,作品进入展厅,书法创作愈发需要在形式上做足文章,一些求新求变者喊出了“不与古人同、不与时人同、不与故我同”的口号,希求在短时间内彰显自我、吸引观者。但李刚田却在这一“热闹中著一冷眼”,书法形式的创新需要突发灵感,但对文化的酝酿积累是一个长期过程,应将顿悟与渐修结合起来,两者都不可偏废。
  “展览体如同走T台服装模特的表演,只存在于舞台而不能使用于生活。又如精制的果脯,虽然美味,却丧失了原生态水果的味道。”李刚田说。
  而今,年届7旬的他已对这些光环、故事渐渐看淡,唯望在自己的书斋“玉泉精舍”里,以玉自省,保持高洁与高贵的品格;读书弄翰,获得自在与快乐。在艺术世界里物我两忘,足已。
  无意于佳乃佳
  2015年4月,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在浙江绍兴颁奖。李刚田是兰亭奖艺术奖的获得者,面对这一中国书法界最高奖项,他很淡然,相比高兴与兴奋,他更愿意用“欣慰”来表达心情。“已是70岁的老人了,本无意于再去与人PK,竞争什么奖项。本来也没想到去申报,在朋友的怂恿与组织的推荐下,在最后的时间申报了。”
  四五岁时即学习书法,1981年走上专业书法道路,李刚田称自己一直在“没有目的地做事情”。1985年首次当选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时他毫无思想准备,而这一干就是三十年;西泠印社副社长也是在选举前才知道自己是候选人。
  看到现在很多孩子为了功利学习书法,进行苦行僧式的修炼,李刚田不禁感慨,这其实成不了书家。走上书法道路,必须有爱好,必须从中感受到人生的价值。
 李刚田,1946年3月生,河南洛阳人,号仓叟。多次被聘为全国重要书法篆刻活动的评审委员,书法篆刻作品及论文多次入选国内外重要的专业活动并获多种奖项,出版专业著作30余种。为西泠印社副社长,中国国家画院院委、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院研究员、篆刻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篆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等。获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曾任《中国书法》主编。

  而今,年届7旬的他已对这些光环、故事渐渐看淡,唯望在自己的书斋“玉泉精舍”里,以玉自省,保持高洁与高贵的品格;读书弄翰,获得自在与快乐。在艺术世界里物我两忘,足已。

  无意于佳乃佳

  2015年4月,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在浙江绍兴颁奖。李刚田是兰亭奖艺术奖的获得者,面对这一中国书法界最高奖项,他很淡然,相比高兴与兴奋,他更愿意用“欣慰”来表达心情。“已是70岁的老人了,本无意于再去与人PK,竞争什么奖项。本来也没想到去申报,在朋友的怂恿与组织的推荐下,在最后的时间申报了。”

  四五岁时即学习书法,1981年走上专业书法道路,李刚田称自己一直在“没有目的地做事情”。1985年首次当选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时他毫无思想准备,而这一干就是三十年;西泠印社副社长也是在选举前才知道自己是候选人。

  看到现在很多孩子为了功利学习书法,进行苦行僧式的修炼,李刚田不禁感慨,这其实成不了书家。走上书法道路,必须有爱好,必须从中感受到人生的价值。

  李刚田生于河南洛阳,祖父爱好收藏文物,从小家中就有成堆的古玺、秦汉印,因而自幼就受到熏陶感染。有时大人在场,孩子们可以被允许翻着看看字帖,大多是装裱成册页的原拓剪贴本,大人要求看字帖前洗净手,帖要端端正正放在桌子上,人要正襟危坐,气不盈息,帖要轻翻。当时家中楼下住人,楼上的五间房都是书,小孩儿是不许进的,但是如果窗户没关严,李刚田就偷偷翻到里边,在里面一读就是一整天,读到昏天地暗。家里大人都着急上街去找他了,他也浑然不觉。

