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696|回复: 0

想象在书法中的价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1 07: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宣和书画苑 于 2016-6-23 10:00 编辑

  想象是神奇的,道家、佛家、气功、武术家、催眠术,文学家、艺术家,都有想象的神奇应用,就连中医也有想象的神秘踪影,比如孙思邈说:“更服金丹大药,可以毕天不朽。清斋休粮,存日月在口中,昼存日,夜存月,令大如环,日赤色,有紫光九芒,月黄色,有白光十芒,存咽服光芒之液,常密行之无数。······凡夜行及眠卧心有恐者,存日月还入明堂中,须臾百邪自灭,山居恒尔。凡月五日夜半,存日象在心中,日从口入,使照一身之内,与日共光相合会。当觉心腹霞光映照。毕,咽液九遍。到十五日、二十五日,亦如是。自得百关通畅,面有玉光。又男服日象,女服月象,一日勿废,使人聪明朗彻,五脏生华。”
   
这种想象也称存想、冥想和观想等。在这样的传统氛围中,书法自然也和想象有不解之缘,而且有各种各样的想象。陆维钊在《书法述要》里说,“书法成就之高下,除学问修养外,其初步条件有二:其一属于心灵的,要看其人想象力高下;如对模糊剥落之碑版,不能窥测其用笔结构者,其想象力弱,其学习成就必有限。其一属于肌肉的,要看其人手指上神经灵敏不灵敏;如心欲如此,而手指动作不能恰如其分,则其神经迟钝,其学习成绩也必受到限制。此即所谓不能得之心而应之手也。“再比如用笔,李斯说:“下笔如鹰隼攫拏”,这大概是要用一身之力,康有为以为:”“夫用指力者,以指拨笔,腕且不动,何所用一身之力哉?欲用一身之力者,必平其腕,竖其锋,使筋反纽,由腕入背,然后一身之力得用焉。”但有人以为,这是下笔时要想象鹰隼攫拏时那向下之力以及像追逐猎物那迅疾的运笔。倘若下笔想象春风掠柳,那就是另一种笔感了,写出来的字艺术效果自然不同。看来用笔轻重,出了提按之外的轻重,还有想象形成的用笔轻重。要知道,想象影响动作效果,这和太极拳很相似,比如太极拳的云手,倘若想象如云一般在天空中自由轻柔地随风旋转,绵绵不绝,轻灵和顺,那才能达到高境界。
用涩笔也是这样,也离不开想象。刘熙载在《书概》中说:“用笔者皆习闻涩笔之说,然每不知如何得涩。惟笔方欲行,如有物以拒之,竭力而与之争,斯不期涩而自涩矣。涩法与战掣同一机窍,第战掣有形,强效转至成病,不若涩之隐以神运耳。”沈尹默也说:“行笔不但有缓和疾,而且有涩和滑之分。一般地说来,缓和滑容易上手,而疾和涩不易做到,要经过一番练习才会使用。当然一味疾一味涩,是不适当的,必须疾缓涩滑配合着使用才行。涩的动作,并非停滞不前,而是使毫行墨要留得住。留得住不等于不向前推进,不过要紧而快(《九势》中“駃”字即快的意思)地战行。‘战’字仍当作战斗解释。战斗的行动是审慎地用力推进,而不是无阻碍的。有时还得退却一下,再推进,就是《书语》中所说的衄挫,这样才能正确理解涩的意义。书家有用如撑上水船,用尽力气,仍在原处来作比方,这也是极其确切的。”我们仔细体会用涩笔,就要想象“如有物以拒之,竭力而与之争“,而倘要战掣行笔,那行笔时要想象好像后面有一股力量从后面扯拽着,你艰难前行,并且左右颤动,自然如”屋漏痕“一般。
“对线条和空间组织的想象力是进人创作阶段以后必须经常加以训练的内容。最初出现的构思往往反映了自己最习惯的构成方式,否定—否定—再否定,必然会使构思不同凡响,但是如果没有想象力的支持,否定会窒息人们的创作欲望。”也是,想象总会触发兴致,兴致也总会触发想象。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知道书法也是一种综合性艺术,它综合了诗词曲赋和篆刻钤印,因此我们常常见到文学内容对书法形式的想象有支撑价值。