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894|回复: 0

诗意书法与书法诗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 07: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宣和书画苑 于 2016-6-23 09:58 编辑

   法国哲学家雅克·马利坦在《艺术与诗中的创造性直觉》一书中,首篇就明确提出:“诗是所有艺术的神秘生命。”意大利哲学家维柯的《新科学》、美国的苏珊·朗格《情感与形式》以及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的《美学》等,都在阐述艺术时不同程度地说到了诗歌。由此看来,在西方哲学家或艺术家的眼里,诗歌是一切艺术的灵魂。艺术缺乏了诗意,就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躯壳。
  中国传统中虽然没有像西方那样进行严格的学科分类,哲学、数学、物理、化学,也没有从哲学里面演化出艺术哲学这样后来被称为美学的学科,但它有自己的一套分类方法。中国将自己的学术分为经、史、子、集,当然这种四库全书的分法也是后来的事情。不过,就中国的经学而言,汉代人早就有了概念,通一经即可为博士。五经里面重要的一经便是《诗经》,“温柔敦厚,诗之教也。”至少《礼记》里面是这么说的。另一部是《左氏春秋》,中间也大量地引用了《诗经》的内容,这就说明,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诗都是传统文化的核心,都是艺术的最高境界。故而,在中国文人的艺术里,到处是诗意盎然。即使在今天这个缺乏诗教的时代,仍然不乏诗意的艺术家,尤其是书法家。
  他的诗大部分是田园诗,只有少量的是感怀。中国历史上的士大夫情系天下、心怀天下,多有感而发。而在野的文人隐士则更偏重于田园的抒情。屈子发而为《离骚》,陶公隐而为《饮酒》。至于王维,更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抒发的正是中国传统文人的情怀。黑格尔在《美学》中也说过:“艺术究竟要同时服务两个主子,一方面要服务较崇高的目的,一方面又要服务于闲散和轻浮的心情,而且在这服务之中,艺术只能作为手段本身不能就是目的。”由此看来,艺术的两重性,或者说诗歌的两重性,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相同或者是相似的。
  文学就是人学。同理,艺术也是人学,是人的外化。《石云诗草》中有山居诗数首,颇能反映作者闲适的心境。《山间农事》:“辟地养桑蚕,围竹数万竿。兴来吟古句,月满去耕山。”《山中早行》:“平明寻绿意,但见叶空空。叶落归何处,山根杂草中。”《早春山行》:“梅香隔岸袅,曲古远山幽。飞鸟云霞逗,欣然无所愁。”《山居》:“独居深山坳,身形似木桩。肩头着扁担,履下带泥香。澄湛无城府,曲弯有耿肠。云山抬眼望,道气漫苍茫。”《山事》:“清波浮野鸥,白日照高秋。心在红尘外,禽飞绿树头。垂竿弗问获,耕种只求粥。恣意游山水,三生未肯休。”石云的诗有着质朴的一面,朗朗上口,不落俗套。这大约是北方人的性格。而他诗中的造境却是南方的,比如“蚕桑”“围竹”,比如“梅香”“野鸥”,闲雅而空灵。犹如陶渊明的《田园杂诗》,亦如范成大的《四时田园杂兴》。这种空灵和闲雅可能是他的理想和追求。
  理想和追求实际上反映的是一个人的情怀。张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一种情怀;范仲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一种情怀;“竹林七贤”“商山四皓”也都有其各自的一种情怀。而石云的情怀直接体现在他的《心居》一诗中:“身居非所地,心寄在竹林。幽谷观蝶舞,清泉听水音。吟诗登岭脊,采果下溪津。唤取嵇康饮,蟾宫共抚琴。”
  正是由于这般清泉似的心境,石云的书法才有了田园般的闲雅。他有力地避开了书法技巧多样性的束缚,用简单质朴的笔触描绘着空灵的乐章。他一边像一位耕耘的田夫,挽着裤脚,不紧不慢地挥着鞭子,心无挂碍,一步一步地慢行在广阔的田野上;同时,他又像一位看客,一位文人隐士远离尘嚣的看客,格调、品质、境界在他质朴的笔下变成了优雅舒畅的乐章。
  诗歌是一切艺术的灵魂,确切地说,艺术的灵魂充满了诗意。那么,书法的笔墨技巧、点画形态、间架结构是否也包含有诗意的因子?回答是肯定的。“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为器。”但道寓于器,离开器,道无所凭依,似若游魂。对于任何艺术来说,艺术本身的每一个元素都具有诗意的因子,都隐含着艺术的光芒。音乐中的单个音符,绘画中的色彩与笔触,戏剧中的唱念做打,书法中的点画形态,等等,都是艺术中的“器”。书法的独特性在于它是仅仅由黑白两种元素组成,而实际所用其实只是一种元素——那就是黑。这里的黑白也就是虚与实。古人云“计白当黑”说的便是这个道理。
  书法中用笔的起承转合、提按疾迟,笔画与笔画中间省减连带、顺逆势态,结构章法的空间布白,其组合不同,意境则迥异。而这些书法中的基本技巧是经过长期的科学训练才能够得到的。书法的创作是艺术,但书法的基础训练是技术,技近于道,技法的熟练与否关系到作品意境的表达。
  在石云的书法作品中,虽然不能完全反映他将技巧运用到了精熟的地步,但细细推敲还是能够看到他对基本技巧的重视与把握。在2015年12月他的书法展览中,有一幅团扇作品:“幽林微雨隐泉声,漫把清心共物争。一水一山一片月,琴棋诗酒乐余生。”其起笔、收笔、转折,用笔精确,干净利落,和其他用笔淳厚略有不同。反映出他对不同作品风格的造境能力。
  石云在书法创作中对文字的要求也是十分重视的。他重视文字的字形与音义的关系,为此,他钻研古文字学,也写了大量篆书作品,其重点在商周文字。篆书作品属于静态书体,风格偏于简穆,用笔看似简单,但稳定性确实很难。石云在作品中也掌握得恰到好处,这与其说得益于他的文字功底,不如说更得益于他的文学功底。
  诗意的书法和书法的诗意,虽然是书法的两个问题,其实核心是一致的。诗意的书法偏重于文人的书法,书法的诗意更多地体现于艺术家的作品中,而载于史册的书法大家大都是将两者融会贯通的。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