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510|回复: 0

书法艺术的巅峰攀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1 07: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几乎可以这样说,草书是与官方的正书相伴而生的。先秦时,官府将篆书定为官方通行书体时,民间便开始删繁就简,私人事务的书写流行的是草篆;汉代官府将隶书定为官方通行书体时,民间则趋便从易,私人事务写的就是草隶和章草;魏晋以后,官府将楷书定为官方通行的书体时,民间则流行行草、今草。当唐朝皇帝将王羲之尊为“书圣”时,而早在东汉时期,人们就已经将善写草书的张芝推崇为“草圣”,还对草书趋之若鹜、如痴如醉,练习草书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当唐朝皇帝独尊王羲之、力推王派书法时,而私下里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却在为张旭、怀素的狂草欢呼叫好,更是尊称狂草大师张旭为“草圣”。
人们喜欢草书而不爱写被官方立为规矩的正书,是因为草书写起来容易和便捷,或者因为草书可以不守规矩,自由书写吗?完全不是。恰恰相反,草书的书写和辨认其实很难,一个字与另一个字用草书写来往往只有毫厘之差,就像明代韩道亨《草诀百韵歌》中说的那样:“长短分之去,七红即是袁。”快速书写的草书很讲究法度,书写时稍不留意,点画写不到位,便会写错字或者写成谁也不认识的“鬼画符”。唐代精于草书的孙过庭在《书谱》中就提醒人们“草乖使转不能成字,真亏点画尤可记文。”这就是草书与正书的重要区别。
所以,写草书一点也不容易,反倒是很难,如同是戴着镣铐的舞蹈。它要求书写者必须精熟,即通过无数次的反复临习,熟练地掌握每个字的草法,使之烂熟于心。因此东汉张芝练习草书时,为了熟练地掌握字形结体和行笔用笔,临池习书,池水尽墨。怀素为了练习草书特种万株芭蕉,用蕉叶来练字;漆一盘板来练字,结果后来盘板皆穿。孙过庭说:“草贵流而畅”。草书行笔和节奏不可迟缓凝滞,应如大河奔流,迅速快疾,连绵不绝,否则便缺乏气势和精神。这样快速流畅地书写时,还要能够做到点画准确到位,得心应手,挥洒自如,达到“随心所欲而又不逾矩”的自由境界,非精熟不可。当年王羲之自我评价与张芝在草书上的优劣高下时,自知在精熟上不敌张芝,他感叹道:“张精熟过人,临池学书,池水尽墨。若吾耽之若此,未必谢之。”
既然如此难写,为何草书仍然会受到民间和人们的热烈追求呢?就是因为草书充分体现了作为一个书法家“人的本质力量的丰富性”,体现了书法是创造具有神采的生命形象的美的本质;它使书法家的情感和个性得以痛快淋漓、自由自在地抒发和表达,并且把书法家的艺术创造力推向极致,从而产生惊心动魄的艺术效果。而这是书写篆、简、隶、楷等正书难以具有的。所以,从某种程度是上说,草书是书法的极致,古今书法大家无不努力向着这一书法艺术的“绝顶”登攀。
因此,广东省书法评论家协会特别举办了一次本会会员草书作品展。它向观众展示出当今广东一些具有较高学识修养的书法家们,为了登上书法艺术的颠峰所做出艰苦努力和大胆探索,以及他们已经达到的高度。这些书法家和书法评论家们本来各有所长,有的擅长篆隶,有的善于汉简,有的精于魏碑,有的长于楷行,而今却殊途同归,汇集于草书。这并非是弃长就短,恰恰相反,他们长期浸淫于润篆、简、隶、楷、行等书体,从这些书体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或者以篆入草,使转纵横;或者以隶入草,波磔平出;或者以楷入草,作草如真……带来了多彩多姿的草书风貌,也极大地丰富了草书的艺术表现力。


其实,草书本来不是一种独立的书体,它是集千百年篆、简、隶、楷等各种正书笔法和结体的书写经验,并取其精华,逐渐独立成体。今天,我们从展出的草书作品中同样可以看到,这些书法家们如何运用那些正书的笔法,以及草书特有墨法,并进行大胆地尝试和创造的。我相信,有着学识修养的支撑,他们中的一些人最终能运用精熟,达到草书艺术的高峰。那时,正如杜甫诗中所言:“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