王羲之的《兰亭序》中那种“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时,“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的心舒意畅,对那“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环境,“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让人“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的感受,这样的内容如果想象幻化成书法艺术,最高境界也只能是这样——书法意境与文学意境和谐统一的境界。这时往往二者风格的和谐一致,审美特色的倾向性和谐一致,人们的审美感受也趋于和谐一致,可以说二者相映成辉。这让我们联想到,毛泽东的《长征》,苏轼的《寒食帖》,何尝不是这样!其它艺术也有这种类似的情景,比如那楚汉战争中的十面埋伏,就在音乐家的想象中幻化成了有名的琵琶曲了!如此看来,各种艺术在想象中,都会以自身的艺术形式,来表现自己要表现的艺术形象,如高山流水,绘画可以表现,音乐可以表现,书法也可以表现,这就是想象的神奇力量。
       连书法富有艺术魅力的意象,也会因文学性的内容触发想象而捕捉到,金学智在《中国书法美学》中举例说:“费新我所书的‘春风柳上归’,系摘李白诗句(《宫中行乐词》)入书,书法家在原来风格的基础上,更强调了线条的轻、柔、飘、动,,特别是‘柳’、‘归’的两竖,其提按行驻都表现了有意味的‘曲’,还有‘风字的轻拂徐振,左牵右绕以及‘春风柳’三字之间的牵丝萦带,通幅章法的曲势动律,如此等等,组成了‘春风柳上归‘的意象,然而这又受规范于书法的历史传统和汉字的‘第二形式’,迥然不同于那种‘书法画’。在这一作品中,书法家妙思孕于胸中,巧态发于毫端,既离象以求,又尽形得势,颇能令接受者浮想联翩,引物连类地想起着春风骀荡,柳枝飞舞,如萧衍《草书状》所说:‘婀娜如削弱柳······斜而复正,断而还连······’再如涂廷多所书的’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系摘孟浩然诗句(《夏日南亭怀辛大》)入书。在文学内容影响下,通幅借笪重光《书筏》的话说,是’磨墨欲熟,破水用之则活;蘸笔欲润,蹙笔用之则浊”,颇见‘墨分五色’之韵。就说第二行五个字,也是破水用墨,淡润渗化,水分足,变化多,再加两个‘三滴水’旁的衔接,这些都能逗发接受者的‘竹露滴清响’的视听意象。“
我们在鉴赏品味中,也只有想象才能捕获到真正的艺术趣味,深入到书法的艺术骨髓。。品味书法论文需要想象,如上面金学智的那段文字不是这样吗?你在想象中才能玩味出其中论述例证的准确、深刻和富有启发性。品味书法作品,也是这样,孙过庭在《书谱》中说:“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信可谓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翰不虚动,下必有由。”你看这想象何其丰富!在鉴赏想象中,我们会把自己生活中感悟深刻的审美情感投射到书法作品中,这是一种审美移情。我们喜欢柳拂花曳,溪啭鸟吟,那么当我们看到柔美流丽的书法,就会想象到那春光明媚的景色,而心旷神怡;我们喜欢峰峻岩刚,鹰劲松傲,那么当我们看到颜筋柳骨类的书作,就会想象到壮美的画面,而心生崇敬之情。辛若水《诗意想象中的书法美》中说:“人们不只把自己的生命意识投射到有生命而不能自觉的虎豹虫鱼、花草树木身上;而且还把自己的生命意识,投射到并无生命的关山大漠、日月星辰。正是因为人类自身生命意识的投射,我们才隐隐感到一种宇宙大生命的存在。”是的,在抽象艺术中,同样也有我们生命意识的投射,我们会在书法中感受到筋骨血肉,从血肉丰满的血肉中,想象到杨贵妃丰腴的美;从筋骨瘦硬的书法中,想象到清癯精神的山野汉子的风度。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Д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Д提现即时到账SO.C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