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加入

书画互动

搜索
最新公告
  
查看: 1974|回复: 0

中国美术向何处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3 06: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代艺术品拍卖频创天价,成了高端艺术。艺术是不是离人民越来越远了?艺术还需要“为人民服务”吗?
在杨延文看来,艺术“为人民服务”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这是艺术家必须去实践、去身体力行的,舍此别无他路。因为艺术来源于人民,也必须回馈于人民。”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像喊口号,其实不然。杨延文认为,“为人民服务”依然是摆在艺术家面前的首要任务。
那么,艺术家要怎么做才算“为人民服务”?杨延文说,其基点就是要创作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
当下大众审美是不是让艺术家“屈尊”了呢?“其实,引领时代的作品才是人民喜爱的作品,人民喜闻乐见的往往带有前瞻性。”杨延文表示,人们的思维都是向前的,不喜欢陈旧的,喜欢更丰富的、更新的事物。“这就如同人们不喜欢吃剩饭一样。”“历史上的艺术品主要是给人启示,给人展示那个时代的创造力和前瞻性。”一直主张创新的他认为,存留的作品只是一种参照性。艺术家,应该在时代的启迪下,结合人民的需求,把自己的艺术天赋和前瞻性结合起来,进行创作。
中国美术发展的关键是人才
尽管面临种种阻碍,中国美术仍然在向前发展。在杨延文看来,如今,中国美术发展的历史底蕴有了,国家政策也有了,剩下的就是从业人员、管理机制如何跟上步伐的问题了。
“中国美术长足发展的关键是人才,是一批与时代、与世界同步的人才。”杨延文认为,这样的人才会出现在“70后”的身上。因为“70后”他们生长在这个时代,也是这个时代的见证人,对当下时代的认知有自己的情结。
怎样造就这样的人才呢?杨延文认为主要有三方面的工作要做。
首先是改革艺术教育。现在的艺术教育滞后、散乱,缺乏艺术教育的长效规划和运行机制。对于儿童艺术教育,他认为应该强调其自由发展,而不是过早地灌输成年时期做的事情。这样可能会窒息儿童的特殊才能和潜质。“艺术只可培育,不可拔苗助长,也不可养分过度。否则,再有天分的人,艺术之路也可能夭折。”对于艺术院校教育,杨延文呼吁缩短学制,大体3年就够了。他表示,艺术家的成长是源于潜质和社会环境,长期在某一老师的影响下,容易形成单一、狭隘的工作者。“拜师学画就如同投胎,投错了胎,被错误的东西引导,就可能长成畸形儿。”
其次,艺术用人制度要改革,让艺术家在平等的环境中竞争。杨延文认为,应该鼓励学生毕业后走职业画家的道路,把留学、游学等交流机制建立健全。现在,各种美术单位就像是“土围子”,固步自封,一些人没有艺术创造的动力。形成画家职业化道路,实现公平竞争,优胜劣汰。
最后,还要净化社会环境,使艺术家拥有一个纯净的创作氛围。要把“打造”、“包装”这些字眼从艺术词汇中去除,并进一步打倒“笔会”,取消“评奖”,给艺术家一个平和的环境,让他们踏下心来创作。
此外,杨延文还认为,当下艺术的领导部门,应该把提高艺术质量作为主要目标。
最后,他寄希望于“70后”的艺术家,认为他们是在世艺术家里,最与时代同步的人。“艺术只有与时代同步,才会有价值。”
妨碍中国美术发展的种种
“其实,当下不是欣赏者没有高要求,而是相当的从业者误导了人民群众。”杨延文很直接地说,现在,掌握传统艺术的人,固执地认为传统是唯一;掌握现代艺术的人,又固执地认为现代是唯一;搞艺术理论的人,按照自己的主张定标准。“总之就是不管人民,各吹各调。”
而画家往往具有“山寨”思想:自己会什么就说什么好,会的就拼命复制,复制自己、复制前人、复制国外……再把这些“复制品”投向社会,投向市场,误导群众。
艺术家们急着加入各种美术专业单位,以便提出自己的主张,办自己的事。杨延文说,这些单位里,领导就像是“山大王”,利用职权和话语权,抬高自己作品的价格;下属就拼命“山寨”、复制。
现在,成立名目繁多的美术单位,设立各种职位,转来转去还是那几个人。艺术家戴的“帽子”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再以此作为资本到处吹嘘,忘乎所以。“很多画家把职务、岗位作为作品的附加值。”杨延文说,这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却捆绑在一起。结果,大众看到的不是艺术,而是职务。
“帽子连着票子,位子连着利益。”杨延文感慨说,艺术的公共资源被少部分人占有了。这些人公器私用,利用职位为自己谋利益,正是美术界所痛恨的。
对此,他呼吁应该整顿和管理好这些美术专业单位,建立美术机构监管机制,把它们纳入到人民的监督之下,逐步恢复其公益性。
同时,美术界“吹黑哨”也不得不提。一个画家的作品,在他升职前是一个评价,升职后又是另一个评价。艺术批评不遵循艺术规则,失去了公正性。“艺术批评能否回归到艺术标准,其实很简单,就是美术理论家敢不敢讲真话的问题。”杨延文说。美术理论家为什么不敢讲真话呢?一方面是碍于情面,另一方面则是受人恩惠,不得不应和于人,为其张目。还有更甚者就是毫无原则地抹黑。“一些理论家只喜欢符合自己理论的作品,以自己的好恶为评判标准。”杨延文说,这样既伤害了艺术家,也误导了大众。
此外,艺术拍卖不规范也阻碍了中国美术的发展。杨延文说,艺术拍卖也是有引领性的,因为在普通人眼中,高价艺术品就代表着被认可的东西。事实上,价格不等于价值,价格高的艺术品有可能一文不值。炒作也带给人们浮躁的心理,使大家失去艺术的判断力。
杨延文说,现在,很多人把绘画当作有价证券。殊不知,好的艺术品才有价值,有价值才有价格。“现在人人都可以向画家伸手,以各种旗号,把画家当成了‘礼品加工厂’。”这些商业化的产物,占去画家的精力、时间,影响了创作。
艺术的裁判是历史
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普通大众如何有能力判别艺术的高下呢?
“美术专业单位,包括美院、画院等机构,都应该像博物馆那样,逐渐对公众免费开放,成为公益性教育基地。”杨延文说,只有提高大众的审美能力,增加他们的美术知识,多比较,多鉴赏,才会具有艺术判别能力。
“有些艺术单位存在着,但已经死了;有些人不在这个圈子里,但他还活着。”艺术的高低终究不是以职务来判别的。不管怎样,大家是看画,不是看人。在杨延文看来,时间是判断艺术的最好标尺。艺术本身,就让时间去评说。
他认为,艺术会跟着社会走,也相信艺术一定是有前途的。而这个前途,就是按照艺术之规律去攀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全部链接|Archiver|排行榜|书画互动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 2005-2017 书画互动 版权所有 吉ICP备11002172号-1

  QQ群1:9872875 QQ群2:6577375 QQ群(柳体楷书交流):147203020 QQ:236147427 艺术投稿E_mail:bszzg@163.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