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85|回复: 0

文化输出的文化分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6 07: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交流,是思想文化交流,可分为三个层面:思想文化、艺术文化、实用文化。
  第一个文化层即最底层的日常生活文化,很长时间内,中国文化大多注重器物类工艺层面的“中国化”:茶、瓷器、丝织品、工艺品(漆器、玉器、景泰蓝)、建筑园林17世纪18世纪,而对思想文化和艺术文化尤其是20世纪和当代文化输出相当缺乏。而且,输出的大多是精致性的(明清以后):鼻烟壶、蛐蛐罐、景泰蓝等,显示出中国文明气象的日渐收缩——从新石器时代陶器的朴拙自然,商周青铜器的雄浑大度,到明清瓷器的小巧精致……我们输出去的绝大部分都是这类。中国的丝绸之路输出的是瓷器、陶器、丝绸,成为西方上流社会炫耀身份和财富的奢侈品。中国的武术,西方认为是功夫;我们的中医,背后是经脉、气、阴阳的问题,是哲学问题,但到西方后不能被接受,认为没有严密的科学可以证明,如“刮痧”就被认为是虐待,他们不能领悟这背后深入的哲学思想和中国文化观念,所以“刮痧”仍然是物质形态的输出。今天人们重视鼻烟壶、景泰蓝,有人说景泰蓝技术被外国人偷了、宣纸的技术失窃了,安徽的徽墨生产秘密被人录像了,这些都是物质形态的。停留在实用文化,宣扬民俗和风情,仅仅是一般层次的交流。只有思想哲学层面的交流才能深入到文明的内部神经。
  第二层是艺术文化。艺术文化大抵是文学作品书画艺术、戏曲等;最上层是思想文化。在中国向海外文化输出最缺乏的就是中层的艺术文化输出和高层的思想文化输出。
  我主张“文化输出”绝不能停留在实用文化、民俗民情的一般层次,只有思想层面的交流才能深入文明的内部神经。因此,我的“文化输出”构想中下里巴人的东西可能会少一些。当然,不是说器物层面就是下里巴人,也不能说器物层面就不重要。但文化不是单一的,它是多种力量合成的平行四边形力矩,按照合力的方向发展。我希望输出中国文化中深刻的思想和高雅的艺术以彰显中国文化的历史内蕴和厚度,而且重要的不是形式,我们尽可以借助人类共通性形式输出中国式的内容。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同“发现东方”一样,“文化输出”也涵盖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时间序列,我们发现的东方是经过现代性整合的东方,也是经历了后现代性全面反思的东方,而20世纪的中国思想和学术将是“文化输出”的重要内容。
  任何一个民族接受异质文化都奉行文化拿来主义,只有自觉的文明形态才会在拿来的同时考虑文化输出问题——知识型输出,文化性输出,生态性输出,这里并没有价值批判的意味。问题是在全球化语境中的当代中国如何输出文化?文化输出表明中国将在三个层面进行文化重释和主动传播:知识型(古典经典),对话型(20世纪思想),生态型(21世纪东西互动的当代文化与精神生态)。这种阐释和输出具有文化互动性和自我选择性:即“东西文化互动,精神合而不同,重建中国形象,保持文化生态”。这需要几代人的精神自信和不懈践行。
  中国应该重新认识自己的传统文化。古代精品文化的输出极为重要,如四川的三星堆、湖北的编钟、内蒙的成吉思汗陵等,皆为上品。我不是一个文化保守主义者,对文化传统我有四重态度。第一就是看看我们两千多年的文化,哪些已经变成死的文化僵化的文化,就坚决抛弃之,诸如裹脚束胸等。第二要用另一只眼睛去看,哪些文化变成了文明的碎片,就像我们的硬盘需要整理一样需要整合起来,变成一个可以集中使用的“文化群”。第三,可以看看两千多年的文化中,那些是可以弘扬光大的还有生命力的文化。当一个民族的文化死掉以后,她的精神仍存是不可思议的。第四,就是要看那些文化经过与西方思想碰撞以后变成了新的文化形态,这些文化形态不仅滋养中国,有可能变成世界的共识框架。我们还需先从头做“知识考古学”的工作。因为不懂得自己历史、自己文化本源,就不会知道自己文化的未来。就像尼采所说的,这个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对这个世界的创造和“塞入”意义,一种就是“取出”和消费意义,有人永远只懂得向这个世界“索取”,而不是“塞入”。
  中国迫切需要“自我发现”,这种“发现”就需要总结文化深层内容,并熔铸在具体的文化翻译和思想阐释工作中。就文化输出而言,有人问中国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输出,这其实是想说明只有“高势位文化”才可以输出。我想问,为什么西方人不远万里到中国去看云南丽江?丽江文化难倒比现代的北京或者西方还要高吗?难道就人类不可以有怀古之忧思吗?我们去看的古罗马文化就比现代美国文化具有高势位吗?“文化输出”在很大程度上不是高势位地征服别人。面对一个强大的西方,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它,中国是与人为善的,中国是有悠久历史的,中国人是富于智慧和温文尔雅的。通过文本阅读,他们会知道中国文化是一种可以多元对话的平和的文化。正如李济所说:“中国历史是人类全部历史的最光荣的一面,只有把它放在全人类的背景上面,它的光辉才显得更加鲜明。把它关在一见老屋子内孤芳自赏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席泽宗也说:“历史上的东方文明决不是只能陈列于博物馆之中,它在现代科学的发展中正在起着并且继续起着重要的作用”。中国文化有益于世界和人类已经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诉求,也是世界文化发展的必然趋势。
  坦率地说,当代中国文化的输出有四个重要维度:总结中国几千年的文明以及文化精神遗产;更新观念对当代性文化正负面效应加以批评总结;清理当代文化大师的理论与实践;将这些思想成果整合成新的文化成果和艺术形式,输出中国现代思想家学者的思想,从而使世界真正在价值平等的平台上,深度理解和重新阐释中国文化与思想意蕴。“发现东方”的思想在东方主义话语中有其自身独特的性质,即反对西方中心观和中国中心观,不断坚持“中西互动观”。中国不是任何“他者”的文化附庸和话语倾销地,相反,在新世纪西方有可能从东方思想中获得新的整合性话语,中国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边缘立场发出自己的声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