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250|回复: 0

书法的崩坏-先秦文字中的先人的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4 09: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渔在《闲情偶寄》一书中谈到句中的眼,这是文章的高潮与灵魂的所在,在围棋中的眼是具有生命与活力,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人的眼是穿透灵魂的深处的凭借所在,一个人的正与邪,是君子与小人,是慈祥与凶恶,皆从眼中观之察之,眼中的春色与信息,随时会暴露人的一切,一个人有三只眼,若二郎神,能够看穿更多的云雾,一个人有四只眼若苍颉,能够把天地间的各种纹路化为抽象的符号,成为交流的文字。佛有千眼万眼,能看过去现在与未来,能知上下天地与三千大千世界,亿万恒河沙数的众多与广阔。眼的力量如此的神奇,充满魔力,所以值得关注与重视的一个焦点。读前秦三代文字(仅读字象),感受文字与神奇与魄力,珊瑚碧玉交枝柯的线条布点,众星之列河汉的字象排列,还有他的庄严大气,穆穆皇皇,远古的风情与影像会浮现在你的脑海,更为惊异的是,仿佛有众多的眼在对望着我,我的眼与古人的眼在对目注视,这些眼从“望”、“臣”、“众”、“首”诸字象中来,这些眼是“目”的象形,是古人眼的形骸,它们仍然放出惊异的目光,闪耀着灵性的辉亮,穿越千年万年的眼,与我对视着,交集着,远古的目光闪耀,在我的心灵中若电一般的触动,有共鸣与共振的发生,我与古先贤们神交,这个算是思接千载,更是视通万里吧。
古人们在远古的洪荒时代,在中原两河之岸,采集食物,生儿育女,刀耕火种,结庐建基,兴部落之纷争,出英雄之往事,皆包含在这些字象的眼中,人无古树的命长,亦不若顽石的寿永,可是古人的眼若记录在册,却是可以是看尽千年万年的眼,把世界的历史扫描一过,成为自己的储存。
那个太极图皆是我们先人的眼,一公一母的,一阴一阳的,与天帝之眼与自然之眼是交融合一的,不是鱼目,不可能混珠的,是光明之眼,是智慧之眼,是穿越未来之眼。
我们后之来者,便是以眼观眼,以目注目,心神交融,传承昔日的知识,明了昔日的步子,以古为镜,而面向未来。
德国都德的《最后的一课》曾经被误读成法国爱国的文字,却实际上是一篇反语连贯全篇的文字,因为那一片土地原本就是德国的,只不过德国人拿回自己的罢了,若我们北伐而收复西伯利亚,难道说这是我们侵入俄国吗,不过是收复数百年来被侵占的土地罢了。我们从三星堆的遗存中看到那个突出的眼吗,太暴露,太出格了,这个曾经是我们先民的脸形特征吗,眼有那么的厉害突兀吗,究竟是艺术的夸张还是实有这种眼,不得而知,远古的迹象总是在朦胧中,不得过分的清晰。那个青铜的扶桑树,九个鸟,在述说什么?先民遗失的方向在哪?楚人称九头鸟,还是九个鸟,仍然不够的清晰。
太远的不够清晰,不太远的还是能够明了,三百年的清朝是胡人风格的时代,此前的汉唐文明,却是记录得十分的清晰。我们要清洗的是胡人膻腥,回归汉唐的风格,我们错的太多了,至少见到和服与清服相比,清服更象是夷人之服,而和服更象是汉唐之服,这个在今天,有谁不承认的。
我们要正历史,不要地覆天翻的邪气之史,而应当是正气充满的正史,以史为镜,可以正是衣冠,明是非,读过往记录,可以打开一只明亮之眼,可以清晰曾经的我们,本来的我们,清洗蒙隐的尘埃,还历史的真实与本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6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