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774|回复: 0

浅谈王羲之用笔之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7 07: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九势》有云:“夫书肇于自然。”书法,贵在自然之美,而这自然的体现,很大一部分便在于笔画的变化上。一般的,一幅书法作品里不会出现两个结构、大小一模一样的字,即使同一个字要写多遍,也会略有变化。不论楷书、行书还是草书,都符合这一规律。
羲之醉后写《兰亭序》,看似漫不经心狂放不羁,实则狂而不乱,翩若惊鸿,宛如游龙。又因其有深厚的功底,恰逢自然忘我之时,便造就了天下第一行书。其中那二十一个富有变化、无一雷同的“之”字,已把笔画的变化演绎地淋漓尽致。再如《哀祸帖》中的“奈何奈何”,迥然不同;抑或是各帖末尾的“羲之顿首”四字,无一不诠释着笔画的变化。
王羲之一代书圣,用笔的细节也很耐人寻味。光一转笔,亦有不同动作。最妙的转笔,首推《二谢帖》中的“谢”字,小小的两钩中蕴含着无限奥秘。行书虽比楷书多了分行云流水,但书写时也需要冷静沉着。写这两钩前的两竖时,必先中锋用笔,不可锋芒毕露,也不可绵软无力;到折处转笔,稍一顿,再钩出去。“转笔,宜左右回顾,无使节目孤露。”切不可疾,疾则少意;亦不可缓,缓则墨蕴开,变成墨猪。而这两钩,既有神气又不乏势,不疾不缓,火候正好。还有同帖中的“未”字的一竖,起笔时向右轻轻一靠,再向左竖下去;行至一半时又略向右偏,最后慢下来转笔调锋,往左一钩。如同音乐中的起承转合,短短一竖,亦有了一波三折,变化无穷。
用笔之时,亦需注意轻重缓急。写不同帖时,作者的心情可能有所不同,故有变化也在情理之中。然,即使是在同一帖中,不同字的大小、粗细也会大相径庭。如《二谢帖》中“当试”二字,相较于周边的字明显重了许多。而末尾的“剧”字,却显得非常细。想是王羲之写此字时,联想到自己身体的病痛,悲从中来,落笔便有些轻了。即便如此,这些看似又细又轻的字,王羲之在写时就真如表面那般随意吗?显然,答案是否定的。王世贞在《法书苑》中夸赞王羲之道:“右军书,无一笔不刻,而能处处流转;无一笔粗俗,而能字字用力。”“处处流转”可理解为王羲之行笔、转笔时流畅,不矫揉造作,上下一气,浑然天成。“字字用力”便是说即使有较轻的一笔,也需运腕,使笔力渗透宣纸,不可有所怠慢,使笔意只飘浮在纸上。所谓慢、轻、提,字的粗细不但不能决定用笔的速度,想当然地认为轻的字就可以写得快,浮光掠影般一挥即过,相反,轻的字要下更多功夫,一旦松懈,字便容易“飘”,没有立体感。姜白石在《续书谱》中写道:“迟以取妍,速以取劲;必先能速,然后为迟。若素不能速,而专事迟,则无神气;若专务速,又多失势。”为了达到不同的效果,而恰到好处地选用不同速度、轻重,这便是行书一大魅力所在。
疾势,处于啄折之中。很好地运用了这个奥妙的,是啄笔。短直撇谓之啄。“啄,须卧笔而疾罨。”啄法用笔以清劲为尚,不可重浊。何为清劲?干净、有力者是也。兰亭序中,开端的“永”字的一撇便用了啄笔。写时速度略快,笔力较轻,方可写出它的劲道。若缓缓而书,则易显拖沓。陈思的《书苑菁华》中亦有记载:“啄用轻劲为胜,去浮怯重体为工……劲如铁石,则势成也。”这里还有一个注意点,也是许多人常1犯的错误。切不能因啄笔短而不运腕,只用手指拨动笔杆使笔尖挑出去。这样不仅容易偏锋,通常还没有劲道。啄法“关键在调锋。锋能调中,再以腕力疾送,自然劲能铁石。亦不可以指头挑剔,作虚尖斜拂之状。”写书法时,要始终如一,认真专注。虽不是过于谨小慎微,拘泥小节,但即兴发挥时,也不能乱了规矩,失了分寸。
书法用笔的艺术博大精深,我所提及的也只是沧海一粟。还须勤学苦练,更好地将先人的用笔方法传承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