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14866|回复: 0

官场“雅贿”:官员淘货老板埋单 大作卖出天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0 07: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近年公布的贪腐案中,有些古董、文物占了一些官员受贿总额的一半以上
根据媒体此前报道,广州军转办原主任叶页因受贿罪一审获刑,他曾收受一幅价值4万元的庞泰嵩横幅山水国画,此事引起公众对于“官员雅贿”的关注。
贪官是怎样收受“雅贿”的?他们为什么“爱”上了艺术?新快报记者近日查阅最高人民法院旗下公布判决书的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近年来,越来越多贪官在受贿过程中染指名家字画、古董等,以广东省为例,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广东省政府原副秘书长谢鹏飞等人都曾收受“雅贿”。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发生在广东的受贿案件约有1300多件(已判决),其中涉及画作受贿的约30件。同一时段,全国涉及画作受贿的案件有140多件(已判决),其中2001年至2011年约为19件,2012年约为7件,2013年约为14件,2014年约为46件,2015年约为42件。可见,从2012年开始,涉及画作受贿的案件有所增长,到2014年达到峰值。
在广东存在着大致相同的增长趋势。如2001年至2011年约为4件,2014年约9件,2015年约10件。不过,这也和该网目前公布的裁判文书数量有关,目前来看,还未能实现所有裁判文书完全上网,而2013年及以前的裁判文书上网数量也相对少一些。
新快报记者翻阅大量裁判文书还发现,近年来公布的官员贪腐案中,涉及书法、字画、古董等风雅作品的数量有所增多,有些古董、文物贿品甚至占了官员受贿总额的一半以上。而对比之下,官员们对于这类雅贿的获得方式,也有所不同。
贪官索“雅贿”花样繁多
按图索骥收受名画
曾先后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处长、装备部副主任、运输局局长的张曙光,被指为广州某公司等13家单位谋取利益,收受款物折合人民币共计4700余万元。
张曙光受到的其中一项指控是,2010年3月,杨某一出资人民币80万元,在广州帮张曙光购买字画4幅。杨某一表示,2009年底或2010年初,有一次他在张曙光家里看到一本画册,张曙光说他很喜欢其中一幅人物画像和一幅齐白石的肖像画,让他找到作者。
2010年上半年,有人带杨某一去了一趟作者的画室,花80万元买下这两幅原画,该画家还搭送了一幅李白醉酒的画和一幅字。后来杨某一将这四件字画送到张曙光家里,张表示比较喜欢,并表示感谢。
官员淘货老板埋单
此前被抓的浙江省海宁市原副市长马继国,经常在购买古董时叫人来埋单。
此前,马继国在杭州南宋官窑研究所挑选了一批字画和10个官窑猴盆,总价值17万元。选定后,他把商人宋某从义乌叫到杭州,给了他几幅自己挑剩的字画,就让他把这17万元的账付了。这批字画曾在庭审中展示,其中有张大千与齐白石的画作,以及赵朴初、启功的书法作品。马继海还曾约请海宁的另一名老板到西安去淘文物,也是老板埋单。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办案人员在马继国家里查获了整整5箱名人字画、古瓷古玉等赃物,价值昂贵。
没有鉴定证书不收
据媒体报道,曾任徐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州市睢宁县县长的丁维和,被查到“寄放”在亲友处的4箱物品,包括书画、钻石、黄金、玉石、手表……全都品相不凡。
