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665|回复: 0

南通历代书法之我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3 11: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迄今为止,南通历史上的书法家没有一个列于中国书法史上第一流书法家的位置,但是有的作品确属完美的精绝之作,只是见者不多,或者毁于“文革”之中,没有能够把它弘扬出去。现在谈南通的书法,只能以现有的资料作为主要依据。
  五代姚存题名刻石楷书结体端庄宽博,点画有温柔敦厚之气。结构组合虽然有不够妥贴准确之处,总体看来,还是耐人寻味的。此刻石使人联想起传为梁陶弘景所书的《瘗鹤铭》。前者的艺术性远不如后者,但是前者似乎是受到后者的一种萧疏淡远的气息熏染的。陶弘景是南京人,曾隐居距镇江不远的茅山,江南的温润之气流露在《瘗鹤铭》之中。诚如王世贞所说,此铭“奇峭”、“雄伟”,具有阳刚的一面,不乏骨力气势,但是与北碑相比,它不是偏于阳刚一路的。姚存刻石所传达的是《瘗鹤铭》中的逸气,一种阴柔之美。我们把姚存题名刻石看作南通书法的始祖之一,它所表现的基本风格因素,也为南通一千多年以来的地域书风所传承,只要和中原书风相比,就可以看出渊源有自了。
  宋、元的作品,也只有碑刻可见。南宋开禧年间的印应雷留下了《通州重修学记》碑额上的隶书即题六个字。它规整端庄,典雅华美,表现了中和一路的气格,接近东汉《乙瑛碑》、《华山庙碑》之法度。南通后世的隶书,也没有向上承汉隶中与此大异其趣的豪放野逸风格发展。
  元代的两块碑刻《通州儒学重建大成殿记》和孟潼所书的《元故安远大将军张公墓石》很得唐人楷法功力,前者又得晋人风韵兼领羲之灵动和献之神俊之美,后者则有虞世南《夫子庙堂碑》的温润,结体平稳又不乏秀逸之笔。南通后世的楷书精品也有这种韵致。
  明代以后,南通的草书作品渐趋丰富多彩。明代正德年间崔桐的草书,清婉飘逸,潇洒出尘,用笔流美而兼含劲健之姿。他化晋、唐的传统法度为已有又不郁于法度而埋没情性。与明朝中期和晚期的浪漫主义作品相比,崔桐的草书不以横放恣肆摄人心魄,但是也饶有情致,耐人寻味。只是个性尚不鲜明独特,造形未臻完美之境,所以没有成为卓然超群的大家。
  嘉庆年间顾养谦的草书表现的是另一种精神风貌。他于庄雅规范之中表现出朴茂、沉雄、俊迈、郁壮的阳刚之气。他的一幅扇面草书,法度严谨而气势酣畅,是不多见的精品。这种法度精到而见性情的作品是应当转益于后世的。
  明末清初南通冒襄的草书以情性胜,在冒襄众多草书作品中,《广陵古迹诗选之一》是最恣情任性气势夺人的作品,它显得豪放、奇拔,自然率真,不尚工巧,那种磅礴大气与徐渭的精神风貌较为接近,不过徐渭犷野,冒襄豪放而不失文雅之气。用书法美的标准来衡量冒襄的多数作品,他的书法是比不上南通名声不大的崔桐、顾养谦和主要不以书法名世的李方膺、丁有煜的,当然与同时代的书法大家王铎、傅山相比就相去甚远了。
  清代康乾年间“扬州八怪”之一南通李方膺的书法,以行书为最,又以题画书为最。试看他题画的一首七绝:“挥毫落纸墨痕新,几点树花最可人。愿借天风吹得远,家家门巷尽成春。”落落大方,疏密有致,于庄雅浑厚中透出清新俊逸之气。1981年上海朵云轩一百年书画展中展出他一幅画,其中的题画书法结构严谨,用笔剀切,更具骨力。明代画家苏州唐寅的书法绮丽清婉、圆劲、闲雅,妍美之至,清代画家南通李方膺的上述题画书格调高远,美感也不在唐寅之下。
  李方膺的同乡、师友丁有煜(个道人)的草书也为南通书史增添了光辉。他的大条幅风神洒落,气韵不凡。章法自然浑成,结构适时开张,规整而别致,点画清峻,间有逸笔,风采照人.郑燮说他“以书为画”,实际上他的书画是相得益彰的。
  李方膺、丁有煜的书法继承晋、唐的传统,又表现出自己的面貌,后世南通的书家有表现出近似风格因素的,如不是直接汲取了他们的风格因素,就是他们的书风转化为地域书风,氤氲流传的结果。