  当时家里条件艰苦,年仅13岁的李刚田就要与15岁的哥哥出去打工养活一家9口人,在建筑工地出苦力气干粗活,一天下来筋骨都要散架了。

  即便这样,李刚田回来还是要坚持练习小楷,写钟绍京的《灵飞经》,身上的汗可以顺着脊背流一直流到脚跟,当时穿着解放鞋,鞋里的汗都湿透了。

  在书法的世界里,李刚田得到了心境的清凉,忘掉了物质和客观环境的燥热,只剩下一种精神。

  “文革”期间,书法属于“四旧”,学习书法变得难上加难。有一次,李刚田在朋友家看到一本字帖,朋友说你看一晚明天早上要还我,不能在你那儿放。

  因为担心红卫兵抄家牵涉进去,字帖李刚田借到手后,每每彻夜不眠,用比较薄的油光纸将字双钩下来。像这种双钩字帖他有几百本,但是最终还是被红卫兵烧掉了。
  李刚田没有后悔、后怕,甚至并不觉得心疼,那些不眠之夜,那些在艺术世界里的愉悦时光,已是他能留下的最宝贵的东西。“那种境遇下还能坚持学习确实有一种信念和理想在支撑。当时在心中想的就是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我活一辈子应该有我做的事情。”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迎来了文化艺术的春天,书法热随之兴起。1980年,河南省书法家协会成立以后,开始有组织地开展活动,举办了首届中原书法大赛,李刚田获得一等奖,并因为自己在篆刻方面的研究,被调到文联工作。
  这是李刚田从业余爱好者到专业书法创作的一个重要起点。他感慨,时势造英雄。三中全会之后思想解放、经济开放,成就了整个书法艺术。自己幸运地赶上了这一好时代,许多老书家,他的老师一代,尽管学识渊博、书艺精湛,却仍穷困一辈子。
  而现在,书法给了李刚田稳定的生活,更赋予了他人生价值。苏东坡讲“无意于佳乃佳”,就是说无心求好、求美则达到一种大美,这种大美就是顺乎自然的美。
  热闹中著一冷眼
  性格上的平和尔雅、不慕浮华深深影响了李刚田的艺术创作。虽然从事书法、篆刻创作几十年,但他觉得,“50岁以后,才突然发现了自己的风格”。
  在李刚田看来,如果一开始就抱定要塑造个人风格,那你的风格就是“做”出来的。只有通过长期的学习,将自己的性情禀赋自然融入其中,蓦然回首,真正的风格才会水到渠成。
  相较表面的精巧,李刚田更喜爱内里的平实大度,内在的动势藏于外在的静感中,直而不肆,光而不耀。他在多个场合中提到,明清以降一直到民国的文人书法对自己的影响很大,这种“庙堂气象”正是自己多年的追求。
  “草色遥看近却无”,李刚田认为书法创作里应该保有这种不可捉摸的传统文化气息。
  展览时代,作品进入展厅,书法创作愈发需要在形式上做足文章,一些求新求变者喊出了“不与古人同、不与时人同、不与故我同”的口号,希求在短时间内彰显自我、吸引观者。但李刚田却在这一“热闹中著一冷眼”,书法形式的创新需要突发灵感,但对文化的酝酿积累是一个长期过程,应将顿悟与渐修结合起来,两者都不可偏废。
  “展览体如同走T台服装模特的表演,只存在于舞台而不能使用于生活。又如精制的果脯,虽然美味,却丧失了原生态水果的味道。”李刚田说。
  李刚田生于河南洛阳,祖父爱好收藏文物,从小家中就有成堆的古玺、秦汉印,因而自幼就受到熏陶感染。有时大人在场,孩子们可以被允许翻着看看字帖,大多是装裱成册页的原拓剪贴本,大人要求看字帖前洗净手,帖要端端正正放在桌子上,人要正襟危坐,气不盈息,帖要轻翻。当时家中楼下住人,楼上的五间房都是书,小孩儿是不许进的,但是如果窗户没关严,李刚田就偷偷翻到里边,在里面一读就是一整天,读到昏天地暗。家里大人都着急上街去找他了,他也浑然不觉。
  当时家里条件艰苦,年仅13岁的李刚田就要与15岁的哥哥出去打工养活一家9口人,在建筑工地出苦力气干粗活,一天下来筋骨都要散架了。
  即便这样,李刚田回来还是要坚持练习小楷,写钟绍京的《灵飞经》,身上的汗可以顺着脊背流一直流到脚跟,当时穿着解放鞋,鞋里的汗都湿透了。
  在书法的世界里,李刚田得到了心境的清凉,忘掉了物质和客观环境的燥热,只剩下一种精神。
  “文革”期间,书法属于“四旧”,学习书法变得难上加难。有一次,李刚田在朋友家看到一本字帖,朋友说你看一晚明天早上要还我,不能在你那儿放。
  因为担心红卫兵抄家牵涉进去,字帖李刚田借到手后,每每彻夜不眠,用比较薄的油光纸将字双钩下来。像这种双钩字帖他有几百本,但是最终还是被红卫兵烧掉了。
  李刚田没有后悔、后怕,甚至并不觉得心疼,那些不眠之夜,那些在艺术世界里的愉悦时光,已是他能留下的最宝贵的东西。“那种境遇下还能坚持学习确实有一种信念和理想在支撑。当时在心中想的就是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我活一辈子应该有我做的事情。”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迎来了文化艺术的春天,书法热随之兴起。1980年,河南省书法家协会成立以后,开始有组织地开展活动,举办了首届中原书法大赛,李刚田获得一等奖,并因为自己在篆刻方面的研究,被调到文联工作。
  这是李刚田从业余爱好者到专业书法创作的一个重要起点。他感慨,时势造英雄。三中全会之后思想解放、经济开放,成就了整个书法艺术。自己幸运地赶上了这一好时代,许多老书家,他的老师一代,尽管学识渊博、书艺精湛,却仍穷困一辈子。
  而现在,书法给了李刚田稳定的生活,更赋予了他人生价值。苏东坡讲“无意于佳乃佳”,就是说无心求好、求美则达到一种大美,这种大美就是顺乎自然的美。
  热闹中著一冷眼
  性格上的平和尔雅、不慕浮华深深影响了李刚田的艺术创作。虽然从事书法、篆刻创作几十年,但他觉得,“50岁以后,才突然发现了自己的风格”。
  在李刚田看来,如果一开始就抱定要塑造个人风格,那你的风格就是“做”出来的。只有通过长期的学习,将自己的性情禀赋自然融入其中,蓦然回首,真正的风格才会水到渠成。
  相较表面的精巧,李刚田更喜爱内里的平实大度,内在的动势藏于外在的静感中,直而不肆,光而不耀。他在多个场合中提到,明清以降一直到民国的文人书法对自己的影响很大,这种“庙堂气象”正是自己多年的追求。

  “草色遥看近却无”,李刚田认为书法创作里应该保有这种不可捉摸的传统文化气息。

 

李刚田谈书法的豪华和真淳

李刚田谈书法的豪华和真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