其中有一幅范曾画作,内容是猴子听达摩讲经。2008年春节前后,韩某投其所好将其送给丁维和,丁维和仔细赏玩一番后,却很客气地让韩某拿走。韩某一头雾水,回去后才恍然大悟,立刻找了一家权威鉴定机构出具了鉴定证书。两个月后,韩某拿着画作和证书再次上门,丁维和这才不动声色收下画作和证书。有了证书,其后丁维和以100万元的价格委托熟识的书画中介商成功出售该画。
官员大作卖出天价
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也对艺术颇为“爱好”。他曾任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其书法作品起拍价从2000元到12000元不等,其中作品《镜心》于2008年广州某拍卖会上以67200元成交。他还多处题写“黄花晚节香”,不少官员出钱购买。
无独有偶,广东省江门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聂党权,曾为江门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尽管不少书法界人士认为,聂党权的书法从专业角度看“不值一提”,但在多场慈善拍卖会上,他的书法常常被拍出上万元的价格,最高的时候一幅达6.2万元。
湖南省郴州市委原书记李大伦曾出过两本书,一本是《大伦书法作品集》,定价418元;另一本是《岁月如诗》,定价35元。有关部门查明,上述书均通过市委宣传部向党政机关强行摊派,几年下来,李大伦净赚3000余万元。
亲属天价卖画惹争议
在“雅贿”一族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与广东省工商局原局长朱泽君(正厅级)有关的一桩书画交易了。
2009年,朱泽君亲属一幅以广州亚运会为主题的油画《相约和谐广州,共享激情亚运》以2463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1.1516亿元)被一名印尼人拍下,打破了宋徽宗《临唐怀素圣母帖》(2204万新加坡元)的成交纪录,创下中国古今书画作品在全球拍卖市场上的最高纪录,位列世界在世画家作品在全球拍卖成交价的第二名。
针对朱泽君的举报信中,有人曾质疑其亲属的油画作品之所以能拍出天价,存在利益输送的可能性。
说法
法律规定不明确 致使雅贿“大行其道”
为何近年来官员收受雅贿的情形有所增多?是官员文化爱好追求多了,还是雅贿本身有寻租空间?昨日,新快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广东行政学院教授、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宋儒亮。宋儒亮表示,不排除有一些官员爱好书画、古董,但这种爱喜一直都有,为何近年来才有所增多?他认为,这正说明在反腐的大背景下,法律法规没有明确雅贿的认定标准,导致不少人怀有侥幸心理,致使雅贿“大行其道”。
宋儒亮称,现金或不动产价值相对明确,而书画作品别说估价了,就连鉴定真假也是非常主观的行为。再者,即便鉴定出真假,雅贿的涉案金额也难确定。如果是真的作品,可以按照市场估计;可如果是假的就难定价了,如果按照赝品的价格估算,那么行贿人拿着赝品来请托事项时,行贿、受贿双方并不是按赝品价值来进行“交易”的,说不过去。以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为例,他曾收受一幅张大千画的青山绿水图,经鉴定价值364万元,但最终又被认定为赝品而未确定价值。
官员收受雅贿还涉及到很多复杂的问题。比如,很难认定行贿人是故意贿送赝品,还是不知情的情况下送了赝品。还有一种可能是,真作品在官员收藏期间被“狸猫换太子”……
此外,收藏书画、古董说起来算是一种爱好,现实中不乏有些官员辩称“以文会友”之类的鉴赏理由,以此为自己开脱。
宋儒亮称,总体而言,现行法律法规对于“雅贿”的认定标准还存在模糊地带,这让行贿人和受贿人都存在侥幸心理。
看看贪官怎么玩收藏
家藏堪比小型博物馆
据报道,办案人员在浙江省杭州市政府原副市长许迈永家中发现大量金玉字画,包括多种玉器、鸡血石,以及齐白石、范曾、潘天寿、启功等名家字画,他家堪比一个小型文化博物馆。
