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787|回复: 0

中年书画家的是与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 07: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85年10月,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个“半截子美展”。参加展览的十位画家和雕塑家均为中年人。其中,程亚男49岁,蒲国昌、詹鸿昌48岁,尚涛、费正、广军47岁,吴小昌、孙家钵45岁、文国璋、陈行43岁。总共展出作品110件。展览被称为“半截子”,一方面指的是参展艺术家均已人到中年,另一方面也是诸位艺术家自谦之词。《展览前言》对于中年艺术家的处境,表述得非常贴切。其中写道:“先生对我们感到惋惜,说我们是没有出壳的鸡;后生对我们不满意,说我们是腌过的蛋。”30年之后的今天,身处中年的书画家们读之,对这个年龄阶段特有的尴尬,犹能感同身受。
艺术领域,历来都是“两头香”。年少而出类拔萃者,年老而炉火纯青者,总是最能吸引眼球。即便是在拍卖会上,藏家最期待的也无外乎早期之绝佳作品和晚期之扛鼎力作。关于这种现象,最简单的解释大概因为在这两个年龄阶段的作品,最容易发掘故事的闪光点。就像有朋友说的那样,历史不就是讲故事嘛。中年书画家有啥可讲?赞你几句吧,谁知道你会不会半途而废?牢骚你吧,摸爬滚打半辈子了,也不容易。跟老先生们相比,你的作品总有一些地方可以挑剔。跟年轻书画家们相比,哪怕你有过人之处也没啥稀奇,朝夕经营,岁月所就,难道你好意思在后生们面前“倚老卖老”?人到中年,确实也没啥故事好说。曾经的精彩,已经成为过去。未来的成败,还有待于用时间打磨。不管这个年龄的书画家们怎样自辩,仍然会有声音在说,想说爱你不容易。
对中年书画家而言,最可恶的大概就是唐代孙过庭《书谱》里的那句“通会之际,人书俱老”。有史以来的例证太多了,比如,欧阳询的《九成宫》写于75岁,颜真卿的《勤礼碑》写于70岁,柳公权的《神策军碑》写于66岁,赵孟頫的《胆巴碑》写于63岁,八大山人的《西园雅集图记》写于63岁,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作于78岁,戴进的《南屏雅集图》作于73岁……好像优秀的书画作品,均为晚年之作。事实恰恰在于,垂拱三年(687年),孙过庭写《书谱》的时候,正值41岁的中年阶段。并且,孙过庭只活了45岁,作为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的孙过庭,他自己尚没有机会亲身体会什么是“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后人如果拿他的那句“通会之际,人书俱老”作为对中年书画家的微词,难免也有些牵强。
笔者认为,人到中年,正是出作品的黄金年龄。从创作技巧而言,经历了青年阶段的磨砺之后,笔墨技巧日臻成熟。而这个年龄阶段,从生理状况来说,身体强壮,精力充沛,创作欲和创作力都处在巅峰状态,恰正是人生最饱满的重要阶段。有史以来的重要书画家的不少经典作品,其实也正是产生于这个年龄阶段。比如,沈周的《庐山高》作于41岁,是祝贺老师陈宽的70寿辰而作。山峦层叠,气势恢宏,高远式的全景构图,虽是中年之作,已然大家风范。苏轼的《黄州寒食诗》书于48岁左右,通篇起伏迭宕、气势照人。米芾的《苕溪诗》、《蜀素帖》书于38岁,《虹县诗》书于56岁,王铎的《枯兰复花赋》书于56岁。1959年,关山月、傅抱石合作《江山如此多娇》的时候,关山月47岁、傅抱石55岁,均为人生和艺术的盛年。1984年,靳尚谊创作《青年女歌手》,时年50岁。
古往今来的不少优秀作品,都是中年时期的杰作。类似的情形,在外国美术史上,也屡见不鲜。比如,达芬奇创作《最后的晚餐》时47岁,创作《蒙娜丽莎》时51岁。1888年,雕塑名作《思想者》第一次在哥本哈根展出的时候,罗丹48岁。1937年,毕加索为巴黎世界博览会创作壁画《格尔尼卡》,时年56岁。尽管在某些场合,中年书画家处于“老不老”、“小不小”的尴尬状态,笔者仍然坚信,没有盛夏的烈日,哪有秋后的收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