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204|回复: 0

新安画派的师承及风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9 07: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安画派是明清之际的一个独具特色的山水画流派。其代表人物是渐江、汪子瑞、孙逸、查士标,因这几位画家均是新安郡人,且相互联系,相互影响,风格近似,故绘画史称之为新安画派。
  在此新安四家中,学界一般公认弘仁是其首。张庚《国朝画征录》云:“新安画家多宗清(倪云林书斋)法者,盖渐师导先路也。”又在《浦山论画》中言:“新安自渐师以云林法见长,人多趋之……是亦一派也。”
  渐江(1610—1664)本姓江,新安歙人,家道贫寒且逢明清易代,故虽有远志,而不能有所为且造成他性情狷僻。事母至孝,母死曾投南明唐王政权。唐王失败,渐江逃遁武夷山依江南名僧古航,法号弘仁,又号渐江。
  在武夷山数年之后,弘仁返回故里,挂单于家乡披云峰下的太平兴国寺,此后行踪多在黄山、齐云(白岳)间,偶也涉足于南京、芜湖会晤道友,并在晚年西游一次庐山。康熙二年,渐江圆寂于披云峰下的五明禅院,年仅五十四岁。
  渐江少年就勤奋。他的友人汤燕生云:“其无一日不读书作画。”可以说他诗画并擅,其诗为友人们辑录印行为《画偈》。内容多在表现遗民情绪和对自然山水的志趣与感情。然与诗相比,渐江之所长更在作画。
  他自己有诗云:“画禅诗僻足优游,老树孤亭正晚秋。吟到夕阳归鸟后,一溪寒月照渔舟。”又云:“我有闲居似辋川,残书几卷了余年。王维当日诗中意,尽在前山竹树边。”(本文所引弘仁诗均据《画偈》或黄宾虹辑《偈外诗》)也就是说,他将自己满腔的孤高与悲鸣的遗民情绪,以及从王维以来的高洁之士的高洁的隐逸情绪全部表现在他的画里,从而成为一代山水画的宗师。
  渐江生活的明清易替时代,我国古代的山水画已经有了唐代吴道子、李思训,北宋的郭熙、范、李、董、巨,南宋四家,元四家等巨手,明代也是流派、理论纷呈,和许多画家一样,渐江之山水画也有明确的师承。
  概括起来说,渐江之师承有三:
  第一,在初涉画坛形成自己的风格时,他主要师从当代两位画家:一者江宁孙无修。据周亮工《赖古堂集》云:“江宁孙公无修……感时乱……弃家薙发为罻麟和尚弟子……出家后尚时时点染数峰以自适……黄山渐江上人绘事为世所重,然闻上人一水一石皆脱胎于公云。”由此可见孙无修画今无传,然孙却是渐江启蒙老师也。二者,萧云从。康熙间曹寅题弘仁画《十竹斋图》有云:“渐江学画于尺木(萧云从)而品迥其上。”渐江师从萧云从,应该说是从萧云从那里开始系统研习唐宋元明等名家画的。关于这一点,石峻认为:“说弘仁曾学宋人,似乎并非事实,从他作品上看不出有多少宋人的胎息。虽然他有时在山上写一些像范宽雪景中的密树,点景梅树劲挺略如马远,相信主要学自萧云从。萧是曾致力于宋人的。”(《书画论稿·弘仁山水特色》,石峻著)我们大约可以这样说,弘仁在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之初,可能跟着老师对宋代名家有一个系统的研习对话再诠释之过程,从而为自己绘画的成熟打下基础。
  第二,渐江自觉地追寻元四家,标志他自己绘画风格的逐渐成熟。《图绘宝鉴续纂》云:“(渐江)初师宋人,为僧后悉变为元人一派,于倪黄两家尤为擅长。”这里说得清楚,他是先学宋人后捡择而宗元人的。他自己也有诗云:“疏树寒山淡远姿,明知自不合时宜。迂翁(即指倪云林)笔墨余家宝,岁岁焚香供作师。”又云:“南北东西一故吾,山中归去结跏趺。欠伸忽见枯林劲,又记倪迂旧日图。”从这两首诗不难看出,他中年以后是有意并刻意学元四家中的倪云林的。现代学术界也认为他的画中有学黄公望的事实。比如,时有披麻皴,则是黄大痴笔意;另外,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图》之洗炼的勾勒方法也为弘仁衷爱。如果说他在一些手法上确实借鉴了大痴,那么,云林那里就给了他更本质的影响。
