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第八届“羲之杯”全国诗书画家邀请赛征稿通知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418|回复: 0

“艺考”期待变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8 08: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宣和书画苑 于 2016-6-23 09:58 编辑

1905年,现代艺术的开拓者杜尚为躲避兵役,在法国里昂跟随其外祖父学习版画,按照当时的法律,律师、医生和艺术工作者可以免除部分兵役。而对于艺术工作者(或艺术家)考核认定,杜尚本人有一段详实的记述可作参照:“评判人是由一些工匠组成的,口试是关于达·芬奇的几个问题,所谓笔试部分,则展示对印刷版画方法的掌握。”(皮埃尔·卡巴内《杜尚访谈录》)100年后,陈丹青讲述女儿在美国参加艺考的方式是:“陈述对你有影响的一本书或一部电影、描述你的一个梦(文章就在家里自己写完寄出),然后通知面试,带几幅平时涂抹,看看聊聊,就算录取了。”(《南方周末》)
若借此来看,西方国家艺术招考的自由形式,百年相承,有增无减,相比之下,今天国内几十万的艺考大军除了人数上的增加,半个世纪以来几乎没有发生变化,一如既往地遭受曲折、无奈、麻木。笔者以为,这种特定的遴选方式,会过早扼杀考生们对艺术的兴趣,而使之对艺术虔诚的态度也有所损耗。
在招考方式上,半个多世纪的素描、色彩、速写的科目及其标准依旧奉行,除了少部分学校为对接高校设计教育,以“换汤不换药”的方式在素描、色彩前加上“创意”前缀,体现改革的姿态;更有甚者,为减少操作程序,对考试内容直接进行无理由的简化,如某美术学院2016年的本科招生考试中,将原来的实物写生改为画照片,而类似的方式在其他省份的美术统考中已持续了十年之久。
在组织形式上,高额报名费的诱导和弥补诚信缺失所形成的集中考试方式,加剧了考生与家长的负荷,形成了新的问题。在社会学层面,艺考生绝对数量的“刚需”,也催生了培训、出版、画材、交通、住宿等产业。在中国八大美院的周边区域,都聚集着大大小小的培训班和数以万计的考生,他们在备考和等待中成为这个庞大产业链中理所当然的买单人,但是,作为未来的国家公民和艺术从业者,谁为他们不可预知的前途和艺术的良知来买单?
以眼下来看,当艺考遇上春运,这些未来的“艺术工作者”既必须承受因为购票、住宿、饮食及严寒天气所造成的多重困难,又需要掌握不同的绘画风格技巧且遵循押题、找熟人、送礼等一系列艺术之外的社会套路,从而在艺术的纯粹性和现实的残酷性之间产生认识分裂,经历比高考更为复杂的煎熬。试想,一个怀揣梦想的青少年,在艺术的起始阶段或许已经输给了残酷的竞争,他很可能因此而蜕变成比文化课考生更加成熟的“社会人”,同“真正的艺术家,最好假设社会是不存在的”诉求相去甚远,更加无法企及“艺术家只向‘圣者的’的社会讲话”(歌德语)的职业使命。
虽然,每年的艺考都能看到一些细微的良性变化(如中国美院取消了英语单科线,天津美院加入了素质考察内容等),但这些变化都是在“一刀切”式的既定规划下的局部行为,它不能改变艺术教育的现状,也无法跟进艺术和社会交互变化的复杂动向。在中国现有的人口、就业、经济和文化生态下,教育决策者及其分管艺术的机构在无法改变这种现状的前提下,为避免变革的风险危及自身,多乐于维持原状。
笔者认为,唯有以社会公共教育的多元形式,借助现代化的资讯平台,提升公众审美鉴赏,普及新艺术理念,深掘传统经典,从而“倒逼”艺术院校的学生和青年教师,迫使其以“自救”的方式寻求优秀的教育资源和艺术养分,继而通过自身的不断尝试和努力,或有实效,从而弥补现代化进程中对艺术的再消费。然而,新的问题在所难免,拨开迷雾尚需时日,权且以陈丹青“有改变就会产生新的改变”来寄望奇迹吧!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