“玉痴”最爱老板赠玉
安徽省政府原副省长倪发科被称为“玉痴”,据称他常约上几个玉石玩家一起赏玉、“斗玉”。他多次以把玩、鉴赏、收藏为由,收受企业老板“雅赠”的名贵玉石、名家字画,其中玉石占其受贿总额近八成。
贪官不收钱只收“雅贿”
有媒体报道,海南省政府原副省长谭力喜欢古玩、字画,行贿者知道他一般不直接收钱,只接受“雅贿”,便投其所好。刘汉就曾用珠宝、字画向谭力行贿,其后刘汉的产业不断发展壮大。
资深藏家揭“雅官”鉴赏力: 小官受贿常收到假书画
许多贪官爱“雅贿”,那么,他们对书画、古董是“真爱”吗?为此,新快报记者专门采访了广东省内资深收藏家老朱(化名),其深耕古书画收藏领域20余年,对于官场和收藏界的交织颇有关注。
处级贪官收藏品真的最多一两成
老朱说,来找他的官员不少,不过以处级干部居多,厅级以上官员很少,即便有也是退休以后的了。来找他的官员级别不算高,拿来出售或鉴赏的收藏品基本上是假的,“能有一两成真的都已经不错了”。
老朱说,这些官员以前在位时,找他们帮忙的多数是生意人,送钱太扎眼了,有时候就会送古画。说到古画,官员和生意人都不懂,于是有些官员就收到了假画。这些贪官在位时不敢拿“古画”出来公开鉴赏,等退休了再拿出来,找人一看,假的。
“上世纪90年代至2000年初,这种事特别多,我交了一两百万元 学费 。”老朱说,刚入行不久时,他经常根据卖画人提供的信息来判断画作真假,比如这画来自画家身边非常亲近的人,或者本身就是画家身边的人拿出来卖的……
老朱表示,到了后来,他最怕接待退休领导,这些人往往开价还高,可拿出的真品少之又少,不买又怕得罪人。老朱举了一个例子:之前有朋友说当地人大常委会某副主任出售一幅王西京的画,这个副主任与王西京相交甚笃情同兄弟,而老朱的朋友则也与老朱非常熟络,因此,老朱觉得靠谱,心动了。不料,他之后通过玩艺术的朋友,将这幅画的照片发给王西京的经纪人,辗转转给王妻,对方说是假的;老朱后来又将照片发给北京的一位画家,对方也找到了王妻,也说是假的。
高官收假书画概率较低更易出手
“看画就看画,不要被背后的故事 骗 了。”老朱笑称,以前他听说有领导出售“名画”,就很激动地去领导家里“验货”,后来几个人围着他讲画作的来历和领导以前的风光史,“有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买下来”。所以现在,如果有人声称领导卖画,他一定会让对方先发照片过来,如果从照片看觉得画作不好就不会亲自去看了。
“买这种贵画的人不一定是真正掏钱的人。”老朱坦言,普通人买名画的并不多,多是“投其所好”送给官员的。一般来说,官员级别越高,收到的画作也越名贵。高官身边的专家、行家不少,鉴定画作不难,因此,级别高的官员收到假画的概率相对较低,一般送画者也不会冒这个风险。“一旦被发现退回来了,后果很严重啊!”
不过,老朱仍然觉得,真假大概五五分,“不看好”。老朱说,高官一般不会把手中的天价画作卖给自己,“他们有自己的(销售)途径,可以委托拍卖行出售,这样能卖得上更好的价格”。
官员爱名画只因体积小脱手也快

官员们为什么喜欢收名画?老朱说,不排除有些官员真有此雅好,但大多数官员是看中了名画的变现价值。简单来说,相比现金、房产等资产,收受名画不易留下受贿的痕迹,而且不占地方,被查起来还能辩称是赝品……也因为这样,一些大幅画作反而不受官员欢迎,一般来说最大尺幅不超过4尺整纸,一些小单张更走俏。
老朱说,官员收藏名画特点很突出,“主要看价钱,不偏爱哪个画家”。越是一般人玩不起的珍品、孤品,就越受欢迎,这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比如,一张价值500万元的画作与10张50万元画作比起来,官员往往更倾向于前者,一来收藏方便不占地方,二来出售更简单,只需要面对一两个卖家,脱手更快。“而且,一般越是贵价珍品,就越有增值空间,这算是收藏界的 潜规则 。”老朱说。

官场“雅贿”:官员淘货老板埋单 大作卖出天价

官场“雅贿”:官员淘货老板埋单 大作卖出天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