  我们知道在元四家那里倪瓒是在理论上和绘画实践上发挥最完备的一个巨子。他的主要理论:一个是人格上的据于儒、依于道、逃于禅(倪瓒《良常张先生像赞》一文中语)的儒道并举的理想;另一就是用绘画表达三家合流所结成的胸中逸气。我们认为弘仁之学云林,首先是对他此种人格理想的认同,并且可以说在人生旅途中弘仁就是依托之而实践的;其次云林依照这种理想所结成在作品中的简括高妙而蕴含丰富的逸气,也启发了渐江简明、清刚而高雅绝俗的风格在作品中的展开。
  第三,当然,渐江的过人之处在于他学云林并不死板。盖倪瓒生活在太湖之畔、江南水乡,他的画多平远清明构图。渐江是以皖南的景秀高耸山川为材料而学之的。郑锡珍先生说:“倪瓒因长期居太湖之中,习见那种平远山水,因此,他画小山、竹树、疏林、远岫表现了一种天真疏淡的意境。渐江长期住在黄山、白岳,习见层峦陡壑,老树虬根,于是加以概括提炼、表现了一种伟峻沉厚的意境。”(郑锡珍著《弘仁髠残》)因此,郑先生认为渐江学云林学其精神。若推究精神实质,则是追寻云林那里的既超然高洁又孤傲平润的内心世界及所达到的人格境界。
  渐江所以学倪瓒而又能超越之,主要得力于他师古人更师造化。他有一首诗云:“敢言天地是吾师,万壑千崖独杖藜。梦想富春居士好,并无一段入藩篱。”
  渐江师黄山白岳创造性地发挥了法天地的古训。黄宾虹论其画云:“(渐江)画多层峦陡壑,伟峻沉厚,非若世之疏林,自谓高士者比。”(见陈传席《中国山水画史》)这就是说,他通过师法黄山,已经超出了倪云林疏林寒树的风格。他曾写《黄山真景册》五十幅,用黄山真的精神与气质来融炼画的笔墨和构图,从而形成了他所独具的笔如钢条,墨如海色,每每纵横交织地展现山石体态与体积,达于静穆、严正、朴实、恬洁清峻的风格,真正如贺天健先生所说,得“黄山之质”(贺天健《黄山派与黄山》)。他的盟友查士标对此评价道:“渐公画入武夷而一变,归黄山而益奇。昔人以天地万物为师,况山水能移情于绘事而神合哉。”(转引陈传席《中国山水画史》)由此看来,黄山之灵秀山川是渐江的真正老师,这个老师让他完成了自己对山水画追求的巅峰。贺天健先生亦云:“渐江的风格究竟从哪里来的,我说是从黄山得来的。”
  总之,从萧云从而师法宋人,他打下了初步的基础,师法倪云林他变化了自己的气质,而师法黄山,他最终结成了自己的风格。
  一般说来,渐江的这种风格就是新安画派的主导性风格。那么,怎样认识这种主导性风格呢?我们知道渐江生活的清初时代,画坛流派纷呈。仅就下江这一带就有金陵、娄东、四王,稍后还有扬州画派等。他们的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标举师法古人,以标举不同的古人以表明自己的特殊追求。我们认为师法古人或曰复古不是什么坏事,用现代解释学的观点看无论当时的哪个流派,他们师法古人都是为了重新解释古人,以重建传统,也即是对古人予现代诠释以提供给自己时代的人,从而作为安身立命之资。渐江之突出者在于他的师古人主要从主体的精神气质入手,追求倪云林则追求他中年之后的“奇情”。他说:“倪迁中岁具奇情,散产之余画始成。我已无家宜困学,悠悠难免负平生。”正因如此,他真正领悟了倪云林笔墨高秀之神韵。另外,还有重要一点,渐江是参以造化来学云林的,其目的是为了寻找属于他自己笔底所表现的黄山之上的云林式的简峭、明洁、雅逸、清冷之神韵。如果说云林笔下有太湖之滨的苍茫和远韵,那么,渐江则追求到了黄山所特有清刚透明的气质。虽都是简洁,而渐江之高就是把握了属于他自己笔下的简洁底蕴,故而成为一代宗师。
  弘仁的画,在他的生前就已名贵。据周亮工《读画录》载:“江南人以有无定雅俗,如昔人之重云林……咸谓渐江足当云林。”
  从某种意义上说,所谓“新安画派”正是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形成的。其中一部分是他的友人,如查士标、孙逸、汪之瑞,他们与弘仁并称海阳四家或新安四家。另一部分则是他亲炙的弟子,如江注、祝昌、姚宋。
  由于这些人的共同努力,在皖南、在清代初年,新安画派最终在娄东、虞山、金陵画派外,以“风神懒散,气韵荒寒”之风格独树一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