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062|回复: 0

现代书法与现代艺术的神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4 09: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有书法官者喊出书法走向世界的话语,这便是本文兴起的由头。
汉字创造出来后,经历的三次大的书体变革(由篆而隶,由隶而楷),皆与一次社会政体制度的崩坏相关联,上层建筑的崩坏,下层载体必然随之,这个便是新陈代谢的反复轮回与更新过程,夏商周的井田封建制经历春秋战国的烽火,历史滚滚向前,确立郡县制,崩坏一种旧的礼乐,建立新的礼乐,书法的形态亦为之改变,实事上战争催生新的书体的变革,这个是因为形势的原因,过去我们还有争论隶书形成在西汉的哪个时期,自从龙山里耶的秦简出土后,我们确定在有秦一代,甚至可以推测在秦并六国时代,就有此一便捷的书体的存在,原因与战争的紧迫形势相关,为了情报的快捷传达,当然还有为了行政的效率的提高的问题,因为金文(大篆)与小篆(统一的文字)虽然庄严华美,圆转圆环,毕竟不流畅而快捷,占用时间太多,所以“隶变”如同蝶变是一个书体崩坏而另一个书体重建的契机在时代的变更,由封建制而郡县制的变更。关于郡县制与封建井田制,与文革的大陆学者不同,港台学者(其实原本是大陆学者)的钱穆的观点更准确而现实,大陆方面的学者把民国前的制度全面定性为封建制,不与先秦的制度加以区别,这样容易造成误区,先秦的礼乐制与之后礼乐制有一个根本的区别,社会的所有权与治理权出现分割,出现王权与相权的对立与和谐。
书体的变革不在于艺术性而在于实用性,所以另一个书体的变革由隶而楷同样是因为此,它是经历魏晋三国的战争烽火而成形,这里面经历卫夫人钟太傅王羲之等人的努力,在隋唐时定形。同样在隋唐,郡县制得到强化,同时出现科举制,草根寒门有了进身的阶梯,实际上秦汉就有这种阶梯,却没有形成制度,只是在高层权力核心小范围的举贤与提拔。三体书法的蝶变往往与艺术性走向更远,所以在三体书法的蝶变过程中,出现两个旁枝,也就是行书与草书,这为书法的艺术性提倡一个广阔的空间,亦展示中原历代的子民原本浪漫的心理与情性。
中国没有出现自然的资本社会的形成,这个观点有人认为与胡人政权的打断有关,宋晚期与明晚期的手工业发达未能进一步,实际上还是受制于中国人的思维,不要机心,对于科技探索的自我设限,难以出现近代工业文明,胡人政权的存在同样阻碍中国历史文明的延续与进展,清三百年虽然用汉字行政,却要在其它方面胡人化,这样使得中原原本的文明遭受损害,至今我们把旗人的服饰改良成为一个民族特色,与汉唐文明的初样相差太远。邻近的日本同样遭受西方的侵入,对象国主要是美国,但日本由于受胡人政权损害相对轻,历史包袱并不沉重,所以他们能够顺利的完成明治维新的变革,这里面还有明皇室成员朱舜水的功勋,这样清国在黄海甲午海战的失败完全是政治与政体较量的失败,一个小的国家击败一个大的国家,这个历史的现象实在值得深思的。但辛亥革命后的形势却发生变化,胡人政权倒下,汉唐文明在不断的恢复中,这其中经历太多的磨难,还有中日间的战争,还有内战,还有文革的磨难,这个巨人还在徘徊中,思想的禁锢是十分的严重,二战后的日本却进入强制性的君主宪政时代,和平宪法虽然是美国强加,却进入了真正的民主政体时代,亦是他们在经济与文化方面在二十世纪下半叶成功的原因,这个成功,自然有美术与书法,实际上书法在他们亦是美术的一部分,而且因为在书法现代派的运作中,与现代艺术的交融合一,亦为东方艺术的书法进入国际社会提供良好的契机,我们仿佛还生活在中世纪(文革),他们却在文明的建设上先行一步。军事上失败于美国(海军),政治上按照美国的方式变革(和平宪法),实际带给大和民族的是经济与文化方面的双丰收。
我们经历了八五新潮,实际上这个新潮是重复的,因为在民国,实际上已经经历过了一部分,我们因为自我的蒙隐,所以无知,对于所谓的新东西十分的激动,却不知许多是早已老旧于西方与国际社会。
现代书法所以兴起于日本,这个是必然,国际交流在日本无论是二战前二战后,相对于我们是频繁而紧密的,而我们无论是清时还是文革时,是封闭而无知的,国门需要西方强力的打开,只有近三十年来的改开是一次主动的打开,这个过程又是有点反反复复的,并不顺畅。现代书法虽然是源于汉字,附着于汉字,却它的情形在不断的解体中,如我们常说的解构,因为艺术的情势与要求,我们不再以工具性质来运用汉字,而是把汉字作为一类的元素,运用于现代艺术中,所以现代书法与现代艺术最为亲近,象我们自己知名的现代艺术家谷文达与徐冰就是运用汉字来构成他们的作品。徐冰的《天书》虽然不可读,却是汉字的偏旁构成,这个让我想起的是日本文字的平片假名,构成他们的文字,在我们亦是不容易的读,但我们欣赏小野道风等人的草书时,运用假名的草书自然无法深入文字的意思,只是在线条与韵律的美上下功夫。其实上对于自己的汉字草书,我们大部分国民并不是容易读懂,但观线条与韵律的美。若你观罗伯特-马瑟韦尔《共和国挽歌》系列作品时,那种黑白的意象带给你震撼,而且这种黑白的意味与现代书法的意味接近,只不过是现代书法的根源,有汉字的原始意念在作者的胸中存在,纵使作品的字象离本字相距很远,精神形骸是藕断丝连的。在中国的一些国际性的画家中,比如赵无极亦运用汉字作为他的现代艺术作品的的元素,一些古老的字象出现在他的画彩作品中,增添一种神秘与魔力。
确实对于现代书法来说是西方的现代艺术入侵了汉字艺术,不仅是上世纪日本的还是本世纪中国的现代书法艺术,在日本就有日裔美国人比如野口勇直接活跃在那个日本书法现代风潮兴起的时代,不断的联通两个艺术的桥梁,所以现代书法与现代艺术最为亲近是容易理解的。艺术的国际性决定书法艺术真要若一些官员说的那样走向世界,恐怕还得在现代书法的实践上努力方可能成功,否则也只是一厢情愿的。因为我们不再生活在一个封闭的世界,而是一个没有艺术国界的地球村,在一个仿佛大其实小的村落,我们没有必要自我设限,陶醉于古典的生活中而不得解放。
古典的艺术元素只可以用来为新时代而蝶变,化为自己所处时代的新艺术,无论是现代艺术抑或是当代艺术,汉字的元素始终是一个活跃的元素,而且它最具备东方情调与色彩,不容易被国际性的艺术潮流淹没自己的个性与特色,这个是绝对肯定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