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450|回复: 0

书法鉴赏时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3 07: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创作时风
  创作时风是作者在当时的某种环境因素、某种特定要求下形成的。如东晋的清秀和盛唐的雄健,是时代审美观在书法创作领域中的折射。东晋时期在哲学上道教盛行,崇尚老庄的虚无之说,冲破儒家礼节,以老庄哲学进行人生评论,转向消极厌世的“清谈”,追求个性的解放,追求生活享乐。所以“道骨仙风”成了当时审美的典范,在人体审美上追求“清秀之美”,所以以王羲之为代表的行书成了书法时尚之作。
  唐太宗和武则天的治国政策使老百姓的农耕得以发展,国家财富得以快速积蓄。唐玄宗平定了“韦氏之乱”,使唐王朝达到中兴,呈现蒸蒸上、雄浑正大的时代精神风貌,进入中国历史著名的“开元天宝盛世”。这个盛世,不仅限于政治经济,文学艺术等等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隋朝开始佛教盛行,佛的肥胖形象成了美好的化身,改变了人们内心深处的审美理念,以肥胖为美的审美观得以确立,杨玉环走上了历史选美舞台,成为盛唐美人的典范。这种充满积极向上、雄浑正大的时代气息,通过时代审美观到达文化艺术的各个方面。在书法领域,除了张旭以其激越高昂的狂草面世外,颜真卿的楷书艺术将中国的书法艺术推到了又一个顶峰。颜真卿的楷书和行书,以一种雄浑正大和苍劲的阳刚美打破了长期以来“二王”优美基调一统书坛的局面,使中国的书法艺术放出了新的光彩。以后每当国家危难的关头,颜体总会成为一种榜样、一种精神支撑的面貌风行开来。
  这种创作时风除社会审美观和社会政治需要在书法领域的折射外,也有在某种利益驱使下形成的。米莆的《海岳名言》载:“开元以来,缘明皇字体肥俗。始有徐浩,以合时君所好,经生字亦自此肥。”清初的书坛承明末余绪而流行董其昌的书风。康熙喜爱董其昌的书法,并身体力行。大臣们要投皇帝所好,小官僚要投大官僚所好,考生要投主考官所好,于是董体成为时风,上上下下一味追求董体的疏淡闲逸格调,董帖大行于世。而到了乾隆时期,乾隆从政治利益和个人审美观的角度出发贡视赵孟书法,提倡圆润丰腆的赵体。赵、董书风虽有区别,但都是帖学的代表人物,于是帖学到了极盛阶段。最能体现这个山风行董体转为赵体的过程的是张照。早年,他学董其昌书法而得康熙之好,于康熙四十八年中进士,入南书房。雍正时官至刑部尚书,因镇抚苗疆无功而受弹刻入狱。乾隆时又投乾隆所好而学赵体,深得乾隆欢心,复任刑部尚书,于是赵体开始风靡。
  二、欣赏时风
  欣赏时风与把持话语权的人有相当大关系。非常典型的是宋初,王著等人着迷于“二王”书风,以致《淳化阁帖》中没有颜真卿的作品。王著等人的做法,实际上代表着官方对书法作品的态度。最近几年中国大陆风行王铎的草书,实际上也和某些人的喜好有关。
  书法鉴赏,“名家”的作品是首选。所谓书法名家,就是有相当知名度的书法家。名家通常代表某一个时期或中国书法某方面的艺术成就。一般来说,古代的书法名家是经过时间的筛洗积淀下来的,是比较可靠的,我们用不着去怀疑他的作品。而现代名家则比较复杂,说鱼龙混杂并不为过。现代名家的大多数是有可靠的艺术作品支撑的,但也有少数的书法水平并不怎么样。特别是近些年,书法走向市场后,一些名人死了以后其作品的价格马上下跌,有的甚至跌得惨不忍睹。这高价和惨跌都不是无缘无故的。究其原因,应该不是作品艺术水平变了,也不是人们的审美爱好突然变了。基于此,许多书画作品“投资者”因资产缩水而欲哭无泪。有时为了提高自己或同一圈子的人的作品含金量,掌握话语权的权威人士会对书法作品审美作引导,造成某一审美时风,实际上就是设置陷阱,让那些投资者往里跳。所以我们对时风要有正确的认识,不要听风闻雨迷失其中。
  书法作品的审美价值在不同的时空条件下是有差异的。在古代的书斋中,书法作品是用来“清赏”的,要经得起细细赏玩,如同品茗。但这样的作品如果进入现代的展厅,恐怕是不能出彩的。现代展厅书法要给人以“震撼”,一下子就吸引住眼球,所以它不讲求字的“精致”与“韵味”,而更重视瞬间的视觉冲击力。两者相比较而言,展厅书风对欣赏时风的影响更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