  还有的书家名声不大,如清初夏时行和黄炜,夏时行的草书气韵流转,黄炜的楷书用笔清劲,都是可取的亮点。
  清末民初张謇的楷书法度森然,坚质浩气,骨格卓立。他留下了大量的书法作品,其中楷书也很多,有不少作品并不精美,不能以此来评判其水平。精美之作中,有马鞍山西麓的《世界美术家吴县沈女士灵表》。字的长宽大约都是两公分。最近出现的楷书“文峰塔院东原新阡石阙铭有序’’字帖残本(不全)字长约为四公分。结构端庄匀称,笔画和谐,近于完美。经典楷书都应当符合形式美的标准。有人把结构端庄严谨的楷书统称为“馆阁体”是大谬不然的。馆阁体缺乏个性,张謇楷书巧兼“欧颜”,出以己意,有鲜明的个性。楷书发展史上钟繇、二王、颜、柳有里程碑式的作品,文徵明的小楷精美和谐,虽然骨国称欠,也不无个性,不应以甜俗贬之。到了清末民初,谭延闿的楷书结构整饬,骨力充盈,张謇与谭延闿都学颜,前者更长于兼取众长,融合变通。张謇的草书以啬园展览馆内陈列的写给其子张孝若和其兄张詧的手札为例,表现出劲健雄强豪放俊迈的风骨,又一则至“易园”的手札,风格近似。
  与张謇同时代的诗人范伯子(范当世)的书法以手札最见情性功力,如季修甫先生所藏一则手札(曾发表于市内报刊),表现了飘逸、苍秀、清婉、闲雅之美,有的长画近似俊迈,又含曲折之笔。如果说范伯子手札与他的诗文都是柔中寓刚的,它的基本的一面还是蕴含书卷气的阴柔之美。
  李桢(1877——1929)别号苦李,精金石书画。他的题画行书有俊迈,朴茂之美,有的行草书条屏则表现了请婉雅逸的丰姿。他刚柔兼济,在不同作品中有所侧重,可见李桢是一位才华丰赡的书画家。
  王个簃(1896——1988)从其师吴昌硕学书画,篆书法石鼓文,行书端庄俊迈雄浑朴茂,含金石气,卓然自立。只是格调少有变化。颜真卿的行书《祭侄稿》、《争座位稿》、《刘中使帖》是风格同中有异的经典之作,王个簃的行书缺少这种变化的风致。
  朱东润与王个簃同年生,同年去世,又都是曾长住南通以后长居上海的文化学术界名人。朱东润的书法,以行草最见情性风采。南通师范“图书馆”题名的三个字结体和谐,点画圆劲,有龙腾虎跃之姿,无浮泛火燥之气,虽是横排,却气势贯通。只有三个字,却能使人长久玩味。学问、品格、情趣化于笔墨之中,融为一种美学创造。他有的行草条幅,不乏精采动人之处,能把李邕的雄健化入自己的行草之中。但是多数字的结构把握得不很准确,不能算是上乘之作。
  叶胥原(1898—1992)的篆书甚精工。但是他的书法最值得赞赏的是化篆入行的作品,上世纪八十年代南通教育学院内有他的行书四条屏就是这种作品。庄浑古朴,饶有风致。他曾向郑孝胥问学书之道,郑孝胥对他说:“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也许他受到启发,摆脱刻板的临摹,创造了自己的特色。功夫与自然机枢的契合是出入碑帖的表现。
  冯超的书法,诸体皆精。最大的优点是结构准确和谐,笔画筋骨血肉俱备,行书更具丰采。他的一幅扇面书法写的是刘熙载《艺概》中从画竹谈起的内容,刚柔兼济,气格高浑,很有美感。
  顾鼎和名玉铉(钰铉),1906年生,1952年病逝。南通原芦泾港(天生港东)近村人,早年毕业于江苏省南通中学。后在拼荣中学、平潮天后宫中学、唐闸敬孺中学任教。又在上海大达大通轮船总公司、唐闸复新面粉厂任职。受教于徐益修,通先秦诸子,擅古文词。一生寄情于书法,精隶、楷、行。行书由唐追晋,后复化人汉隶,出以己意。早期(1942年以前)、中期(1942--1949年)庄雅秀劲,意丰味醇。晚期(1950--1952年)雄健卓拔,俊逸独绝。有中期作品发表于《书法》1981年第5期、《书法报》1994年8月17日。发表于《书法》1981年第5期上的小斗方是1942年写的晚唐韦庄的一首七绝,从和谐的结构中透露出潇洒秀劲之美和灵和之气。近年发现了他的一幅斗方中堂,也是写的韦庄的这首诗,比小斗方增加了雄浑之闩。这是心手双畅之作,融晋韵唐法于一体,又有个性,风格之美从点画之中鲜明地表现出来。1947年赠孙子彝先生的扇面书法属于中后期的作品。曾发表在《书法报》1994年8月17日。整幅作品每个字的结构都是和谐的。从用笔来看,提按使转娴熟自如,筋骨血肉浑然一体,立体感很强。作品表现了温柔敦厚的中和美,其中又寓有阳刚之气。第16行中的“带”字、第21行中的“射”字,行笔的“力”和“势”尤其明显。时代变迁的精神因素,技法嬗变的迹象隐约可见。这是一幅富于文化内涵的作品,就其所表现的风格之美来说,已臻极致。
  顾鼎和的楷书,现在可以看到的他的中期作品,那是现存于南通图书馆古籍部的两张书橱上端刻的“唐闸图书馆藏书”横排的七个字,字径约为5公分。落款是“云良”二字。“云良”即李云良,南通唐闸人,顾鼎和的同学。1947年,李云良任上海大达大通轮船总公司总经理,顾鼎和在该公司任职。李云良不擅书法,所有文字书写都出自顾鼎和之手。唐闸图书馆是李云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抗战之前办的,1947年做的两张书橱上面刻了顾鼎和写的上述楷书。此作结体端庄和谐,笔画方圆并用。从“图”字来看,笔画配置疏密相间,粗细变化相宜,外框左边竖画收笔略向左倾斜,使整个作品在温厚、浑穆中凭添了秀逸空灵之美。又一楷书“珍藏书画”刻于书箱上,极其精致。笔画沉稳,隐含灵动之美,如“珍”字起笔横画,撇画稍带牵丝,有行意。顾鼎和大量书法精品毁于“文革”之中,晚期书法现无所见。
  严敬子的书法为画名所掩。194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美术年鉴》中对严敬子的介绍是全面的:“擅长篆刻国画、书法、诗文。”台湾商务印书馆发行的《民国书画家汇传》(恽茹辛编著)也作了全面的介绍:“工书、能画、擅诗文、精篆刻。”严敬子多作行草书。他的书法作品中包含端庄、秀颀、潇洒、傲峭等等风格因素,在不同的作品中有不同的组合。他宗法二王,在抒写情性中,又有展示自己个性风貌的创造。他的书法精品文化蕴含深厚,能给以强烈的美感。一幅赠给顾鼎和(上书“玉玄兄”)的扇面书法是他二十五岁时所作,写的是陶潜的四言诗“翩翩飞鸟,息我庭柯……”,在极其和谐的结体中显示潇洒、傲峭之美,可见其艺术天赋之高。此件为顾根远所藏,只是有些字字迹模糊,大部字较为清晰。足以显示严敬子的才气和书法美的还有他写给贺天健的手札,此件现为姚光义收藏
  黄稚松(1910—1994)是南通从民国时期起直至当代的书法家中一位篆、隶、楷、行、草皆能,功力深厚的书法家。黄稚松的书法浑厚孳生,以“力”胜。他的精品弥足珍贵。
  纵观南通一千年来的书法,从时代变迁引起风格的变化来看,不太明显。但是一些作品还是有个性的。从草书来看,明代顾养谦雄浑、明末清初冒襄荡逸、清末民初张謇宏放横恣。从行书来看,朱东润把李邕的骨力化在行草中,叶胥原的自然率真,顾鼎和中其作品中隐约可见的俊迈,黄稚松的浓厚遒劲,都是时代变化在精神领域中的曲折反映。书法当时代,南通书史上也有表征。南通书史上书家风格的变化是自然的、适度的,这应当是一优良的传统。
  对于南通的地域书风,用刚与柔、稚与俗、平与奇、巧与拙的风格要素的不同组合所形成的总体风貌来审视,可以作出这样的概括:南通书法刚柔兼济,相对于中原书风、北方书风,略偏于阴柔之美,但是没有轻靡软媚的缺点,而是柔中寓刚。或者以阳刚之美动人心魄,或者在刚柔之美相互映衬之中脱净刚狠霸悍之气而更见阳刚之美含蓄久远的魅力,是刚柔之美相得益彰的表现
  书法史上的书家之作,大多具有书卷气,较少粗豪、稚拙风格因素。也有书家如朱东润能以俗为雅追求风格创新。他学李邕,李邕的求变书法中就融入了恣肆、放纵因素。南通书法基本上属于秀雅温润的江南书风,其中含有雄强因素,但不是以粗豪犷野为主色调的通俗、世俗、土俗书风。
  正与奇是在特定的时间内相反相成的两种不同的书法风格类型。正,平正,规范;奇,奇特,新奇。纵观南通不同时期的书风,基本表现出平正规范的风貌,较少奇恣异态。南通书法多呈工巧之美,较少拙朴之美。
  继承与创新,融合而变异,是书法史昭示的书法艺术发展道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